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往事(小說)76 活埋

 

大沽河

76 活埋


提到他的長子田文,老人長歎道:我作為一個血債累累的還鄉團頭子,能被允許第一波回國探親,還是沾了他的光——他是革命烈士,我是烈士家屬。

我很意外,問:他被國民黨殺了?

天火燒搖頭:不,殺他的是共產黨。

可您剛才說,他是革命烈士……

沒錯。他是共產黨殺的,共產黨在江西、福建、湖北搞肅反,殺AB團,殺社會民主黨,殺紅了眼,比蔣委員長殺的都多。我兒子就是在朱毛大潰敗、大流竄之前被最後一批秘密殺害了。

我後來在哥倫比亞大學東亞圖書館查閱當年的歷史資料,證明天火燒並沒有污蔑共產黨,他說的基本是事實。

中共黨史資料記載:三十年代初,中共先于蘇共在其內部展開“肅反”運動, 1930年--1934年短短幾年時間裡,中央根據地在自己的隊伍中處決了7萬多AB團分子、2萬多“改組派”。具體負責“肅反”的是李韶九,後期是鄧發。

中共的各個根據地都發生過大規模的有組織的屠殺行動,其中江西瑞金蘇區、閩西蘇區、鄂豫皖蘇區、川陝蘇區、洪湖蘇區的肅反運動都使成千上萬共產黨人遭到殺害。鄧子恢和鄧發等人在閩西蘇區肅清“社會民主黨”時殺人如麻,使蘇區的30個區委中,只有一個還能勉強維持工作;張國燾、陳昌浩和沈澤民(作家茅盾之兄)在鄂豫皖蘇區和川陝蘇區進行的肅反,動轍便把一支部隊中連、排以上的幹部大部殺光,有些地方的村蘇維埃主席換一任殺一任,一年內換了四、五任。夏曦在洪湖蘇區的肅反更是登峰造極,幾年內使紅二軍團的兵員從三萬銳減到三千,沒有人想提幹當班長,更不敢入黨。到最後,紅三軍(紅二軍團)黨組織解散,只剩下賀龍、關向應、夏曦、盧冬生四個黨員。劉鐵超、曾炳春、肖大鵬、許繼慎、周維炯、鄺繼勳、曾中生、段德昌、王炳南、柳直荀和許多早期紅軍將領自三十年代初以後就永遠從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消失了。他們不是死在國民黨的手裡,而是死在自己人的屠刀下。可以說,蔣介石殺害的共產黨高級幹部,遠沒有共產黨自己殺的多。

在湘鄂西,1932年5月至1934年秋,兩年半的時間裡,除了蔣介石糾集10萬兵力"圍剿",洪湖蘇區全部喪失,紅三軍主力被迫進行七千裡小長征,損失慘重外。最令人痛心的就是夏曦進行的四次“肅反”。

這四次大規模 “肅反”使紅三軍損失了1000多名高級將領和指揮員。地方區級以上、部隊連級以上幹部被無辜錯殺者多達7000多人,加上其他無辜被殺者,總數在1萬以上。

1956年9月10日,毛澤東在中共八大預備會議第二次全體會議上說:“肅反時我犯了錯誤,第一次肅反肅錯了人。”(《黨的文獻》1991年第3期,第7頁。)

田文是如何被殺害的,具體細節已經永遠不可能知道了。天火燒在八十年代初,接到中國駐休斯頓領事館的一封公函,邀請他回國觀光。他當時很驚訝,一個穿中山裝的領館幹部問他:田先生,是不是有個叫田文的兒子?從日本留過學的?

天火燒說:有啊。他回國後就去了江西,參加了朱毛的红軍。1948年我離開大陸之後,就再也沒有他的音信了。

領事緊緊握著天火燒的手:田文同志是我黨我軍的高級將領,他在長征前夕犧牲了。因此,您也是革命烈士家屬。這次中共中央聯絡部、中國對外友協發出海外華人華僑歸國觀光的邀請,您也在邀請的名單上。

天火燒誠惶誠恐地問:可我歷史上跟貴黨有過節,四七年的時候我參加過還鄉團,殺害過貴党的土改積極分子。你們邀請我回國,會不會算後賬啊?

不會。田先生您盡可放心。

中山裝笑容可掬:關於田先生您的歷史,我們都很清楚。中國政府已經發了公告,一九四九年之前的歷史舊賬,一筆勾銷,愛國不分先後,大家都是中國人嘛。更何況,您還是革命烈士家屬呢。田文同志長征前就是工農紅軍紅三軍13師的師政委,是我黨優秀的政治工作者。

天火燒急切地問:我兒子是哪一年死的?怎麼死的?死在什麼地方?

