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友来信问:国内突然电力短缺是怎么回事吗?”,对此笔者做了一个回答。好友看完后建议:“何不将此文投稿上网?”先将内容做些补充。


一、拉闸限电就是一盘大棋



图为中国北京的高压输电线,图片来源:LEO RAMIREZ/AFP via Getty Images


形象的损害是一个最大的伤害


2021年中秋节、国庆节之前,中国大多数省市自治区拉闸限电,严重影响了民众的生活、生产的正常秩序,引起社会震荡,也严重损害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行政管理和应对紧急事故能力的形象。在当今社会中,形象的损害是一个最大的伤害。为了避免伟大祖国的形象受到严重损害,一位据称是“网红经济学家”在自媒体将本轮限电形容成“国家在下一盘大棋”,“是为了对抗和打击西方经济,拉闸限电是为了强制降低国内企业的产能,限制出口商品,降效率减库存从而抬高商品出口价格,倒逼原材料成本下降,避免国内辛辛苦苦制造出来的商品换美元废纸,同时还能引爆欧美的通货膨胀……”,引起很多人的关注。针对“国家在下一盘大棋”的观点,中央电视台发表了一篇题为《拉闸限电里没那么多“大棋”》的评论员文章,评论员指出:“此轮多地限电主要还是受全国性煤炭紧缺、燃煤成本与基准电价严重倒挂、联络线净受能力下降等因素影响。当前国内动力煤、炼焦煤产能明显收缩,加上煤炭进口量减少,蒙煤通关量偏低,电煤供给短缺明显。这跟我国经济复苏伴生的高用电需求,显然不匹配。另外,部分地方紧急限电,还跟没把握好产业升级节奏、没做好平时能源管理工作、没跳出运动式减碳窠臼有关。”到底拉闸限电是中共政府下的一盘大棋?还是一个偶然发生的技术管理事故?


笔者认为,拉闸限电是中国电力行业包括其他的能源行业下的一盘大棋,其目的很明确:政治上保李小鹏在二十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经济上促成电价上升。


二、拉闸限电时间长、涉及范围大,有选择的时间点


此番拉闸限电始于2020年年底和2021年年初,正值元旦和春节,接着在五一节前后,再者是七一百年党庆之前,最后是中秋节和国庆之际,十多个月来一直没有消停过。


发电靠两样东西,就火力发电而言,一是发电机,一是燃料(在中国主要是煤炭);水力发电靠水轮发电机和流水;风力发电靠发电机和风力;太阳能发电靠太阳能板和太阳辐射;核电站靠发电机和核燃料。


中国不缺发电机,一个中国官员说,中国现有的发电机,发两倍的电没有问题。尽管近几年来中国经济增长乏力,但是各类发电装机容量还是持续增长,增长的速度高于全国GDP的增长的速度。下表是2011年至2020年各类发电新增装机情况(单位:万千瓦)



资料来源:2011年至2020年各类发电新增装机情况(单位:万千瓦),中国能源大数据报告(2021


问题是中国发电机的利用率低。下表是2011年至2020年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数(单位:小时)。从2011年开始,火力发电机的利用小时从4730小时下降到2020年的4216小时。一年365天共8760小时,火力发电机的利用小时不足一半。再早,火力发电机的利用小时超过5000小时,有的超过6000小时。所以说火力发电机闲置也好,说火力发电机过剩也好,反正就是利用率低。水力发电机的利用小时也不足50%



资料来源:2011年至2020年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数(单位:小时),中国能源大数据报告(2021


现在中国在发电方面是稳居世界第一:


——发电量世界第一;


——火力发电量世界第一;


——水力发电量世界第一;


——核电发电量增长速度世界第一;


——发电装机容量世界第一;


——火力发电装机容量世界第一;


——水力发电装机容量世界第一;


——核电发电装机容量量增长速度世界第一;


——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核电发电机组(台山核电站单机容量175万千瓦);


——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火力发电机组(安徽平山电厂二期工程的135万千瓦);


