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白话:赵盛烨拿“爱国”做幌子,要全人类 “陪葬”
友人在电邮帖子中说:从大饥荒活出来,最懂得吃的重要。当年理想就是能吃饱。从镇反、土改、反右,到大饥荒、文革、六四,一千一万次证明:中共从来不爱国,更不爱人民。现在猛听到有个叫赵盛烨的提议要用毁灭地球的方式来对抗美国,才明白中共又回到大灾难的前夕!
 
勿鸣:抓周(小说连载三十)
他对胡耀邦是有感情的,他右派份子的帽子,他历史反革命家庭的帽子,他大伯家地主的帽子,都是胡耀邦给摘的。没有胡耀邦,就没有他华不忧的今天,胡耀邦是他的恩人。
他当天没吃晚饭,他对老伴罗梅说,中午吃多了,不饿。
第二天,干休所的老干部们谈论最多的是胡耀邦的去世,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曾在五七年反右和文革中挨过整,是胡耀邦给他们平的反,他们的心里都很悲痛。老干局也在显眼的地方贴出了通知:干休所在大礼堂布置了灵堂,4月22日上午十点,电视转播胡耀邦同志追悼会。
 
蔡楚:秋思
从大饥荒活出来的我,最懂得吃的重要。忘不了那三年,十腹九空,饿殍遍野。我的理想就是吃饱。
从镇反、土改、反右到大饥荒、文革、六四,一千一万次证明:中共从来不爱国更不爱人民。
到老来食而无味,猛听到赵盛烨提议用毁灭地球的方式来对抗美国。才明白中共又回到大灾难的前夕。
这种反人类的罪恶如何清算?
 
勿鸣:抓周(小说连载二十九)
华不忧想起了这个儿子满周岁,给他抓周的事,“难怪他死活不抓桌子上的东西,还在桌子上撒尿,原来这个家伙不是五行中人,怨不得我们,怨不得社会,都是他命里注定的。”
华不忧的朋友们却不这么认为:如果没有那次严打,也就没有以后的那些事。严打彻底改变了华乐水的人生轨迹,他们同情华不忧,同情他的小儿子华乐水。
王维洛:茅于轼关于三峡工程的千古一问
《长江长江》一书中收录了茅于轼先生的一篇文章,题目为《水库退役后的状况和后果为何不见论证》,当年茅于轼先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经济评论》主编。
文章很短,但是提出几个很尖锐的问题:
第一:水库退役后的状况和后果是什么;
第二:恐怖分子袭击;
第三:三峡工程决策问题;
第四:参与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专家的责任问题;
第五:三峡工程评价标准问题。
2011年茅于轼回忆说:可能就是人家没有想到的问题我想到了。
 
 
勿鸣:抓周(小说连载二十八)
他想起了当年和老伴罗梅去公社领结婚证,他们一清早就到了公社,工作人员要他们背诵老三篇,指定他们俩背诵《为人民服务》,背完才能给他们开结婚证,他一口气就背完了,轮到罗梅背时,她总是出错,背到下午四点也没通过,工作人员也烦了,说算了算了,别背了,你们唱一首歌算了,唱《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这首歌他们两个都会,唱完就给他们办了结婚证。
回家的路上,他问罗梅怎么那么长时间都背不到,罗梅说她不喜欢这个语录,一背心里就反感,一反感就忘了词,都说的什么东西呀?什么部队里死了人,要开追悼会,什么村上的人死了,也要开追悼会。我们是去领结婚证的,老是死呀死的,多不吉利。
 
蓬佩奥“谎言大全”
唐按:根据华夏史,特别是当代史,根据新华社长文(32600字,人民日报转发占三个版),应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谎言”集中到一块,不厌其烦地向中国乃至向全世界公布,让全人类看看这个“比病毒还病毒”的蓬佩奥到底说了我们多少坏话,撒了多少谎。
鉴于新华社三万多字文章,实在太长,实事求是地说,不论是中国还是这个星球上的普通人都很难耐着性子读下去,故特将那些作为新华社“靶子”的“谎言”部分摘录出来,供“中国人民谴责”(新华社原文中那个“的”字可以省略)。至于有耐心浏览新华社长文的读者,就去读那长文好了。
 
