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儒的社会,只有最反华、最反常、最反动的势力才能够取得最后的成功。就像蛊盅之中,只有最毒的虫才能脱颖而出。----东海律

宇宙生命一切都在变易之中,却有不易者在。所谓万变不离其宗,这个宗就是道;于人类,就是中道、仁道,展开来就是五常道。

这是人类五大普世价值,普遍适用于一切社会、一切时代、一切人类,不可须臾离,更不可须臾反。反孔反儒反掉了五常道,必然家不家国不国人不人鬼不鬼,一切反常,天翻地覆。东海十几年前曾提出一个观点:

反儒是最大的反动、反常和反华。反动,反历史和社会而动;反常,反人性和人道之常;反华,反中华民族、文化和文明。

一切反正义、反正理、反正道的言行和现象,都属于反常。人世间反常现象无数无量。在政治上最大的反常有二,第一是反儒家,第二是反自由。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是自由政治五常道,为人权、人道所需,具有一定程度的普适性,故反自由和反自由主义可称为第二反常。儒家五常道为人伦、人道、人性之常,具有最高的普适性,故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自由则奴化,或身体奴化,或精神奴化;反儒家则非人化,若不佛道化,难免禽兽化。

自由是儒家文化和西方文明的共法。仁本主义导出来的王道政治的自由,是礼制德治保障的自由;人本主义导出来的自由主义的自由,是民主法治保障的自由。两者品质有别,但两家对自由的重视和追求无别,都将自由视为人之所以为人的基本人权。这可以视为中西文明共识。反对自由者,不配为人,遑论为儒!

反儒堪称人世第一恶。思想上反儒,必然邪化,邪知邪见;道德上反儒,必然恶化,恶性恶行。反儒的人物必然诈力化,反儒的势力必然邪恶化,反儒的政治必然暴虐化,反儒的社会必然先丛林化后监狱化。

反儒就是反人伦反人道。儒家五伦是人道的五大支柱。反掉五伦,轻则父子无亲、长幼无序、夫妇无别、君臣无义、朋友无信,重则父子、长幼、夫妇、君臣、朋友相互坑蒙拐骗,相互下毒下刀!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无非父慈子孝,夫唱妇随,兄友弟恭。反儒派或许也有家庭幸福的,但绝非反儒的功效,而是反儒不力,没有把五常五伦彻底反掉。如果彻底反掉家庭伦常,父不父子不子、夫不夫妇不妇、兄不兄弟不弟就是必然的结果。幸福即使曾经驾临,也必然留不得、稳不住也。

反儒就是去中国化。中国去中国化自五四开始,到四九成功,彻底去中国化,之后极端地、彻底地反常化。无论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教育、宗教、外交、军事、环境资源保护、社会道德水准、民族和区域政策、国家发展战略建构等等任何一个方面看,都极端反常。

反儒是最大反华。何谓反华势力?百度百科的定义是:“以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权为目的,在政治、经济、军事、民生等各个方面采用诋毁、造谣、污蔑、谩骂等方式的组织、机构和个人。”

这个定义是错误的。中华包括中华民族、文化和文明。儒家是中华文化的主统,中华民族和文明主要缔造者。孔子是儒家集大成者,最伟大的中华魂和民族魂。反孔反儒才是最根本的反华。

不仅大陆非中华,台湾、渔邨、澳门皆非中华。中华必须满足三个条件:道统在上,学统在校,政统王道,王道又必须落实为礼乐制度。四个地区中,大陆最差,仿佛大型监狱,距离中华最远,反华而动,背道而驰。其它三地都有法治,三地人都享有人权,都是自由人。比较而言,台湾最好。

关于台湾,是台湾大陆化,还是大陆台湾化,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思路两条道路。大陆化即极权化,台湾化即自由化。自由虽非王道,王道必有自由,两者大方向一致;极权与王道南辕北辙。故两岸统一,如果是让台湾人民过上大陆人民一样的生活,我反对统一;如果是让大陆人民过上台湾人民一样的生活,我支持统一。

有三条东海律。其一、在中国,无论什么政权和政治势力,无论干什么,改良革命,建设救亡,剿匪御寇,都有一条不容突破的底线,不能反儒!反孔反儒即反华,好事一定做不成,坏事一做必定成。同时,要代表中华民族和文明,有一个不可不遵的基本要求,必须尊儒!尊儒未必中华,不尊儒必非中华!

其二、任何人物和势力,无论初心如何,一旦反儒,必然恶化,其思想、精神和命运都会恶化。反儒的政治必然不仁不义,背天逆理,率兽食人;反儒的社会必然无礼无智,官民无信。官与官、官与民、民与民之间,坑蒙拐骗,相互投毒。这就是人相食、人吃人的社会,这就是反孔反儒的恶果。

其三、反儒的人民不适合任何好政治,既不适合自由,更不适合王道,就像强盗和妓女们不适合正常的生活一样;反儒的社会建不起任何好制度,既建不起民主,更建不起礼制,就像绿林和妓院里建不起正常的家庭一样。强盗只适合绿林,妓女只适合妓院,反儒的人民和社会最适合极权主义。

反孔反儒反掉儒家,一切歪理邪说必然泛滥成灾。在留园网东海文章后,马悲鸣先生留言:“马克思主义能在中国横行,就是因其与儒家有内在的逻辑一致性。”恰恰相反,马主义能在中国横行,是反孔反儒的结果。

