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万宝:血色铁城(下部)维权的时代——第四十章:暗夜烛光似暖阳 心有灵犀莫敢通



 

第四十章
暗夜烛光似暖阳 心有灵犀莫敢通

在韩流大喊着老天睁睁眼后,老天没有睁开眼,他倒是眼前一黑,在黑暗中感觉有人在为他解开捆住手腕上的绳索,而且还有人在对他喊什么,直到眼前出现了亮光,他才看清对他喊什么的人。
在他眼前一个女孩正在用她的双手把着他肩膀在晃悠着他,他满脸大汗淋漓,惊恐的眼睛望着眼前的女孩,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明明在哪?”他的视线移开那个女孩,四处扫视,没有看到他要找的人。
“明明早上我送她上学了,一点什么事情都没有,哥,你不要为孩子担心。”那个女孩说到这里,然后问道:“哥,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我进来时就看到你手脚不停地乱动。”
韩流想了一下,向那个女孩点点头,自从离开监狱后,人虽说离开了监狱,但他的记忆却始终无法从那里逃脱出来,在睡觉中常常做些惊恐万状的噩梦。那个女孩拿过一条毛巾要给他擦脸,韩流摇下头,接过毛巾擦自己的脸。那女孩接过韩流擦完脸后的毛巾,毛巾差不多湿透了一半。
韩流起床走到窗前,窗外的玻璃上被飘落的灰尘糊了一层,玻璃失去了原有的透明度,窗外的天空比他几年前离开的时候还要晦涩阴暗,满天的烟尘遮天蔽日的依然像一口大黑锅似的悬在空中。
“哥,洗漱一下,吃饭吧。”
“我梦见一条饿狼扑向明明,要把她吃掉,我拼命阻挡,但还是没有阻挡住,我想让狼吃掉我,那样吃饱的狼就不会去吃孩子了。”
“哥,面对凶残的饿狼,不要以为牺牲自己的身躯填饱狼的肚子,它就不再想吃掉你的孩子了,因为狼没有饱足的时候,吃得越多反而越加饥肠辘辘。救孩子光想献出自己的身躯是不够的,孩子还是要被狼吃掉的。”
“我还梦见一头刚刚苏醒的狮子,我祈求它阻拦饿狼不要吃我的孩子,吃掉我,留下我的孩子。可那狮子没有理会我的哀求,反而对饿狼几次冲不过我这道人墙还怒吼。”
“当一头狮子在冬眠时,兽性或恶性还是其本性的话,那么这头狮子还是继续处于沉睡之中吧。因为它的睡醒将带来的是一片灾难,不要忘记狮子冬眠前所做下的罪恶。人不是不能忘记罪恶的制造者,但不能遗忘罪恶者所制造的罪恶,遗忘罪恶的历史,那罪恶的历史必然将会是重蹈覆辙。忘记罪恶的制造者,但罪恶的制造者必须得为所做出的罪恶进行深刻的反省并忏悔。”金花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什么,走到桌前看看上面的吃的东西,端起来闻了一下,下意识摇摇头,把桌子上吃的东西装进了塑料袋里,“哥你饿了吧?”她也不管韩流在摇头,“我去买点吃的,你先洗漱一下。”说完拎着垃圾袋,向门口走去。
望着走到门口的金花背影,嘴张开一下,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时光匆匆,她原来还是孩子,如今已经是一个大姑娘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些年竟然是她在照顾自己,而自己对她总是有一种歉疚感,韩流不想让她跟自己在一起,一方面自己所做的事情会给自己带来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并会给她的工作和生活带来诸多的不便,本来自己给家庭带来了很多的不幸,因此更不想让家人之外的人成为无辜者。自己的冷漠原以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让她厌恶自己离开自己,但金花似乎并没有打算按着他的想法去做,韩流望着将要走出门去的金花的背影,脑海里仿佛在播放一部电影。