勿鸣:抓周(小说连载二十七)
华乐山说:“郭红前几天同我讲,她有一个表姐,以前也是经编厂的,半年前到了深圳,在一家香港人的针织厂上班,包吃住,每个月工资一百多元,郭红想去,她问我去不去。我说我去能干什么,她说那个厂缺一个电工,每个月工资一百二十多元,包吃住。”
华不忧说:“不能去,工资高是高一点,但干活时间长,一天起码要干十一、二个小时,星期天也不能休息,也要干活,资本家都没人性。”
 
廖亦武:无边的亡灵翻开又阖上这本书——向参与创作它的朋友们致谢
这是一部根据真实事件及背景构建的小说,
 
无边的亡灵翻开又合上这本书。
 
——向参与创作它的朋友们致谢。
 
 
勿鸣:抓周(小说连载二十六)
郭红走后,罗梅有些怅然若失,她看到郭红的第一眼,就像见到熟人一样,感觉以前在哪里见过,她想了好久,终于想明白了:原来一元纸币上画有一个开拖拉机的女孩,穿的也是吊带裤,上身也是白色的褂子,褂子也扎在吊带裤内,长得也像郭红。
她马上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钱,找到一张一元的纸币,眯着眼睛看了起来,脸上的皱纹像绽开的菊花。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任志强案开审北京戒备森严 任拒绝认罪坚持自辩
关注任志强案的王女士当天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在当局看来,审理任志强案和当年审理刘晓波案一样,当局摆出如临大敌的阵势是为了吓唬民众:“警车戒备,不准围观,不准靠近。外国使领馆的人关注中国的一些异见人士,任志强也算一个吧,我觉得这个也很正常。”
推号为@AnnaWruiqin、标注为光传媒创办人王瑞琴的推友周五推出2条“任志强开庭情况通报”的现场快讯,并配有照片。标注9点半前的第一个快讯说,法院大门口及周围有很多警察,对面有很多人在拍照摄像,刚才有两个警察过来盘问拍摄者。任志强案开庭时,警察说除了有“特别邀请的人”外,无人能进入法庭旁听。
余东海:人本文明和神本宗教
神本位与人本位,学术相悖而行,政治格格不入。故政教分离是唯一的出路,是现代文明的起步。然神本宗教虽然早已不能主导政治,但影响依然很大。故我说过,美西有精神分裂之嫌。
说分裂或许严重了,但美西的国家和社会,往往精神不一致、非正常则是显而易见的。这与人本主义之道德资源不足有关,也与神本主义之不良影响有关。例如,耶稣说:“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这种宗教精神,就是弊大于利的,影响政治就会产生绥靖主义,影响个体就会产生纵容邪恶、助恶为乐的妇人之仁。被反对派讥为圣母婊的美西白左,很多人深受耶教精神的影响。儒家强调智勇双全,扬善惩恶并重。耶教则博爱有余而智勇严重不足,扬善有余而惩恶精神丧失。
 
勿鸣:抓周(小说连载二十五)
永昌媳妇生了三个女儿后就没了动静,这可急坏了爷爷奶奶,他们想要一个重孙传宗接代。奶奶时不时瞅瞅孙媳妇的肚子,孙媳妇的肚子总是瘪的。
“这可怎么办好?”爷爷一筹莫展。
“听说靳家台观音庙里供的观音菩萨灵验,要不我们去拜拜观音?”
爷爷说:“那个观音庙不是早拆了吗?”
“都拆了三回了,现在又修好了。拜的人多,香火旺着呢。”
爷爷说“要去,要去,得赶紧去,晚了又拆了。”
 
白话:美国从来不会阻挡中国人民幸福
大约也正是这个“世界第一”和“世界第二”,让我们一些人感觉中国已无比强大,一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很快就会超过美国,于是忘乎所以,开始膨胀,让一些清醒的中国人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大跃进”和“超英赶美”的时代。但是真厉害还是假厉害,真强大还是假强大,骗不了人。如果不是真厉害真强大,而是瞎吹胡吹,那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不,才几年过去,不仅我们自己,世界也很快就看到了“这一幕”。
事实怎样呢?只要老实一点,就要承认,中国还有很多人没有脱贫,中国还并不强大,或说还不够强大。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五月下旬答记者问时还说中国现在还有六亿人每月收入只有1000元人民币,而这点收入即使在一个中等城市连租房都困难。可国家的“奋斗目标”是在2020年年底要“一个都不能少”的脱贫。脱贫什么意思,至少要能租得起房吧?
关键是这些贫困与美国没有关系。只要不昧着良心,可以说,几十年过去,中国人富起来,与美国的支持帮助有关,而中国的贫困却与美国没有一毛钱关系。
承认这一点,会让我们大脑清醒,知道今后应该走什么路,如何走。千万不要被一些仇美反美者忽悠,那样,吃苦受罪的还是底层民众不说,整个国家也会被“往沟里带”。所以,本人第一个站出来对那伙人表达自己的不满乃至愤恨之情。
 
