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吴祚来

吴祚来:双学三子与香港的前景

香港回归二十年了,当年的婴儿都已成人,中共不能兑现政治承诺,还要在香港玩大陆的这一套假民主假选票假共和,香港民众特别是年轻一代人当然不答应。这是中共控制与反控制的抗争,中共假民主与香港人争真民主的抗争,这场抗争,要么引发中共反省,改变自己的专制做法,让香港成为民主自由的灯塔,引导大陆人民走向宪政民主,要么继续打压香港民主普选,强力推行渗透与控制策略,使香港人或者逃亡流亡,或者走向独立甚至革命。

阅读更多

吴祚来:和平理性价值永恒――如何理解刘晓波

改变人,是启蒙与训政过程中的事情,通过革命的方式消灭直接的造恶者,是一种激烈的方式,或者是革命与起义,这当然是一种天然合理的方式,但刘晓波追求的是一种和平的方式,这是另一条艰难的道路。他只是不希望中国通向民主宪政的道路,由鲜血染成,由人头铺就。也许追求革命的民主主义者有其合理性,但这并不否定刘晓波的政治追求的合理性。

阅读更多

吴祚来:无法告别的江泽民的时代

习近平要面对的是习近平当政五年来造成的严峻问题,这些问题在根子上,多是江泽民时代的遗留,当然也可以说,是中共政制持续埋下的祸根。江泽民时代没有远去、无法告别,是因为中国仍然在权贵主导的社会生态中,尽管权贵已出现裂变,并受到反腐的强力打击,但这只能将权贵的盟友关系打压到地下,更为隐秘。中共极权政制,加上市场经济,必然形成权贵合谋合力,并随时对反腐打压进行颠覆。

阅读更多

吴祚来:新长征路上,习中央被财阀围猎?

六四屠城之后,陈云说,还是自己孩子放心,中共高层一家一个或二名副部级上位,李鹏的女儿与儿子,就是这样得到国企高管位置的。而这些人用自己手中权力寻租,可以得到上方宝剑的庇护,所以通行无阻。这就注定财阀与最高权力当局的血亲盟友关系,特别是与红二代的盟友关系。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理论,资本家可以入党,可以参政议政,让权力与财力形成合法的联合,从暧昧到公开,让有钱人与有权人进入人大与政协,形成强势的体制性力量。江时代可以说是权贵联盟的蜜月期。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