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
媒体:拜登力邀首度实体峰会 美日澳印剑指何方?
2021年7月31日 20:53
向凌

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成员国国旗: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Courtesy Image)


日本共同社不久前引述外交消息人士报道说,包括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在内的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计划在今年9月纽约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之后举行元首面对面会谈。对于计划举行的时间,采取面对面的原因,会谈中可能讨论的新议题,以及中国可能的反应,各国专家提出不同的推测。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16:094:37














 下载 





利用UN大会 借机拉抬菅义伟?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太平洋基地政务外交部副部长埃尔德里奇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在今年9月纽约举行联合国大会之后,若让已经来到美国的三国元首在华盛顿召开四方安全对话会谈非常方便,也有为会谈提升层级的意味。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太平洋基地政务外交部副部长罗伯特・埃尔德里奇 (照片提供: 埃尔德里奇 )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太平洋基地政务外交部副部长罗伯特・埃尔德里奇 (照片提供: 埃尔德里奇 )


他说:“去年10月四方成员国举行面对面外长会议之后,把层级拉高为国家元首也很合理。比起在线会议,面对面的讨论感觉好多了。特别是对于拜登这一类的传统政治家而言,当面观察四国元首聚集互动时的细微反应,彼此之间微妙的表情与动作,是非常重要的。另一方面,这也是把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彻底制度化的机会。去年10月有外长会议,今年3月是元首的在线会议,如果再加上预计在今年9月举行的元首面对面,就可以形成半年召开一次会议的制度,有利于组织未来的持续发展。”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认为,这是为了10月底 G20元首峰会前后和中国举办美中元首峰会铺垫。他表示,拜登政府一向喜欢先与盟友聚会,然后再与中国会谈。如同3月份的阿拉斯加美中会谈一样,国务卿布林肯等人是在先访问了日本、韩国、印度等国,与友邦互通声气,巩固势力之后、再“挟带气势”到阿拉斯加和中国代表摊牌的。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照片提供: 宋文笛)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照片提供: 宋文笛)


另外,宋文笛认为,美国应该也有意为日本在奥运之后即将举行的选举加持。

他告诉美国之音:“在过去接近一年任期内,日本在国际参与、台湾海峡、美日澳防务协作等议题上有了充足的进展,成为拜登多边主义外交的重要左膀右臂。但是,首相菅义伟目前在国内的民意支持度低迷,日本执政党总裁选举又预计将于9月底改选。拜登若是能在日本选举之前再度提供国际舞台让菅义伟和大国元首们畅谈国际治理,或许有益于菅义伟的选情,并间接巩固菅义伟的亲美外交路线,同时也作榜样给其他各国领袖看。让他们知道,支持美国,美国也会有所回报。”

日本接下来面临两项最重要的选举,一是自民党总裁任期即将届满,预定于9月底举行选举。二是日本众议院代表选举将于11月之前举行。

印度首次碰面 向西方盟友靠拢

日本的印度太平洋问题研究所研究员胡莎娜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对印度的态度愈来愈具有攻击性。从去年开始,中国在中印边境引发的小规模军事冲突,就是对印度安全态势施压日渐升级的开始。



印度太平洋问题研究所研究员胡莎娜(照片提供: 胡莎娜)


印度太平洋问题研究所研究员胡莎娜(照片提供: 胡莎娜)


她说:“这种情形让以往想要在以美国为代表的盟国与中国之间保持平衡的印度必须清晰表态,展现出有别于以往的联合抗中决心。在四国之中的其他三国的现任元首都已经在其他国际会议上碰过面,只有印度总理因为疫情关系尚未有机会见面。这次是印度当面表现诚意的一个好时机。”

胡莎娜指出,四方安全对话机制2007年开始,期间有些成员国对中国表现出犹豫不决的态度,也有一些成员国退出四方对话机制,从而导致该机制停止运作。重启之后,成员国最先对中国的态度也并非一致,尤其是印度。近期中国不只是在态度上对印度很强势,而且以实际行动让印度感受到威胁,印度必然要靠向西方盟友。在这个时间点上,印度总理能面对面参加会谈,正能把四国之间唯一一个对抗中国的不确定因素补齐,从此口径一致。

胡莎娜认为,从美国副国务卿7月底访华的决定可以看出,美中之间即使关系恶化,还是想维持对话的可能,此次访问的结果预计会决定9月四方安全会谈的讨论重点。届时,四个元首有可能现场达成共识,作为后续对应中国的基调。

疫苗或成为四方会谈之重头戏

宋文笛认为,这次会谈可能会讨论到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疫苗。他说:“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成立的初衷,是因应 2004年底的南亚海啸,为了协调分配人道救援物资而兴起。印度如今更是除了中国之外的最大疫苗生产国,在国际疫苗分配平台 COVAX 最大提供者。但是从今年春天开始,印度因本土疫情爆发自身难保。另外,澳大利亚原本抗疫表现非常优异,导致疫苗接种率很低,而如今澳大利亚也同样走向封城。‘四方’之中有‘两方’疫情陷入困境,而日本经历东京奥运之后同样疫情前景不明,由此可知,抗疫议题,必然会是优先议题。”

他指出,此次四方安全会谈,除了疫苗产能和分配问题,美国有可能在面对全世界各国的几轮疫苗捐赠计划之外,宣布针对四方安全对话机制的会员国额外捐赠疫苗,以示亲疏之别,并且提升印太区域治理平台的向心力。

