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治理下的中国狂热民族主义新极权


 

“从历史看未来:中共建党一百周年”征文
从六·四后红二代专权,看中共还有多少生命力

罗祖田

拙文着重谈谈下面几个问题。

一、终结文革,改变毛泽东路线的权斗因素。
二、六·四后复辟八旗特权制度,中共便准备好了也只能从此一条路走到黑。
三、习近平新时代,闹剧加丑角表演。
四、众神的审判日,还应缺席审判以往的独裁者。

 

一、终结文革,改变毛泽东路线的权斗因素。

作为中共也曾承认的一场空前浩劫,文革到底结束了也不能不结束。从常情常理和一般历史经验看,此时应是民情汹涌,大放悲歌时刻。只一个直接受苦难和被株连的人数,竟占了全国总人口约四分之一,便能想象此前的杀气深重。但是上述情况并未出现。此前发生过的“四五”运动,当然部分地反映了社情,但整体上不但算不得民变,而且连民主行为都算不上。其中坚人物多为失势的高干子弟,得到了幕后大人物邓小平的策划与支持,反映的是失势旧官僚的诉求。这一点预告了尔后相当长时期内,中国舞台上的明星主演只能是那些在党内,军内拥有相当人脉和影响的老官僚。

民情的愚昧加上习惯了逆来顺受,竟然还发酵为同情权斗中失势的旧官僚,对毛泽东的不满也主要是针对他老人家不该重用身边的几个“佞臣”,于是,由伟大领袖传位于英明领袖,便显得顺理成章。上层权力和社会生活皆平稳过渡,仿佛一夜之间,曾经的苦难生活成了遥远的故事,如此中国特色不但不假,而且世所罕见。

近二十年中共屡屡宣称它的统治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想来依据就在这里。但是,存在的事物必定是有原因,不是存在的事物必定有理。否则,匪徒强暴妇女,女子选择忍气吞声,或归之于命,便也是合理了。中共统治的血腥与民众的麻木,正是此种匪徒与受辱女子的关系写照。

然而这号极不正常的关系便是皇朝时代也不可能持久,此种令人心情沉重,痛苦的关系当然不全是中共的原因。它反映了中共建立的共和国无非旧皇朝的借尸还魂,中共党文化实际很契合中国传统的皇权文化。中共摧毁了温情的乡绅文化和行业操守,却光大了残忍的宫廷文化与权术操作,当阶级斗争发酵了此种皇权文化,便演绎了文革的种种匪夷所思。中共无论身处上世、中世、下世,不可原谅的罪行在于它对疯狂嗜血行为的乐此不疲。因为他们关心的一直是享受权利的快感,文革后最是不堪回首失去权利的痛苦。但无论晓之以理或动之以情,于中共权贵仍无异于对牛弹琴。诚然,文革中失势的官僚,某些人受到的苦楚较之阶级敌人还不如。就事论事,对他们做过了,不合现代精神。但事态另有更重要的一面:此种互相仇杀越来越升级的惨剧,是谁主导的?无权无势者是无此能量的,这一点,相信新旧权贵也否认不了。文革前十七年,自建政中共屠杀、侮辱、冤屈、饿毙了多少人,不下一亿人,中共各级官僚该不该有点最起码的忏悔?他们在十年文革的痛苦和民间未停止过的痛苦,两相比较,天平该不该偏一点?

没错,中共仍存良知未泯者,突出如胡耀邦。问题是彭德怀,胡耀邦只能是中共的异类,过去属于凤毛麟角,以后再无来者,而不倒的明星主演只能是邓小平,习近平之流。至此,中共的性质还要论证吗?

