中国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11日下午以2895票赞成丶0票反对丶1票弃权,表决通过《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根据《香港01》报导,表决通过后,全场鼓掌长达30秒。

《香港01》的报导称,这次的提案将香港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由1200人增加至1500人。选制改革也扩大选委会的功能,除了负责推举特首外,也可以提名全部的立法会候选人,以及选出部分香港立法会议员。决定也提高了参选特首的门槛,要求候选人需获得选委会不少于188名委员联合提名,且在五个界别中获得不少于15名委员的提名。

此外,提案也将立法会席次从现在的70席增加至90席,透过选委会选举、功能团体选举与分区直接选举的方式产生。决定还规定设立香港特区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负责审查并确认选举委员会委员的候选人、行政长官候选人与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的资格。

美国和其它七国集团成员国外长3月12日发表联合声明,对中国政府修改香港选举法表示严重关注。声明说,北京修改香港选举法的决定“强烈显示中国大陆当局执意要消灭香港的异议声音与观点”。七国集团外长及欧盟外交主管一致呼吁中国尊重香港的自由与自治,并停止镇压香港民主派活动人士。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3月11日在中国全国人大决定修改香港选举法后发表声明,谴责中国政府的这一做法是对香港民主的持续攻击,也是对香港自治的直接攻击。

声明说,美国谴责中华人民共和国(PRC)对香港民主制度的持续攻击。全国人大今天片面改变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是对《中英联合声明》中承诺给与港人自治的直接攻击。这些行动限制政治参与、削弱民主代表且遏制政治辩论,扼杀港人自身治理的声音。北京的行动也悖离了《基本法》中对香港选举应朝向普选制发展的明确认知。

▲英国广播公司(BBC)3月11日报道:香港选举制度改革:中国全国人大表决通过决定,九项重点修改

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全国人大周四(3月11日)表决通过《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该决定获得2895票赞成,1票弃权,没有反对票。

这是继去年6月香港《国安法》后,全国人大对香港推行的又一项重大举措。该举措将加强中央对香港的控制,标志着香港的政治体制进入新的阶段。

中国人大常委会被授权根据该决定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和附件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香港政府随后将根据修改后的附件一和二,修改香港本地法律。具体的修改细节预计将在几个月内出炉。

决定称将“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并确保“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但批评者认为,该决定破坏了“一国两制”的承诺,极大地损害了香港的民主进程。

在中国“两会”召开之前,香港警方指控一些民主派人士“串谋颠覆国家政权”,将其逮捕并起诉。这一案件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各方回应

中国人大就有关决定表决后不久,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便发表声明,称对中央的决定表示“坚定支持和由衷感谢”。

林郑月娥说,“政治体制是中央事权,而选举制度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她重申,人大的决定“完全合宪、合法”。

林郑月娥还指出,已经留意到决定做出的主要改变,并将全面配合有关修订工作,依照经修改的附件一和附件二全力推动修改本地相关选举法律的工作。

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和警务处处长邓炳强也都分别发表声明,称欢迎人大的决定,并表示将全力支持。

香港民主党主席罗健熙在中国人大表决后接受BBC中文访问。他说,对于香港人来说,2019年发生“反修例运动”,正是表示民意没有办法透过立法会议员的投票反映出来,因此要处理的是议会代表性的问题。而这次人大的决定令香港在政治体制上反应出的民主因素再次减少,对香港来说是非常大的损失。

罗健熙说,“北京的做法令议会更加失去代表性,更加失去民意的支持,更加失去民意代表的角色。”

他还说,当很多香港市民对体制失望,越来越觉得议会与自己无关的时候,怨气和民愤一定会积压,等待有一日爆发出来。

罗健熙说,目前民主派的参选意愿降低了,尚不清楚在立法会中还能发挥多少实际功效,至于是否参选,仍需要思考后再做决定。

主要决定

该决定共有九条,其中重点是:根据该决定,香港选举委员会将由五个界别共1500人组成,责任包括选举行政长官候任人、立法会部分议员,以及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等。将设立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负责审查并确认选举委员会委员候选人、行政长官候选人和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的资格。立法会议席增加至90个,通过选举委员会、功能团体和分区直选产生。

总体而言,这些改变意味着,香港行政长官和大量立法会议员的产生将由政府主导,香港市民直接表达意见的权利将减少;同时,香港反对派很难在立法会中产生制衡作用,立法会的功能将倾向于辅佐政府施政。

选举委员会改变构成及赋权

改变选举委员会的重点在于构成以及赋权。数量上从1200名委员扩大到1500名,并新增一个界别。

该决定指出,香港将设立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符合香港特别行政区实际情况、体现社会整体利益的选举委员。”