喪子之痛,雖然經過了多半個世紀,但消息一經落實,還是觸動了耄耋老人那顆脆弱的心。

領事道:應該是一九三四年,紅軍長征之前,犧牲地是洪湖蘇區。具體犧牲的細節,我們也不太清楚,您回國之後,有關部門會給您一個詳細解釋的。

接待他的幹部語焉不詳,支支吾吾。

天火燒帶著兒子田武回國了,在北京對外友協的一間接待室裡,一位中年女幹部給了他一份革命烈士家屬證明書。並正式通知他,田文同志于1934年秋,在洪湖地區肅反時,由於王明左傾機會主義路線的干擾,被秘密殺害。1942年在延安整風運動中,正式平反。

當天晚上,天火燒在北京飯店徹夜難眠,天快亮的時候,朦朧中看見他的兒子田文走進了房間。

兒子還是西裝革履、英俊瀟灑的年輕美少年,雙手插在褲兜裡,白色西裝上衣口袋上還戴著鮮豔的真絲手帕,一副躊躇滿志的樣子。天火燒躺在席夢思床上,看著兒子,仿佛回到了當年送他東渡日本讀書的時候。

天火燒大驚:兒子,你這是從哪裡來?

田文道:爸爸,您不是讓我東渡扶桑學軍事當軍官嗎?我已經學成歸來,當了將軍,爸爸,您跟我來,看看我的隊伍去!

天火燒恍恍惚惚跟著兒子出了房間,來到一處營地,周圍是青山綠水,翠竹依依,紅旗獵獵,軍號聲聲。兒子田文也變了裝束,頭戴八角軍帽,帽子上還有一枚鮮豔的紅色五角星,藍灰色的軍服領口佩戴著兩枚紅領章,騎著一匹高頭白馬,身後是槍如林、刀如雪的整齐軍陣,鐵流滾滾,萬馬奔騰。田文橫刀立馬,威風凜凜。萬千軍中,一派大將風度。

田文自豪地問:爸爸,我的軍隊咋樣?能不能打敗老蔣?解放青島,解放山東,解放全中國?

天火燒又驚又怕:兒子,我花錢送你去日本讀書,是讓你報效國家,光宗耀祖,我沒讓你造反呀?你怎麼能跟了朱毛,當了赤匪?赤匪是為窮棒子打天下的,他們分了我們家的地,還殺了你韓姨,你的書都讀到狗肚子裡去了嗎?你這孩子咋胳膊肘往外拐?

天火燒!我不是你兒子!我是革命者!我是紅軍戰士!我們就是要推翻國民黨蔣介石的反動統治,打倒你這樣的惡霸地主,把土地分給天下的窮苦人!你天火燒魚肉百姓、剝削窮人、吃盡了天下窮苦人的血肉,把自己養得肥肥胖胖,你是剝削人民的寄生蟲,你是國民黨反動統治的階級基礎。我今天就是要革你的命,分你的地,清算你的罪行!同志們,把惡霸地主天火燒我抓起來!開公審大會!

天火燒嚇得癱在地上,連連求饒:兒子,兒子,看在我是你爹的份上,看在我養育了你二十年的份上,看在我送你去日本讀書的份上,饒我一條老命吧。你們共產黨,也不能忘恩負義,滅絕人倫啊!

幾個身背大刀和長槍的紅軍戰士走上前來,可他們沒有綁天火燒,反而把田文綁了起來,還摘了他的帽徽領章,把他推到一個早已挖好的大坑邊,一個紅軍軍官手裡拿著一張紙宣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政治保衛局現已查明,原紅三軍第13師政委田文,系惡霸地主天火燒的長子,該犯出於反革命目的,混入革命隊伍,進行反革命破壞活動。根據蘇維埃政權肅清反革命條例,對田文執行死刑。為了節省子彈,對該犯的死刑執行實行活埋的方式。執行!

田文大喊一聲:冤枉!我是革命者,不是反革命!

天火燒嚇得魂飛魄散,沒想到自己連累了兒子,連忙匍匐上前,跪在那個紅軍軍官面前磕頭求饒:

長官,都怪我這張破嘴啊,你們饒了我兒子吧。我把我們家的全部家產都捐給朱毛紅軍,你們也可以殺了我,但求你們不要殺了我兒子!

紅軍軍官獰笑道:好啊。我們成全你,跟你兒子一起上西天吧。

兩個紅軍一腳把田文踢下大坑,又一腳將天火燒踢下去……

 

天火燒大叫一聲,從噩夢中驚醒過來。田武從另一個套間跑過來,見天火燒大汗淋漓,劫後餘生般大口喘著粗氣。

爹,您咋了?做噩夢了?

田武扶著老爹,撫摸他的胸口,幫他順氣。

天火燒大口大口喘著氣,滿頭冷汗:我知道你哥是咋死的了。

田武問:咋死的?