胡莎娜指出,基于协调分配人道救援物资的初衷,印度在疫苗的议题上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她说:“印度很早就开始向邻国以及其他不富裕的国家捐赠疫苗。虽然印度之前因饱受疫情升温的困扰而暂停输出疫苗。但是,现在印度国内疫情已经逐渐得到控制,差不多该重启疫苗捐赠的机制了。美国向许多国家捐赠疫苗,日本特别向台湾和越南提供了捐赠。澳大利亚也有计划向亚太国家捐赠疫苗,本次四方安全会谈上可以在疫苗捐赠方面达到多层面的同步,对抗中国的疫苗外交会更有效果。”

她表示,鉴于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疫情才刚兴起,西方的疫苗科技与印度制造能力,是向低收入国家或疫情紧迫国家提供疫苗的关键,以印度优异的产能,未来能在四国联合的疫苗外交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东南亚国家逐渐从接受中国疫苗转向西方疫苗,马来西亚也已禁止施打中国疫苗,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在疫苗的生产与供给方面更有发挥空间。

印度外交部及科技部生物科技部门高阶官员已于5月28日与日本国际合作银行代表就疫苗合作进行讨论,以落实今年3月四方安全会谈高峰会决议,加强疫苗生产及供给合作。

科技全球供应链策略调整

宋文笛说: “另一个重要议题是科技全球供应链标准的问题。原本在经济复苏方面,G7领导人峰会已经提出以私部门主导的‘更好地重建世界’计划 (Build Back Better World),在本次四方安全会谈期间原本是带头加码的好时机。但是,日澳印各国经济放缓,拜登政府也刚刚才祭出刺激内需的基础建设计划,预算预计高达三万多亿美金。因此,美国对于援外手头也并不宽裕。如此一来,既然四国协助全球经济复苏所需的资金‘量’有限,那么至少就要提升‘质’。”

他表示,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可能会做出新的宣示,例如承诺在敏感科技等方面的供应链上,提高透明度和对“企业社会责任”的要求。近日西方媒体热议的话题,例如个别国家的电子产品的数位安全漏洞、疑似强迫监狱犯人当工厂劳工的人权疑虑等,其实都为了“供应链的质有待提高”,增加了认识和声势。

深化印太战略 四方+1军演常态化

宋文笛估计,目前美国对于东中国海安全、台湾海峡以及南中国海的和平与稳定的关切,都在国际场合上获得正面确认,包括美日、美韩、美澳、日澳、美日韩副部长会谈、G7 峰会等。美日印澳是对于这类议题感受最深的区域大国,理应会对中国崛起时代的印太战略各方面,做出更深入讨论。

埃尔德里奇表示,四方+友邦的共同军演也有可能是讨论重点。

他说:“4月份,法国与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成员国在孟加拉国国国湾展开了为期3天的联合军演,将四国组织延伸搭配其他友邦。这个四方+1的联合军演模式是为了对抗中国威胁做准备。合作国家不仅限于QUAD四国,亚洲版NATO(北约组织)已经成形。英国航空母舰伊丽莎白女王号战斗群在5月也展开亚洲之旅,预计将与10多国进行联合军演,其中包括四方安全对话机制的成员国。本月底已经与印度海军在孟加拉国国国湾海域联合演习。此航母战斗群预计9月停靠日本,与日本自卫队在西太平洋进行联合演习。相信9月的四方安全会谈有机会把四方+1联合军演推向常态化。”

英国国防部长华勒斯7月21日于东京与日本防卫相岸信夫进行面对面会谈。日本读卖新闻报道,两人一致“强烈反对”中国加强海洋扩张,试图片面改变现状一事。华勒斯在会后表示将派遣2艘军舰,常态性部署亚洲水域。

埃尔德里奇预计,台湾议题将会列入讨论的重点。他说:“很有可能不只是讨论台湾在印太地区扮演的战略重要性,还会讨论如何让台湾有更多参与国际组织与国际运作的可能性。毕竟从G7领导人峰会和几乎所有美日两国参与的重要会议中,已经将台湾提升到一个民主国家应当共同重视的程度。前面先铺陈让欧洲国家认同台湾议题的重要性,后面就能产生四方联合欧洲盟友支持台湾的状态。”

埃尔德里奇认为,太平洋岛国议题也将是讨论的重点之一,因为中国在这个地区不断进行的经济项目和疫苗外交,已经让澳大利亚感到在国土北部与东部防卫上的危机。美国曾经在二战时让当时的敌国掌握太平洋诸国,造成防卫上的一大破口,现在会特别小心避免这种状况再度发生。

中国欲弱化四方对话安全机制之凝聚力

胡莎娜指出,中国已经在尝试拉进与中东地区某些国家的关系,以便与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抗衡,其中包括印度的邻近国家,但是她不认为这样会达到制衡效果。

她说:“很有可能一旦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展现更强的向心力,中国就强化它与印度邻国的关系,企图对印度施压。但是,中国与这些国家并没有面临共同的威胁,也没有共同的价值观,所以组成的强度与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根本不是同一个级别。中国还是以一带一路和疫苗外交来拉拢这些国家,但是印度与这些邻国也有经济往来,并捐赠疫苗给他们。所以,这些国家只是随时在中印之间保持平衡而已,并不会对中国有共同对抗敌人的想法。”

埃尔德里奇认为,中国不会有很大的直接反应,但是它会做一些小的实验来测试四方成员国,例如采取拉拢俄罗斯以对日本造成压力等惯用的策略,以图弱化四方安全对话机制的凝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