香港的选举委员会此前由1200名成员组成,主要功能是提名并选出特首候选人。成员来自四大界别,每个界别300名选举委员,包括工商、金融界;专业界;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界;以及政界人士。

根据决定,新增加的第五界别将由香港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全国政协委员和有关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的代表界组成。

决定还指出,香港行政长官由选举委员会选出,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行政长官候选人须获得选举委员会不少于188名委员联合提名,且在上述五个界别中每个界别参与提名的委员不少于15名。选举委员会以一人一票无记名投票选出行政长官候任人,行政长官候任人须获得选举委员会全体委员过半数支持。

此前选举委员会的大量成员是亲建制人士,特首选举一直被诟病是“小圈子选举”。北京的改革方案似乎令这个圈子变得更小。

立法会议席扩增至90

决定规定,香港立法会议员每届90人,通过选举委员会选举、功能团体选举、分区直接选举三种方式分别选举产生。

原本立法会共70议席,分为35席地区直选,35席功能组别。功能组别中包括5席“超级区议员”席位,由民选区议员提名、参选,由没有其他功能界别投票权的选民选出的,被视为直选议席的一种;其他席位则由建制派占优势。

在原有机制下,民主派如果能得到三分之一以上的选票,将在立法会构成“关键少数”,有能力推翻当局想要推行的有巨大争议的议案。而增加席位则意味着,降低了直选的比例。

加入审查参选资格

决定规定,设立香港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负责审查并确认选举委员会委员候选人、行政长官候选人和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的资格。

目前尚不知晓该审查委员会将由什么人或机构负责,根据其审查范围判断,该委员会的权利相当大。

原本对于特首的提名,中央的权利在最后阶段才有发挥余地。但透过审查机制,中央今后可能直接控制香港政制的人事任命。

▲德国之声(DW)3月11日报道:人大通过改革香港选举制度 专家称“二次回归”

中国人大11日下午表决通过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草案,透过增加选委会与立法会的席次来提升“爱国者”占有的席次。专家认为,这个局势发展显示中国持续在限制香港的政治自由。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11日下午以2895票赞成丶0票反对丶1票弃权,表决通过《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根据《香港01》报导,表决通过后,全场鼓掌长达30秒。

《香港01》的报导称,这次的提案将香港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由1200人增加至1500人。选制改革也扩大选委会的功能,除了负责推举特首外,也可以提名全部的立法会候选人,以及选出部分香港立法会议员。决定也提高了参选特首的门槛,要求候选人需获得选委会不少于188名委员联合提名,且在五个界别中获得不少于15名委员的提名。

此外,提案也将立法会席次从现在的70席增加至90席,透过选委会选举、功能团体选举与分区直接选举的方式产生。决定还规定设立香港特区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负责审查并确认选举委员会委员的候选人、行政长官候选人与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的资格。

人大表决通过相关决定后,人大常委会将根据这项决定,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与附件二《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

长期关注香港情势的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历史系教授华志坚 (Jeff Wasserstrom) 告诉德国之声,香港选制的改革是北京限制香港政治自由的最新手段。

他说:“直到最近,各种背景的候选人都可以参加政治运动,而在立法会中,立场不同的议员也可以进行激烈的辩论。然而,最近中国政府对香港议题采取的行动,都是为了尽量缩减这种政治活动的空间。”

美国圣母大学政治系副教授许田波则认为,中国政府透过改革让选举制度更有利于建制派的作法显示,中国政府认为监禁民主派人士不足以压制香港的反对派。

她告诉德国之声:“基本上北京已没给民主派留任何运作空间,中国政府希望藉此阻止民主派有新的人出来参与选举。此外,由于北京已建立了审核提名与取消资格的相关机制,所以即便未来民主派有人可以通过第一关的审核,他们仍可能被取消资格。”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向德国之声表示,对许多香港人来说,民主保障了很多香港人长久以来珍视的核心价值,这也是为何在香港需要一国两制来确保这些价值能受到保障。他说:“选制改革等同于让香港‘二次回归’中国,因为香港从走在迈向民主的道路,变成迈向专制的道路。”

香港前民主党党主席刘慧卿表示,随着民主派透过参政来反抗的渠道逐渐消失,她明白有些民主派人士开始对香港的未来感到悲观。但她说:“我希望还是会有人继续奋斗。香港仍有我珍惜的东西,所以我会尽一切的能力来保障这些东西,即便在过程中我必须付出代价。当我看到泰国与缅甸的情势时,我便坚信我们必须以非暴力与和平的方式继续捍卫我们的系统。”