——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水力发电机组(白鹤滩水电站的100万千瓦);


——中国有世界上发电装机最大的水电站;


——中国有世界上最高的大坝等等。


所以那位中国官员说的没有错,中国现有的发电机,发两倍的电没有问题。拉闸限电的原因不在于发电装机容量不够。


同样中国也不缺乏煤资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发布的《中国矿产资源报告2020》,2019年中国原煤产量为38.5亿吨,较上年增长4.0%,消费量39.3亿吨,增长1.0%。而2019年这一年中国新探明而增加的煤炭资源300.1亿吨,2018年新探明而增加的煤炭资源556.1亿吨。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不会缺乏煤炭资源。如果中共决策者限制煤炭资源的开采、使用,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不在这里展开。


三、发发一度电亏损一毛钱vs发发一度电获取一毛多的暴利


说到拉闸限电的原因,很多人把它归之于煤炭价格的上涨。由于煤炭价格的上涨,火力发电厂每发一千瓦时(度)电,就要亏损一毛钱。发电越多,发电厂亏损越大。所以发电厂就不愿意提供更多的电力,这就出现了全国大面积的拉闸限电现象。


中国的电力供应实施的是计划经济,电价是由政府制定的,不是由市场的供需关系所决定的。简单地说,中国电价分为四大部分,第一部分是电厂、水电站的上网电价;第二部分是输电电网的电价(下网电价);第三部分是地方输配电站的电价(到用户的电价,大约在0.60元上下);第四部分是中国政府收取的特别税,比如说三峡基金,现改为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基金,水库移民安置基金等等。这里说的只是电价的第一部分,即电厂、水电站的上网电价,这是由国家发改委制定的,这只是基本电价的一部分。实践中,对居民生活用电中国执行的是梯级电价,消费超过一定的电量,就要支付高一级的电价,大概0.80元以上。如果消费更多的电量,电价就要再涨一级,大概1.20元以上。工业执行的则是基本电价、低谷电价和高峰电价。对于大耗电工业则是执行特殊电价。


下面简单分析一些火力发电厂的上网电价。


在拉闸限电之前,上网电价是每一千瓦时(度)0.35元,各地略有不同。按现在煤价每吨标准煤1000元人民币计算,每公斤标准煤1.00元人民币计算,每发一千瓦时(度)电需要约300克标准煤,即0.30元。每发一千瓦时(度)电,就要亏损0.10元。不亏本的上网电价是应该是每一千瓦时(度)0.45元。0.45元减去0.30元的煤炭成本,还剩0.15元,这是发电机的成本、维修成本、人工成本和发电企业利润。


在煤价每吨标准煤1000元人民币的情况下,发每一千瓦时(度)电需要0.45元,上网电价是0.35元,每发一千瓦时(度)电,就要亏损0.10元。这就是拉闸限电的主要理由,也是发电厂集体躺平的原因。


但是在煤价上涨之前,每吨标准煤按250元人民币计算(即现在的煤价是过去的4倍),每发一千瓦时(度)电需要约300克标准煤,即0.075元。加上发电机的成本、维修成本、人工成本和发电企业利润0.15元,总共为0.225元。上网电价为每一千瓦时(度)0.35元,发电行业除了正常利润之外,还获得额外利润0.125元(0.35-0.225元)。这么多年来,上网电价是每一千瓦时(度)0.35元,为发电行业带来了很大的额外利润,这是计划经济给垄断的发电行业的优惠。现在,煤价上涨到每吨标准煤1000元,计划经济的宠儿发电行业就躺倒不干了,而且还是那么理直气壮的。


至于说到煤价的上涨,不能不说,中共政府停止进口澳大利亚的动力煤是一个推动价格上涨的主要因素,可以说是蝴蝶效应。国际煤价的上涨,也带动了中国国内煤价的上涨。回过头来看,2008年,中国国内的煤价也上涨到每吨标准煤1000元人民币的水平,那时也没有造成大面积的停电限电。


