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万宝:血色铁城(下部)维权的时代——第四十七章:苦海难得一识君 自由爱情欲兼得



第四十七章
苦海难得一识君 自由爱情欲兼得

韩流再次出狱的两年后的一个春节前,韩流接到金花的一个电话,她说在铁城市工学院的校门口等我,并说一直等到我过去。
他放下电话,望了一眼窗外,楼下松枝挂满了树挂,树挂上厚厚银白色的雪在阳光的映照下,闪着晶莹剔透的光泽,门前的马路上铺满厚厚的积雪,这是那一年的第一场雪,冬天虽然过了几个月,但那年这场雪之前,生活在这个地方却没有看到雪。这今年的第一场雪是昨夜下的,而且是暴风雪,屋外的世界差不多都被洁白的雪覆盖着,那往日甚嚣尘上好像也被消了音静静进入雪下不甘心的被短暂的冬眠,那往日难以入目的垃圾此时也是不见了踪影,那些往日的污泥浊水及腐臭的气息等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通通让圣洁的雪给和谐了。
接到电话前,他与金花已经快有一年没有见过面了。去年的冬天,在一个大雪纷飞的一天,在工学院的门口,也就是今天金花说在那里等他的地方。那天他们伫立在雪的世界之中,他们的话说的很少,更多的时间是面面相觑。记得那天,在他们见面的时候,金花说了句“我要走了”的话,就好久没有再说话。
听完金花的话,他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他的眼球似乎给冻僵了一动不动的望着金花,那时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他们像一幅定了格画面,确切的说更像雕像,任那刺骨的风在我们俩人之间肆无忌惮穿行,任那冰冷的雪默默落在他们的身上,那时的此时他们完全成了天然的雪人。
过了好久,韩流打破冰封的世界,声音有些沙哑的说:“走吧,去的地方,也许那边没有雪。”他说完这话的时候,好像看到有一层雾遮住了金花的眼睛,他知道那是什么原因,他想用手轻轻拭去她的泪,但他的手没有动,他担心自己的举动怕改变她此时的想法。那天他们见面的时候是早上八九点钟,但韩流的心中却敲着暮色的鼓。
金花没有说什么,转身往学校的门口走去,穿过学校院里不远是她临时住的地方。当他木木的望着金花踏着厚厚的积雪走到学校小门并有一只脚迈进小门的时候,她突然转身飞跑回来,他估计金花那时的飞跑的速度不会低于现在刘翔的短跑速度,她快速的来到他身边一把抱住了他,她把她的脸贴在韩流的脸上。他从监狱里出来后,这是她第二次抱住我。
记得第一次她抱着他的时候,那是在韩流回家半年后的一个夜晚,那是一个六月的一天,六月的天就像婴儿的脾气一样,那是说变就变的,反复无常的。那天旁晚时候,外边的世界还是好好的,根本没有阴天的预兆。但在黑暗拉上夜幕时,空中出现一道闪电随即一个惊雷响起,瞬时间就是倾盆大雨,仿佛是天漏了一个窟窿似的,感觉不到是雨点的存在,那水就像从决堤口中涌出来的一样,估计传说中的共工撞倒不周山导致天塌陷,天河之水注入人间的情景和这暴雨的阵势差不多吧。
暴雨下了很久,屋里没有因外外边的大雨而变得凉爽,沉闷及压抑仍像鬼魂一样在屋里游荡。韩流走到阳台上把上身探出阳台外,把双手伸向天空,任那夜色中的暴雨冲刷他的躯体,他希望那没有污染的暴雨洗涤他身躯上那被暴力所留下的铁锈的种种痕迹。但他同时也清楚,即使暴雨冲净他身上留下的种种痕迹,但他内心的伤痕,那暴雨还不是爱莫能助吗?他真想放声悲呼,在这个世界污泥浊水还没有被洗涤干净前,请你不要停止,哪怕自己现在冷得颤抖的身躯成了冰雕,你也不要有怜悯慈悲之心。在雨中长时间的冲涤中,他身体的热量被渐渐的挥发,但很快他感到冷冷的身体有股热流注入进来,是金花在后面紧紧的抱住了他,直到暴雨停下来之后,她把韩流拉进屋来。
韩流自从回到家里后,很多人担心他会因无辜的事情不会善罢甘休,因而会有一些人不断来家里进行好言相劝、软硬兼施及威胁恐吓,为不让父母孩子受到更多骚扰,他就搬出来住。金花除平时依然如故帮他照顾家里之外,其他业余时间基本在他那里,但在暴雨来之前,她从来不在他那里过夜。
回身湿透的金花洗完澡穿着韩流的一件衣服,那衣服穿在她身上几乎到她膝盖那里,那天她抱完韩流之后,晚上没有回到她自己住的地方那里。那是韩流六年前入狱离开家里后,第一次和女性同住在一个屋里,那天晚上他一夜没有了合眼。