▲美国之音(VOA)3月11日报道:对香港民主的攻击:布林肯国务卿就中国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发表的声明(全文)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就拜登政府外交优先事项作证。(2021年3月10日)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就拜登政府外交优先事项作证。(2021年3月10日)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3月11日在中国全国人大决定修改香港选举法后发表声明,谴责中国政府的这一做法是对香港民主的持续攻击,也是对香港自治的直接攻击。

以下是布林肯国务卿声明的全文翻译:

对香港民主的攻击

美国谴责中华人民共和国(PRC)对香港民主制度的持续攻击。全国人大今天片面改变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是对《中英联合声明》中承诺给与港人自治的直接攻击。这些行动限制政治参与、削弱民主代表且遏制政治辩论,扼杀港人自身治理的声音。北京的行动也悖离了《基本法》中对香港选举应朝向普选制发展的明确认知。

我们呼吁PRC奉行其国际义务及承诺,依照香港的《基本法》行事。PRC试图将其对香港的打压形容为“内部事务”,罔顾北京在《中英联合声明》中承诺至少到2047年为止,要维护香港自治、以及明确列举的权利和自由。

我们呼吁PRC和香港有关当局允许举办2021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并确保以透明可信的方式囊括所有候选人。我们呼吁这些有关当局,释放仅因参选或表达异见而在《国家安全法》和其他法律下遭起诉的人,并撤销对他们的控诉。

一个稳定繁荣、尊重人权、自由权和多元主义的香港,符合香港、中国大陆和广泛国际社会的利益。美国与我们的盟友和伙伴一道,为香港人的权利和自由发声。

(译文转载自美国驻华大使馆网站。)

▲美国之音(VOA)3月11日报道:英国和台湾批北京修改香港选举制度

中国全国人大星期四(3月11日)表决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简称“决定”),英国和台湾对北京的行动提出批评。

“高票”通过的《决定》将改变香港行政长官及立法会的选举制度,减少民主选举代表,并引入参选人审查机制等。《决定》是北京继去年6月的《国安法》后,对香港推行的又一项重大举措,该举措或将进一步打压民主,加强中央对香港的控制。

英国外交大臣拉布表示,对香港选举制度进行修改将进一步破坏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信任。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这是北京架空民主讨论空间的最新举措,与中国自身做出的承诺相悖。这只会进一步破坏对于中国作为国际社会中的主要一员,履行其国际责任和法律义务的信心和信任。”

英国外交部亚洲事务国务大臣亚当斯(Nigel Adams)也对中国全国人大的做法表示谴责。他说:“在香港,我们正看到北京方面采取一致行动,来扼杀民主和为民主奋斗的声音。”

据中央社报道,台湾方面也对香港选举制度改革作出回应。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表示,中共推行“爱国者治港”,其实是中国共产党直接治港,也就是所谓的“爱党者治港”。

邱垂正还表示,相关各方应停止蛮横打压香港的民主自由,致力于维护香港的高度自治,兑现对港人的承诺。

另据台湾媒体新头壳报道,台湾民众党批评北京的行动是在进一步削弱香港自治。民众党发言人蔡峻维还说,中国若一味把反对派从“内部矛盾”挤向“敌我矛盾”,恐怕只会更失民心。

星期四的这份完善选举制度决定共有9条内容,中国方面称《决定》将确保爱国爱港者治港,“有利于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

根据《决定》,香港将引入对参选人资格的审查机制,“设立香港特别行政区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负责审查并确认选举委员会委员候选人、行政长官候选人和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的资格”,确保候选人资格符合《基本法》、《国安法》等法律的规定。

《决定》还授权中国人大常委会根据该决定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和附件二《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香港随后应当依照附件一、附件二和《决定》,“修改香港特别行政区本地有关法律,依法组织、规管相关选举活动”。具体的修改内容预计将在几个月内出炉。

香港的立法会议员此前是70人,《决定》将香港特区的立法会议员扩增至每届90人,将通过选举委员会选举、功能团体选举、分区直接选举三种方式分别选举产生。

此外,《决定》还进一步改变了香港选举委员会的构成,扩增了委员会人数。选举委员会负责选举行政长官候任人、立法会部分议员,以及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等事宜。

