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就是灾难,千万别美化

7月22日

如实报告。绝不造谣、撒谎、欺骗、说假话!这辈子虽听的见的不少,但一直没有学。

自己住的小区是20日17点后停的电,21日凌晨停的水,至于具体停水时间不知道。

清晨五点许起床,发现已经断水了!水管里只有嗞嗞的声音,没有一滴子水。

大家知道,现代人类社会,特别是大热天(21日进中伏),最不能缺的就是这两样。

可每逢大灾大难,首当其冲的往往就是断电断水。

没办法。谁也没办法。完全理解。天灾嘛!

这就需要城市管理者做好“紧急预案”,把对人们生活的影响降到最低,因为这是住在这个城市里成千上万或者说几百上千万人的要求,同时也是管理者们的职责所在!

想一想就知道停电停水后人们有多难!

本小区属于“高层”。像我这种住5楼的人还不是太难,可住20甚至30层楼以上的人家怎么办?电梯停止运行,不说上20或30层了,就是下20或30层,也难受死啊!

没有电,手机就要省着用。而这个时候却又往往需要用手机。

比如各种担心、问候的来了,你能不回复?

有的是微信,有的是电话。这样,到昨天晚上,充电宝的电也全部贡献出来。这时候看着手机里的电量,知道最好不要随便点开手机浏览,更不要点开微信朋友圈,甚至对朋友转来的帖子都下意识地不想点开,因为担心,一旦点开,忍不住要看,看没电了怎么办?

就这样,到了21日晚间,仍没见到电的影子,八点钟不到就躺床上了。也可能实在太疲,出的汗太多,很快就进入梦乡。为什么疲呢,因为21日下午忍不住下楼去外面看了看。

不好意思,很不好意思,看到的不是“大水过后,城市会更干净,草木会更加翠绿旺盛”,而是一片狼籍:路上见到多处黄泥浆子;马路路栏东倒西歪;大水冲倒并相互碰撞的共享单车、电动自行车、小轿车,可以说是一塌糊涂;至于冲倒冲垮的大树、墙体以及冲毁的人行道包括冲出的路坑,更是数不胜数。

灾难就是灾难,千万别美化,别幻想,否则会挨骂。

因为人们在大灾大难面前往往表现得“更勇敢”。

你连大灾大难都要美化,人们会愤怒的。

如果连这一点人心都不懂,确实不适合当“发布”者。

再说水。大家可以想象,没有水,有多难受。如果水和电,只能取一样,肯定选择水。没有电,人不会死,没有水,人就无法生存了。人不能离开的三样东西就是空气阳光和水。

就算一楼外面从地下水管里可放出水来,接一点水,然后爬20甚至30层楼,你说该有多难!昨晚见有人家干脆把锅碗盆勺端到楼下洗涮。还有洗衣服。现在有点吃的水就不错了。可动势一身臭汗,没有水怎么洗?昨晚还看到有户人家洗衣服,大概那衣服已泡很长时间,再不洗要臭了。可一幢楼一二百户,如果都来洗锅碗盆勺、都来洗衣服岂不要“打破头”?

就向诸位“报告”到这儿吧。每遇大灾大难,我等“好(去声)发声”者都选择闭嘴,也只能闭嘴,因为这时候最能体现祸从口出。昨天在微信见有外地什么人批评他在郑州的大学同学都集体选择沉默很有意见。其实双方我都理解——既理解有意见者,也理解沉默者。

已经有些年头了,从出了一件大事,所有的媒体都能发声,慢慢管到山东出了事,山西可以说;湖北出了事,河南可以说。说起来,这也不错,毕竟没有管死嘛。可再到后来,不管哪儿出了事,哪儿都不能说,说了就是“违反纪律”,说了就是“寻衅滋事”。坦白说,这么搞,也就难免下面有人小声嘀咕:要这样,真他妈的也太好“治理”了!

忘了说,现在电是来了,21日夜间来的,当时我在梦乡。

但水还没来!不过,既然电来了,水还会远吗?