天火燒斬釘截鐵:他是被活埋的!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大沽河往事(小說)76 活埋

 

大沽河

76 活埋


提到他的長子田文,老人長歎道:我作為一個血債累累的還鄉團頭子,能被允許第一波回國探親,還是沾了他的光——他是革命烈士,我是烈士家屬。

我很意外,問:他被國民黨殺了?

天火燒搖頭:不,殺他的是共產黨。

可您剛才說,他是革命烈士……

沒錯。他是共產黨殺的,共產黨在江西、福建、湖北搞肅反,殺AB團,殺社會民主黨,殺紅了眼,比蔣委員長殺的都多。我兒子就是在朱毛大潰敗、大流竄之前被最後一批秘密殺害了。

我後來在哥倫比亞大學東亞圖書館查閱當年的歷史資料,證明天火燒並沒有污蔑共產黨,他說的基本是事實。

中共黨史資料記載:三十年代初,中共先于蘇共在其內部展開“肅反”運動, 1930年--1934年短短幾年時間裡,中央根據地在自己的隊伍中處決了7萬多AB團分子、2萬多“改組派”。具體負責“肅反”的是李韶九,後期是鄧發。

中共的各個根據地都發生過大規模的有組織的屠殺行動,其中江西瑞金蘇區、閩西蘇區、鄂豫皖蘇區、川陝蘇區、洪湖蘇區的肅反運動都使成千上萬共產黨人遭到殺害。鄧子恢和鄧發等人在閩西蘇區肅清“社會民主黨”時殺人如麻,使蘇區的30個區委中,只有一個還能勉強維持工作;張國燾、陳昌浩和沈澤民(作家茅盾之兄)在鄂豫皖蘇區和川陝蘇區進行的肅反,動轍便把一支部隊中連、排以上的幹部大部殺光,有些地方的村蘇維埃主席換一任殺一任,一年內換了四、五任。夏曦在洪湖蘇區的肅反更是登峰造極,幾年內使紅二軍團的兵員從三萬銳減到三千,沒有人想提幹當班長,更不敢入黨。到最後,紅三軍(紅二軍團)黨組織解散,只剩下賀龍、關向應、夏曦、盧冬生四個黨員。劉鐵超、曾炳春、肖大鵬、許繼慎、周維炯、鄺繼勳、曾中生、段德昌、王炳南、柳直荀和許多早期紅軍將領自三十年代初以後就永遠從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消失了。他們不是死在國民黨的手裡,而是死在自己人的屠刀下。可以說,蔣介石殺害的共產黨高級幹部,遠沒有共產黨自己殺的多。

在湘鄂西,1932年5月至1934年秋,兩年半的時間裡,除了蔣介石糾集10萬兵力"圍剿",洪湖蘇區全部喪失,紅三軍主力被迫進行七千裡小長征,損失慘重外。最令人痛心的就是夏曦進行的四次“肅反”。

這四次大規模 “肅反”使紅三軍損失了1000多名高級將領和指揮員。地方區級以上、部隊連級以上幹部被無辜錯殺者多達7000多人,加上其他無辜被殺者,總數在1萬以上。

1956年9月10日,毛澤東在中共八大預備會議第二次全體會議上說:“肅反時我犯了錯誤,第一次肅反肅錯了人。”(《黨的文獻》1991年第3期,第7頁。)

田文是如何被殺害的,具體細節已經永遠不可能知道了。天火燒在八十年代初,接到中國駐休斯頓領事館的一封公函,邀請他回國觀光。他當時很驚訝,一個穿中山裝的領館幹部問他:田先生,是不是有個叫田文的兒子?從日本留過學的?

天火燒說:有啊。他回國後就去了江西,參加了朱毛的红軍。1948年我離開大陸之後,就再也沒有他的音信了。

領事緊緊握著天火燒的手:田文同志是我黨我軍的高級將領,他在長征前夕犧牲了。因此,您也是革命烈士家屬。這次中共中央聯絡部、中國對外友協發出海外華人華僑歸國觀光的邀請,您也在邀請的名單上。

天火燒誠惶誠恐地問:可我歷史上跟貴黨有過節,四七年的時候我參加過還鄉團,殺害過貴党的土改積極分子。你們邀請我回國,會不會算後賬啊?

不會。田先生您盡可放心。

中山裝笑容可掬:關於田先生您的歷史,我們都很清楚。中國政府已經發了公告,一九四九年之前的歷史舊賬,一筆勾銷,愛國不分先後,大家都是中國人嘛。更何況,您還是革命烈士家屬呢。田文同志長征前就是工農紅軍紅三軍13師的師政委,是我黨優秀的政治工作者。

天火燒急切地問:我兒子是哪一年死的?怎麼死的?死在什麼地方?