选举委员会此前由1200名成员组成,其中300人来自工商、金融界,300人来自专业界,300人来自劳工、社会服务和宗教界,还有300人来自政界。根据《决定》,将新增来自第五界别的300人。第五届别由“香港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全国政协委员和有关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的代表”组成。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说,这些改变意味着,香港行政长官和大量立法会议员的产生将由政府主导,香港市民的直接发言权将减少;同时,香港反对派很难在立法会中产生制衡作用,立法会的功能将倾向于辅佐政府施政。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则表示,《决定》可以让“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并有利于促进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她和特区政府管治团队对《决定》表示“坚定支持和由衷感谢”,并称将全面配合相关修订工作,落实符合香港实际情况的新选举制度。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11日援引世界报:不出意料,中国人大批准了香港选举制度的改革

中国人大批准了香港的选举改革方案,就此,法国世界报星期四表示,不出意料,中国人大3月11日星期四批准了香港选举制度的改革,这将使政府在香港的立法选举中有权否决那些泛民主派人士的候选人资格。

相关的文章写道,全国人大的近3千名代表无视西方国家的警告,几乎是全体一致通过了“关于改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没有任何一个人大代表投反对票,投弃权票的,也只有一个人。

相关的文章指出,在上星期中国宣布改革香港选举制度之后,英国、美国以及欧盟都警告中国当局,不要进一步侵犯香港的自治权,不要进一步侵犯香港还剩的一点儿自由。

文章继续指出,香港立法会议员变更计划是在北京强制实施国安法近一年后提出的。国安法的实施,导致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受到了空前的镇压。北京共产党政权是在2019年香港发生大规模游行示威之后实施国安法的。但是习近平没有能够阻止香港反对派在2019年年底的区议会选举中取得巨大的胜利。

在周四的投票后,预计,全国人大常委会将起草一项法案,随后,这一法案将得到人大的正式批准,然后再强加给香港。

世界报指出,香港选举制度改革的内容尚没有公布,但一名人大高级官员上星期解释说,这是要提高香港“选举委员会”的作用,这一委员会是听命于北京的,目前它有权直接任命立法会一半的议员。自1997年香港移交给中国以来,这一任命议员的机制,让中国政府能够在香港立法会拥有有利于自己的多数。

目前要对香港选举制度进行的改革,将会增加选举委员会可以直接任命的立法会议员的人数。另外,对于那部分靠选举当选的议员席位,选举委员会还将有权挑选谁可以是候选人。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说,选举委员会的工作将是选举“立法会议员中的一大部分,并直接参加所有候选人的任命。”

欧盟已经警告北京不要进行这项改革,并表示做好了“采取报复措施”的准备。美国谴责这是对前殖民地香港的“自治权的直接攻击”。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日则反驳说,为了维持香港的持久稳定,这一改革是必须的。

世界报的文章表示,在香港移交给中国的时候,北京保证,一直到2047年,香港都会享有一定程度的中国大陆所没有的自治和自由。但是中国当局和媒体几个星期以来一直都在说,改革是必要的,以便只有所谓的“爱国者”才能领导香港这一金融中心。

谁才是爱国者呢?世界报文章写道,中国外交部驻香港副专员宋如安(音译)周二表示,爱国主义一词的意思是“热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目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他补充说:“爱国者必须尊重中国共产党。我们将审查候选人是否符合这些条件”。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对改革计划表示赞赏,林郑月娥还排除了就这一改革咨询香港民众的可能性。不过,她的顾问——中国人大的香港代表陈智思(Bernard Chan)周一对法新社说,他“对反对派中的很大一部分被允许返回立法会不感到惊讶”。他说,“如果你不公开鼓励分裂的话,那么你就符合要求的条件”。

▲纽约时报3月12日报道:人大通过香港选举制度改革,这意味着什么?


周四在北京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幕会议上,通过了对香港选举制度进行改革的决定。

北京——周四,中国批准了一项对香港选举制度进行重大改革的决定,这很可能会禁止许多亲民主政治人士竞选公职,从而巩固北京对香港的控制。

中国共产党控制的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几乎全票通过了这项决定,赋予对北京忠诚的人更多权力,来选择香港地方领导人和立法机构成员。这项决定以涉及范围广泛的港区国安法为基础,在香港发生了持续数月的抗议活动后,中央政府去年将该法强加给香港,当局已使用它来镇压这个英国前殖民地的反对派。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年度新闻发布会上说,需要通过新立法来确保让“爱国者治港”。但批评人士认为,新的选举制度将全面摧毁香港在1997年回归中国后享有的本来就有限的民主。

以下是我们对选举制度改革的了解。


香港现任领导人林郑月娥有资格竞选连任,但她尚未表示是否会这样做。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将在谁领导香港的问题上有更大的话语权。

直到现在,香港行政长官都是通过一个由北京的盟友主导的1200人选举委员会产生,让中央得以挑选其信任的领导人。

但在2019年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期间,香港支持民主运动的浪潮高涨,增加了反对派可能获得多数票阻挠北京选择的可能性。

