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输路上有多黑但问路上跑车人

 

在咱这片土地上,不少问题要想得到解决,须等乱子闹大了才行:大量网络力量关注,纸媒跟进,央视曝光,这个时候,问题就有望解决。



河北沧州大货司机金德强服农药自杀

 

4月6日,河北沧州一货车司机金德强因北斗定位掉线,在过检查站超限检查时被扣车、罚款2000元,该司机不能接受如此重的处罚,遂服农药自杀,后经抢救无效去世。此消息已刷爆网络,包括微信朋友圈,全国一些有影响的纸媒也在跟进,之后肯定会有个说法。

这是个案。关注个案当然有意义,或者说没有一个又一个个案,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普遍现象”。所以本人非但绝不反对关注个案,还真心希望能彻底查清,然后不是自欺欺人的举一反三,真正杜绝类似情形发生。

关键是会举一反三吗?谁来举一反三?会杜绝类似情形发生吗?拿什么做保障?可以说我们一直是“有事说事”,说罢拉倒,根本不会去考虑“制度性”措施。当然,就是有所谓制度性措施,在中国,还是“事在人为”,人不好,也能让你制度成摆设。这么说来,岂不是无解了吗?我认为是,你会同意吗?当然,同意与否没有实际意义。

运输路上有多黑,你去采访几个跑运输的就知道了。采访的越多,就越能了解黑幕。

几年前,印象中有家财经杂志派记者跟随大货“跑一趟”,真是不跑不知道,一跑吓一跳,不单是管路者收黑钱的问题,还有很多更重要的问题都暴露出来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到网上搜一搜,估计那篇报道还能搜的到。

比如说限制超载。这当然没错。可限制住了吗,没有。为什么没有限制住呢?原因当然不是单一的。运输费在那放着,如果司机感觉不划算,就只有一个办法,增加货量。定位30吨的想办法装50吨,定位50吨的想办法装80吨。车装不下怎么办?加长加高!所以我们才在公路上看到各种超长超高的大货。

检查者才不管开车的人怎么加呢,他们只管罚款,交了罚款就放行。你知道中国的公路为什么比外国使用年限要短得多吗?就是这些大货根本不按公路行驶运输载重要求,你说那公路能吃得消吗?

说到公路上的管理者收黑钱,全国有多少,谁能说得清?除了几年前财经类杂志记者跟大货跑一趟后在文章中讲他们亲身经历的(跟车跑的好像是个女记者),本人亲耳听到的就有一例:那是2013年11月上旬,本人在本城第二人民医院住院,割左眼白内障。一屋住仨患者,靠门口一家显然是省城周边县的,归这个市管。他们家就是跑运输的,但不是长途,好像说是运河沙的。即使这短途,也要给那个路段的什么警交保护费。到现在都还记得,他说每月交3000元,然后那一个月在路上跑,就没有人来找麻烦了。

如果国家政府想查此事,很容易,把当年医院住院记录调出来,再去这位同我一样割白内障者的家中调查一下,就一定能挖出吃黑钱的什么警。那室友还告诉说,隔段时间他们也会换人,但是换了人后,你也还是要交“保护费”,否则就难以平安。

而轰动全国的那则黑警吃黑钱被大货司机气不过偷偷录了音,后来央视也给曝了光的新闻就不用说了吧。你到网络上一搜,这方面的“消息”多的是。敢问:那有关部门是如何自查自纠的?或者说自查自纠这些年效果如何?

 

大货司机金德强的死能唤醒什么

 

早上就河北沧州大货司机金德强之死作了一文,只是那文字“着墨”不在金德强身上,而是由他的死联想到的。现在想就他留下的遗言说几句。

大家都注意到了,金德强在喝农药自杀前留下了遗书,其中有这样一句:“我用我的死来换(唤)醒领导对这个事情的重视”。说句或许要挨骂的话,这句话比他的死还让我痛心。

我分明感觉到了他的“傻”,更说明这个大货司机一辈子到死都没明白“国情”,不知道这是一个特殊的族群,更不知道早就有人说了:这个星球上只有两种人,一种叫人,一种叫中国人。说这种话的人有多痛心,外人很难体会。依本人猜想,说出这种话,近乎绝望。

我敢说,金德强的死,什么都不会改变,最多让互联网上“热闹”几天。几个“当事人”在领导那儿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特别是整个大货运输的环境绝不会因金德强的死有什么改变。金德强在遗言中提到的“领导”,简直就是一个虚无飘渺的名词。谁知他说的是哪一级哪个部门的“领导”?哪个领导愿意承认他就是金德强遗书中提到的那个“领导”?一个领导当然是领导,可“领导”一模糊,加之又是这种不光彩的事,绝不会有人站出来承认他就是那“领导”。否则,这种“领导”不成了大傻瓜?有谁见过这样的“傻瓜领导”?

最近几年也是“邪气”,每年9月下旬,网民们都会想起谭嗣同,想起他的死。一百多年前他要用自己的血唤醒国人。结果唤醒了吗?所以这二年常常看到有网友说气话,说许多国人,只有用他们自己的血才能把他们唤醒。按说,这已经把话“说到底”了,可说你不信,我认为其实还并没“到底”。我的意思,就是用他们自己的血也未必能把他们唤醒。

那个叫什么燕的女大学生是怎么死的?死的时候身体还有多重?一个国家的大学怎么能让自己的学生连饭都吃不饱?不论按胡锡进还是代表国家的别的什么人说的话,中国不是一百多年前的中国了,中国早已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现在正努力强起来。

可不管什么人,说得再好听,怎么还能在大学里出现几乎等于因身体太缺乏营养而死掉的大学生呢?不管你有多爱国,请给我一句合理的解释好不好?

当然,这个叫什么燕的女大学生,在生命的最后,应该说完全是她自己的选择。据报道,她的大学老师已经帮他联系了德国一个慈善机构,说可以把她接到德国免费治疗。可万没想到,这个已濒临死亡的女大学生得知后,非常生气,说:“你怎么能把我的情况告诉国外给祖国抹黑?我爱囯,我就是死也不会接受国外敌对势力的施舍。”随即把老师给拉黑了。

若按照这个叫什么燕的女大学生的逻辑,那她的老师怎么办?岂不成了勾结“敌对势力”的“卖国贼”?真不愧为我们这个族群的大学生!中国原本就有“不食嗟来之食”之传统。我相信,只要我们的“国情”像这样继续下去,说不定,将来一天,还会为这个叫什么燕的女大学生塑一尊或铜或石的塑像哩。不然,真不对起她用自己的生命来表达她的“爱国”。

一个月前,自己给北京一位友人转了有关经济学家许小年批评林毅夫批评政府的一个短视频,谁知这友人有些误解,很快给我转来一篇公众号文章:《你为苍生鞠眼泪,苍生齐声要你死》,显然是对我的“反击”。虽然完全明白友人的意思,也多次反省谭嗣同身后,但我还是认为无论如何不能绝望,否则,我们的生存和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因此,一时心血来潮,敲了一则千字文,发在公众号,题目叫《你的情怀哪里去了》。

自己当然知道,网上早就流传开这样的句子:“你为苍生说人话,苍生把你骂成狗;你为苍生鞠捧泪,苍生齐声要你死。”读着这样的话,说不痛心那是假的。而最痛心的,是完全认可这正是我们的“国情”。这样的国情意味着什么,我想并不难得出答案。

很遗憾,我是虽然知道这种国情却还想努力的人,而大货司机金德强很可能是一点都不知情啊。他如果也像我一样了解“国情”,且不说努力不努力,至少不会还去喝农药自杀吧。

20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