不过,专制权力的丑陋不等于出不来歪打正着的戏剧性效果。往往,历史是由“英雄”创造,中国是个有力证明。当时,祸国殃民的毛泽东到底死了,权力场与社会皆实现了平稳过渡,于中共本不失为幸事。但这是表面的风平浪静,文革遗留的两大后遗症皆急待化解。一是国民经济已不能为继,科学、教育、文化、医疗等民生工程必须恢复常态。二是需要平反数不清的冤假错案,排除社会隐患,特别为失势的旧官僚恢复名誉恢复工作,已利消除权力场震荡源。使用百废待举这个形容词,可称贴切。艰巨的任务落在了新的英明领袖华国锋及其团队身上。华国锋就其秉性而言为人并不孬,才干不足以驾驭复杂局面也是显然的。例如,他的领袖像到处悬挂也就罢了,这方面很明显有抬轿人的曲意迎合因素,但他到处用不可恭维的中学生书法水平去题词,就缺失了自知之明。他最大的弱项是资历浅,权力场少了自己人,秉性忠厚加剧了他对邓小平等老官僚的献忠的轻信。这样的弱项连我们老百姓都能看出来,如何能逃过邓小平等老革命家从绞肉机滚爬出来的犀利目光。他作为过渡人物乃是必然。

但又幸亏华国锋秉性忠厚,中共上层未再上演血雨腥风场面。他若属于毛、邓之流,满可以与江青暂且联手,在毛的最后几个月矫诏弄死邓小平,去掉权力场最大对手。此前的粉碎“四人帮,”实属江青、张春桥太不屑于华国锋,导致了“兔子逼急了也要蹦三蹦。”当然根本原因在于,邓小平既已获得再出山机会,他就一定会要大显身手。此非他的追求所决定,而是他的性格所决定。他有国家观念,但无人权观念。他的人情味只限于家庭。当然也不妨这样说,专制体制下,成大器,干大事的人还离不开这性格。

邓小平既已出山,百废待举的现实于他一样是个巨大考验。相比较华国锋,他的优势在于资格老资历深,故旧门生仍在,很多人仍掌实权和兵权,他的话有人听。此其一。其二是他擅长以镇压开道的雷厉风行作风,此魄力在上层近乎独有。不过,他也有无从克服的短板。截止1975年大整顿,他在党内外的形象并不佳。他并无拿得出手的战功;主政西南未有实惠于老百姓;不如彭德怀是公认的海瑞第二;强势作风加上除毛皇外他看不起其他大员,使他从无真心朋友;文革初期对他的污名化仍余音在耳;他写给毛皇的检讨书和写给华国锋的表忠信,那些自污语言和屈膝态度当然情有可谅但也算不得光彩事。特别是,要让自己东山再起名正言顺,他就必须否定文革派才能自证清白,另须改变文革路线才能重建合理合法性。否则,他清算文革派便少了合理合法依据,也不能赢得大批复出的旧官僚的诚心拥戴。这样,拨乱反正,改革开放,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把经济搞上去,便成了利剑出鞘。

此后的事态发展属于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不能不说,邓氏新路线契合了当时中国的实际。他一度重用的几个人,胡耀邦,万里,赵紫阳,莫不使改革大放异彩。既然国家生活出来了公认的良性变化,邓小平当然乐于续举改开大旗同时自觉不自觉地被改开推着走。因此,谈韩信的功绩,必要先谈萧何。反过来说,当时若无邓小平镇住场面,那三人很难招架住顽固派的围攻。改革夭折是大概率。

我以为此便是邓氏主导的改革开放由来。大势逼迫是基础,权谋策划是杠杆,并未跳出史上专制王朝为化解重大危机的突围套路。

 

二、六·四后复辟八旗特权制度,中共便准备好了也只能从此一条路走到黑。

改革开放的原动力是如此贫血,用邓小平一句“摸着石头过河”便足以反证出来。

为什么要摸着石头过河?古今中外,改革以图中兴的故事还少吗?中国的专家学者并不少,如果改革的目的真是一心为了民族与国家,那么只消交出这个底,要不要摸着石头过河的答案很容易出得来。但是,这个底是不能交的,超出了邓小平本意。很简单,诚心改革,就要彻底否定文革,进而否定毛泽东,再往后就是否定共产党,包括邓小平。这题目太大了。既然只能在禁区内打转转,当然要摸着石头过河。