中央政府打算将选举委员会成员扩大到1500人,这可能会让其盟友在该委员会中有更多的席位。全国人大还增加了一条新规定,很可能会阻止民主派人士出现在选举委员会候选人名单上。新规定说,要想被提名为选举委员会候选人,至少需要有该委员会五个界别中每一个的一些支持。北京现在将有可能让其中一个界别完全由其亲信组成,这就能阻止民主派候选人获得提名。

这些做法可能会让支持民主的人在明年年初选举香港行政长官时失去许多话语权。现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有资格竞选连任,但她尚未表示是否会这样做。

被认为“不忠诚”的候选人将被除名。

北京还将授权选举委员会直接任命香港立法会的一些成员。这在许多人眼里是一种倒退,因为选举委员会已在香港主权从英国回归中国的几年后失去了任命立法者的权力。

“我认为,总体而言,这是一个有效、快速、强硬的逆民主化方案,”香港的政治分析人士卢兆兴说。“即使泛民主阵营能赢得所有的直选议席,他们也注定是永久的少数派。”

目前,立法会的半数席位由直接选举产生,另一半由专业人士、商业团体和其他特殊利益团体组成的所谓功能界别产生。直到最近,民主派仍在立法会拥有20多个席位,并经常使用他们的存在来抗议中国对香港自治的侵犯,阻挠地方政府的一些措施。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说,选举制度的改变将防止持不同意见的政界人士干扰立法会的工作。

“我们将能够解决近年来立法会把一切都政治化的问题,并有效地处理导致香港分裂的不计后果做法或内部分裂,”她说。

北京还下令扩大立法会席位,从70个增加到90个,但没有说明增加的席位中有多少将由选举委员会直接任命。

全国人大的决定还说,香港政府将另行成立一个委员会,负责审查寻求竞选立法会席位或行政长官职位的候选人。这步程序的目的是铲除任何可能被认为对北京不忠的人。

民主派人士说,这是一个“可悲的做法”。

即使在选举改革方案生效之前,北京支持的香港政府就已经迅速采取行动消灭反对派。

许多活动人士因为与港区国安法有关的指控而被拘留或被逮捕,包括黄之锋、在香港有“民主之父”名声的李柱铭,以及法学者戴耀廷。民主派的声音已明显变弱。

民主派活动人士警告,修改选举法等于给香港有限的投票权敲响了丧钟。

香港民主党主席罗健熙是为数不多的尚未被拘留的知名反对派人士之一,他称选举制度改变“对香港来说是可悲伤的做法”。

“他们本该让立法会更积极地顺应民意,而不是像他们现在做的那样,压制人民的声音,”罗健熙说。

“我相信,这些立法会未来的议员们将越来越不能代表香港人民,他们只是一些什么都不做的效忠者,根本不能代表香港人民,”他说。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也谴责了全国人大的决定。

“这些行为通过限制政治参与、减少民主代表以及压制政治辩论,否定了香港人自治的声音。”

上个月,当局指控47人“串谋颠覆国家政权”,其中许多人是著名的民主活动人士。

在警方眼里,他们的罪行与他们在立法会初选中起的作用有关。初选的目的是帮助民主派确定参加原定于去年9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的候选人。政府以新冠疫情为理由将立法会选举推迟了一年,并暗示由于要起草和实施新选举法,立法会选举可能需要进一步推迟。

▲美国之音(VOA)3月13日报道:民主派回应北京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 批民主倒退影响国际地位

香港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星期四通过修改香港选举制的决定,包括特首选举委员会、立法会的组成、议席及功能都有大幅修改,以确保“爱国者治港”。

有民主派人士批评,北京需要一个能够预知选举结果的选举,这一次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是民主倒退,相信日后只容许“爱国爱党”的人进入议会,认为是“劣币驱逐良币” ,立法会只会变成一个更大的“橡皮图章”,将会影响香港的国际地位,甚至成为国际笑柄。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星期四(3月11日),以2,895票赞成、0票反对、1票弃权的绝大比,数通过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将授权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基本法》附件一、二,即是特首选举以及立法会选举方法。

北京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

经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修改后,香港特首选举委员会、立法会的组成、议席及功能都有大幅修改,包括立法会议席由70席增加至90席;设立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特首选举委员会由1,200人增加至1,500人,除了原本选举特首的功能,亦可以选出部分立法会议员,以及提名立法会候选人等。

在新的特首选举委员会组成下,分为5个界别,包括工商及金融界;专业界;基层、劳工及宗教等界;立法会议员、地区组织代表等界;人大、政协、有关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代表界别,剔除原有的区议员117席。