 
勿鸣:抓周(小说连载二十四)
从那以后,华不忧党费不催不交了,党小组会上不主动发言了,经常缺席党组织活动了。参加政协会议时,他也不提交议案了,别人提交的议案他也不附议了。
邬友民看出了华老头的异常,笑着对他说,五七年我宣布你为右派,把你发配到农村当农民,是救了你的命,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华不忧不解,问这话怎讲。邬友民说,你知道萧模贵的结局吗?华不忧说,不知道,他怎么了?邬友民说,他早死了,文革期间被红卫兵打死的。你在农村,躲过了文革这道鬼们关。你如果在城里,就你平时的言论,加上你的出身背景,你能好得过萧模贵?
廖亦武:安全局在行动
初生牛犊Kcriss,对坊间种种P4谣传,也有所耳闻。 因为武汉封城,位于城中的P4,是每个武汉人心里都清楚、而嘴上却不敢触碰的政治禁忌——Kcriss真是不顾死活啊,正如三十多年前的六四凌晨,一个叫廖亦武的诗人在天安门的枪声和惨叫中朗诵《大屠杀》...... 。 接踵而至的追捕和入狱是注定的,可是,,青春的正义的骚动岂能按捺得住——在30多秒的SOS求救视频中,Kcriss感觉整个车在飞,方向盘快不听使唤了:我在路上,我现在被国安的人开着不是警车的车,在追我. . . . . . 。 我在武汉,我开得很快很快,他们在追我,他们一定想隔离我...... 。 "
随后他冲上一座立交桥,速度稍慢,后面的车就上来,擦着车身超车。 他朝左甩了一下方向盘,如同谍战电影,对方嘎吱退后。 他将油门一踩到底,不要命了。
 
谢显宁:《著名作家铁流与流沙河的人生纠葛》转发注
【转发注】 在朋友圈读到《著名作家铁流与流沙河的人生纠葛》一文(以下简称《纠葛》),因了解一点该文所述铁流与流沙河之间的“人生纠葛”,故在此转发该文,并写下本人此段“转发注”(以下简称“注”)。
铁流的帖子一发出,便招来读者谴责。本人读后,也侧目视之。原来,铁流因流沙河去世,特意“啓用近四十年不用署名晓枫,送故人流沙”。也许铁流情急,把“流沙河”的名字错写成了“流沙”。读了铁流“破天荒的啓用”晓枫署名“送故人”流沙河的帖子,发现原来是铁流在“鞭尸”流沙河(内容详见下面截图图)。
 
勿鸣:抓周(小说连载二十三)
那几年怪事颇多,先是林彪外逃,飞机掉了下来,摔死在外蒙,这无疑是在中国扔了一颗原子弹,林彪可是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钦定的接班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乡下人听到这个消息时,开始都不相信,又不敢乱说,后来亲自看了报纸,这才相信,他们都有一个疑问,林彪为什么要谋害毛主席?他接毛主席的班都写进了党章,有必要谋害毛主席吗?以前说他什么都好,现在却说他什么都不好,毛主席不是很英明吗,他以前为什么没发现?本来老百姓对刘少奇阴谋篡党夺权就不理解,他是国家主席,是毛主席钦定的接班人,他用不着篡权,现在又出了一个林彪,也是篡权。他们被搞糊涂了,大家认为华不忧知识渊博,要他分析,他是右派,怎敢讲话?
可贫下中农们私下里却在议论。
 
勿鸣:抓周(小说连载二十二)
华季卿被公社民兵绑在一颗杨树树干上,动弹不得,他的脚边是搜出来的一尊木头菩萨、四本经书和一个香炉。
拿渔网的家伙说:“你已经犯罪了,知道吧?”
华季卿说不知道。
“啪,啪”拿铁铳的家伙打了华季卿两耳光。
“不知道?你不知道麻雀是四害,要被消灭吗?消灭麻雀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英明决定,你包庇、同情、隐藏麻雀,就是反对毛主席他老人家,就是阶级敌人。 ”
 