喪子之痛,雖然經過了多半個世紀,但消息一經落實,還是觸動了耄耋老人那顆脆弱的心。

領事道:應該是一九三四年,紅軍長征之前,犧牲地是洪湖蘇區。具體犧牲的細節,我們也不太清楚,您回國之後,有關部門會給您一個詳細解釋的。

接待他的幹部語焉不詳,支支吾吾。

天火燒帶著兒子田武回國了,在北京對外友協的一間接待室裡,一位中年女幹部給了他一份革命烈士家屬證明書。並正式通知他,田文同志于1934年秋,在洪湖地區肅反時,由於王明左傾機會主義路線的干擾,被秘密殺害。1942年在延安整風運動中,正式平反。

當天晚上,天火燒在北京飯店徹夜難眠,天快亮的時候,朦朧中看見他的兒子田文走進了房間。

兒子還是西裝革履、英俊瀟灑的年輕美少年,雙手插在褲兜裡,白色西裝上衣口袋上還戴著鮮豔的真絲手帕,一副躊躇滿志的樣子。天火燒躺在席夢思床上,看著兒子,仿佛回到了當年送他東渡日本讀書的時候。

天火燒大驚:兒子,你這是從哪裡來?

田文道:爸爸,您不是讓我東渡扶桑學軍事當軍官嗎?我已經學成歸來,當了將軍,爸爸,您跟我來,看看我的隊伍去!

天火燒恍恍惚惚跟著兒子出了房間,來到一處營地,周圍是青山綠水,翠竹依依,紅旗獵獵,軍號聲聲。兒子田文也變了裝束,頭戴八角軍帽,帽子上還有一枚鮮豔的紅色五角星,藍灰色的軍服領口佩戴著兩枚紅領章,騎著一匹高頭白馬,身後是槍如林、刀如雪的整齐軍陣,鐵流滾滾,萬馬奔騰。田文橫刀立馬,威風凜凜。萬千軍中,一派大將風度。

田文自豪地問:爸爸,我的軍隊咋樣?能不能打敗老蔣?解放青島,解放山東,解放全中國?

天火燒又驚又怕:兒子,我花錢送你去日本讀書,是讓你報效國家,光宗耀祖,我沒讓你造反呀?你怎麼能跟了朱毛,當了赤匪?赤匪是為窮棒子打天下的,他們分了我們家的地,還殺了你韓姨,你的書都讀到狗肚子裡去了嗎?你這孩子咋胳膊肘往外拐?

天火燒!我不是你兒子!我是革命者!我是紅軍戰士!我們就是要推翻國民黨蔣介石的反動統治,打倒你這樣的惡霸地主,把土地分給天下的窮苦人!你天火燒魚肉百姓、剝削窮人、吃盡了天下窮苦人的血肉,把自己養得肥肥胖胖,你是剝削人民的寄生蟲,你是國民黨反動統治的階級基礎。我今天就是要革你的命,分你的地,清算你的罪行!同志們,把惡霸地主天火燒我抓起來!開公審大會!

天火燒嚇得癱在地上,連連求饒:兒子,兒子,看在我是你爹的份上,看在我養育了你二十年的份上,看在我送你去日本讀書的份上,饒我一條老命吧。你們共產黨,也不能忘恩負義,滅絕人倫啊!

幾個身背大刀和長槍的紅軍戰士走上前來,可他們沒有綁天火燒,反而把田文綁了起來,還摘了他的帽徽領章,把他推到一個早已挖好的大坑邊,一個紅軍軍官手裡拿著一張紙宣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政治保衛局現已查明,原紅三軍第13師政委田文,系惡霸地主天火燒的長子,該犯出於反革命目的,混入革命隊伍,進行反革命破壞活動。根據蘇維埃政權肅清反革命條例,對田文執行死刑。為了節省子彈,對該犯的死刑執行實行活埋的方式。執行!

田文大喊一聲:冤枉!我是革命者,不是反革命!

天火燒嚇得魂飛魄散,沒想到自己連累了兒子,連忙匍匐上前,跪在那個紅軍軍官面前磕頭求饒:

長官,都怪我這張破嘴啊,你們饒了我兒子吧。我把我們家的全部家產都捐給朱毛紅軍,你們也可以殺了我,但求你們不要殺了我兒子!

紅軍軍官獰笑道:好啊。我們成全你,跟你兒子一起上西天吧。

兩個紅軍一腳把田文踢下大坑,又一腳將天火燒踢下去……

 

天火燒大叫一聲,從噩夢中驚醒過來。田武從另一個套間跑過來,見天火燒大汗淋漓,劫後餘生般大口喘著粗氣。

爹,您咋了?做噩夢了?

田武扶著老爹,撫摸他的胸口,幫他順氣。

天火燒大口大口喘著氣,滿頭冷汗:我知道你哥是咋死的了。

田武問:咋死的?

天火燒斬釘截鐵:他是被活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