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往事(小說)32血蒙眼

大沽河


 

32血蒙眼


沙梁橋戰鬥之後,國軍的防線退到了青島外圍棘洪灘、城陽一線,沙梁被重新解放,獨眼狼依舊回來當他的鎮長,繼續推進土改。挾軍事勝利之餘威,第二次的土改不光是分地分房,還有清匪反霸的內容。

獨眼狼不光是個混蛋,還是個孝子,回到沙梁後,先跪倒在杜老漢墳頭痛哭了一場,又趕回小酒館,給替自己收斂亡父尸首的李德乾磕了三個響頭。

李德乾把獨眼狼拉起來,問他這次回來打算怎麼辦?

以牙還牙,以血還血!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獨眼狼一隻好眼眼裡噴著怒火,胸口燃燒著仇恨,把匣子槍掏出放到桌子上,道。

臘八呀,今天你殺我,明天我殺你,殺來殺去,沙梁鎮都成了屠宰場了。哎,冤冤相報何時了!

李德乾喝了一碗酒,長歎了一口氣。

舅爺,不然!國民黨已經完蛋了,南京都解放了,青島眼看也要解放了,‘天火燒’回不來了!現在沙梁是我杜彥良的天下!

獨眼狼也幹了一碗酒,他在解放軍隊伍裡取了一個官名叫杜彥良,可在李德乾聽來,仍然是獨眼狼。

李德乾搖了搖頭,說出一件往事:

那一年我被冷冠榮的隊伍抓到了藍底,在哪裡遇到一個信耶穌的洋和尚,是被冷冠榮從平度教會醫院請來治槍傷的,臨走的時候冷冠榮送了他一百大洋,洋和尚不要錢,只要冷冠榮信耶穌。冷冠榮笑道:我一個殺人如麻的土匪,哪裡會在乎死後去天堂還是地獄?

洋和尚說:凡動刀劍者,必死於刀劍之下,這是耶穌的話,你要記著。冷冠榮當然不會聽洋和尚的話,一年後他在膠縣城下,被八路亂槍打死。

獨眼狼苦笑道:舅爺,當土匪的都是在刀尖上過日子,誰也沒打算死在床上,讓兒孫送終。這道理何須聽洋和尚說?

李德乾道:不在身份,在心魔。殺人者,被人殺,在匪在兵,道理都是一樣的。你爹一個連螞蟻都不忍心踩死的老實人,被官孝殺了,你覺得冤;韓蘭嫚,一個婦道人家,官孝他爹,一個老實巴交的莊稼人,你說殺就殺了,他們冤不冤?這就是天道,天道好還。只有悟到了這一層,才能跳出這個輪迴啊。

“獨眼狼”睜著怪眼道:舅爺,照您這麼說,我這個仇就不報了?不可能!官孝跑了,他老婆孩子還在青島!天火燒跑了,他的家還在沙梁,祖墳還在沙梁!他還有一大堆子姪!這筆血債我要慢慢跟他們算!我現在手裡有權,腰裡有槍,我怕啥?

話不投機半句多,從此獨眼狼很少再去李德乾的酒館,反而是小白鞋感念李德乾當年的救命之恩,常來走動。不過獨眼狼沒忘李德乾的恩情,分了三十畝水澆地和四間大瓦房給他,李德乾根本不領情,一概退回,還揚言:別人胳膊上的肉長不到我腿上。

小白鞋上門去勸:土改是共產黨的章程,所有的人都分了地,舅爺,您是貧農,您不要地,讓工作隊臉往哪裡擱?兩個孩子咋養活?

李德乾看在小白鞋的份上,要了廟上的三畝公田。

可是不久,李德乾就不得不求到獨眼狼門上了。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大沽河往事(小說)32血蒙眼

大沽河


 

32血蒙眼


沙梁橋戰鬥之後,國軍的防線退到了青島外圍棘洪灘、城陽一線,沙梁被重新解放,獨眼狼依舊回來當他的鎮長,繼續推進土改。挾軍事勝利之餘威,第二次的土改不光是分地分房,還有清匪反霸的內容。

獨眼狼不光是個混蛋,還是個孝子,回到沙梁後,先跪倒在杜老漢墳頭痛哭了一場,又趕回小酒館,給替自己收斂亡父尸首的李德乾磕了三個響頭。

李德乾把獨眼狼拉起來,問他這次回來打算怎麼辦?

以牙還牙,以血還血!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獨眼狼一隻好眼眼裡噴著怒火,胸口燃燒著仇恨,把匣子槍掏出放到桌子上,道。

臘八呀,今天你殺我,明天我殺你,殺來殺去,沙梁鎮都成了屠宰場了。哎,冤冤相報何時了!

李德乾喝了一碗酒,長歎了一口氣。

舅爺,不然!國民黨已經完蛋了,南京都解放了,青島眼看也要解放了,‘天火燒’回不來了!現在沙梁是我杜彥良的天下!

獨眼狼也幹了一碗酒,他在解放軍隊伍裡取了一個官名叫杜彥良,可在李德乾聽來,仍然是獨眼狼。

李德乾搖了搖頭,說出一件往事:

那一年我被冷冠榮的隊伍抓到了藍底,在哪裡遇到一個信耶穌的洋和尚,是被冷冠榮從平度教會醫院請來治槍傷的,臨走的時候冷冠榮送了他一百大洋,洋和尚不要錢,只要冷冠榮信耶穌。冷冠榮笑道:我一個殺人如麻的土匪,哪裡會在乎死後去天堂還是地獄?

洋和尚說:凡動刀劍者,必死於刀劍之下,這是耶穌的話,你要記著。冷冠榮當然不會聽洋和尚的話,一年後他在膠縣城下,被八路亂槍打死。

獨眼狼苦笑道:舅爺,當土匪的都是在刀尖上過日子,誰也沒打算死在床上,讓兒孫送終。這道理何須聽洋和尚說?

李德乾道:不在身份,在心魔。殺人者,被人殺,在匪在兵,道理都是一樣的。你爹一個連螞蟻都不忍心踩死的老實人,被官孝殺了,你覺得冤;韓蘭嫚,一個婦道人家,官孝他爹,一個老實巴交的莊稼人,你說殺就殺了,他們冤不冤?這就是天道,天道好還。只有悟到了這一層,才能跳出這個輪迴啊。

“獨眼狼”睜著怪眼道:舅爺,照您這麼說,我這個仇就不報了?不可能!官孝跑了,他老婆孩子還在青島!天火燒跑了,他的家還在沙梁,祖墳還在沙梁!他還有一大堆子姪!這筆血債我要慢慢跟他們算!我現在手裡有權,腰裡有槍,我怕啥?

話不投機半句多,從此獨眼狼很少再去李德乾的酒館,反而是小白鞋感念李德乾當年的救命之恩,常來走動。不過獨眼狼沒忘李德乾的恩情,分了三十畝水澆地和四間大瓦房給他,李德乾根本不領情,一概退回,還揚言:別人胳膊上的肉長不到我腿上。

小白鞋上門去勸:土改是共產黨的章程,所有的人都分了地,舅爺,您是貧農,您不要地,讓工作隊臉往哪裡擱?兩個孩子咋養活?

李德乾看在小白鞋的份上,要了廟上的三畝公田。

可是不久,李德乾就不得不求到獨眼狼門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