孟泳新:《从斯大林隐蔽战略到毛泽东隐蔽战略》
请注意,2019年9月,由波兰提议又一而三地提出、再由欧盟议会通过了《关于战争爆发与团结对欧洲未来重要性的决议》的主要精神思想还远远没有为美国及整个西方世界所完全理解和接纳。二战胜利以后不久斯大林隐蔽战略在西方欧洲就已经暴露无疑并被世人认破、被世人反制,但在很时期内斯大林隐蔽战略在东方亚洲,却仍然不断地发挥着它的蒙蔽功能,仍然不断地取得它的成功。这就是二战胜利到斯大林死后一段时间世界历史的本质。也就在同样一段时间内,毛泽东学习了斯大林逐步地形成了他自己的隐蔽战略,并开始付诸实施,根子是毛泽东从他执撑中共大权以后一直揣摩斯大林的心理及谋略,并能领会贯通,“有所发明,有所创造”(大约是毛泽东1962年时候的话)。可是世界上各国政治领导人、国际战略研究学者、国际关系研究学者至今不仅没有真正认清毛泽东隐蔽战略,而且对斯大林隐蔽战略也是似懂非懂。
故要讲清楚毛泽东隐蔽战略,就必须从毛泽东隐蔽战略的根子---斯大林隐蔽战略讲起,因为毛泽东隐蔽战略本质上讲是斯大林隐蔽战略的继承与后续,这就是本文标题的来由。
 
 
梁之:乞丐里的霸主
当年,伟大领袖很有意思,对世界格局做出基本判断后,把这个星球划分为“三个世界”。
尽管当时中国已经有了原子弹、氢弹,卫星也上了天,是一个响当当的“大国”,可领袖很谦虚,还是把自己统治的国家划归“第三世界”。他说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什么叫第三世界?跟第一世界比,第三世界就是“苏乞儿”的代名词。但有点不好意思的是,这两天竟然看到一则消息,说英国决定停止给中国每年7100万英镑的无偿援助,这让自己多少有点不适感。又因有了这则消息,见网友道出更多真相。
 英、日、德、美等发达国家自1979年以来,就开始对中国进行巨额援助。虽然后来逐渐减少对华无偿援助,也依旧以经济合作和技术援助的形式帮助中国发展经济。即使他们自己年度赤字不断,也还是拿钱支持中国。
说真的,原先只知道我们这些年接受过不少日本的援助,包括在邓小平要求下帮中国在上海建了一座现代化钢厂,真不知道还接受有其他国家的援助。看来,只要不昧着良心,只要不怕雷劈,中国的发展进步,人民的“幸福生活”,确实也有那些援助国的功劳。
 
勿鸣:抓周(小说连载二十一)
公社党委在检查黄潭大队除四害时,发现黄潭大队的天空中还是有很多麻雀在飞,这说明黄潭大队除四害不彻底。罗卫国是公社除四害小组的组长,他要为这件事负责。夏书记批评他后,他把气全部撒在了黄潭大队的支书身上。黄潭大队的支书觉得自己很冤枉,他拍着胸脯说,我们黄潭大队在消灭麻雀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捣毁了麻雀窝一百一十多个,打死麻雀两百三十多只,掏获麻雀蛋九十多枚,黄潭大队的麻雀已经全部消灭干净。罗卫国说那一天在空中飞的麻雀是哪里来的?黄潭大队的支书说是从其他大队飞来的,比如拔萃河大队。
罗卫国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他罗卫国曾经是拔萃河大队的支书,他这样说话,明显是在说他罗卫国以前就没把工作做好,导致现在的班子自由散漫。他更加生气,劈头盖脸的又把黄潭大队的支书骂了一通。
 
 
2020年度“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获得者名单及情况简介
今年是天安门民主运动31周年。为了帮助经济困难的“六四”受难者,给他们家庭一个希望,“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和“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联合颁发第十一届“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
衷心感谢劳改研究基金会理事会的“人道援助基金项目”,共提供的12000美元人道救助款(受助人为宁先华先生之女,鲁德成先生之女、余志坚先生之子、张燕生先生之子、张毅先生之子、张茂盛先生之女、秦志刚先生之女、刘济潍先生之女、刘玉滨先生之子、郭海峰先生之子、李金鸿先生之女和张霄旭先生之女。
衷心感谢美国芝加哥的朋友捐助的1000美元(受助人为罗茜之子)
我们希望更多的海外朋友投入到救助31年前的那些英雄们的子女们这一人道主义行动中来。我们一贯认为:忘却他们无异于泯灭良知,帮助他们就是在救赎我们自己!
 