 

一切都会回到“原来的模样”

7月23日

大水,没什么了不起!看到图片、视频,一个主题:“大水再大,也大不过爱!”多少年了,一直是这种思维,这种句式。

但不管怎么说,也还是要为爱鼓掌,为爱欢呼。没有爱,就没有一切生命。《红星照耀中国》的作者,一个美国人埃德加·斯诺,在他书里就说生命是在父母的欢悦中诞生的。

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一直不缺爱。资本主义国家才缺爱,且缺得简直不能跟我们比;不管是美国还是德国,能比吗!所以央视监督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洪水几乎毫发毕现,报道的死亡人数绝对可靠。两相对照,必然现出德国乃至欧洲的原形,而我们现出的是大爱。

大灾大难,难免带来些困难,这都没什么。在伟大的中国人民面前,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战胜不了的险阻,用老百姓的话说,没有过不去的坎。只要撸起袖子,怕什么。小时候在家,一遇到棘手的活儿,母亲最喜欢说的一句就是:眼怕手不怕。这是经验之谈。

现在什么时代,是信息时代,且不说在大水发生之地生活,即使在冰岛,在北极南极,瞬间也可看到大水之地包括图片、视频的新闻。谁都骗不了。除了像有张图片上莫言见到媒体乱哄哄地采访陈凯歌时那样两眼闭得紧紧的,不想看或不愿看,谁也没办法。也正是从图片和视频包括大水之地主流媒体报道,才晓得这次损失有多严重,生命有多无助……

大约二十多年前,本人在报刊上发表过一则随笔,题目就叫《人很脆弱》,这次大水面前,再次印证了。王亚中律师昨天在公众号发表文章,末尾一段话读着难受:“谁能想到,在这个和平的年代,一座省会级大城市里,一场雨就会酿成如此灾难。谁又能想到,我们就像平时一样上个班、上个学、逛个商场、出席一场聚会,然后就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呢?”

而前天早上,无电无水,无聊之极时翻看鲁迅《书信》,正好看到他一九三二年三月二十日夜写给李秉中的信,其中一句“时危人贱,任何人在何地皆可死”,让人顿时要起鸡皮疙瘩,浑身不自在。当然,大家也不必过分解读,他说的是民国时代。差不多九十年前,一个中国人竟能说出这样的话,难怪国民政府不喜欢他——哪个政府会喜欢?德国政府喜欢吗?美国政府喜欢吗?所以我说鲁迅早死是对的。他对任何社会任何时代,所采取的都是批判态度。不过,这才像一个知识分子的样子!这才是一个知识分子的本色!

有关这次大水,对“好事者”而言,要说的甚至所谓要“追问”的当然不少,但千万不要忘了:爱是主题。只要宣传爱,相信爱,拥抱爱,要不了多少时间,一切又都会走向正轨,一切都会恢复常态,一切都会回到原来的模样。请大可放心!又不是只经历过这一回!

我们是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与其说人们早就疲了,不如说人们早就适应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我们老祖宗发明的金句。愚公移山,人定胜天,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是老人家的最高指示。只要红星照耀,只要有最高指示精神,中国人民什么都不怕。大不了是个死。可2500年前就有伟大的《道德经》,在那五千言中就有一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现在可把这句话移作是对老天对大水说的。

 

向所有关注郑州大水的人们致敬

7月24日

2021.7.20,原本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可现在却成了不能忘记的灾难日!

逝去多少生命不说,单是那惨状,就当刻骨铭心——刻骨铭心的日子怎么能忘!

从20日下午四点多看到有媒体记者把“河南消防”人员用橡皮筏救人的视频传到微信朋友圈,就意识到郑州的洪涝郑州的大水已经很严重了。但直到这时,也还是不会想到,这种画面跟后面的相比,简直不算什么——如果此次大水的“惨状”仅限于用橡皮筏救人,且有惊无险,那该多好哦。然而,天不随人愿,紧接着传来或看到的却是惨不忍睹的情形。

也就从7.20下午五点后吧,关注郑州大水的网友网民越来越多,以至于手机朋友圈乃至微信群,都只有这一个话题,那就是惨状与可歌可泣的救人,这也正说明郑州大水事态的严重性。看得出,不论文字还是视频,所有网民都是据实而传。大灾大难面前,制造谣言者极少,更多的不过是传播真相。

这是一场公共事件,且不是一般的公共事件,是一场由灾难引发而值得所有国人参与关注的公共事件,它几乎与每个人都有或大或小或远或近的关系。这么大的公共事件,如果没人关注,或关注者极少,是极不正常的!鲁迅去世前,拖着病体在《这也是生活……》一文中说的那句十分感人的话即“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用在这里是贴切的。

就这样,除了吃饭、睡觉以及必须要做的,抱着手机一直浏览到23日,且总是忍不住刷微信朋友圈。看了几天后,不免生出一点想法,这就是我要向所有关注郑州大水的人们致敬:是他们让世界知道中原大地发生的事情;是他们让世人了解了更多的大水真相;是他们让我看到人心的希望;是他们让我知道真相比任何说教任何赞歌都重要!

