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市民勇敢拆除政府挡板


 

根据中国官方7月27日的最新通报,河南省极端强降雨已经造成全省150个县(市、区)1573个乡镇1331.98万人受灾,因洪灾遇难死亡为71人。其中郑州京广路多段隧道洪涝灾害导致的死亡人数为6人。7月20日,郑州地铁五号线的死者人数从12人提高至14人。

7月26日是郑州发生洪水灾害的第七天。根据中国民间风俗,“头七”是死者亡灵“回家”的日子。

这一天,郑州市民带着鲜花和花圈纷纷来到地铁5号线和京广路隧道等地悼念遇难者。郑州地铁沙口路站口集结的悼念者最多,因为那里距离5号线惨案发生地距离最近。7月20日,郑州地铁对气象部门连续五次暴雨红色预警未予重视,当时仍在运行的郑州地铁5号线的一趟列车卡在了海滩寺站和沙口路站之间,大量积水灌入车厢,500多名乘客被困长达三到五个小时,14名乘客因此丧生。

郑州地铁沙口路站B1出口,市民不满当局用围板屏蔽为死者献花现场。


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些花圈和鲜花居然被政府人员用黄色挡板给圈了起来,据说是根据宣传部门的指示,不能让这些带有负能量的东西出现在公众面前。

郑州政府这一荒谬的做法自然激起网民的声讨。有网友们说:“是谁拦起了比人还高的挡板?这是在不许人们表达哀悼?”“他们连鲜花都怕”,这是“欲盖弥彰”;“别以为几个塑料围栏就能挡住他们丑陋的罪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水不只是洪水,还有民心”。

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在推特上发文指出:“天道人心不容忤逆。隆重祭奠逝者头七,这一民俗表达的是寄托哀思,是对逝去生命的缅怀。”“竟然连祭奠都要阻挡,极权专制反人心反人性到了何等地步!”她奉劝中共官员,“且给自己留条后路,若坏事做绝,到头来绝的是自己未来的生路。”

深夜,几个郑州市民采取了行动,他们自发拆掉了挡板。有个叫王金雷的郑州汉子,站了出来,在朋友圈说:“我要去做一件事”他要做什么事?很普通的善事,那就拆了政府的挡板,让逝去的亡灵回家。

王金雷的话带动更多的人,他们一起采取了行动。在一段网上视频,有位正在拆除挡板的市民说:“我觉得咱们郑州市民都应该勇敢一点,对这种(挡板)不文明的现象应该作斗争。咱们一起动手把它拆了,别顾着拍照,慢慢拆,别着急。对,不要带情绪,咱们文明一点,咱们都是文明的市民,我每一天都会来,如果他(再)挡,我明天还会拆,大家都一起来,行不行?”他的话得到了在场市民的掌声。

郑州居民周先生认为,政府在人们最悲痛的时刻,阻止他们向遇难者献花,此举很不道德。他说:政府不合适的。献花是对遇难者的告慰,咱们是自发的行为,又不影响交通、又不影响市容。

事实上,郑州市民拆政府挡板的行为也发生在武汉疫情期间。3月10日,习近平在新冠疫情平稳后,视察武汉。但很多武汉人没心思关注他的疫情秀,他们在忙。忙什么呢?因为网信办屏蔽了武汉中心医院艾芬医生的一篇访谈文章,引发了网民的的不满,他们在忙着转发文章。

武汉中心医院在新冠疫情中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医务人员的感染比例和死亡人数列武汉各医院首位。

或许,网信办认为,习近平正在视察武汉,展示“大国战役”统帅的风采,这篇文章抢了领袖的风头。但它的马屁行动不仅毁了习近平的武汉之行,而且引发了中国前所未有的网络公民抗争运动。

众多公众号、自媒体、网站主动转载“发哨人”这篇文章,一时间网络刷屏。但这些转载版本很快被删除、封杀干净。但网民们没有屈服,他们开始用特殊的版本进行发送,最开始是文字排版方式做处理,比如文字倒转等,到后来就彻底花样百出。网民像接龙一样,用各种方式让文章一次次起死回生,与强大的中共黑势力较量。这场无数网友参加的抗争运动,已经远远超越了文章本身,演变为对“掐哨者”的嘲讽和愤怒。网信办这次败得很惨,可谓丢盔卸甲,狼狈不堪。

