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李英之:我在八九年(上)
作者按语:
本文是我1998年前所写,大概写于97、98年间,其中所援引的日记等材料,是89年当时所写的。本文记录了我在“8964”的主要经历,所见所思。
89年时,我是在读的北大历史系二年级学生,可算是最为积极参与“8964”的学生之一。本文中记述了我观察到的1989年4月初的北大校园动态以及之后我的主要经历,包括:多次游行的参加、学生绝食的激起和全程参与、6月3日晚至6月4日凌晨在天安门广场及其附近亲历“六四”事件,等等。我也是6月4日凌晨从被军队包围的纪念碑上最后撤下来的那批学生中的一个。文中还援引了我当时的许多日记和思考笔记。
闵良臣: 朝鲜要是社会主义,就该将这种主义拿去喂狗
祝你早日醒悟,早日改革,让你们金家统治下的朝鲜人民都能吃饱饭,过上做为人应该有的生活——让一个国家的人民过上他们向往的正常生活,比什么主义都重要!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纪念胡耀邦逝世30周年:追思与“六四”
1989年4月15日,74岁的胡耀邦因突发心肌梗塞而去世。随后,民众对这名1987年被迫辞职的中共前总书记的悼念活动不断升级,最终演变成了大规模的示威抗议运动,遭致镇压。胡耀邦的辞世也因此被认为是“六四事件”的一条导火索。而此后的30年,中共官方对胡耀邦的态度也非常微妙。
刘晓波:记忆_“六?四”六周年祭
这个民族的灵魂
惯于把坟墓记忆成宫殿
在有奴隶主之前
我们已经学会了
怎样下跪才最优美
徐友渔在刘晓波雕像揭幕仪式上的致辞
在中国的文化传统中,死亡还不是最悲惨的事,更悲惨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中共当局强加给刘晓波的,就是这么一个最悲惨的命运。我敢说,人世间最冷酷、最丧失人性者,莫此为甚!
 今天,在布拉格,当我们凝视刘晓波的雕像时,我要说的是,刘晓波的肉体可以被消灭,但他的精神必将永存。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王丹:今天是胡耀邦逝世30週年,也是八九民運開始的日子。六四30週年的全球紀念活動,算是正式起跑。原中國社科院政治學所所長嚴家祺老師親自執筆,並點名指令我領銜,故我們發表這個宣言,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同時也是對八九民運的文化反思的一部分。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 (三十六_四十五)
古今中西,暴政各种各样,概乎言之有两种:一种是个体性暴政,出于暴君酷吏,如夏桀、殷纣、周厉、隋炀等等。这种暴政危害较小,改革较易,驱除或诛杀暴君,就可以结束。至于酷吏性暴政,都是局部的,更容易解决。一种是制度性暴政,出于恶制恶法,堪称“合法的暴政”。这是极权主义暴政,背后有邪说支持。例如,暴秦的背后是法家,洪杨帮的背后是拜上帝教,马家帮的背后是马列主义。
慕容天明:极权主义的死亡哲学
权力的话语、意志和逻辑凌驾于一切规则常识之上,生命对权力俯首,任其蹂躏。只要被权力重新定义,一切的灾难、毁灭、消亡都成为盛宴、狂欢和表彰,谎言成为真实,卑劣变成崇高,兽性变成人性, 否定成为肯定。权力成为万能的主,操控世间一切,威加四海,祸及九州,触角所及,了无孑遗。
谢显宁 : 买书记
书贵,是人所共知的事。好在喜欢读书的人越来越少,再贵,总不像药、不像房子,波及的范围总有限。当然也可能因为读书人越来越少,书越来越卖不动,书价还会越来越高。不过,等书价高到无人问津的时候,也许就没人读书了。再说,书再贵,又有啥大不了的?现如今,还能有什么不贵的?肯定也有——除了人,也许。
一真溅雪: 我的大学(一)
到1959年底,我省的农村也开始大量饿死人,经常有农村同学家里来信告知家里饿死人的消息,因为农村的极度贫困,如果农村同学家里不是发生了饿死人、房屋被拆掉、亲友外出逃荒之类的大事,通常是不会花八分钱的邮票去写一封信给自己在大学唸书的儿女的。以致每当我们学生宿舍传达室的老张到宿舍门口叫:“某某同学!到传达室来取信”时,这位同学的臉上便会立即露出惊恐的神色,因为来信必定是家里又有恶耗传来。接到信的同学通常都只能一个人找个没人的地方默默地流下伤心的泪水,顶多也只能和要好可靠的同学私下诉说一下自己家庭所蒙受的苦难,而从来没有那位同学敢当着许多同学的面嚎啕大哭,公开发泄自己心中的悲愤,因为这样做在当时会被认为是给社会主义抹黑,而将召致无情的批判、斗爭。
闵良臣: 胡适们说的是“反话”吗
胡适自己的文章,不说一半对一半吧,“批判”的文章至少不低于三分之一。有些批判的文字之“狠毒”,鲁迅都望尘莫及。还有他的诗,有一些,批判性特强。
1921年 10月4日,胡适做了两首诗,一首是《希望》,另一首为《双十节的鬼歌》,发表在当年10月10日北平《晨报》:十年了,/他们又来纪念了!/他们借我们,/出一张红报,/做几篇文章,/放一天例假,/发表一批勋章:/这就是我们的纪念了!要脸吗?/这难道是革命的纪念吗?/我们那时候,/威权也不怕,/生命也不顾,/监狱作家乡,/炸弹底下来去:/我们能受这种无耻的纪念吗?