既然中国的电力供应实施的是计划经济,电价是由政府制定的,在煤价低的时候,中国人多付了许多年的高额电价,给电力行业、给中共政府输了大量的血。现在煤价上涨,中共政府就应该拿出钱来,从过去获得的暴利中拿出一部分钱来,保证火力发电厂的正常运行、正常发电。


四、经济上促成电价上升的目的已经达到


众所周知,中共政府现在缺钱,十分缺钱,没有办法来维持火力发电厂的正常运行、正常发电。记得小时候看电影《列宁在1918》,里面有这么一句台词:老同志,前方需要枪。下面的潜台词就是,希望你拿出钱来支援前方。如果中共政府有钱,就会出手救助恒大集团,毕竟许家印在百年党庆时还上了天安门城楼,如同当年美国政府救通用汽车一样。但是中共政府缺钱,只能看着恒大集团暴雷,伤害诸多百姓。


全国这么多火力发电厂的躺平,对中国民众造成了巨大的恐惧,因为当今的社会是依赖于电力供应,比如说,没有电力供应连家也回不去,没有电力供应冬季供暖都成问题,没有电力供应就没有手机通讯,没有电力供应就没有电冰箱……


根据《德国之声》2021101日报道,主管能源及工业生产领域的副总理韩正已经责令能源公司,要求他们提供足够的燃料,确保国家正常运行,北京绝不会容忍大面积停电。韩正于本周早些时候召集国资委及计划部门高级官员举行紧急会议,并发出了确保能源供给的指令。请读者注意“北京绝不会容忍大面积停电”这一句,显然韩正表示,他事先并不知道会发生全国大面积停电一事。容忍一词后面的水很深。


另外根据《第一财经》2021102日报道,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近日特别繁忙,主持召开电网、发电、煤炭、石油石化等中央企业主要负责人参加的能源保供工作专题会议,101日赴有关企业实地调研,督促指导企业进一步做好能源保供工作。郝鹏要求,最大限度保障电力平衡,严格落实“限电不拉闸”要求,积极配合地方政府优化有序用电方案,强化监督执行,完善应急预案,坚决保障人民生活、公共服务等用电需求。


在地方政府层面,广东省率先宣布,从2021101日起,高峰用电价格在原有高峰电价的基础上抬高25%(深圳除外)。请读者注意,不是在火电站上网电价每度电0.35元的基础上抬高25%,而是在高峰用电价格每度电超过1.20元基础上抬高25%。湖南省也允许电价浮动,将电价与煤炭价格的变化联系起来。中国其他各省市也采取了类似的政策,允许电价上涨。


显然,每发一千瓦时(度)电就要亏损0.10元的说法为中国的韭菜们所接受。通过全国大规模的停电限电,中国电力行业达到了拉闸限电这盘大棋的一个目的,就是电价上涨。工业用电电价的上涨,必然会导致工业产品价格的上涨,最后买单的还是中国老百姓,这一点不少人看得很清楚。为什么目前电费涨价没有涉及生活用电,主要是怕影响到习近平的“全面脱贫”和建设小康社会。电费一涨,每人每年4000元的收入就不能达到脱贫的要求。但是生活用电的上涨是不可避免的,如果细心的读者还记得在中共百年党庆之前,国家发改委的官员表示,中国生活用电价格太低,而工业用电价格太高,要拉高生活用电价格,而降低工业用电价格。预计生活用电的上涨将是比较隐形的,藏在所谓的梯级电价之中。


五、政治上保李小鹏进入中央政治局


拉闸限电这盘大棋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在政治上要保证李鹏家族的利益,具体地说保李小鹏在二十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