在关注郑州大水面前,不仅能检验一个人的人性、良知,且可以通过此次事件对你的朋友圈同样做个检验,看看在这次大灾面前,你的朋友圈都转了什么或说了什么从而知道你这是一个怎样的朋友圈。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本人非常庆幸我有现在这样一个朋友圈!

“我们有着自己的国情”,已经是老生常谈了。可也就是这样一句老生常谈,很多时候,特别是在面临大灾大难时,给一些原本善良而真诚的国民带来犹豫和困惑:自己的同胞或亲人乃至自己遭受如此大的灾难,难道也要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吗?不知是否可以说,就因为总是强调“自己的国情”,不仅逐渐失去本民族尚存的一点优良品质,而且不是我要耸人听闻,也正在逐渐改变着本民族的国民性,与世界民族渐行渐远。相信不久的将来,就能实现金灿荣这个教授所夸口的:“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外国。”

然而,这当真是我们想要或愿意看到的吗?

 

你想要个什么真相

7月25日

凡想要真相的人,不是勇气可嘉,就是有点天真。这两者于人虽都是极宝贵的品质,但在有些时空却未必受用。这一点,可嘉抑或天真者,切记。

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看菜吃饭,量体裁衣,在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都早已成为真理般的训诫。若接受不了,也就只能学张志新、林昭、遇罗克们,或者学那位李悔之先生“自绝于祖国,自绝于人民”。这是没办法的事。凡遇到没有办法的事,就不要再去折磨自己,不然,最终还是,也只能,徒叹奈何。

天地间,有些事一旦发生,想要真相,很难很难。别地儿我不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并不在别地儿生活。可如果在你生活许多年甚至就快要一辈子的地儿,你还说不知道——轻了说,你天真幼稚;重了说,应该掌嘴。一件事,在以自己的力量不能怪别人时,就只能怪自己。

很多时候看人“自我掌嘴”,就以为是这人不小心说错什么话,惩罚自己。其实不然。也未必就是真相。真相是,常常并非掌嘴者有什么错,或说错什么话。往往,甚至,恰恰相反,就因为说话者一点也没说错,或者说得太对了,对得让人忌讳,特别是让权势者忌讳。

几十年前,武汉的杂文家朱健国先生把这种说得太对了甚至对得超前称之为“早叫的公鸡”。此外,看过清宫电视剧吗,里面就常常有官员叫下级,或万岁爷叫大臣,抑或大太监叫小太监:自己掌嘴!你觉得那下级那大臣或小太监他们真的说错什么了吗?所以说,如果你以为天底下只有说错话才会掌嘴,那真是大错特错。

这地儿形容最难的事,就是“登天”。当然喽,估计全世界大概都这么形容。但是有没有比登天还难的事呢?有。肯定有。这就是人们常想得到的那个东西即真相。在咱这儿,有些时候,特别是大灾大难后,你想要获得真相,那真是只能说一句“比登天还难”。登天就已经难死了,比登天还难,你还想要吗?除非你是傻子,或被称作“脑子一根筋”。

前天有人在公众号发文,题目叫《如果连提问都如此怯懦,我们哪里敢恣意悲伤》。我现在借他题目上这句话再接一句:如果连提问都战战兢兢,哪里还敢要什么真相。



昨天下午,先是有人通过微信转来一“紧急通知”的文字帖子,很快这帖子以图片方式在微信朋友圈正式出现了:“紧急通知:目前多家国外媒体在京广路隧道现场采访,鉴于京广路隧道话题敏感,易引起国际舆论高度关注,引发国际舆情。提醒广大商户提高警惕,不私自接受国外媒体采访,不给对方任何断章取义、歪曲事实的可能,如发现相关情况及时向辖区办事处反馈或直接报警处理。”

看到这种所谓“紧急通知”,坦白说,内心只有鄙视,严重鄙视。一些人别的能耐没有,在这方面世界超一流,且几十年一贯制,有什么好稀奇的,估计很多“老辣者”早就想到了。

然而我也在想,如果哪次大灾大难后不再出现这种紧急通知的情形,我就要恭喜我的祖国,你终于理性了,终于进步了,终于强大了,终于懂得什么才叫“人类命运共同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