六·四的无情镇压,无疑是学运,民运要闯禁区而触雷。这雷,乃是中共中上层大多数人早就预埋了的,不应只归罪于邓小平一人。要让这号体制下的国家机器骤然转向,兴许史有先例,但也会极少。中国不同于苏东,它们至少还有个很突出的民族压迫问题。邓小平的罪责在于他杀人杀顺了手,每到重要时刻首先想到的就是不惜用滚滚人头来立威,当时若换了另一人,例如观念一样陈腐但手软一点的陈云或杨尚昆,方式很可能大不同。

果然如此,就会有另一个很可能大不同,便是中共犯不着很快就彻底撕下遮羞布,公然赤裸裸地复辟八旗特权制度。他们不知道此事性质的恶劣和后患深重吗?此事等于国家公器只配红二代享有。红二代里面,又以老革命家子女优先。其发展逻辑必然是寒门子弟即便入了党也只能是八旗贵族的奴才,党国红色权贵成了奴隶主,十亿草民成了习惯法下的奴隶。这就比毛泽东时代走得更远了。

事实上,苏东地区的共产党不曾这样干过。诚然,无分社会制度,这世界的权力场在哪里都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但不等于哪里都可以这样赤裸裸做。骗钱本质上也是抢钱,但骗钱与抢钱给人的感受大不同。中国共产党与苏东的共产党有同又有异,苏联境内一百五十余个民族的同化远未形成中国境内汉人占了压倒多数。红军的坦克对东欧国家只能是耻辱。不应把中共行为事事都与马克思学说扯一起,中共的黑社会基因更多,这里是一大理由。

此种黑社会基因主要源自陈胜,吴广对“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另类解读,严重缺失贵族的大度气质。尔后中国历代农民起义队伍,夺得政权后莫不是围着坐江山,吃江山转。可以说,邓氏改革开放,出来六·四后从政治上说就终结了。从经济上讲全因了世界新变化,否则叫停也是大概率。

至此,中共完成了它的化蛹成蝶过程:由夺权时的小农流民革命党,到建政后的凶残法西斯党,再到六·四后的骄奢淫欲奴隶主党,一次比一次进步。

可悲的是,这样明明白白的事理,几个中国人正视呢?由这帮奴隶主主导的改开,真能把中国引上文明正道?

当然,不少的中国人开始觉醒了。这从当局对各种刺耳声音的高度敏感和恐惧,反证得出来。其实,新生的奴隶主,八旗贵族,某种意义上也是受害者,是邓小平、陈云之流把他们推上火坑的。使他们白日里尽享荣华富贵,夜深人静时一样没有安全感,因为须担心变天后被清算。他们无奈无解的是,他们已无退路,因为欠下的债还不清了。这事,决定了中国尚未告别革命,不是和理非的善良愿望能奏效的。

 

三、习近平新时代,闹剧加丑角表演。

 

中共权贵没了退路,当然得横下一条心一条路走到黑。此为习近平得以登上大位的时代背景。

红二代乃至太子党并非铁板一块,需要对具体人事具体区分,但拙文只能谈共相,不谈殊相。整体上看,这个群体可悲可恶的成份远远大于可怜成份。

他们自幼接受的教育就是畸形的,党教育扭曲了他们的人性,家庭教育又助长了他们虚骄气,文革爆发,他们被迫辍学,遭株连,必须上山下乡。日子安定了,却又纷纷过了而立之年,仍学无所长,身无长技,出路何在?他们庆幸的是血统高贵,发财,做官,混文凭不难。更兼门当户对下互相联姻,结成了一个一荣虽未必俱荣,但一损皆损的关系。有理由相信,日后中国的民主制度不会路途坦荡,这个丑陋的蜘蛛网会玩花样。当然,预计到了第四代,这个群体会走向分崩离析。至于现在,他们当然要捍卫红色江山。其它的事,他们想不来也不愿去想。