顺及,马先生是个网络名家,当年在独立评论与芦笛、东海同鸣过好一阵子,一晃近二十年矣。想不到其对儒家的看法依然如故,太没有长进了,为故人憾。

或以为,马家也强调以德为先、德才兼备和德智体全面发展,与儒家差不多。其实两家道德观截然不同。物本主义道德观完全错误,道德标准完全反常。马家培养出来的人才大多无道缺德,轻则成为利益主义小人,重则沦为极权主义盗贼。

马主义必然导出政治极权主义及恐怖主义,就像古兰经必然导出宗教极端主义及恐怖主义一样。这是它们道德逻辑、思想逻辑、制度逻辑的必然。两极主义有一个共性:干坏事本事强大,干好事能力低弱。

这是它们的文化体系、政治模式和制度架构所决定的,具有不可改变性。两极主义的坏具有本质性先天性,是与生俱来的。它们也不是过时,而是从来就不合时,本来就极端反常,反人道之常。

仅仅对待君主的态度,儒马两家就截然不同。孟子说:“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马家相反,歌功颂德谓之恭,逢君之恶谓之敬,真话直言谓之妄议。儒眼相看,马家的忠臣模范,大多是奸佞败类!

马人从政,不是胡闹,而是造孽。盖马学之哲学政治学及经济学,无非谬论邪见,最易将人的四端之心洗掉。故经过马学洗脑者最不适合从政。马人为政,必然贪酷无度,吃人无忌,必使民无噍类而后已。还不如没有读过书的人,四心尚存,贪酷起来,多少会有限度。不至于把别人的路堵死,把自己的路走绝!

在传统社会,中国人生来就知道尊孔尊儒,故有“中国人生来就是半个儒家”之说。但四九以后天翻地覆,一切颠倒,中国变成马邦,中国人变成马邦人。马邦人生来就知道尊马尊毛,故马邦人生来就是半个马家。中国人最大的特色是崇仁崇义,与人为善;马邦人最大的特色是拜物拜权,害人为乐。

马邦中不仅特权阶级特别坏,不少弱势群体也很坏,坏到反常颠倒的程度,是非、义利、正邪、善恶、华夷、人禽、圣贼、恩仇统统颠倒。

恩仇颠倒特别可怕,表现为以德报怨,仇将恩报,甚至认贼作父;或者以怨报德,恩将仇报,甚至认父作贼。不少马邦人惯于以怨报德,对亲人友人如此,对美人西人如此,对曾经颇为友爱大陆的港台人,依然如此,动辄喊打喊杀。

坏极之人必然颠倒,反过来也成立,颠倒之人都是坏蛋。盖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没有是非之心就是非人化。荀子说:“是是、非非谓之知,非是、是非谓之愚。”愚蠢到非是、是非的程度,是非颠倒,道德观念、价值标准颠倒,焉能不坏。


孔子警告:“诬文武者,罪及四世。”东海学舌曰:诬孔孟者,罪及四世。文武圣王,孔孟圣人,道德级别相同。文武之道即周孔之道、孔孟之道。诬蔑文武孔孟,就是反孔反儒。诬蔑圣人尚且罪及四世,如果危害、迫害圣人,罪孽必然更大。故我说过,成德成圣是对诬蔑和迫害自己者最好的报复。

诬文武者罪及四世,个人如是,社会和国家如是。一个反常到反孔反儒的社会,恶报惨烈而持久就是历史的必然。这正体现了因果的公道和天道的公正。五四至今才百余年。试问体制内外、海内外有志之士,能否通过我们的努力,提前让吾民摆脱极权主义的黑暗,提前让吾国走上自由光明的道路?

要从反儒转向尊儒,大不易也,大不易也。这是一种革命性的思想精神转变,相当于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个过程极其艰难而漫长,要花去大半辈子甚至一辈子的时间,很多人甚至一辈子都转不过来。社会也一样,要从反儒转向尊儒,是一个死去活来的质变,需要相当程度的量变积累。

在这个量变的过程中,无论何门何派,只要能够尊儒,就值得肯定和欢迎。不仅原浆醇儒值得欢迎,香精儒、勾兑儒也值得欢迎;不仅立足儒家者值得欢迎,立足佛学道学西学、乃至马家法家伊教的尊儒者,也值得欢迎。

天不绝人,儒家亦不绝人。今时今世,凡能尊儒者,无论何门何派,无论真尊伪尊,都值得欢迎。即使伪儒和伪尊者,以儒学缘饰马家者,也不无意义,有助于儒家复兴之势故。这也是马时代向儒时代大转型的历史性过程中的必然现象。儒势上升到一定程度,真儒大儒不断现身,伪的东西就会逐渐消散。

但我还是要郑重提醒,马学不可不弃。想起古书中的一句话:“豪杰识时,必不复思嘘已灰之焰,毒疮痍之民。”此言值得送给三界人士。马学就是已灰之焰,嘘之无益,而有大害,害我苦厄之族,毒我疮痍之民,自家也难免天谴。豪杰识时,必不复嘘也。

至于真儒,在一阳来复之初,更要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不要轻易出行,更不要主动求用,以免坏了德行,辜负了孔孟和自己。至于求富求贵,就更等而下之,不足道矣。当然,是真君子,一定能遁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确乎其不可拔!到了见龙在田的时候,想不出行都不容易也。

海内外不少人对中国未来很悲观,东海相反,颇为乐观。看待社会和国家,需要历史的眼光。有时候眼光不需要太长远,稍微拉开一点距离,感觉就大不一样。

将马邦分为三期,第一期是魔鬼世,第二期就上升为禽兽世,第三期就出现有人味乃至有儒味的人了。国人德智上升速度之快,难道不令人喜出望外吗?我相信,再过三十年,君子将成群而起,中国将重新伟大。

2021-7-20余东海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