立法会选委会增加议席参选需资格审查

特首候选人必须获不少于188个选委提名,在5个界别必须各获得不少于15名选委提名,当选特首必须获得超过半数选委支持。

立法会的组成由原有70席,一半地区直选、一半功能组别;改为90席,分别由选委会、功能组别及直选产生,但《决定》未提及3个组别各有多少议席、现时的5席“超级区议会”功能组别议席会否取消,以及会否修改选举方法等。

最值得关注的是,《决定》列明将会设立“资格审查委员会”,审查选委、特首以及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的参选资格。

社民连指修改选制影响香港国际地位

社民连秘书长吴文远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北京需要一个能够预知选举结果的选举,这一次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是民主倒退,今年美国传统基金会已经将香港剔除于世界自由经济体的排名,相信这次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之后,将会进一步影响香港的国际地位。

吴文远说:“即是自由经济(体)排名那些,先不要说重不重要,你反而倒过来说是中共中央是不惜工本,亦都不需要理会有任何的国际反应。甚至乎对香港的实质影响都好,它都要坚决执行它现在这种改革,这个倒退的改革,那个意旨就是说要有一个绝对、完全的控制权是多于一切,亦都是置香港的民生或者未来的经济发展放在很后的位置。这个是现实,亦都未来我相信就只会情况愈来愈差。”

民主派人士参选难上加难

吴文远表示,参与去年民主派立法会初选的其中42人,以国安法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在还柙,他相信在新的选举制度之下,民主派人士的参选空间将会更窄,风险亦会更大,愿意参选的人亦会更少,能够通过“资格审查委员会”的民主派候选人更是难上加难。

吴文远说:“我们(民主派)之前可以参选的人都现在‘坐监(牢)’的时候,要再找其他人参选的话,肯参选是难上加难;即是首先(第)一要有人肯参选、有这个被监禁的风险,(第)二就不知为什么可以过到那个叫什么‘选举资格委员会’(资格审查委员会)还是什么东西,亦都再选到(当选),亦都是变成你是90分之一的一个(立法会)议席在里面,都不知为什么会有任何的功能的情况之下,即是太多‘如果’就比较讲一些,但是老老实实现在这一刻无论是参选的政党也好,甚至乎普罗大众的市民都好,只能够‘见步行步’,有任何空隙的话我们都尽量尝试。”

吴文远表示,相信北京日后只容许“爱国爱党”的人进入议会,他认为是“劣币驱逐良币”,立法会只会变成一个更大的“橡皮图章”,议事的质素只会更差。

吴文远说:“即是现在都看到好像是‘劣币驱逐良币’的一个典范,如果有些人都觉得以前的立法会,特别是建制派都太多一些不懂议政、根本上没有这样的层次的人做立法会议员的话,接下来新增到90席的话,就绝大部份要‘爱国爱党’的人士才可以参与的话,我觉得那个立法会议事的质素就只会愈来愈低,本身做橡皮图章,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更大、但是更加烂的橡皮图章。”

民主派不会放弃街头路线

吴文远表示,社民连曾经参选的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以及现任沙田区议员岑子杰,都是民主派初选47人案其中两名被告,他们目前仍然被还柙,而吴文远以及目前的党主席黄浩铭亦有案在身,暑假后可能都要“坐监”,吴文远表示,社民连短期内能够参选的可能性不大,不过,他们不会放弃街头路线。

吴文远说:“选举会参与但是同时间最主要都是要鼓动群众,以及在社会上发声,我相信绝大部份其他的民主派政党都是这样想的,如果你说只是依赖这个选举或者立法会,或者一些议席来存在的话,我觉得只会愈来愈难,也不是我们最关注的议题,或者回过头来我们还有40几个人因为参选都还在坐监(牢)的时候,我不觉得将来这个新的选举制度是会容许我们继续参选。”

民主派专业人士参政意愿大受影响

公民党创党副主席、公共专业联盟政策召集人黎广德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北京这次大幅修改香港的选举制度,是民主倒退,专业人士的参政空间亦大幅收窄,他相信会民主派专业人士的参政意愿亦会大受影响。

黎广德说:“我想对专业人士,即是如果是追求民主的普选的呢,是一个相当大的打击来的,因为今次那个改革实际上就是一个非常之大的倒退。本来专业界别还可以希望将自己界别里面,比较民主的声音带出来,但是现在这个改动就会令到任何参选的专业人士,他必须要是通过、即是‘过五关斩六将’那样,实质上等于是要显示一个绝对的政治服从,以及对中共的政治忠诚才有机会参选的。所以我相信它是会令到专业界别里面,追求民主的人士根本就不会有一个意愿去参选。 ”

