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灯自信光千古
五福终将遍九州


 

据2020-1-2日记记录,当时在今日头条发了一些关于儒学的短文断章,争论纷纭,充斥着下列文字:

“孔子思想反动是为大恶”,“批孔是大善”,“孔子助纣为虐,帮助统治阶级愚弄普通公民几千年!”“孔孟能解放劳苦大众吗?孔孟能使国家强大吗?”“孔孟不是为人民服务的,而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历朝历代儒家士人大部分都是在国家危亡之际投敌卖国!”……

诸如此类跟帖层出不穷。论比例,反儒派远多于尊儒者。即使尊儒者,大多对儒学了解有限,或主张取精去粕,或孔毛并尊儒马并重,或反对独尊儒术,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可见复兴儒家、重建中华的伟业,任重而道远。

现代人对独尊儒术这个词误会特别大,甚至一些儒生也有误会,认为独尊儒术是后人对董仲舒先生和汉武帝“罢黜百家,表彰六经”的错误概括。

其实,独尊儒术就是罢黜百家表彰六经,就是以儒立国和治国,就是道统高于政统,用现代话语说,就是以仁为本,仁义挂帅,就是坚持仁本主义道路。这里的独尊,指意识形态层面儒家文化一元化。术即道,儒术即儒道,即仁道、中道。独尊儒术就是独尊仁义、独尊仁道或独尊中道,就像自由主义就是独尊自由一样。

独尊儒术之功用大矣哉。个人独尊儒术,就可以成为中道仁者;政治独尊儒术,就可以建设王道仁政。历代圣王和圣贤君子都是独尊儒术者。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允执厥中,孔子何莫由斯,克己复礼;孟子仁宅义路,仁者无敌,讲的就是独尊儒术。孔孟周游列国推销王道,就是希望在政治上独尊儒术。

王道政治既大政府,也大社会。言论、结社、信仰自由度较高,是儒家社会之所以大的重要原因。读《盐铁论》有一个现象值得深长思,即作为民间人士的贤良文学,尊孔尊儒;作为政府高官的御史和大夫们,颇有反儒倾向。盐铁会议的召开是汉昭帝时,始元六年,公元前81年。这时距离汉武帝独尊儒术已经五十多年,尚且有大量非儒乃至反儒人士得到重用,可见当时言论自由度之高也。

值得一提的是,言论自由这个概念,至少唐代就出现了。曾在某微信群看到楚狂儿发了一份敦煌遗书,是唐代的文书,说有个叫安和子的人酒后胡言乱语,污言秽语辱骂他人与母亲,有人劝说,他答:“我有口言说自由,干你别人何事?”于是有人写了状子告官,要求处分安和子。

经查,这份敦煌遗书编号为《敦煌遗书》S.5831,文书名称是《请处分写孝经判官安和子状》。唐人安和子“我有口言说自由,干你别人何事”这句话,应该是言论自由(言说自由)这个概念最早的文献证据。

人权高于主权是现代文明常识,也是王道要旨。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就是人民高于国家、人权高于主权的古典表述。这个问题完全不值得讨论。凡是强调主权高于人权者,就是国家主义和极权主义,既反现代文明,又反中华文明,典型的反动势力。

不可否认的是,对于自由人权的态度,不少儒家学者比较麻木或轻视,甚至视自由人权为“夷狄之道”而否定、反对之。这就将人格与人权、道德与自由割裂开来或对立起来了。要因有三:一无知,昧于王道之正义和自由之真义;二受污,思想观念受到了极权主义的污染,三别有用心,心坏掉了。

对于西式自由,可以超越,不能反对;对于儒式自由,即王道自由,更不能反对,尤其是儒生,应该以追求王道自由为己任。贱莫贱兮反自由。无论何门何派,只要反自由,就可以直接定性为极权派;无论贫富贵贱,有权无权,皆非善类,皆为贱类,儒生也一样。不敢公开反对极权,可以理解,反对自由则不可原谅。这种人无论主观意愿任何,客观上都是违仁背义维护极权。

注意,独尊儒术和“唯我独正”是两回事。儒家主张在道统上唯儒独尊,但反对唯儒独正,对于其它文化文明体系,都会予以实事求是的评判,对于正学正派,都会予以相应肯定和认同。东海有言:除了外王学,自由主义是最好的政治学;除了新礼制,民主是最好的政治制度。

吊诡的是,某些自由派和蓝营,在思想上颇有“唯我独正”的固陋。前者唯自由主义独正,后者唯三民主义独正,都容不得批评异议,都敌视批评异议者。东海就曾遭到不少自由派和蓝营朋友的严批恶判。在他们看来,对民主自由不完全认同,就是完全不认同。三民群体更是变本加厉,某些人敌视东海甚于中共。

或说:“政府应该不推崇那家文化,也不应该打击那家文化,让各家充分自由竞争,包括中西方文化,让人民去自由选择。”很好,问题是这样的政府何以产生,它自己立足于什么文化体系?没有人本主义之独尊,哪有自由民主?没有仁本主义之独尊,何来王道礼制?没有民主或礼制,如何保障人民的自由?

或问:“儒佛道和中西文化能否互补,可否互补?”答:既不可以又可以。在形而上层面,应该独尊儒术,不受其它学术思想影响侵蚀;在形而下层面,即器物、作用、现象和社会层面,有何不可?对于儒家来说,只要是好东西,有用的东西,都可以拿过来为我所用;我有好东西,也欢迎各门各派天下后世共取共用之。

西方文明的好很有限,却被马邦衬托得特别好。马邦如地狱,地狱中人见到丛林,必然惊为天堂,何况西方非丛林。

社会可以分为极权、自由、王道三种形态,马邦是极权社会,无法无天,极端反常;西方是自由社会,民主法治,比较正常。新王道社会,礼制德治,五伦俱重,五常健全,五度俱高,最为美好,这才是最适合人类生活的社会,有赖于所有中国人共同努力。王道不成,西方无伦。

欲成王道,在政治上独尊儒术,需要具备三个条件:一、一定的政治条件,包括尊儒的领袖,获得尊重的大儒,有所儒化的领导集团和官员群体;二、一定的社会基础,民众中支持者多于反对者;三、一个优秀的儒群,一批有德有智有才、可信可靠可用的君子人。三个条件相辅相成。

作明厅友言:“未来仁义中国必须具备的三大要素:统治者是圣贤君子士人,统治思想是中道思想仁义原则,统治制度是礼乐中和制度,三者缺一不可。礼乐制度所要达到的目的就是秩序与和谐的完美统一,礼重乐轻则离,礼轻乐重则流,礼乐贵在中和,仁而义,亲而尊,秩序而和谐,尧舜圣王也不过如此。”说得好,所说三者又是统一的。君子在上,必然独尊道统;道统在上,必有礼乐制度。

从马时代转向儒时代是一个空前伟大而艰难的历史大转型,必有一个不短的过渡期。我把儒马并立的杂时代视为过度,并非常希望之后就去马归儒进入儒时代。但不排除期间还有一个自由时代,再从民主自由上升为王道自由。不管未来如何过度,现在仁人志士各自努力,各尽其心吧。注意,还没有真正进入儒马并立的杂时代。或者说,是以马为主的杂时代。

2021-10-31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