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往事(小說)92 後記 (全文完)

大沽河


 

92 後記


1979年清明,李旭光挺著大肚子,抱著李兆岐的骨灰找到堂哥李鐵誠,將骨灰安葬在李家墳地。她於文革結束後被放出來,多年上訪,神經已經不清楚了。一個月後,她生下我,從醫院出走,不知所蹤。

2016年,我收到周紅阿姨寄來的李旭光的24本日記,這是我生母精神還健康的時候寫下的,寄存在周紅那裡。 次年,我從加拿大回國,送走了我的養父李鐵誠,走訪了還健在的知情人。

我根據這些日記和採訪,寫成一本書,打算將日記和書稿埋進大沽河畔,李家的祖墳裡。

在故鄉的日子裡,我每天都站在大沽河畔,傾聽著滾滾波濤中嗚咽著的歷史的哭聲。

 

2021年12月18日一稿

2022年3月13日定稿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大沽河往事(小說)92 後記 (全文完)

大沽河


 

92 後記


1979年清明,李旭光挺著大肚子,抱著李兆岐的骨灰找到堂哥李鐵誠,將骨灰安葬在李家墳地。她於文革結束後被放出來,多年上訪,神經已經不清楚了。一個月後,她生下我,從醫院出走,不知所蹤。

2016年,我收到周紅阿姨寄來的李旭光的24本日記,這是我生母精神還健康的時候寫下的,寄存在周紅那裡。 次年,我從加拿大回國,送走了我的養父李鐵誠,走訪了還健在的知情人。

我根據這些日記和採訪,寫成一本書,打算將日記和書稿埋進大沽河畔,李家的祖墳裡。

在故鄉的日子裡,我每天都站在大沽河畔,傾聽著滾滾波濤中嗚咽著的歷史的哭聲。

 

2021年12月18日一稿

2022年3月13日定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