接到电话后,韩流很快来到他和金花曾经分别的地方。他下车就看到了金花站在学校的门口那里,看到她,韩流不知道心里是高兴还是难过,也许这两方面都有吧。高兴是因为杳无音讯的她终于出现了,难过的是她和自己在一起那么多年,都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的快乐。
来到她面前,她没有说话。韩流似乎也不知道说什么,沉静一会,韩流开口说:“还好吧。”她之前一动不动望着他的眼睛动了一下,她用牙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什么话也没有说,就扑到他的怀里抱住了他。之前韩流以为金花见着自己的时候,她会大发脾气并会说很多抱怨的话,但她既没有发脾气也没有说些抱怨的话,什么都没有,只是紧紧的抱住他。韩流身上好像是燃烧了起来,他的脸热热的,眼睛也有些湿润,除了那次在法庭上他恨的流泪后,眼睛再没有湿润过,他以为自己的眼泪从此与他没有任何关联了。这次与金花见面如果她发脾气或抱怨的话,也许他会内疚,但他不会眼睛湿润。
金花抱了韩流一会,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说:“看着你眼睛湿润,我特别开心,我以为你一直都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呢。”说完她用指尖摸着他嘴唇的右边说:“上次分别时候,我咬的伤痕还有啊,对不起啊!”她说到这里眼泪就流淌了下来,那次分别前她抱着没有反应的他之后吻了他一下并狠狠地用尽咬了他嘴唇一口,当时他感到嘴角有股热流在流淌,但他没有太多的感觉,那时他的情感仍处在麻木之中。
上次分手时她流泪韩流没有替她拭去,这次他身不由主轻轻擦去她的泪水。今后不会让她再次流泪的,他心理这样想,但嘴上没有这样说。想到这里他紧紧抱住了金花,仿佛一撒手她就会远走高飞似的。
没有见到她之前,韩流还真没有想好和她说什么,但当她抱着自己的时候他似乎失去了往日的自己,那时如果她希望他成为她手中的风筝,他也不会拒绝她的,所以当她说出,“跟我走吧”这样的话时,韩流没加任何思索毫不犹豫答应了她。
上次她走的时候并没有说去哪里,现在韩流知道那次她走后去了深圳,在一家私立学校做老师,在那里买了一处房子,房子虽然不大,但她说够他们俩人住的了,白天她上班,韩流可以在家静心写作。
说起写作,那时韩流回到家里,想找一份工作,但自由受到官方的种种限制,无法正常工作,他选择了自由职业,做了自由撰稿人。那时他写完什么稿件后,都是金华帮他校对及修改,在她走前那几年韩流写了几十万字的东西。对于当时她为了他做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但他在情感方面对她始终是心如冰水,那时他只有一个想法:为了自由,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再锒铛入狱,过着铁窗的生活。自由与爱情在这个黑暗的时代是无法兼得的,自己和李香君是这样,但这样的事情不希望再发生在金花身上,只好狠下心来,说自己不会爱上她这个丫头片子。
自己无辜的事情不解决的话,自己绝不介入情感的世界之中去,更不应该牵连金花,影响她未来的生活,何况金花还是那么年轻。
也许是韩流铁石心肠的缘故,最终有一天她爆发了,她说他不是人。当她说他这话的时候,他无言以对,望着她摔门而去的背影,他的心忍忍作痛,但他当时那种环境自己又如何承当得起她的爱啊!
那次摔门离开他的一个月后,在大雪纷纷的一天在这个学校的门口,他们用那种几乎无言的方式告别了。

在今天接到电话前,她离开韩流后一直没有她的音信。在这期间他是追悔莫及,自己最大的不该,是不应该伤她的心,自己没有理由也没有权利伤她的心,自己回来那几年几乎是她陪伴自己度过的,尽管他们在生活上除了那次拥抱,两人始终保持着身体的距离,一个让外人难以想象的距离。
“你不再恨我了?”韩流歉疚的问她。
“只要你跟我走,我就不恨你,我想你!”说完她紧紧地抱住了韩流。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冷万宝:血色铁城(下部)维权的时代——第四十七章:苦海难得一识君 自由爱情欲兼得