李鹏曾是中国能源行业的掌门人,李鹏是中共历史上党内地位上升最快的人之一,得益于中共“自己人”的干部政策。李鹏在任副总理、总理以及委员长期间,建立自己的帮派势力。从李鹏的《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中就可以看到,李鹏是如何精心打造这支干部队伍。自媒体人温相对李鹏在这方面的才能也有很多精彩的陈述。不可忽略的是,李鹏是红二代的代表人物,李鹏当总理时把一大批红二代拉人国务院,担任副总理、部长、副部长的职务,在这一时期组成的“延安帮”,其核心成员都是在延安长大的红二代,大多有留学苏联的学历,后来这个“延安帮”扩大到在其他解放区和白区长大的红二代。很多人认为“延安帮”是曾庆红的势力范围,曾庆红的母亲邓六金是解放区保育院的院长,红二代们称邓六金为妈妈,也就是说和曾庆红是称兄道弟。而李鹏的母亲赵君陶也是第三保育院的院长,红二代们也称赵君陶为妈妈,视李鹏为大哥。多年之前,蔡和森的女儿蔡转来德国探望女儿,来家一坐,谈了不少李鹏和“延安帮”的事情,印象颇深,当年在延安拿着梭镖查过路条的儿童团都成了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干部,享受特殊的离休待遇。所以,曾庆红派和李鹏派在很大程度上有交集,而他们的子女“红三代”在中国政治、经济领域中占据领导地位,布局很广,实力很强。


李鹏生前对子女的生涯都有精心的设计,特别是对长子李小鹏的政治生涯。李小鹏先是去华能集团,不久当上老总(副部长级),然后又毅然弃商从政,到山西省当常委、代省长、省长,再返回北京到交通部当部长。十八大上李小鹏以倒数第二的票数当选中央候补委员,十九大上当选中央委员。李小鹏今年62岁,如果能如愿在二十大上当选政治局委员,位居副国级,二十一大还有上升空间,这是李鹏的如意算盘。


朋友在回信中指出:“我没有关注过李小鹏的仕途。只是用这种手段谋取晋升,是否会适得其反?”


朋友的反问很有道理。问题是,如果李小鹏在二十大上当不上政治局委员,就得立马退居二线,到全国人大或者全国政协谋取一个闲职,象傅振华一样。那时,李鹏家属在政治上就没有了保证,李小勇的犯罪案件和李小琳的贪污受贿案件都可能被清算,最后还会牵扯到李鹏和朱琳。所以为了李鹏家属的利益、为了发电行业、能源行业的利益,为了延安帮的利益,在政治上保李小鹏在二十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博一下还是值得的。人生能有几回博?


当然李鹏帮的代表人物并不是只有李小鹏一人,还有一大帮培养对象和候选的接班人。本来最为看好的就是比李小鹏小5岁的曹广晶,20101月出任三峡集团总经理(副部长级),同年3月起任国务院三峡建委副主任(部长级),十八大上和李小鹏一起当上中央候补委员,票数比李小鹏还多,是最年轻的中央候补委员之一,前途非常看好。但是受李小琳贪污受贿案件的牵连,2014年被免去三峡集团总经理和三峡建委副主任的职务,到湖北省任副省长。十九大连个参加会议的代表资格也没有混上,自然也就失去了中央候补委员资格,更不可能当上中央委员。


现在的黑马是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比李小鹏小一岁,19761月至197810月在甘肃省渭源县路园公社插队,是个知青知识。197810月进入西北工业大学飞行器制造工程系学习。2003年任西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负责工业生产,特别重视西藏高原的水电开发,和几大电力公司关系很密切,经常走访,在他任内建造了雅鲁藏布江干流上的第一座大坝——藏木大坝。2013年郝鹏调任青海省,后任省长。20195月出任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和李小鹏一样是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十九届中央委员。


通过2020年年底到202110月的全国频繁出现的规模不等的拉闸限电,中国的能源行业,特别是电力行业,上下齐心,一起平躺,向上,向中央决策层,向下,向中国老百姓,秀了它们的肌肉,目前已经达到了部分目的。如果说,2015年在中国发生的股灾是所谓的“金融政变”,那么拉闸限电也是一场“能源政变”、“电力政变”。


拉闸限电是一盘目的非常明确的大棋,棋局还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