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眾新聞周三(14日)翻查中國官方的資料,發現中國現存的49座核電機組,都有將核廢水傾倒進大海。距離香港只有50公里的大亞灣核電站,放射性物質「氚」的排放上限,比日本福島的排放標準高出十倍。
路透社資料圖片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胡适离开大陆前说了句在别字时代看来,注定要继续流传下去的话:胡适只有一个政府,不能不支持不拥护,不能不跟着走。这种话在1960年11月18日的日记中再次出现:“‘我愿意用道义力量来支持蒋介石先生的政府。’我在十一年前说的这句话,我至今没有改变。……我们若不支持这个政府,还有什么政府可以支持?如果这个政府垮了,我们到那儿去!”(见《胡适全集·34卷》第690页,安徽教育出版社)

当然,实事求是地说,胡适这句,其实也是无可奈何的话。“十一年前”,即1949年,“只有”的一个政府,兵败如山倒,风雨飘摇,败退“孤岛”台湾在即,有什么好支持的。可如果说胡适做的不对,那我们就不该赞美文天祥。文天祥忠于正统,胡适也忠于正统。可如果说胡适做的是对的,又如何面对那些降者或叫归顺者?胡适与文天祥所不同的,一个跟着被推翻的旧政权走,一个是反抗异族入侵。

我的解释是,胡适一生喜欢正统,支持正统。谁都知道胡适虽然并不怎么喜欢国民党包括蒋介石,但他认为国民政府和蒋介石是正统,甚至最后还在问“自己还能为蒋总统做些什么”(见欧阳艾狄《〈梁漱溟的勇气〉和话语问题》,2000年第7期《书屋》杂志第49页)。至于说还有些其他因素,也是当然。世事复杂,人心更复杂。所以后人别说用一句话,就是用一本话或叫书,就以为能完全客观地评价历史重要人物,都是痴心妄想。

不只胡适只能跟着政府走,有多少人敢说不是跟着政府走?所以说那什么二三十年前(记不清了)流行一首歌曲叫“跟着感觉走”,现在再听,就很有点无政府主义的味儿了,不然,你听听,今天谁还敢如此讴歌他的“感觉”?

几乎是一生,就知道一个真理,那就是跟着政府走,这是打一小就在心里扎了根的。别看现在老了,喜欢说几句俏皮话或称之为批评,而有的人因为不喜欢乃至厌恶作者将其称之为“讽刺”甚至“反动”,那都是有底线的——底线嘛,就是不会越出跟着政府走。

也因为既“扎了根”又有“底线意识”,政府对外国政府的支持、赞美且不说,只说凡是政府批评的,我连想都不想甚至看都不看——因为既然是政府批评的,难道还能批评错了吗?不会。不可能。就算批评错了,咱还能来批评咱的政府吗?你去问问小红粉们,他们会一万个不答应。家丑不能外扬,在小红粉们特别是极端民族主义者那里是铁律,动不得的。

有了上面这堆铺垫,才敢提最近政府批评日本经过多次慎重研究、讨论,决定把那些福岛核废水经过过滤、稀释后倒进大海。日本政府错没错,能不能这么干,咱不知道,因为咱不是专家,一点都不懂,更是只能听咱政府的。

特别是当听到新闻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义正辞严:“海洋不是日本的垃圾桶,太平洋也不是日本的下水道!”更是惊奇得不得了。怎么会有如此的“神来之笔”,估计应该是事先就拟好并记下来了,赵立坚不时地低头看一眼应该能证明本人的推断。

赵立坚当然代表政府。既然代表政府的人这么说了,也就等于政府这么说了;既然政府批评日本,认为日本的那个决定是错的,就一定是错的。做为一辈子跟着政府走的百姓岂有不赞成之理?可这两天毕竟还看到,这个世界上偏有专家跟咱对着干,比如,国际原子能总干事就说什么“日本采用的排放方式在技术上可以,也符合国际做法”。咱不敢否定这位总干事的说法,因为这人一定是专家。后来又发现那位至少可称之为半个科学家的方舟子好像也认为日本这样做没有什么不妥,还在那儿批评胡锡进是学俄语的。

现在问题是,咱不知道日本政府的决定到底错没错,或错在哪里,有没有国家遇到这种事比日本做得更好?这一切,咱只能听政府的,政府说不好就不好,政府说错了就错了。

202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