第四十七章
苦海难得一识君 自由爱情欲兼得

韩流再次出狱的两年后的一个春节前,韩流接到金花的一个电话,她说在铁城市工学院的校门口等我,并说一直等到我过去。
他放下电话,望了一眼窗外,楼下松枝挂满了树挂,树挂上厚厚银白色的雪在阳光的映照下,闪着晶莹剔透的光泽,门前的马路上铺满厚厚的积雪,这是那一年的第一场雪,冬天虽然过了几个月,但那年这场雪之前,生活在这个地方却没有看到雪。这今年的第一场雪是昨夜下的,而且是暴风雪,屋外的世界差不多都被洁白的雪覆盖着,那往日甚嚣尘上好像也被消了音静静进入雪下不甘心的被短暂的冬眠,那往日难以入目的垃圾此时也是不见了踪影,那些往日的污泥浊水及腐臭的气息等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通通让圣洁的雪给和谐了。
接到电话前,他与金花已经快有一年没有见过面了。去年的冬天,在一个大雪纷飞的一天,在工学院的门口,也就是今天金花说在那里等他的地方。那天他们伫立在雪的世界之中,他们的话说的很少,更多的时间是面面相觑。记得那天,在他们见面的时候,金花说了句“我要走了”的话,就好久没有再说话。
听完金花的话,他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他的眼球似乎给冻僵了一动不动的望着金花,那时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他们像一幅定了格画面,确切的说更像雕像,任那刺骨的风在我们俩人之间肆无忌惮穿行,任那冰冷的雪默默落在他们的身上,那时的此时他们完全成了天然的雪人。
过了好久,韩流打破冰封的世界,声音有些沙哑的说:“走吧,去的地方,也许那边没有雪。”他说完这话的时候,好像看到有一层雾遮住了金花的眼睛,他知道那是什么原因,他想用手轻轻拭去她的泪,但他的手没有动,他担心自己的举动怕改变她此时的想法。那天他们见面的时候是早上八九点钟,但韩流的心中却敲着暮色的鼓。
金花没有说什么,转身往学校的门口走去,穿过学校院里不远是她临时住的地方。当他木木的望着金花踏着厚厚的积雪走到学校小门并有一只脚迈进小门的时候,她突然转身飞跑回来,他估计金花那时的飞跑的速度不会低于现在刘翔的短跑速度,她快速的来到他身边一把抱住了他,她把她的脸贴在韩流的脸上。他从监狱里出来后,这是她第二次抱住我。
记得第一次她抱着他的时候,那是在韩流回家半年后的一个夜晚,那是一个六月的一天,六月的天就像婴儿的脾气一样,那是说变就变的,反复无常的。那天旁晚时候,外边的世界还是好好的,根本没有阴天的预兆。但在黑暗拉上夜幕时,空中出现一道闪电随即一个惊雷响起,瞬时间就是倾盆大雨,仿佛是天漏了一个窟窿似的,感觉不到是雨点的存在,那水就像从决堤口中涌出来的一样,估计传说中的共工撞倒不周山导致天塌陷,天河之水注入人间的情景和这暴雨的阵势差不多吧。
暴雨下了很久,屋里没有因外外边的大雨而变得凉爽,沉闷及压抑仍像鬼魂一样在屋里游荡。韩流走到阳台上把上身探出阳台外,把双手伸向天空,任那夜色中的暴雨冲刷他的躯体,他希望那没有污染的暴雨洗涤他身躯上那被暴力所留下的铁锈的种种痕迹。但他同时也清楚,即使暴雨冲净他身上留下的种种痕迹,但他内心的伤痕,那暴雨还不是爱莫能助吗?他真想放声悲呼,在这个世界污泥浊水还没有被洗涤干净前,请你不要停止,哪怕自己现在冷得颤抖的身躯成了冰雕,你也不要有怜悯慈悲之心。在雨中长时间的冲涤中,他身体的热量被渐渐的挥发,但很快他感到冷冷的身体有股热流注入进来,是金花在后面紧紧的抱住了他,直到暴雨停下来之后,她把韩流拉进屋来。
韩流自从回到家里后,很多人担心他会因无辜的事情不会善罢甘休,因而会有一些人不断来家里进行好言相劝、软硬兼施及威胁恐吓,为不让父母孩子受到更多骚扰,他就搬出来住。金花除平时依然如故帮他照顾家里之外,其他业余时间基本在他那里,但在暴雨来之前,她从来不在他那里过夜。
回身湿透的金花洗完澡穿着韩流的一件衣服,那衣服穿在她身上几乎到她膝盖那里,那天她抱完韩流之后,晚上没有回到她自己住的地方那里。那是韩流六年前入狱离开家里后,第一次和女性同住在一个屋里,那天晚上他一夜没有了合眼。