 
唐汉民:批驳邓聿文的文章《是否有利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中共的战略误判》
邓聿文的文章,主次不分,混淆概念,立场骑墙,属于小骂大帮忙类型。
总结:所谓的中国战略智库,此前就出现了杨恒均那样身份可疑的研究员。如今挂着中国战略智库研究员头衔的邓聿文、李伟东等人,经常发表一些立场骑墙的言论,还不时犯一些历史常识性的错误。实在是,让海内外华人学界大跌眼镜...... 
 
勿鸣:抓周(小说连载二十)
她的声音又甜又脆,回他话时瞥了他一眼,既羞羞答答,又含情脉脉。
这哪里是罗梅,分明就是罗敷!直觉告诉他,她心中魂牵梦萦的罗敷回来了,就在他的眼前。
聊了几句后,队长媳妇对他说,华老师,你先回去,我们姐妹俩难得见一面,有几句私房话要说。
在回去的路上,他又想起了那首叫《陌上桑》的汉乐府诗,以及诗里那个叫罗敷的美女。
罗敷是一个采桑养蚕的女人,罗梅也是的,他们俩何其相似!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强化汉语教学遭反弹 内蒙古多地爆发罢课、抗议
中国内蒙古自治区官方近日出台新政,要求当地以蒙古语授课的学校改用国家统编教材,用汉语授课,取代蒙古语教科书。
抗议者指出,呼和浩特、赤峰市、通辽市等地都出现了抗议或者罢课活动。呼伦贝尔市某幼儿园孩子的母亲诺明(音)向美联社表示,她在平时不会出现警察的地方看到了警察,而且还在一所学校门前看到了一个金属栅栏。从周一开始她就不送孩子去幼儿园了:“我们很多家长会继续让孩子呆在家里,直到他们重新在学校恢复蒙古语授课。”
蒙古语学校中小学学生的语文课将改用普通话教学。明年,政治与道德课程也将转为普通话教学,2022年开始历史课也将用普通话教学。其余的课程,比如数学,不会改变其教学语言。学生也将从一年级开始学习普通话。之前的规定是,学生从二年级才开始学习普通话。
 
余东海:制裁和摧毁伊朗神权的必要性
6月29日川普推特表示:“美国对伊朗的要求非常简单,就是没有核武器,也没有进一步支持恐怖组织。”确实太简单了。若是王道政府,在各方面拥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必将进一步督促伊朗政府改革政治和制度,要求其尊重民权、关怀民生。否则吊民伐罪。不过,在现阶段,美能如此,已很不错,值得肯定。
最可恨那些乡愿之国,不断干扰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更可恨那些邪恶政权,助纣为虐,助其为虐伊朗,危害世界!
 
 
勿鸣:抓周(小说连载十九)
自从打成右派后,华不忧就变得沉默寡言了,刘大脚死后,他的话更少了,一天到晚只是埋着头干活。
成立大队第三年,罗根生升了官,当了大队支部书记,华不忧再也不用写改造报告了,批斗的次数也少了,即使公社指名道姓要批斗华不忧,罗根生也会想方设法拒绝。
 
陈永苗:合法性危机与民国当归
最近香港前总督彭定康起诉到国际法院,要求确认《中英联合声明》无效,理由是与英国签订协议的是满清,而中共政府没有继承满清债务,不是继承人。
与湖广铁路国债案重翻一样,都是冲着中国大陆政权的合法性危机,用国际法打击,属于狠招。国际法对中国出路的决定性是整盘的,全局的。马英九总统退休之后颇为可惜,身为国际法博士,退休后可以搞国际法救民国,国际法保民国。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勿鸣:抓周(小说连载十八)
华不忧怒气冲冲地冲出人群,向他三叔家方向跑去,跑了不到二十米远,被华家一个后生一把抱住,脱不开身,正好四叔走了过来。他对华不忧双手合十,说道:忍之为德,无令嗔恨,若纵恚心,即开障门,被辱不嗔,是为慧根,忍者无怨,必为人尊。阿弥陀佛。说完转身往河边走去。
华喜卿也赶到了,他对华不忧说,你嫂子人都没了,你就受了一点委屈,有什么想不开的?不要给我再添乱了。说完,给那后生使了个眼色,后生拉着华不忧,跟在了四叔的后面。
 
