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11月2日深夜,中国著名网球女将彭帅在微博上控诉比自己年长40岁的前中共副总理张高丽强迫她发生性关系。该博文立即引爆舆论。彭帅帖文在发出约20分钟后被网信办封杀,她的微博也遭到关闭。

 

彭帅在微博上称,自己十年前已在张高丽的逼迫下与张发生性关系,后来张高丽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后,便不再与彭联系。张高丽三年前退休后,曾约彭帅在北京康铭大厦打球,后与妻子把她带到家中,再次逼迫彭帅发生了性行为。

 

彭帅称,张高丽曾说11月2日下午两人谈谈,但当她2日中午尝试联系张高丽时,张说有事改天再联系,推托一切。彭帅最后说,虽然知道张高丽不怕她公开事实,也知道这么做是“以卵击石,飞蛾扑火丶自取灭亡”,但她还是决定说出和张高丽之间发生的丑闻。

 

彭帅现年35岁,湖南湘潭人,但长期效力于天津网球队,曾在2013年的温布敦网球公开赛与2014年的法国网球公开赛和台湾的谢淑薇拿下女子双打项目的冠军。2014年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女双排名中彭帅升至第一,女单排名最高达到第14位。她最后一次参加比赛是在去年的卡塔尔网球公开赛。

 

张高丽现年75岁,中共第18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2007年至2012年间,他担任天津市委书记。

 

尽管中国网信办极力封杀彭帅控诉张高丽的信息,但该消息仍在中国内外快速传播。如何看待该事件的真伪?为什么该事件在中共极力封杀下相反越传越广?

 

第一,该事件的真实性

 

凡是涉及名人高官的性新闻大都会引起民众强烈的兴趣,而张高丽性侵彭帅事件又恰恰符合名人高官的特征。但该事件是真实的吗?我对此保持质疑,当然我没有证据否定它的真实性,因为男女就可能产生恋情和发生性关系,更何况中共官员的淫乱更是登峰造极。我的判断也只能是一种理性分析。首先,彭帅是一个著名的国际球员,眼界宽阔和经济富裕,她完全没有必要攀附高龄官员。彭帅不同于女影星和女主播,网球是国际流行运动项目,也就是说彭帅可以移民到她想去的国家生活。其次,彭帅是个独立性很强的女孩。她与武汉籍网球运动员李娜一样独立于国家网球队,自行训练和旅行,并通过比赛获得更高的名声和收入。所以,爆料微博中彭帅屈从于张高丽的权势,忍气吞声,希望得到一个妻子名份的描写与现实中的彭帅相差太大。再次,彭帅作为国际名人完全可以在西方爆料,没有必要在国内用微博控诉,既不安全,又难以达到效果。至于张高丽性侵彭帅,除非彭帅同意或被迫同意,否则以彭帅的体魄,几个张高丽都很难强迫她。微博中彭帅称,三年前张高丽性侵她,不仅夫人知晓还帮助把门。这个情节,与某位海外爆料大咖的淫乱故事有惊人相似之处。

 

我认为,应该是有人盗用了彭帅的微博账号,发文攻击张高丽。有朋友说,如果不是彭帅所为,她应该会发微博澄清,为何没有她的任何消息?我觉得一是中共网信办惧怕事件发酵,采取了封杀信息手段,彭帅想发也未必发的出来。因为声明必须要说明缘由,这无异于将谣言广而告之。二是,或许彭帅正在参加国际比赛,未必知道这件事。需说明的是,我丝毫没有为张高丽开脱的意思,也不认为他品行高尚,他是中共黑帮政权的重要一员。

 

有分析指出,“从彭帅的微博中看,她已经和张高丽认识了十多年,距离最近一次联系也有3年了,但她却选择在这时才曝光与张高丽的这段不堪恋情,动机引人猜测。再过几天就是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了国内的政治安全,连G20和全球气候峰会都没有参加,就是确保能掌控国内的一切。这时候彭帅放出该消息,再现中南海内部波诡云谲、权斗白热化的现状。”对此,我也保持质疑,因为张高丽早已赋闲在家,爆料他的性丑闻冲击的是中共政权,很难说对哪一派有利。所以,我更倾向于是爆料者与张高丽的个人恩怨。

 

第二,中共丧失公信力

 

