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路透社图片










在4月10日成都举办的第二届疫苗与健康大会上,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讲话,提到“中国现有疫苗保护效率不高”,引起轩然大波。第二天,4月11日,高福接受环球时报采访,说有关其承认中国抗新冠病毒疫苗保护率低的炒作,完全是误解。

但事实是,高福确实讲过“中国现有疫苗保护效率不高”,是中国的媒体首先发布出来的,网上现在还可以查到。再有,也是在第二天,4月11日,国务院新闻发布会,美联社记者提问,提到高福说中国疫苗有效率不高,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在回答美联社记者的问题时,对此并没有否认。

其实,中国疫苗保护效率即有效率不高,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正如我在先前的文章《中国疫苗为何还不公布三期试验数据》中所说,中国疫苗早在去年8月就进入三期临床试验,之所以在8个月后的今天还没公布三期试验数据,还没有一款中国疫苗的三期试验数据经过国际同行的评审,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中国疫苗的三期试验数据偏低,不大拿得出手。也就是说,中国疫苗的有效率不高。

在4月11日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科兴中维公司公共关系总监刘沛诚讲到中国疫苗三期试验数据公布的情况,其中提到科兴疫苗的数据已经公开,在著名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上以预印版形式公布。所谓预印版(Preprint)也称未定稿版。在学术出版领域,预印版是指尚未在需要同行评审的科学期刊上出版的科学文献的草稿。分析显示,科兴疫苗的保护力为50.7%。这只比世卫组织和各国监管机构设立的50%有效率的门槛高一点点。没有提到国药疫苗和其他中国疫苗。如此说来,中国的几款疫苗,只有科兴疫苗可望得到世卫组织的批准,而科兴疫苗的保护力也不高。这再次证明高福在4月10日讲的是大实话。

于是,这就引出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疫苗接种率须达到70%,才能达到群体免疫的效果。中国疾控中心专家王华庆说,中国要接种1亿人,才可以达到群体免疫。但问题是,由于中国疫苗的保护力不够高,就算接种率达到了70%,甚至达到100%,也未必能达到群体免疫。

其实,这才是高福4月10讲话的要点。高福的意思是,鉴于中国现有疫苗的保护力不高,要达到群体免疫,必须改进接种的方法。他提出了两种途径:其一是优化接种程序,增加剂次,改变剂量,改变间隔(还应该包括改变接种途径);第二种方法是考虑不同技术路线疫苗的混合接种,取长补短(术语叫序贯接种)。

方舟子在推特上写道:“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说了,由于中国现有疫苗保护效力不高,考虑不同疫苗混合接种,术语叫序贯接种。说得这么好听,其实就是我以前说的中西疫苗结合,先打中国疫苗,再打美国疫苗,有效算中国的,副作用算美国的。”

在4月10日的会上,来自上海的疫苗专家陶黎纳把后一种方法解释得更清楚。陶黎纳说,那些接种两剂灭活疫苗的民众或者会被建议接种另外一剂不同款式的新冠疫苗。

这就是说,接种两剂灭活疫苗的人还要再接种别的疫苗。这等于承认,打了中国疫苗(科兴疫苗和国药疫苗都是灭活疫苗)的等于白打。

根据高福4月10讲话,他现在倾向于认为,mRNA疫苗(辉瑞疫苗和莫德纳疫苗就是mRNA疫苗)比灭活疫苗更有效。这是对他过去观点的重大修正。

去年12月29日,高福接受新华网专访,在回答“为什么西方不做灭活疫苗”时,讲到了他对灭活疫苗与mRNA疫苗的看法。高福说,中国在生产灭活疫苗上比西方有优势。西方走的是mRNA疫苗的路线,因为这是第一次把mRNA疫苗用在健康人身上,不能排除有副作用和安全性的问题。高福说,“就目前来讲,灭活疫苗当时布局是很好的,而且我们也走得很快,在一些地方反馈的消息来看效果也很好”。高福同时也讲到“我个人认为,这个时候如果不同的公司、不同的国家走不同的路子,最后证明某一条、某两条或某三条最好,这对人类是好事”。

通过这几个月来各种疫苗在各国使用的效果来看,高福在4月10日讲话中承认中国的灭活疫苗有效率不高,并且谈到mRNA疫苗的种种优点,呼吁各界关注mRNA疫苗技术。在第二天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王华庆说,中国研发的mRNA疫苗已经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

这就是说,除非像上次萨斯那样,病毒突然自行消失,否则,要达到群体免疫的效果,中国将引入外国生产的mRNA疫苗或中国自己研发生产的mRNA疫苗。

高福的出尔反尔,显然是迫于上面的压力。我们切莫被误导,到头来把高福讲话发出的真正重要的信息反而给忽略了。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https://ipkmedia.com/?p=61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