专业人士仍然坚守“第二种忠诚”

记者问及,香港政府将宣誓效忠涵盖到公营机构以及专业团体,会带来什么影响﹖黎广德表示,对专业界别的组织有一定的冲击,可能会影响专业自主,但是他认为专业界别不容易受到政治审查的影响,仍然会坚守“第二种忠诚”,北京可以压制香港人的声音,但不可以压制香港人的心。

黎广德说:“现在的趋势很明显(北京)中央是想将这个空间都继续扼杀,令到所有的组织可能都要通过一些、各式各样的政治审查,有形或者无形的政治审查。但是尽管现在它(北京)的方向是这样,但是我相信并不表示专业界别是会完全、百分百会,即是在专业界别里面我想中共是拿不到一个它所想的忠诚的。因为我想很多香港人的忠诚,都是我们所讲的‘第二种忠诚’,即是说对香港的忠诚,不是一定是对政权的忠诚,这个取态或者它可以压制香港人的声音,但是压不到香港人的心。”

美国、英国、欧盟、以致台湾都关注北京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台湾前总统马英九形容,北京的决定令中共以故领导人邓小平的一国两制构想,正式进入历史,形同宣告死亡。

“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成国际笑柄

黎广德表示,香港的经济自由将会随着政治自由被扼杀而逐渐消失,他认为北京及港府仍然坚持这次人大的决定是“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将会影响香港的国际地位,甚至成为国际笑柄。

黎广德说:“英美国家其实对于香港现在的体制是心里有数的,大家都知道在政治上已经是愈来愈贴近(中国)内地的一套,经济上的所谓自由亦都一定会慢慢消退,因为特别是金融中心的运作是很需要言论自由以及资讯自由,但是这一种的消退未必会是即时见效,但是如果以外资来讲,它们看得很清楚,究竟是什么时候要撤资、什么时候是需要可能用一些香港人来‘顶住档’(做样子),这些各种的方法我想已经在做的了,但是你说是不是对香港有影响呢﹖我相信那个影响是必然的,即是如果政府还是坚持说,现在这个改革是所谓‘完善选举制度’,是一种‘进步’的话,这个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说法,我想在国际社会根本是一个很大的笑柄来的。”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表示,可以预见日后的立法会,将会是香港主权移交以来,由直选产生议员比例最少的一次,他形容是将以往20多年的进步“一次过取消”,甚至是倒退,民主派参选空间将会大减,对香港而言,北京的决定只有坏处、不见好处,他对此感到可惜及伤感。

▲美国之音(VOA)3月13日报道:七国集团就中国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发表联合声明(全文翻译)

美国和其它七国集团成员国外长3月12日发表联合声明,对中国政府修改香港选举法表示严重关注。声明说,北京修改香港选举法的决定“强烈显示中国大陆当局执意要消灭香港的异议声音与观点”。七国集团外长及欧盟外交主管一致呼吁中国尊重香港的自由与自治,并停止镇压香港民主派活动人士。

以下是七国集团声明的全文翻译:

七国集团有关香港选举改变的声明

我们——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和美国七国集团外长与欧洲联盟高级代表一致对中国当局从根本上侵蚀香港选举制度民主因素的决定表示严重关注。这种决定强烈显示中国大陆当局执意要消灭香港的异议声音与观点。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修改方案,加上对支持民主的活动人士和政界人士的大逮捕,破坏香港“一国两制”原则下的高度自治。该方案还将窒息政治多元化,背离《基本法》所规定的朝着普选方向迈进的目标。此外,这些改变将减少言论自由,而这是《中英联合声明》中所保障的一项权利。

应当相信香港人民为了香港的最佳利益而投下他们的选票。对不同的看法加以讨论,而不是将其噤声,是确保香港稳定与繁荣的方式。

我们呼吁中国依据《中英联合声明》以及其它法律义务行事,并尊重《基本法》中所规定的香港基本权利和自由。我们还呼吁中国和香港当局恢复对香港政治机制的信心并停止无理压制那些推动民主价值观并捍卫权利与自由的人。

▲英国广播公司(BBC)3月16日报道:香港选举制度改革:四大关键点的已知和未知细节

中国人大3月11日通过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后,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常务副主任张晓明、中联办主任骆惠宁以及中国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张勇周一(3月15日)在香港分别召开座谈会,就落实此听取香港人士意见。