彭帅的爆料存在很多疑点,但舆论上质疑的声音并不多。我在推特上发帖质疑,有推友怒对我说彭帅的账户没被盗,相反是我的推特账号被盗了。我理解他们的心情,但盲从于一个不能确信的信息,相反会使我们失去反共道义的制高点。

 

为什么这么多人相信这个爆料呢?因为中共高官淫乱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华融资产公司前董事长赖小民被爆有100多个情人;江苏省建筑厅前厅长徐其耀有146个情妇,并通过MBA管理模式进行管控;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的巫山云雨被其情人学生常艳写成12万字报告文学;中铁总公司前安监局局长黄钢同时占有一对母女;前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长期同时与一对姐妹淫乱。工商银行上海分行党委书记、行长顾国明因贪腐被调查后,竟然主动招供约32个女下属被自己潜规则。中共官员既然如此淫乱,前副张高丽利用权势占有彭帅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其次,中国已经进入一个谣言时代,难以自拔。政治谣言源于人的好奇本能。古希腊哲人亚理斯多德说: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有学者认为,人对政治事件本身的模糊和对真实政治信息的渴望是政治谣言的土壤。当无法获知或准确获知政治信息时,非正式渠道、道听途说自然成为“饮鸩止渴”性有效的补充,成为在特定时期缓解人们的焦虑、恐惧的“良药”。政治谣言的重要特点是互动,即谣言的产生、加工、传播和接受不是一个简单的直线方向,而是一个不断重复,角色重合、循环交互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谣言被扩散传播同时又在被加工整理,被解释、评论、被不停地合理化、真实化,并最终形成政治谣言风暴。面对中共集团的贪腐淫乱,民众宁可信其有,加之性丑闻涉及人性更具有广泛的传播力。

 

中共封杀一切不利于其统治的言论,相反增加了谣言的真实性。如果中国保障自由言论,运用法治可以有效地让谣言不攻自破。就以彭帅控诉张高丽事件为例,中国完全可以不干预,或许彭帅发现账户被盗后发声明谴责,或张高丽声明予以否认。即使该微博确实是彭帅所发,张高丽也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还原事实。在美国,这样的爆料事件经常发生,但很快有人质疑和询问当事人,谣言会很快消失。这就是言论自由的力量,但中国正在走一条相反的道路。因为太多被中国官方否定的谣言变成了遥遥领先的预言,所以,中共陷于舆论困境之中。

 

2012年初,网络上传出薄熙来打了王立军一耳光,王立军进入成都美国领事馆的“政治谣言”。事件发生两天后,重庆市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王立军正在进行“休假式治疗”。《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提醒民众“不为杂音噪音所扰 不为传闻谣言所惑”。但事实证明,这个政治谣言就是事实。

 

有分析人士指出,毫无疑问,谣言的频繁发生,反映了一种社会情绪和政治现象,即人们对封闭和专制政治的不满。阳光之下难有谣言,即使谣言出现,也容易辟谣。但在专制社会,谣言出现的频率不但多,且无法辟谣,原因就在于,政治是封闭的,外人难以一窥这个封闭圈子,而人总是有好奇心的,专制政权并不能压制人们的好奇心。反而,政治越是对大众封闭,不让人们去一探虚实,越是会激起他们的窥探欲。此乃谣言流行的社会心理学。

 

从中国的情况来看,政治谣言的频繁登场,不仅仅是政治封闭之故,还在于现实政治中发生的一些事情,远远超出了大众的想象,一点也不亚于谣言所呈现的状态,这无疑颠覆了官方强行灌输给人的认知或人们在教育中接受的事实。在这些事情中,人们看到或感受到的,是政治没有正义,权力才是一切。在这里,社会应有的是非界限被泯灭,通行的是利益、服从和背叛。政治就是一个肮脏的黑社会。因此,这种政治现实下,谣言总是不期而至。

 

彭帅事件还在发酵,或许现在否定它的真实性还为时过早,但质疑还是必要的。否则我们津津乐道一个不确定的事件,这将是一个很尴尬的事。反对中共暴政,我们需要保持理性和独立的思考。中共对于舆论的封杀并不会使社会更加安宁,相反它在扮演启蒙者的角色,因为大众从中看到的,是现实政治的荒谬,这种荒谬性每增加一次,也就让民众对政治的怀疑增加一分,不满增强一成,到后来,普遍的不满发生,对现实政治变革的需求也就在人们心里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