别讨厌了,/可以换个法子纪念了!/大家合起来,/赶掉这群狼,/推翻这鸟政府,/起一个新革命,/造一个好政府。/那才是双十节的纪念了!
刘晓波:从一块石头的粉碎开始 —“六?四”五周年祭
这里
开始下陷
一块石头的粉碎
笔直且深不可测
有人疯了
逼迫大地与他一起
玩杀人的游戏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清明节敏感词:六四 天安门母亲 赵紫阳
已故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位在北京富强胡同的故居,从4日到5日陆续有他的故旧及支持者前往祭拜或凭吊.但前往凭吊的民众发现,赵紫阳故居一带的制服及便衣公安明显较往常增加。天安门母亲发起人张先玲,周五早上在3名便衣警察陪同下,乘坐警方车辆,与家人一同到公墓祭祀在六四事件中死去的儿子王楠,不过今天上午太塞车,她在途中折返回家,打算在清明假期后再前往祭拜。她指,从周四(4日)开始已有4至5名警察,在住所楼下和电梯口驻守,防止记者接触她,相信要假期完结后才离开。
闵良臣: 当年何其悲观:“亡国倒是万幸”
大约十余年前,自己曾作过一文,说胡适也是个“老愤青”,最典型证明就是他的一些“激愤”之语。胡适有两句很悲观也很“伤心”的语录:
一句是:“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另一句:“今日的大患在于全国人不知耻。”
转眼胡适先生去世半个多世纪了,现又临他忌日,特作此短文,以为纪念。
慕容天明:美国的作用
无论是草根阶层还是精英阶层,把希望寄托于美国而不是自身,自己怯于抗争却希望美国撬动体制转型,都是一种道德上的不诚实。抗争的主体永远是所在国人民自己而不是别人,只有人民起来从压迫者手中夺回属于自身的权利,历经血与火的淬炼,自由的根基才会得以夯实。
高越农: 言论自由是四个自信的应有之义
言论自由并没有成为我国社会的现实。我认为有以下3个原因:
1)共产党自信的道理说服力不够。它在辩论中发现对方不是“立场不正确”,就是脑袋太“花岗岩”。
2)不愿意让一些刻意隐瞒了几十年的真相被昭示天下。共产党并不是永远不肯揭开真相,但是,真相的公布者必须是共产党。公布的时间要“到火候”。所以,言论自由必须缓行。例如,抗美援朝战争真相的公布必须等到朝鲜半岛统一以后。
3)言论自由了,就会干扰共产党对于当前国内外重大问题的战略决策。在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形势中,共产党作出重大战略决策必须力排非议,不容迟疑。所以,在两会上,共产党就选派懂得言论规矩的代表来与会。
林中雨:《新兴市场与专制主义》
贸易战的本质就是要将专制主义至少从市场经济的社会活动中剔除出去(专制主义天然地具有反市场的一切特征),以首先确立商业文明的底线和规则,并同时对专制主义进行现实遏制,保证社会文明及伦理不再受到更大的戕害。
闵良臣: 清明无清明
一海外友人,今年七十有四,4月3日是其生日。看到他在《生日感言》中第一句写的是,在祖国生活了半个世纪,深知从来不清明。让人感慨系之。
唐朝诗人杜牧,当年那首七言绝句《清明》中,只说清明时节不清明(“雨纷纷”当然算不上清明),而在我这位友人生活的五十年,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清明,以至于他生活的五十年都不知道什么叫“国家清明”。这对国家而言,可能只是一段时间,可对一个人而言,却占去其大半生。
人在这种不清明的日子里生活是很痛苦的,特别是精神上。可又能怎样呢。很多人不肯这样继续不清明下去,于是也就只有“浮于海”了。这位友人也是。
刘晓波:一颗烟独自燃烧 ——“六?四”四周年祭
古老的城市焕然一新
只有那个日子陈旧得
象致命的病毒
没有人愿意接近
我看见了亡灵
象拉直头发的姑娘
立在马路和星光之间
车流中的迷失者
是天地间的全景
是此时此刻
仅存的生命
蔡楚:74岁生日《苦力感言》
我的另一批签署《零八宪章》的朋友,绝大部分仍坚持在中国大陆。他们中有的还年轻,愿意努力改变中国。因此,我同样别无选择,愿余生能助他们一臂之力。
谢显宁: 清明时节祭英灵
今天,10位川籍远征军老兵从成都出发,重返滇缅战场,祭扫悼念在抗日战争中以身殉国的战友。
10位老兵都曾参加滇缅作战。当年慷慨赴死,卫国御敌的少年,如今已是耄耋老者。重返战场祭奠战友,是他们有生之年的共同愿望。在志愿者组织的帮助下,老兵们终于在清明节前夕实现了多年的夙愿。10位老兵中,年龄最大的已经101岁,最“年轻”的也已88岁高龄,虽然行动不便,却个个精神矍铄。在志愿者和亲属的护送下,一早来到成都“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前。老兵们身披绶带、戎装严整,面对纪念碑向抗日英烈默哀,献花,高唱远征军军歌,吹响冲锋号。简单的仪式后,启程出发。
闵良臣: 中国有两种“法治与文明”吗
至于您说清华大学此举“有悖于上述中国进步的大学之道,也不符合当今官方主流所倡导的法治与文明的新时期社会主义精神”,怎么看,都觉得您高教授好像不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否则,怎么会说出如此幼稚的话呢?