接到电话后,韩流很快来到他和金花曾经分别的地方。他下车就看到了金花站在学校的门口那里,看到她,韩流不知道心里是高兴还是难过,也许这两方面都有吧。高兴是因为杳无音讯的她终于出现了,难过的是她和自己在一起那么多年,都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的快乐。
来到她面前,她没有说话。韩流似乎也不知道说什么,沉静一会,韩流开口说:“还好吧。”她之前一动不动望着他的眼睛动了一下,她用牙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什么话也没有说,就扑到他的怀里抱住了他。之前韩流以为金花见着自己的时候,她会大发脾气并会说很多抱怨的话,但她既没有发脾气也没有说些抱怨的话,什么都没有,只是紧紧的抱住他。韩流身上好像是燃烧了起来,他的脸热热的,眼睛也有些湿润,除了那次在法庭上他恨的流泪后,眼睛再没有湿润过,他以为自己的眼泪从此与他没有任何关联了。这次与金花见面如果她发脾气或抱怨的话,也许他会内疚,但他不会眼睛湿润。
金花抱了韩流一会,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说:“看着你眼睛湿润,我特别开心,我以为你一直都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呢。”说完她用指尖摸着他嘴唇的右边说:“上次分别时候,我咬的伤痕还有啊,对不起啊!”她说到这里眼泪就流淌了下来,那次分别前她抱着没有反应的他之后吻了他一下并狠狠地用尽咬了他嘴唇一口,当时他感到嘴角有股热流在流淌,但他没有太多的感觉,那时他的情感仍处在麻木之中。
上次分手时她流泪韩流没有替她拭去,这次他身不由主轻轻擦去她的泪水。今后不会让她再次流泪的,他心理这样想,但嘴上没有这样说。想到这里他紧紧抱住了金花,仿佛一撒手她就会远走高飞似的。
没有见到她之前,韩流还真没有想好和她说什么,但当她抱着自己的时候他似乎失去了往日的自己,那时如果她希望他成为她手中的风筝,他也不会拒绝她的,所以当她说出,“跟我走吧”这样的话时,韩流没加任何思索毫不犹豫答应了她。
上次她走的时候并没有说去哪里,现在韩流知道那次她走后去了深圳,在一家私立学校做老师,在那里买了一处房子,房子虽然不大,但她说够他们俩人住的了,白天她上班,韩流可以在家静心写作。
说起写作,那时韩流回到家里,想找一份工作,但自由受到官方的种种限制,无法正常工作,他选择了自由职业,做了自由撰稿人。那时他写完什么稿件后,都是金华帮他校对及修改,在她走前那几年韩流写了几十万字的东西。对于当时她为了他做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但他在情感方面对她始终是心如冰水,那时他只有一个想法:为了自由,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再锒铛入狱,过着铁窗的生活。自由与爱情在这个黑暗的时代是无法兼得的,自己和李香君是这样,但这样的事情不希望再发生在金花身上,只好狠下心来,说自己不会爱上她这个丫头片子。
自己无辜的事情不解决的话,自己绝不介入情感的世界之中去,更不应该牵连金花,影响她未来的生活,何况金花还是那么年轻。
也许是韩流铁石心肠的缘故,最终有一天她爆发了,她说他不是人。当她说他这话的时候,他无言以对,望着她摔门而去的背影,他的心忍忍作痛,但他当时那种环境自己又如何承当得起她的爱啊!
那次摔门离开他的一个月后,在大雪纷纷的一天在这个学校的门口,他们用那种几乎无言的方式告别了。

在今天接到电话前,她离开韩流后一直没有她的音信。在这期间他是追悔莫及,自己最大的不该,是不应该伤她的心,自己没有理由也没有权利伤她的心,自己回来那几年几乎是她陪伴自己度过的,尽管他们在生活上除了那次拥抱,两人始终保持着身体的距离,一个让外人难以想象的距离。
“你不再恨我了?”韩流歉疚的问她。
“只要你跟我走,我就不恨你,我想你!”说完她紧紧地抱住了韩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