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先生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友,听说他得了重病。前几天,在笔会联谊邮件组上,看见严家伟先生在微信上告知笔友“自感来日不多,已言永别……”!顿时伤感不已。远在美国的会友杨子立专门发信息给我,希望我能够去看望一下严先生。听说杨子立主编美国议报,而严家伟是议报的长期供稿作者,两人多有联系。得知四川宜宾的著名笔会作家严家伟先生病重,笔会的胡平、齐家珍、蔡楚、赵达功、陈钊、裴毅然、姜福祯及我等会友们忧心如焚,相继在邮件组里表达了对严家伟先生的极大关切!

严家伟,网名:叶青,笔名:林傲霜、盛言。四川成都市人。1957年被打成右派,并被一个反革命罪判处15年徒刑,也是右派中少数至今没有被平反的人之一。其曾祖严树森在清光绪年间官至河南巡抚,家父严道生在民国政府中曾任县长等职。关于严家伟的生平,网上有篇比较全面的介绍文章:《王锐:严家伟先生访谈记》(https://yibaochina.com/?p=241593)。

 

老右派严家伟先生


今天早上(2021年08月25日),我还不到六点就醒来起床,决定今天去四川宜宾探望一下严家伟先生。出门不久,我按照友人发给我的严先生的电话号码,给严先生拨打了电话,我说我是重庆的许万平,今天要来宜宾看看你。严先生一听说我从重庆去看望他,马上就说,你这么远,就不用这么麻烦了。我说没有关系,我就是来看看你。不来,不来,不要来,不要来!严先生似乎很不情愿地直接跟我这样说着;我一直回答他,没事、没事儿,就是来看一看你,到时候我们再聊……。

过了一会儿,严先生好像是还是不太放心,他又专门给我打来电话,还是让我不要去他那里,太麻烦了,太远了,他还说,这么远的路,又是疫情期间……。我知道,严先生是不愿意太麻烦别人,也担心我跑250公里左右的路程,加之这么远的路,也担心我被隔离14天。我告诉严先生,现在重庆至宜宾的疫情已经暂时属于低风险,不会被隔离。严先生似乎还是很不放心我的安全问题!也确实不愿意麻烦他人!我还是告诉他我必须要去看看他。

事有蹊跷,我与严先生通话约一个小时后,我就接到了重庆国宝给我两次打来电话。由于我的电话早不出问题,晚不出问题,正好这个时候出了点毛病!我就没有接到他们上午和下午几次打来的电话。

大约中午13点左右,按照子立兄提供的地址,我敲开了严先生的家门。出来开门的是严家伟先生的妻子。



进屋后,见在旁边沙发上躺着一个人,我便问道:你就是严家伟先生吧!严先生回答,我就是。啊!我终于见到了严先生——。

没有寒暄,我首先问起了严先生现在的病况。严先生说,他现在已经是癌症晚期!医生说最多还能够活四到五个月时间。我当即对他讲,医院说的你不要相信。我告诉他,我所知道的一些癌症患者,他们在医院也是被检查出来是晚期癌症,但是,由于他们坦然面对,不去在乎这些,心情好,想吃就吃,保持乐观的心态,放下一切其他,这个也不是不能战胜的事情。我还特别叮嘱他,你现在主要是要好好调养身体,要保持乐观的心态,休息要好,坦然面对一切,其他的,包括手机都尽量不要看了,就安心养病,你的病早日康复,也是我们对你最大的期待。我也给他特别讲了贵阳的廖双元的爱人吴玉琴,在二十多年前就得了癌症,当时医院也已经宣布其为晚期癌症,但她由于心态好,结果,她还活了二十多年,前不久才去世!严先生问我她是得的什么癌,我告诉他是子宫癌。严先生说,这个可以手术,我是胰腺癌晚期,现在已经不能够化疗了。严先生的爱人也说,现在医院已经不接收严先生了!

我还告诉他,我是受笔会朋友的委托,专门过来看看你,并代笔会联谊群所有关注你的朋友们,向您表示慰问并祝福你早日康复身体!我送给了他一件礼物表示心意,还把邮件组里所有朋友们的留言都一一念给严先生听。看得出,严先生对朋友对的留言问候非常感动!几次三番动情掩面而泣!

他说,齐家珍知道他病了,立即给他汇去了5000元,令他感到非常温暖!

严先生还送了我一本他自费印的书,是其文集的第四卷。他说,他希望这本书能够得到出版……。

在我们的交谈过程中,我看见严先生只吃了一点点牛奶冲蛋花。他的爱人张浦英大姐告诉我,严先生现在能够吃东西,但就是每次都吃不了多少,只能够勉强吃一点点!

看得出来,严先生对现在自己得了晚期癌症,觉得心有不安,他自感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说,他这些年来几乎明天都是在电脑上面写文章,一直到现在患癌症,才不得不停下来了。这么多年来,严先生一直笔耕不辍,写下了大量宝贵的时政、史料记载诗词歌赋等文字,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他的名字将和他的文章一样永载史册!

我与严先生已经谈了两个半小时,我确实实在是不再忍心耽误他的时间,因为他需要休息,真的需要休息!我不能够再打扰他,我不得不依依不舍起身向严先生告辞离开——。

我对严先生和他爱人讲,你一定要有信心早日好起来,到时候,我叫车来接你和你爱人到重庆去玩。

再见!严家伟先生;再见!笔会会友。

从严先生家里出来之后,我确实有一点伤感,看到严先生那骨瘦如柴的身体,听他说:医院说还有四、五个月的日子,我忍不住老泪纵横!我们无力回天,一切唯有靠你自己去战胜自己。我会默默地为你祈祷:愿好人一生平安!祝福你能够勇敢面对自己的现在,争取能够战胜病魔,重新回到电脑旁,继续敲打你的键盘,像一只投枪,一把利剑,永远闪烁着人类的光芒!

8月26日于重庆

【议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