这里插几句:我曾接触过几个响当当的红二代,其父辈皆是省部级以上高官。他们着名牌,开豪车,语气壮,不屑于无背景的人,农民工无须说,中小企业主也不例外。因为农民工受苦遭穷是天生的命,企业主能挣钱乃是靠了共产党。“你找死哎?”“老子做了你。”是他们的口头禅。谈及党史,他们一套又一套。但知识老化,逻辑不通,多说上几句话便暴露出惊人的无知。这就是中共的红色接班人,自以为是的天潢贵胄。鄙人说过,从习近平身上看得见他们,从他们身上看得见习近平。他们当然热衷于延安儿女聚会,唱红歌,讲正能量,认宗毛泽东。

近二十年他们的变化是:讨厌江泽民,蔑视胡锦涛,近几年也开始了严重不满习近平。全因六·四以来首推“人心不古”,出来的不是他们希望出现的局面。他们的愿景,是再现文革前中国社会大多数愚民拥戴共产党的社情,至少也要再现改开伊始时少胡思乱想的社情。相应地,便是他们迁怒于这几人的无能,不由他们不回味毛、邓的手段,只一个本能便仇视搞乱了人心的民主、人权、宪政观念。

江、胡两朝,实在给足了他们面子,代他们管理红色江山尽了心力,替他们呼风唤雨积攒了财力,他们仍不满足,始终心病难去,担心血统不纯正的管家会引来和平演变。江、胡有何胆量否决习近平上台,敢不看仔细红二代新贵抱团的力量。看看习近平上台伊始,红二代发出的“不要打横炮”的鼓噪吧,何其露骨又自信。

他们说不出的苦,还只能苦酒自吞,当然是习近平让他们目瞪口呆。红色江山接班人的代表,理应多谋善断,张弛有道,尽显红二代特别太子党的风采。习近平却牛皮吹上天,笑料百出,原来只配做个乡镇党委书记。事儿没完,习大帝位子一坐稳,便不甘心被架空被遥控,招募了新人便淡忘了旧人。这不明明成了有了新欢便忘了旧情,甚或过河拆桥,但是迟了。他们只有一点尚能想得通,谅习大帝纵然疏远宗室兄弟也不敢毁太庙,那只会先让自己一下子变得什么都不是。
那帮志大才空的红色新贵料不到今天,一样志大才空的习大帝当然也料不到今天。他们实在该扪心自问一下:改开以来的经济大发展,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不止极大地帮了中国,更重要是 养肥壮大了中共。即使抛开今天的时代需要讲点信义,也要正视与世界闹翻了脸自身后劲何在?孰料习大帝利令智昏了,他被一帮子新军小兄弟吹捧得头发晕,又被王国师的高深理论迷得团团转,竟然真个召开世界政党大会,大谈自己都不甚明了的初心。他大掉书单,吹自个肩抗两百斤麻袋走十里山路不换肩,急于让《治国理政》奇书发行全世界。再搞一带一路,为人类贡献中国方案,不惜打贸易战,宣称以牙还牙,却前倨后恭,国内建局域网,却召开世界互联网大会。不懂经济与经营,骨子里顶多识得一点计划经济。全面主席,却又不敢去抗洪抗疫一线……当今世界大国,哪有如此雄才大略者。但愿李白再生,又写一首“明断自天启,大略驾群才。”他的美称多得不计其数,最形象者当推“总加速师”。

今日中南海,夜里是黑风寨,白天是马戏团,习近平,是寨主加主演。

四、众神的审判日,还应缺席审判已往的独裁者。

我个人以为,需要关注今日中国的内外纷纷乱象,但展望未来,更需要关注两条基轴线。1、中共还有多少生命力?2、总加速师还会闹出什么新花样?