更多 >>

img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
白话:赵盛烨拿“爱国”做幌子,要全人类
蔡楚:秋思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任志强案开审北京戒备
白话:美国从来不会阻挡中国人民幸福
2020年度“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获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强化汉语教学遭反弹
罗门:他们有多蠢多邪恶
白话:美国会打中国和中国会回到合作社时代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陈光诚在共和党全代会
布拉格出版人托马斯对廖亦武的采访(多图)
白话:“光屁股”就应受到鄙夷
余东海:光明使者自由歌
沈九乡:我们的童真年代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蔡霞接受多家外媒采访
唐宋民:中美关系的“关键点”在哪里
曾伯炎:遐思浮想一朿
一真溅雪:一场关系全人类命运的大转折已经
陕西乡党:谁知盘中餐 粒粒来自土
郭飞雄:运用历史智慧,专业地设计未来中国
王维洛:共军数小时能占领台湾,但多长时间
老威:先生的遗著
白话:有时候坏人也会“人心所向”
笑蜀:政治转型中,反对派不应止步于反对,
曾伯炎:造假王国里的真假、是非思辩录
罗祖田: 古代罗马与当代中国
郭飞雄:铁窗英雄群体是建造未来民主社会的
白话:中国打得过美国吗
郭飞雄:中国的自由民主文化应当更加追求“
郭飞雄:政治转型第一阶,民间力量不需要进
陈永苗:中美关系四十年大棋局
郭飞雄:自由理想者不排除寻求与温和派、强
郭飞雄:中国民主维权运动有可能在历史上最
马萧:在一个荒谬的世界中,努力做一个明辨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去世
蔡楚:几张珍藏的照片—纪念晓波逝世三周年
曾伯炎:掘党史荒诞事,现腐恶根系谱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蓬佩奥发表“新铁幕演
朱民泽:论爱国主义
唐宋民:中共发言人不必那么“保守”
长天:土匪窝里出不来绅士
朱民泽:为美帝客卿余茂春鼓与呼
郭王:制度之恶不能代替个体之恶
曾伯炎:骚言杂语说世乱
网络研讨会:“哪条路径:民主还是专制?”
王维洛:从新安江水库九孔泄洪看水库大坝工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各方悼刘晓波逝世三周
王宇:郭于华教授谈信仰、历史真相和公民社
蔡楚:纪念本刊主编刘晓波先生殉难三周年
曾伯炎:申纪兰现象的辩识与思考
长天白日:把美国高官骂遍,谁来跟王外长谈
罗祖田:谈点全球化
德國肯彭市將舉行劉曉波逝世3周年紀念活動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重话批评习近平 北京
陈永苗:武汉疫情与民间的返祖现象
白话:中国人为何要为俄罗斯纪念侵占中国领
王维洛:如何看待长江洪水,是三峡工程反对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港人七一游行抗议数百
王维洛:尼罗河上的“三峡大坝”引起军事冲
吴称谋:全球战略与共产病毒
王维洛:为什么陈昌笃先生没有在三峡工程可
img

