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荒謬教育背後的共產主義


包括“战狼”吴京在内,近些年给世人印象,中共统治下,只要“爱国”,2+2可以≠4。

有个高晓松跟一位专家探讨英文China的微视频,结论是外国把中国叫China不是因为“瓷器”,而是因为“大秦”的缘故,并且至今还把“秦”写成“Chin”。后来在尾部加了“a”, 也就是现在的China。很显然,“中国”一词英文的拼写缘于“秦”而非“瓷器”。今天秦的汉语拼音是qin。古时候没有汉语拼音,只借助汉字“反切”,直到民国前后应该还是。

就是这样一则微视频,下面有几百条评论,其中有些极端民族分子骂高晓松,说因为他是美国国籍,不算中国人,因此不配评论中国,还让他“滾回美国去”。有的网民说他们骂高晓松,是因为高晓松在别的时候“是怎么评论中国的”,那意思极明白,在别的时候,高晓松也曾公开批评过这个国家。可见,“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确实已深入这个国家的人心,就像国家不能分裂一样:先前还说台湾的未来要由全体台湾人民决定,现在知道台湾全体人民的大多数支持台湾独立,立马改口:台湾的未来要由全体中国人民决定。真他妈的不要脸!

好在现在不是文革时期,否则高晓松死路一条。那些骂高晓松的网民的逻辑是:一个加入了美国国籍的中国人当然不配评论中国或China的“由来”;而一个“还曾批评过”中国而又加入美国国籍的中国人就更没有评论的资格了。

然而这一切真的就能成为高晓松不该或是不能与专家探讨China是怎么来的理由吗?一个人说2+2=4或者说只能吃饭不能吃屎,不管这个人是哪国国籍,抑或是“爱国者”还是“汉奸卖国贼”,你敢说不等于4!你敢说应该吃屎不应该吃饭!

已有些年头了,一些中国网民(实在不想跟这种人“同胞”)有种他们自觉“很正义”的逻辑,那就是只要所谓“政治正确”,只要认为自己“爱国”,像那个在西安街头拿U型锁朝开日系车的西安司机脑袋上砸的小伙子,面对事实,他可以不认为是事实;面对谎言,他可以不承认是谎言,或者他表示他就喜欢谎言,因为他“是爱国的”。爱国,就可以胡说八道;爱国,就可以胡作非为——有些“小红粉”们显然就是这么认为的。

这导致在社会上,可以看到不管是民间还是有些政府公务员,在众目睽睽下,敢于把白的说成黑的,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真的说成假的,把假的说成真的。关键是面对这些人,只要他们标榜“政治正确”,他们“爱国”,你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可怕甚至最恐怖的是他们常常还“占大多数”,即使没有“90%”也差不多。

要说悲哀,这才是本人这一生亲身感觉到的最大的悲哀;要说恐怖,这才是本人这一生亲身感觉到的最大的恐怖。如果乌泱泱的人群都认为2+2=4是错的,甚至说2+2=4就是罪过,那么坚持认为2+2=4的人也就只有死路一条,像林昭、张志新、遇罗克们不就是坚持2+2=4而最终被处死的吗?你再读一读奥威尔的《1984》,书里面对认为2+2=4的人是如何折磨的描写,会让你毛骨悚然。

几年前,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被请到深圳做演讲,微信上有截录的四分多钟短视频。在这四分多钟里,孙教授就讲了一个意思:在我们社会,不知道到哪儿去讲理。这样,久而久之,人们也就没有讲理的习惯和意识了,遇到事根本想不到还应该讲理。

孙教授讲了两个例子,一个是现已在牢里待了快十年的王立军,副部级官员,当年“遇着事”了,不向自己国家求救,而是跑到最近的成都美国领事馆。这只能说明他同样认为在咱中国包括北京城没有可以讲理的地方,至少很担心很害怕,否则,绝不会往美国领事馆跑。

还有一例:一副厅级官员,岳母家拆迁,引起纠纷,他这个做女婿的也去了。结果,人家什么都不说,而是把他也先铐了起来。在叫天天不应的那种情况下,他屈辱地举起戴手铐的手,向人示意,他口袋里装着一个“证明”,他是全国政协委员。事后他跟人说,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为什么,因为根本不跟你讲理,也不允许你讲理,让你屈辱得想死!

拆迁是这样,别的方面就不是这样吗?现在是信息时代,有官方消息说,国家网信部门,“一年多来,……累计清理违法违规信息上百亿条,处置各类账号、群组3499万余个,关闭网站平台1.8万余家”,成绩真是大大的啊!可我总觉得,借助微信平台,似乎还应该做一件事,那就是像各省市都派有专门人员盯着看央视新闻一样,各地方还应该派一些人盯着网民在微信上转发的“负面消息”,特别是那些“负面视频”,一旦发现,赶紧向当地有关部门或有关领导报告,让领导重视并迅速处理消息中反映的现象。

别的不说,微信中常常看到执法人员暴力执法,因有视频为证,不可能是造谣。然而,网友们也只是转发信息,对这种“违法违规”甚至是令人发指的行为一点办法也没有。特别是很多暴力执法的视频,微信网民看了也就看了,很少听到“处理结果”。如果网信部门不仅处理“违法违规信息,处置各类账号、群组”,还能关注这种弱势群体所受到的侮辱,并为他们伸张正义,岂不是功莫大焉?

总之,一个社会总要讲理,总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白的就是白的,黑的就是黑的,不能因为“政治”的原因或所谓“爱国”,就可以胡说八道,颠倒黑白。不然,这样的社会只会让人感到恐怖,尽管那些胡说八道、颠倒黑白者算不上恐怖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