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江棋生

江棋生:三议蝴蝶效应

佩洛西访台,牵动了亿万人的神经——既牵动了希望她吓尿了不敢去者的神经,也牵动了要“伴飞”或“击落”其座机者的神经;当然亦牵动了盼望她能如愿以偿者的神经。美国第三号政治人物佩洛西访台,是举世瞩目的重要事件,绝非事先不可预判、事后无法确认的细微小事一桩。这一条,就与蝴蝶效应完全对不上号。

阅读更多

江棋生:我为泡利和费曼鸣不平

泡利和费曼生前决不会预料到,65年来的全球物理学界也都没有预料到,65年后的今天,会有一位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公然为泡利和费曼擂鼓喊冤鸣不平,并为65年前的那桩“铁案”作出新裁决——泡利和费曼对左右对称原理曾经的坚信,是完全对头的;左右对称原理,是一条普适的正确原理,而绝非是“一种偏见”。

阅读更多

江棋生:高度似是,但却真非——关于钴核衰变及其镜像的直观解读

100多年前的空间反演物理学领域中,人们无意识地误给某些矢量戴上了一顶“贋矢量”的帽子;而贋矢量又派生出了所谓“贋标量”。从1997年我给徐一鸿教授写了一封未发出的信算起,25年来我所做的,是正本清源,给那些被错戴了贋品帽子的矢量和标量平反昭雪,还它们以清白之身。

阅读更多

江棋生:送思之远行

在首批联署人中,思之老爷子的名字,紧随于浩成先生之后,排在第二。毋庸置疑,老爷子对我的上述引文,一定是完全认同的。否则的话,以他坦怀率直的脾性,是决不会不提异议、默然忍之的。如今,零八宪章面世已近14周年。“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之论断,过时了吗?不灵了吗?失效了吗?不,证诸有目共睹的政治现实,这一论断分明更对头了。

阅读更多

江棋生:恶赋红码,自取其败

回到现实世界,我欣喜地看到,即便是在简中体的局域网中,敢于发出包拯三诘的国人也如恒河沙数、数不胜数,以致郑州官方的上述问责通报,立马被舆情风暴倾覆翻车。我愿在此坦言:即便恶赋红码者这次能大概率地逃脱罪责,恐怕也不会再有人胆大妄为、重踏雷池。倘若果真有人还敢那么去干,则必将会像普大帝那样,最终败得仅剩底裤。

阅读更多

江棋生:心系乌克兰 点赞索罗斯

最后,我必须提一下99岁的基辛格。在5月24日达沃斯经济论坛的视频会议上,这位前美国国务卿不仅丝毫没有“尽快击败普京”之意,还反过来敦促美国和西方不要让俄罗斯在乌克兰遭遇尴尬的失败。更有甚者,他竟然要乌克兰尽快屈膝认怂,割让领土向侵略者普京求和。这样的人,这样的话,除了徒然令我心生鄙视之外,还连带将我反驳的念想,都给浇灭了。

阅读更多

江棋生:郎咸平的断崖式去良知化

经济学家郎咸平可能自以为得计,狡黠地用“军工复合体赚的(得)盆满钵满”来点破美国卑劣的祸心。不过,郎先生的这句话,乃是欺蒙和挑唆人的误导说辞。质言之,郎咸平把美国人见义勇为、倾力相助的大善之举,愣说成是损人利己的拱火行为和谋财害命的罪恶勾当,从而高速完成了他人格与人品的去良知化,可悲地沦落到或许他自己事后也不想看到的、与张维为们沆瀣一气的不堪地步。

阅读更多

江棋生:俄乌战争的几点镜鉴

俄乌战争,是二战后发生在欧洲的一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热战。俄乌战争这面镜子,无可辩驳地向全球文明力量发出了最高级别的冷峻警示:从今往后,再不能像东郭先生那样无视野蛮势力的本性,再不能轻信野蛮势力的巧言令色,再不能因图利而失义,再不能搞张伯伦式之绥靖。尤其是,再不能像多年来的德国那样,自废武功,精致利己,作与熊共舞状。一句话,从今往后,不仅不能让野蛮势力主导和左右世界的方向,还要令其加速走向消亡。

阅读更多

江棋生:哪怕村子消亡,也不容劫持妇女

乌克兰人正在自己的国土上浴血奋战,在进行正义的抗击俄国武装入侵的卫国战争。而中华大地上的我们,则在进行一场正义的捍卫人权的战争。我愿意坦言,只有在更多更多的国人突破野蛮的惯性,驱离蒙昧的孽障,从而认同“哪怕村子消亡,也不容劫持妇女”的新观念后,被有形和无形的铁链锁死的铁链女,才能有望真正获得自由;我们的神州大地,才能最终迎来盲山式犯罪绝迹的那一天。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