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王维洛

王维洛:答朋友问:拉闸限电到底是不是一盘大棋?——政治上保李小鹏进入中央政治局,经济上促成电价上升

通过2020年年底到2021年10月的全国频繁出现的规模不等的拉闸限电,中国的能源行业,特别是电力行业,上下齐心,一起平躺,向上,向中央决策层,向下,向中国老百姓,秀了它们的肌肉,目前已经达到了部分目的。如果说,2015年在中国发生的股灾是所谓的“金融政变”,那么拉闸限电也是一场“能源政变”、“电力政变”。 拉闸限电是一盘目的非常明确的大棋,棋局还没有结束

阅读更多

王维洛:河南洪水手中来

水库泄洪形成的洪水的流速要高于自然洪水流速,水库泄洪洪水的动能就要大于自然洪水,两者的关系是平方的关系。泄洪洪水的流速是自然洪水流速的2倍,动能(也就是破坏力)为4倍;泄洪洪水的流速是自然洪水流速的3倍,动能为9倍……这就和汽车的车速一样,车速越高,破坏力越大,这就要求在居住区内、或者中小学门前,限制车速。 水库泄洪洪水猛于虎也。

阅读更多

王维洛:中国参与世界温室气体减排 玩的就是一场数字游戏

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在中法德领导人视频峰会和在全球领袖视频气候峰会这三个重要场合都说中国将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看起来习近平是认真的。但是习近平并具体说明也没有说明这是二氧化碳排放量还是温室气体排放量,是否包括土地使用、土地使用变更和林业增加或者减少的排放量。习近平也没有给出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具体数目。中国的政治家和科学家常常在玩数字游戏,欺骗世人,在全球气候问题上也是玩数字游戏,用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的话说:在数字上“打太极拳”。

阅读更多

王维洛: 外交无小事?

还是在中国亿万居民处于吃不饱的日子里,喇叭里传来好消息:中国登山队于1960年5月25日清晨4点20分胜利登上了海拔8882米的珠穆朗玛峰。8882米,这是幼时留下的不会磨灭的记忆。
之后,中国又三次公布了对珠穆朗玛峰测量的结果:1975年:8848.13米;2005年:8844.43米;2020年:8848.86米。用一句话来总结三次测量的结果:用中国科学界的一个失败来换取一个外交上的胜利。

阅读更多

王维洛: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是否返利?

《知乎网》是中国一个著名的网站,关于三峡工程建设基金《知乎网》上有这么一个问题“征收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为何没有返利?”在这个问题下有许多讨论,其中一个网友的评论很有代表性:有些东西不用明说,很明显就是权贵阶层拿老百姓的钱投资,然后收你们电费发财。
那么中国老百姓一共缴纳了多少三峡工程建设基金?这本是一个十分容易回答的问题,但是在中国却难以得到答案。

阅读更多

王维洛:茅于轼关于三峡工程的千古一问

《长江长江》一书中收录了茅于轼先生的一篇文章,题目为《水库退役后的状况和后果为何不见论证》,当年茅于轼先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经济评论》主编。
文章很短,但是提出几个很尖锐的问题:
第一:水库退役后的状况和后果是什么;
第二:恐怖分子袭击;
第三:三峡工程决策问题;
第四:参与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专家的责任问题;
第五:三峡工程评价标准问题。
2011年茅于轼回忆说:可能就是人家没有想到的问题我想到了。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