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新华社,咱不知道,不知道不能乱说。可天天不免要看电视节目,这样,在代表国家的电视台即央视上,你可以天天看到他们骂美国骂西方;如果那段时间又与哪个文明国家交恶,就再把那个国家也添进来一块骂。比如,先前对加拿大还算“友好”,因为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或叫老国王毕竟有篇“光辉著作”《纪念白求恩》,因此加拿大这个国家在中国家喻户晓。或许正是因了这个因素,这些年,移民加拿大的中国人不算少。

可就因近三年前应美国政府司法部检方要求,加拿大警方在机场扣留了华为的孟大小姐孟晚舟,一夜之间,加拿大就成了中共的“敌对势力”,再提到这个国家,不论从央视主持人嘴里还是从电视台请的嘉宾口中,再没一句好听的。

谁都知道,美加两国签署的有这方面协议,美国司法部要求加拿大扣人,自然有要求扣人的理由,因此,加拿大不过是在履行签署协议后的义务,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倘若美国向加方提出要求,加方置之不理,加国岂不违反两国签署的协议?可中共不管不顾,只要认为你在听美国的话,尤其是按美国的要求做,那你就是“美国的走狗”。特别是因听美国的话、按美国的要求做让中共没面子,那么,他们就会恼羞成怒,什么道理都不跟你讲——只要中共感觉你没有站在他们一边,那你就是中共乃至整个国家的“敌对势力”。

最卖力的当然要数代表中共的几个新闻发言人,这一点,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9月下旬在浙江乌镇召开的所谓“世界互联网大会”发言时就讲了出来:“我觉得,中美舆论形成的彼此‘骂战’就像一个大漩涡,把双方的大量资源和精力都卷了进去。造成这种情况的最大推动力和责任的确是在美方。大家看看,美国从政府高官到议员,包括总统和议长,说过多少针对中国的狠话。中国主要是华春莹、赵立坚等外交部新闻司那几杆枪,还有老胡这样的几个所谓‘大V’。”



这届互联网大会结束后,中国网民把参加的50多个国家都列了出来,人们可以看到,最有资格代表这个世界的20个国家,参加的只有韩国和俄罗斯。这样的“互联网大会”,也能称之为“世界”,真不怕世界笑话。

胡锡进这里像是在为两个新闻发言人邀功,因为他们实在太卖力了,可这也佐证了这两个包括还有“等”的外交发言人,天天对外发言的语调如同“枪”里射出的子弹一般,真不知应该叫他们“新闻发言人”还是叫他们“战狼”。



当然,不能说外交官在新闻发言中就一定不能“骂”,但看看中国外交官这些年的那些骂是否站得住脚。特别是近年来,中国的外交官,从外交部长王毅到新闻发言人,无不成了“战狼”。别的有代表性的“战狼”语言不说,单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一句就不厌其烦地说了无数遍。其中表现最突出的就是华春莹和赵立坚这一男一女两匹“战狼”,难怪胡锡进在所谓“世界互联网大会”发言中专门把这二位捡出来说。



华春莹骂美国的话完全可集成一册,所以要举例很难举得过来,这里不妨只看她在915日那天的例行记者会上是怎么评论中美民主差别的吧。915日,是国际民主日,中国有“权威”媒体早就说了,“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而在这天下午的例行中外记者会上,华春莹又发飙起来:“中国是人民民主,美国是金钱民主。中国人民享有的是实质的民主,而美国人民享有的可能是形式上的民主。中国实行的是全过程的民主,而美国人民可能有的是每四年一次的投票的民主。”

这个女“战狼”为何敢如此胡说八道?大概她认为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了解美国,否则,怎么敢信口开河,说美国连“形式上的民主”包括“投票的民主”也都只是“可能”?可美国的自由民主到底什么样,全世界都知道,这个“战狼”发言人的诬蔑又能起多大作用?

中共发言人中不仅有女“战狼”,自然也少不了男“战狼”,现在中外网民都知道,比较典型的就是赵立坚。他利用特权可以上美国的Twitter,常常胡说八道,而中国普通网民一旦被发现在这家媒体上发言,轻则打电话“批评教育”,重则直接请到警所“喝茶”,甚至还会拘留几日;有工作单位的,有可能还会就因在Twitter上发次言而丢掉饭碗。

这种“国情”,“战狼”赵立坚并非不知,但他从来不为自己享受这样的特权而脸红,更不会为中国普通网民说一个字的公道话。赵立坚不仅享有在海外媒体自由发言的特权,在国内媒体上同样享有评论敏感话题的资格。



同样是在今年9月中旬,赵立紧在新浪个人微博发则博文:“在新疆,你可以在街上遇到112岁的老人,但他们仍然说这里有种族灭绝,简直是荒谬至极!”

外界,或者说西方那些强调人权的国家为什么会认为新疆有“种族灭绝”,赵立坚大概比谁都清楚。有没有“种族灭绝”倾向,不是靠发这种“战狼”脾气就能解决得了的。特别是拿在街上遇到一位百岁老人,来证明种族灭绝“荒谬至极”,更是笑话。我们知道,无论是否存在“种族灭绝”,都不会在乎一位百岁老人的存在。灭绝者在乎的是青壮年,在乎的是“有生力量”。一个112岁的老者,能做什么?对要灭绝者又能起到什么威胁?谁都知道,一位百岁老人已经不需要任何人来灭绝,他自己很快就会退出人生历史舞台。

二零二一年十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