民主转型译丛
非暴力抗争在中国:一个目击者的记录
公民抗争的三大成功要素:一致、计划和纪律
埃及如何谈判转型:波兰与中国的经验教训
大众民主的武器——非暴力抵抗是最有力量的
民主转型:排他型、无共识与包容型、有共识
政体类别与民主顺序
匈牙利的圆桌谈判
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
img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
王维洛:茅于轼关于三峡工程的千古一问
廖亦武:无边的亡灵翻开又阖上这本书——向
廖亦武:安全局在行动
孟泳新:《从斯大林隐蔽战略到毛泽东隐蔽战
梁之:乞丐里的霸主
唐汉民:批驳邓聿文的文章《是否有利美国?
杰克?斯奈德:民主转型中民族主义冲突的兴
陈永苗:合法性危机与民国当归
马萧:对中国式共产主义的解剖
廖亦武:病毒时代的读书笔记
周锋锁:希望两位总统候选人回答美国对中共
孟泳新:《“無法迴避的最大历史叩问”,答
马萧:共产党人与多样性
吴称谋:论台湾的战略地位与未来
刘无忌:反对在中国实行联邦制的八大理由
余东海:爱民有道君知否
曾伯炎:追梦自由神的百岁女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批习并称中共“政治僵
朱民泽: 论“和平演变”的历史进步性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美国宣布制裁11名中
朱民泽:论中国社会变革
解颜: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宗教色彩(8)全
余东海:斩首行动与王道思想
唐宋民:邵燕祥,好福气
梅井:王毅外长的拍马怎么看都像讽刺
白话:胡锡进装着很天真很好玩
陈永苗:保守主义革命
沈九乡:林冲休妻的逻辑
刘晓波关于启动笔会会刊《白夜》的征求意见
白话:没人信了(随笔二题)
蔡楚: 推特上与“习近平”对话
崔永元:儿时相信过的原来都是谎言
许章润: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
蒋志青:个人选择权利是自由的根本
律师会见谢阳笔录(三)
长天:申纪兰二题
荣剑:非常时期的道德事件与道德践行者
江棋生: 平权是一切自由的根本
廖亦武:好日子是等不来的
访林培瑞:美国反种族歧视运动是否 “美式
沈九乡:回忆饥困难耐和担惊受怕的日子
张千帆:种族平等——美国宪政的原罪、救赎
白话:敢问胡锡进:twitter有多“虚
曾伯炎:郝海东现象解读
吴思:坚定地迈向宪政民主
张伦:"八九—六四”与当代中国 (下)
王维洛:谁与李鹏一起建造了这座愚蠢的纪念
沈九乡:何必要让林冲做英雄?
陶渭熊:大救星的民主自由盛宴
曾伯炎: 宅家思绪湍飞札记
全球民间团体悼"六四"倡议书,吁世界齐抗
曾伯炎:王康,重庆的又一座精神堡壘
陈破空:追忆王康:那个长得像列宁的人
六四屠殺31週年網上紀念
唐宋民:“敲锣女”不是异类
白话:“反动派”不是纸老虎
笑蜀:告别极端政治,回归宪政中道
长天白日:中共落马官员的“忏悔”你信吗
陈建刚: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白话:双重的“双重”,非法的“非法”

热点文章
席慌帝:罪魁祸首,呼之已出
野渡:中国茂名抗议非香港时代革命
武汉多位公民发起为李文亮医生铸造
梁慕嫻:「江陰要塞」的教訓
李南央: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
廖祖笙:杀人党血腥“执政”70年
周友芳:我带着两个孩子逃亡,却不
知名公益律师常玮平被警方带走,
马亚莲: “人民”代表似毒品!
公民联署:保障黄琦家属的探视权
严家伟:高山流水弦音断,谱就新词
江棋生:不鄙视这样的肉食者,我还
中国律师发起成立“新冠肺炎索赔法
关于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侵害陈建芳
未计入统计的新冠肺炎患者也应全程
蔡楚:芦湖秋色
刘书庆: 从法、理、情三方面谈谈
“有声的香港”代表“无声的中国”
廖亦武:他們都勢必拿下“真相”這
再论武汉肺炎疫情的赔偿(补偿)问
白桦:我是为理想而生的
李英之:惠新西街维权聚餐会新年文
每周维权评论:许志永:从逃亡到被
贺卫方:惨重的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
陈建刚: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中国民联”就新冠病毒疫情发表声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公开起
刘倩: 致谢
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谢文飞的故事
公益机构就武汉公安训诫李文亮等八