出狱快五年了,如今又被关押进了阴暗的小号里。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冷万宝:血色铁城(下部)维权的时代——第四十章:暗夜烛光似暖阳 心有灵犀莫敢通



 

第四十章
暗夜烛光似暖阳 心有灵犀莫敢通

在韩流大喊着老天睁睁眼后,老天没有睁开眼,他倒是眼前一黑,在黑暗中感觉有人在为他解开捆住手腕上的绳索,而且还有人在对他喊什么,直到眼前出现了亮光,他才看清对他喊什么的人。
在他眼前一个女孩正在用她的双手把着他肩膀在晃悠着他,他满脸大汗淋漓,惊恐的眼睛望着眼前的女孩,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明明在哪?”他的视线移开那个女孩,四处扫视,没有看到他要找的人。
“明明早上我送她上学了,一点什么事情都没有,哥,你不要为孩子担心。”那个女孩说到这里,然后问道:“哥,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我进来时就看到你手脚不停地乱动。”
韩流想了一下,向那个女孩点点头,自从离开监狱后,人虽说离开了监狱,但他的记忆却始终无法从那里逃脱出来,在睡觉中常常做些惊恐万状的噩梦。那个女孩拿过一条毛巾要给他擦脸,韩流摇下头,接过毛巾擦自己的脸。那女孩接过韩流擦完脸后的毛巾,毛巾差不多湿透了一半。
韩流起床走到窗前,窗外的玻璃上被飘落的灰尘糊了一层,玻璃失去了原有的透明度,窗外的天空比他几年前离开的时候还要晦涩阴暗,满天的烟尘遮天蔽日的依然像一口大黑锅似的悬在空中。
“哥,洗漱一下,吃饭吧。”
“我梦见一条饿狼扑向明明,要把她吃掉,我拼命阻挡,但还是没有阻挡住,我想让狼吃掉我,那样吃饱的狼就不会去吃孩子了。”
“哥,面对凶残的饿狼,不要以为牺牲自己的身躯填饱狼的肚子,它就不再想吃掉你的孩子了,因为狼没有饱足的时候,吃得越多反而越加饥肠辘辘。救孩子光想献出自己的身躯是不够的,孩子还是要被狼吃掉的。”
“我还梦见一头刚刚苏醒的狮子,我祈求它阻拦饿狼不要吃我的孩子,吃掉我,留下我的孩子。可那狮子没有理会我的哀求,反而对饿狼几次冲不过我这道人墙还怒吼。”
“当一头狮子在冬眠时,兽性或恶性还是其本性的话,那么这头狮子还是继续处于沉睡之中吧。因为它的睡醒将带来的是一片灾难,不要忘记狮子冬眠前所做下的罪恶。人不是不能忘记罪恶的制造者,但不能遗忘罪恶者所制造的罪恶,遗忘罪恶的历史,那罪恶的历史必然将会是重蹈覆辙。忘记罪恶的制造者,但罪恶的制造者必须得为所做出的罪恶进行深刻的反省并忏悔。”金花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什么,走到桌前看看上面的吃的东西,端起来闻了一下,下意识摇摇头,把桌子上吃的东西装进了塑料袋里,“哥你饿了吧?”她也不管韩流在摇头,“我去买点吃的,你先洗漱一下。”说完拎着垃圾袋,向门口走去。
望着走到门口的金花背影,嘴张开一下,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时光匆匆,她原来还是孩子,如今已经是一个大姑娘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些年竟然是她在照顾自己,而自己对她总是有一种歉疚感,韩流不想让她跟自己在一起,一方面自己所做的事情会给自己带来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并会给她的工作和生活带来诸多的不便,本来自己给家庭带来了很多的不幸,因此更不想让家人之外的人成为无辜者。自己的冷漠原以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让她厌恶自己离开自己,但金花似乎并没有打算按着他的想法去做,韩流望着将要走出门去的金花的背影,脑海里仿佛在播放一部电影。

出狱快五年了,如今又被关押进了阴暗的小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