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问题多多,最重要的还是让不让民众“说”的问题。这不能说,那不能说,其实谁都知道,凡不能说的都是应该解决的问题。是问题却又不让说,那就只好让问题继续是问题。比如各级政府官员吃特供,习近平刚上台时,网络上还能批评,可很快就不让说了。

每年“3.15”,像是消费者节日,其实中国没几个消费者过这“节日”,更不知道这3.15并非咱国创立,它是“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再一搜索,才发现,原来这个消费者权益日之所以定于每年3月15日,还是因为在1962年的3月15日,时任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在美国国会发表《关于保护消费者利益的总统特别咨文》一文中,首次提出了著名的消费者四项权利。后来在1983年由国际消费者联盟组织确定,目的在于扩大消费者权益保护的宣传,使之在世界范围内得到重视,促进各国和地区消费。若从1962年算起,明年就六十整年了呀!

央视3.15晚会是从哪年开始的,我这种马大哈不得而知,反正举办有些年头了。效果如何,不用我说,生活在这国的人都知道。咱甚至怀疑某些移民的黄皮肤黑头发,大概就是因为实在不想受假冒伪劣的害,才放弃我们这种优越的社会制度“乘桴浮于海”的。

说到这里想起方舟子,不管别人怎么看他,我还是觉得他搞科普没问题,而且说话很讲逻辑性,比我们有些人强多了。印象中他曾谈到吸烟有害健康,甚至会缩短生命。有人反驳他,说有些人吸了一辈子,寿命也很长。方舟子的回答是:那样的人如果不吸烟,寿命可能更长。我觉得这回答有道理。

为什么会想起方舟子这个回答,因为有人看了我上面那些说法,也会用这种逻辑,会说如果没有3.15晚会,我们市场上的假冒伪劣可能更猖獗,而这与方舟子说的是一个道理。我当然赞成这种观点。但实事求是地说,中国太大,人口太多,每年3.15弄几个案例,不足千万亿万分之一,因此,自以为可以震慑一下那些不法分子,可事实上,从生下地到今天没有出过国门的本人,确实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好转,你让我怎么承认你这场晚会的作用?

不管说是央视记者在行动还是政府在行动,但“收效甚微”恐怕也是“有口皆碑”。在我们这儿,只要你是消费者,又不够级别,真不知有几个没有上过当受过骗,也就是没有吃过假冒伪劣,没有喝过假冒伪劣,或者没有穿过假冒伪劣。有人说过笑话,你到商铺去买水龙头之类的商品,商家会问你要哪一种,或者直说要贵的还是要便宜的。这里说的不是品牌问题,就是质量优劣的问题。我不知道其他一些国家是什么情形,同一类同一种产品,居然质量不同,也能堂而皇之销售,且到现在没人管这种事。

你可能会说那是小商户,不规范。可超市,甚至有一定规模的超市就不卖假冒伪劣了吗?回答是否定的。有次本人在超市买的是假南孚电池,打电话给当地电视台,且打了多次,硬是没人接,只好放弃投诉。还有,买的咸鸭蛋,质量严重不合格,你去超市提意见,负责者说她不知道。这一点我承认,中国很多商家卖的商品是好是歹,商家自己都未必真的知情。但不知情不等于没有责任。

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每天吃的食物,喝的饮品,包括下馆子,只要没吃出喝出病来,也就你好我好大家好,至于卫生不卫生,只有天知道。演员贾旭明、张康,曾合作过一段相声,名叫《新闻联播》,说中国人的胃早就练出来了,“东亚病夫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今天的中国人百毒不侵”。话音未落,下面的观众笑死了。咱亿万同胞就是这样,即使面对一种多么严肃的话题,大家也能笑得出来。不过,不笑又能怎么着。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真的不知道、真的解决不了吗?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不仅我不相信,跟我相同的许许多多网民估计都不会信。那些食品安全做得很好的国家的无数例子咱都不举,只举东邻。日本的生鸡蛋是可以打在米饭上吃的,就像中国的所谓“盖浇饭”一样。然而,中国可以这样做吗?你不要以为日本人的胃比中国人更强,强到“千毒不侵”。非也。只因人家的鸡蛋绝对保证质量,即使生食也没一点问题。每个鸡蛋都有编码,就像我们有身份证一样,是哪户人家或那个养鸡场哪只鸡下的,一清二楚。据悉,日本的鸡蛋从鸡下蛋到售出,不能超过一天时间。当天鸡蛋没有卖完,就只能送去做蛋糕,不可以继续放在货架上。

问题是这一点我们真的学不了,做不到吗?中国人不是最讲民族尊严吗?面对“小日本”做的这么简单的事,我们都做不到,敢问:我同胞的尊严何在?

至于食品问题,最关键的还是缘于事实上不允许我们认真讨论,或者说讨论时无形中设有一个又一个禁区,不允许你提,更不允许你批评,否则就开除你说话的权利。正是这种严酷的现实“设计”,使3.15晚会不能得到广大民众响应,因为他们知道,真正的问题,你晚会根本不敢触及。如此这般,还说什么?或者说正是不敢触及,才有那样的相声段子。

末了,容我以顺口溜为这则短文结尾吧:

从延安到中南海 看看“首长”们的特供


假冒伪劣多猖獗,
你叫百姓要警惕。
百姓警惕有何用?
取消特供燃眉急!

2021.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