中国官媒称,系列座谈会将连续举办三天,共举办60多场,直接听取意见的人数将逾1000人。

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引发广泛关注。北京称,新的决定将补上现有制度的漏洞,完善体制。但批评者认为,该决定将损害香港的民主制度,甚至令政治体制倒退数十年。

随着“311决定”全文的公布,选举委员会人数变化、设立候选人审查资格委员会以及立法会席位增加等细节成为关注焦点,具体实施过程是否会损害香港民主,是否会单方面有利于中央政府管制等话题备受关注。

BBC中文为你梳理关键点上的已知和未知细节。

关键点一:选举委员会的变化

已知:从1200名成员增加到1500名,四个界别变为五个界别。

未知:这五个界别的1500个席位是否按照原来的方案平均分配。

原本选举委员会的成员来自四大界别,每个界别300名选举委员。这四个界别分别是:工商、金融界;专业界;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界;以及立法会议员、区议会议员代表、乡议局代表、香港全国人大代表和香港全国政协委员代表。

“311决定”带来的变化首先在于选举委员会产生的指导原则。香港《基本法》附件一仅要求具有“广泛代表性”,而最新的决定多了两个新要求:“符合香港特别行政区实际情况” 和“体现社会整体利益”。

在这种新原则下,增加了第五界别,包括“有关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的代表”。据报道,这可能包括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中华全国总联合会的重要香港成员,工商以及其他类似政府组织。

增加的这一界别民主派可能很难获得席位,这样一来民主派阵营在选举委员会中的比例就会减少,从而有利于建制派阵营。由于数百名香港全国政协委员是由全国政协选出,而非民选。

除此之外,第三界别的组成有所调整。传统上由民主阵营控制的“社会服务”界被“基层部门”代替。林郑月娥上周在记者会中称,社会服务界将归属于第二界别。

另外,原本第四界别中的区议会配额(117席)和乡议局没有明确列入,变成“地区组织代表”——尚不清楚这一分支界别包括什么人。

上次区议会选举在2019年11月举行,借着反修例运动的影响,民主派获得压倒性胜利。在这种形势下,很可能在选委会中夺得117个席位,有一定实力影响行政长官选举。

关键点二:新增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

已知:设立“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负责“审查并确认”选举委员会委员候选人、行政长官候选人和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的资格。

未知:目前不知道该审查委员会的成员由什么人担任,以什么标准审核候选人的资格,是否以及如何受到监督和制衡等。

根据北京最近反复提到的“爱国者治港”概念,该审查委员会可能需要确定候选人是否为“爱国者”。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谭耀宗14日对香港媒体指出,人大常委会可能会成立秘书处协助审查。他认为委员会应该有10多名成员,不只局限于退休法官。他说,法例应确保委员会的决定不容推翻或司法覆核。

这个新委员会的职能将高于香港选举主任。目前在香港各级选举中,均由选举主任决定参选人提名是否有效,其中地区直选的选举主任一般由民政事务专员出任。

关键点三:特首选举的变与不变

不变:选举行政长官的程序不变,即由选举委员会选出,由中国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变化:行政长官候选人提名的门槛变高,需要获得选举委员会不少于八分之一即188名委员联合提名,如要获胜,须获得选举委员会全体委员(1500人)过半数支持。

除此之外,该决定对行政长官候选人的提名提出了新的要求,即“五个界别中每个界别参与提名的委员不少于15名”,这意味着需要获得所有界别的广泛支持。但由于新增加的第五界别很可能仅由北京批准的人组成,因此这一新要求会阻止民主阵营的候选人获得提名。

关键点四:立法会议席增加

已知:70席增加到90席。引入选举委员会,负责提名立法会候选人,以及选举“部分”议员。

未知:改革后的立法会席位将由地方选区、功能界别和选举委员会共同占据,但目前尚不知道分配给三方的席位数目。

香港立法会原本共70议席,分为35席来自地区直选,35席来自功能组别。在这种机制下,民主派如果能得到三分之一以上的选票,将在立法会构成“关键少数”,有能力推翻当局想要推行的有巨大争议的议案。

据多家媒体报道,目前预测有两种方案正在权衡。一种是地方直选、功能组别和选举委员会分别占30席;另一种是按照20、30、40的比例分配。不论哪种方案,地区直选的议席比例都会下降。

另外,功能组别中包括5席“超级区议员”席位可能被取消。这些席位由民选区议员提名、参选,由没有其他功能组别投票权的选民选出的,被视为直选议席的一种。

尽管对立法会的改革尚有许多未知数,但明显的是,增加席位不会为立法会带来更多代表权。最多三分之一的席位将由全民投票选举产生,并有可能使用代表性较低的投票制度,这是自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中国以来的最低百分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