先谈第一点。

当今中国,无疑已被中共高度绑架,无分内政外交。说到底,是对人的绑架。

重心在党内。普通党员被支部书记绑架,小书记被大书记绑架,全党被中央绑架,中央被习近平绑架,习近平又被党的利益绑架,党的利益再被各个利益集团特别高端家族绑架。那些高端家族成员又被位子、票子、面子、女子、亲友绑架。
从结构上看,此为一个网格化模式。局部出现小问题,无碍于整体运作。但若关键环节尤其整体出现问题,它就会瘫痪。
其实,此事于美欧属于基本解决的老问题,尽管仍待改善,于中共却属于不能招架的新问题,用红卫兵思维看此问题只会两眼茫然。说白了,它就是现代工商业模式参与社会生活尤其参与政治权力后,对文明治理提出了新的要求。
四十年改开特别入世以来,使用毛左语言,中国已“复辟了资本主义。”它不但是现实,而且不可逆转。突出表现为对付老百姓,拥有枪杆子,刀把子,笔杆子的中共仍不愁政令不畅通,但对于利益集团和依附于利益集团的官僚们,政令不出中南海已是常事。如何办呢?答案只有一个,用分权、制衡来促成网格各部分各司其职,互相照应,断不可用强力来互相绑架加剧隔阂与仇视。英国王室顺应了时代新特点,自光荣革命后,至今未发生社会大动乱,共产党国家偏不信邪,二十世纪大量发展中国家的独裁者也是如此,惨烈的后果不吞咽都不行。

今天的习当局不但更加不信邪,而且视眼下的相对平安无事为制度优越的证明。习近平的红卫兵视野肯定弄不懂战后新的文明内涵,我度王沪宁也未必读懂了世界史。他曾写过一本书,叫《美国反对美国》,充其量属于二流水平,与他的一流政客水平不相称,中共竟视为至宝。因为美欧的长治模式决非几个资产阶级政客,学者的心血来潮,而是通过对三百年实践总结的较优方案。简言之,新生活方式的列车总在提速,对制动装置的要求亦高。或者说,中共既然离不了工商业,又强令工商业服从农耕文明的权力指令,甚至用黑手党规矩来指导工商业发展,如何行得通?这叫用后羿射日的神箭来射今日的卫星。此非讲神话,他们的潜意识就有如此奇葩:既然神箭可以射日,射卫星也就不在话下。
所以,中共模式不可能有未来。

再谈第二点。

据说,习当局每月都要组织政治局学习会,学习什么呢?吾等自不得知,但有一点我敢肯定,那些授课的专家是不敢妄议的,他们还要不要饭碗?他们作为国宾尚且如此,那些党校,官媒,央视的编导人员又怎敢乱讲话?这一来,那些官样文章能当真吗?

看来,习总书记也有我们难以体谅的苦衷。他必须保党。他不拼命保党,他会是什么呢?他敢让戈氏叶氏的解散苏共宣言出现在微信微博,供中国人讨论吗?没有了党,他若什么都不是了,他还能保住乃父的皇陵吗,他怎么去见拥戴过他的红二代,官二代?甚至他还会无颜去见老婆女儿。很可能,他还会丢掉性命。谁不惜命呢?而他惜命的表现太多了。

前进不能,后退无路,要他命的人越来越多,火星又去不了,他也就只能死抱权力不松手,继续吹牛皮,嚇唬看不明真相者,把一切不轨行为和杂音消灭在萌芽状态。如果条件具备,他也会冒险一搏的,例如武统台湾。其实他多半是虚张声势,要显示他是男儿,但以攻代守,主动多了。一旦成功,他成了英雄,余生就有了保障。我以为这就是习总书记现在的心态。说他向左转开倒车,就事论事似也说得通,准确的说法他无非是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有哪个末世王朝,是对中世,上世开倒车?晚清几十年,是对康乾时代的“倒退”向皇太极的“左转”吗?不得不说,持倒退一说者,和党主立宪者,坚持继续改开者,莫不对中共仍存幻想,近乎第二种忠诚。可惜,只要你不是自家人,任你什么样忠诚,中共已不信了。
然而此种末日心态,只能进一步表明中共没有什么未来了。眼下,从外形看中共仍不失为参天大树,但就凝聚力讲干已枯,根已朽,决然经受不住暴风雨。