img
维权热线
律师会见谢阳笔录(三)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关于追责渎职官员并成立“新冠肺
公民联署:保障黄琦家属的探视权
陈建刚: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长天:我们应该感到幸福
訃告:周德高先生逝世
李英之:惠新西街维权聚餐会新年文
再论武汉肺炎疫情的赔偿(补偿)问
刘书庆: 从法、理、情三方面谈谈
未计入统计的新冠肺炎患者也应全程
中国律师发起成立“新冠肺炎索赔法
关于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侵害陈建芳
李翘楚:戴手铐跨新年:12.31
联合国特别程序就长沙公益仨案致信
周友芳:我带着两个孩子逃亡,却不
马亚莲: “人民”代表似毒品!
知名公益律师常玮平被警方带走,
廖祖笙:杀人党血腥“执政”70年
李南央: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
隋牧青:程渊案,特意制造一个问
长沙公益仨案家属回应网帖 质问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九
倪金芳寻衅滋事案一审辩护词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八)
程渊哥哥被传唤、妻子被威胁彻夜谈
陕西司法厅官员强阻律所接收律师,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722”长沙NGO工作者三人失
长沙维权NGO负责人失踪超24小
吕耿松先生入狱满五年 还有六年刑
江天勇谴责罗山县公安局非法限制公
李大伟向法学博士习近平讨教法律系
郑志鹏:我将面临长期被非法剥夺自
更多 >>

img
时政
美苏冷战,争的是人心向背
谌洪果:中国当下的宪政思潮
荣剑:“中国还将跌倒在哪里?”
一平:复兴中华民族精神之祭奠
江棋生:追念邵燕祥先生
史密斯议员致词揭幕香港自由民主运
邵燕祥:我也曾是政治童工
齊家貞:我認識的劉懷昭和魏京生
江棋生:旷世奇葩 千古笑料
高瑜:許章潤先生謝絕社會義款
崔永元:儿时相信过的原来都是谎言
张智斌:从“五四”到“六四” 在
彭小明:从《香港特区国安法》的错
德國肯彭市將舉行劉曉波逝世3周年
许志永博士获得今年中国人权律师奖
康正果:人大活化石申紀蘭去世
彭小明:她一辈子帮助共产党欺骗人
江棋生: 平权是一切自由的根本
张千帆:种族平等——美国宪政的原
陈建刚:习近平的四个突破
全球民间团体悼"六四"倡议书,吁
六四屠殺31週年網上紀念
鲜桂娥:第三届余志坚纪念奖致奖
【两会提案建议】建议政府出台规范
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谢文飞的故事
江棋生:还能有谁,比邱毅更像蔡莉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公开起
彭小明:香港绝不会甘心做澳门第二
高文谦:后武汉疫情:习近平的内外
达赖喇嘛:“光是祈祷还不够。”
蔡楚:我家的玫瑰花开了
蔡楚:清明悼亡,向中共追责
江棋生:我也来写一篇留言
廖亦武:李泽华和隔离中的德国总理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扩大援助范
“中国民联”就新冠病毒疫情发表声
廖亦武:他們都勢必拿下“真相”這
王龙蒙:洁白的羽毛—记忆中的刘晓
江棋生:不鄙视这样的肉食者,我还
公益机构就武汉公安训诫李文亮等八
更多 >>

img
思想
杰克•斯奈德:民主转型中民族主义
马萧:对中国式共产主义的解剖
蔡楚:寥落
郑也夫:为谁保江山
许章润: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
张智斌:政治制度与民生问题
张伦:寻找自由的思想与学术:编辑
荣剑:非常时期的道德事件与道德践
達賴喇嘛尊者線上座談會:心智与生
廖亦武:好日子是等不来的
访林培瑞:美国反种族歧视运动是否
张裕:七绝· 黑人之命
世界各地45个言论自由团体发表联
吴思:坚定地迈向宪政民主
张伦:"八九—六四”与当代中国
张伦:“八九—六四”与当代中国
荣剑: 革命者的胜利意味着什么?
陈破空:追忆王康:那个长得像列宁
张千帆建构社会契约,缔造议会联邦
张千帆:建构社会契约,缔造议会联
野渡:同道
蔡楚:芦湖和教育中心(手机拍摄)
蔡楚:愚人梦 又及
李英之:悼刘博士
略萨:返回中世纪?(张裕 译)
张伦:逝去的守灵人
周锋锁:布拉格刘晓波雕塑讲话
专访郭于华:把人当工具的统治方式
晁林深:没有公民社会,新冠疫情不
严家伟:高山流水弦音断,谱就新词
艾曉明:还是拜个年吧,武汉有难
白桦:我是为理想而生的
“有声的香港”代表“无声的中国”
梁慕嫻:「江陰要塞」的教訓
野渡:中国茂名抗议非香港时代革命
李南央:我为什么赞赏香港人“不
梁慕嫻:人權高於主權
李南央:活法儿的自由
王朝:痛苦的中国人
李亚东:“在这个冬天,我们靠一些
更多 >>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