如果说,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的病逝引发了一场网络暴动,而发哨人艾芬医生的访谈文章则爆发了一场网络公民抗争运动和一场为追求言论自由的人民战争。武汉作家方方说,从昨天到今天,中心医院艾芬医生的名字在全网流传。网络封杀已经引发民怒。人们像接力赛一样,删一次,再发一次。一棒接着一棒。各种文字,各种方式,让网管删不尽,灭不完。在删了发,发了删的对抗过程中,保留下这篇文章,变成人们心中一个神圣职责。这种神圣感几乎来自于一种潜意识的觉悟:保护它,就是保护我们自己。一旦走到这一步,网管,你还删得过来吗?疫情自2019年十二月出现后,有太多有悖常理的事,太多违反规则的事,太多不可解答的事。毕竟不追责的结果,最受害的是国家自己,丧失的也是政府的公信力,民心受伤,就更不用说。而此后,各类灾难也会无休无止。因为不做事或是把事做坏,全没关系。自己没责任,国家兜得住。引一句大家熟悉的句子: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从去年武汉市民的网络抗暴行动到今天郑州市民的拆除栏板行动,都表达民众对政府反人性和反人道的不满,但他们不是空发牢骚,而是采取了行动。这是一个克服恐惧的行动,当一个人站了出来,就会有第二个,甚至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表达他们的愤怒。今天的中国并不缺乏智者,但缺乏勇者。至暗时刻需要有勇敢的人站出来斥责黑暗,呼唤光明。

站出来表达不满看似普通,就像一个小火星,但它会蔓延成冲天的火焰。1989年12月的罗马利亚很平静,寒冬下的阳光依然沐浴灿烂。在齐奥塞斯库眼中,整个罗马尼亚沐浴在他的光辉之下。尽管罗马尼亚早已经经济凋敝,民生艰难,不满情绪在不断攀升。

这天的上午,齐奥塞斯库和夫人伊丽娜出现在党中央委员会大楼的阳台上,10万人的掌声、欢呼声像潮水一般向他们涌来,齐奥塞斯库感到很满足。他站在阳台往远处望 那无边无际人海茫茫 他站在阳台上向下望 万众在对他声声唱。

他开始了激情盎然的演讲,不时提高声调,挥舞手臂,将演讲带入高潮。突然,广场一个角落一个人喊出了一声:“打倒齐奥塞斯库!”,口号声像一道闪电划过寂静的夜空。齐奥塞斯库刚举起的右手,在空中停住了。紧接着,广场的人群都跟着喊“打倒齐奥塞斯库!”,单个的声音汇集成奔腾的洪流。于是,齐奥塞斯库逃了,罗马尼亚变天了。

1961年独裁统治下的东德修建了长达155公里的柏林墙。自那时起,水泥和铁丝网将德国一分为二。一边是资本主义自由的生活,另一边是社会主义严格的管制。1989年11月9日,在东柏林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东德政府宣布了新的旅行法。新法允许公民从东柏林自由出境。或许这是领导人沙波夫斯基心不在焉的错误表达,但成千上万东德人已经涌向了柏林墙,于是通往自由的路就这样敞开了,柏林墙倒塌了。

作家辛可在《如何判断一个王朝将要挂》一文中写道,一个王朝到了临界点,虽看上去依然很美很性感,但已经阴阳两衰、千疮百孔,仅靠廉价的春药和鸦片苟延残喘,完蛋不过是时间问题。这并不意味着老百姓彻底觉悟了,会自发起来抗争,事实上大部分人永远都是看客,最多就是跟着起哄而已。历史的经验是,如果大部分人对一个王朝表示不满甚至绝望,其中一部分人有改变现状的愿望,只要很少的一部分人采取行动,任何一个王朝必将在劫难逃。

但凡到了临界点,任何一个小火苗,都会让看似巍峨的大厦片刻化为灰烬。谁能想到,一个陕北小邮差造反,竟然颠覆了大明王朝,几个小青年在武昌城放了几枪,大清帝国刹那间土崩瓦解?不可一世的大明铁骑、牛逼烘烘的八旗子弟,都到哪里去了?

综上可见,郑州洪水固然有天灾因素,但可防可控,造成如此惨重伤亡完全是人祸所致。既然政府不作为酿成了灾难,按理说应该忏悔,向市民道歉、赔偿,请求宽恕、谅解,但郑州政府反其道而行之,视生命如草芥,甚至连市民悼念亡者都不允许,实属伤天害理。郑州市民站出来了,一个、二个,更多人的人一起克服恐惧,拆除了挡板,为亡灵打开了回家的路。武汉疫情期间又何尝不是如此,当政府屏蔽言论,无数的网民站了出来,与邪恶勇敢抗争。或许郑州、武汉的抗议行动只是一簇簇小火苗,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河南洪水告诉我们,再坚固的堤坝也抵不住一个个微小的管涌,一次次连续的冲击。

历经四十年改革开放的中国人,面对习近平政权的倒行逆施,该勇敢站出来,改变中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