具体地说,只要能躲过疫情追责,私下里向美欧日印多示好,特别国内只要经济不垮,每年能实现5%以上的增长率,当然是不掺水的数据,值此人人只认钱的中国社会,中共就倒不了,它就仍是大爷。如果此盛世也能持续五十年,中共便可能再活五十岁。因为一个眼下有奶便是娘的社会,操什么空心啊。

可惜经济规律不会听中共的话。纵然世界资本仍如胡、温时代大力帮助中共,中国仍会爆发经济大萧条。是因中国经济结构不能持续发展,走的是一条届时不发动战争就不能转嫁危机之路。例如房地产,它曾有大功于民生,但十年前便已基本完成了历史使命,今天仍大兴土木已是盲目扩张,典型的饮鸩止渴。又如基建,它的回报周期从来都长,今天的内循环受得了十年二十年后才能见着回报吗?遑论那些注定了永远亏损的项目。这两大支柱产业一倒,中国经济还有什么呢?
平心而论,此非中国独有现象,从哲学讲资本主义作为生产手段才可取,从经济学讲还必须通过修复危机才能再造新一轮繁荣。形象地讲,此时的科技内核就不如制度保护层重要了。这个保护层的要素无疑是民主、人权、宪政。既然中共不要此保护层,重大危机于它就近乎灭顶之灾。当然,首当其冲的是贱民。如果它认为再现饿死几千万人的惨状也不用怕,过去它挺了过来,未来它也挺得住。那它就这样想好了。

当真对外发动战争?那好,美国和盟友正等着。

总之,认为中共三两年内便退出历史舞台,从国内社情看依据不足。去岁香港的抗争如火如荼,隔河的深圳仍人人只求发财,是个有力说明。但若经济大萧条降临,大量中产者三两年内便返贫,原有的贫民活不下去,大资产者又一毛不拔,中共的丧钟就敲响了,多半就是现在起的五年到八年。这又是中共自酿的苦酒,叫中共反对中共也可以。前面说王沪宁所写《美国反对美国》无非二流水平,理由就在这里,因为谁都一样,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重要的是这条路上的纠错机制。中共自建党始,便无纠错机制,但战争时期乃至改开伊始,曾有过纠错勇气和相当的纠错行为也不假。今天,庙堂还有纠错勇气吗?只恐想都不去想了。它太傲慢,连讲道理的民运人都不容忍。它太贪婪,至今连个走形式的阳光法案都不肯出来。它太迷信谎言,终使自己掉入塔西佗陷阱。它太凶残霸道,它的人权就是老子让你吃上了饭你就该知足了。既然它垄断了一切,把各行各业推向了只认钱,没了钱它拿什么养官,维稳?你不是大爷了,又欠太多的账,又怎挡每个人登门讨债?

今日中国,若不能五到八年之内终结中共的变态统治,这个古文明将不是走向复兴,崛起,领导世界,而是走向昙花一现的强盛,再迅速走向大动荡,长期严重贫困,更加社会不公,被世界孤立和冷对。事态很显然,中共为了它的奴隶主统治利益,正不择手段不惜代价地鼓动民族主义激情。而这种疯狂整体上竟然一呼万应。清醒的声音不被官方允许有市场并不十分可怕,真正可怕的是这种声音在各行各业中极少市场。而这种听不得逆耳声音的民族不可能有大出息,报应极难免。或许,此为自诩历史悠久,文化优越文明的宿命,曾经的德、日也是受不了报应才回头的。所幸的是,五至八年内,中共退出历史舞台是大概率,对众神的末日审判也就不可免。今天,我们追求民主的人不必气馁,届时,我们务必坚持对死去的独裁者一并审判。民国从根本上否定对建立民国并非无贡献的袁世凯,积极效应是尔后再无人敢公然称帝了。从根本上否定中共的独裁者,无分他姓毛、姓邓,有过哪些行为,中国人需要从子孙后代着眼补上这一课。否则,民主制度下仍不免独裁者借尸还魂。毕竟,独裁者皆土生土长,不是天外来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