今天这片土地上,真的还有名副其实能称之为“大学”的大学吗?真正的大学应该是什么样子的,难道您这位在大学里有着一堆职务的人是真的不知,还是假装不知?而“当今官方主流”真的要“倡导法治与文明”吗?请您告诉我,“官方主流”是怎么“倡导”的,举几个例子给我看看。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马家之病,不仅病在政治、经济制度,更病在文化即马学。马学之病又病在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三大根本上,都具有不可修正性无可救药性。这三大理论版块如果作了原则性修改,就非马学了。
《薄熙来的奶奶为什么晚上会听见鬼哭狼嚎》一文提到,薄一波在他晚年回忆录《七十年的回忆与思考》中写到亲眼见到的延安整风抢救的惨状。那些投奔延安而遭到“抢救”的知识分子,令人想起前不久纷纷投奔isis的女子。不过,论互整互斗、自相残杀的惨烈程度,延安应该是难以超越的,isis也不能超越之。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敢言学者许章润遭撤职,习近平欲令天下无声?
新一波压制中国高校知识分子的行动引发舆论担忧,从提出警惕极权回归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被停课到重庆大学副教授唐云遭学生揭发被撤销资格,有人担心“文革”卷土重来。有评论分析,清华大学对许章润采取行动,放大了习近平的紧张情绪。周五中共政治局开会,习近平再度强调了“四个自信”。
谭松: 可怕的高校学生“信息员”
前几天,我的朋友、同道,重庆师范大学的唐云副教授因为学生告密,“轰”地一声,人仰马翻,一跟斗从他站了33年的讲台上栽下来。他的这个结局,我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唐云老师一直在讲台上苦苦坚守良知,坚持说真话,在黑云压城,万马齐喑的当下,他的苦苦坚守就显得越来越刺眼,当局必欲清除而后快。一年半前,我一跟斗从站了22年的讲台上栽下来后,他专门为我设宴“压惊”,一年多后,轮到他了。我在同他通话中得知,这是校方培养和安排的学生告密者的“杰作”。虽然我知道板子不能只打在学生告密者身上,但我一想到那充当了“打手”的学生,还是忍不住想说几句——当课堂上只剩下一个声音——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的声音后,我们将会有一个什么样的“中国梦”?
《大劫难》:大办钢铁 砍光原始森林
荥经县除了各行各业建土高炉外,还组织了万人大军开进离县城200多里的祁家河、大矿山。历时数月,砍光原始森林无数,结果炼出六斤三两废铁。
刘晓波: 窒息的广场—“六?四”三周年祭
殉道者的苍白中
钢盔与晨光共舞
被上帝审判的人
正透过某个窗口
欣赏着黎明之杯中
盛满的紫黑色液体
童梓平、阿宁: 《大劫难》序
把真相还给阳光。
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尘埃基本落定,回首当年灾难的脉络非常清晰。荥经与全国步调一致,基本上遵循了这样一个过程:大吹牛—高估产—高征购—刮尽余粮—反瞒产私分—遍地饿殍—抓替罪羊—掩盖真相。
 如果荥经再来一次人为大饥荒,而我在饿死之列,那么,我敢肯定,连我的后人都会说:“窝囊废,活该!”
余东海:互害型社会
东海早就指出,马家社会是最典型的人吃人的恶社会。或谓现代是大争之世,我说现代是大恶之世。对此不少人认为过甚其辞,恶眼看人。他们只知官德败坏无止境,不知民德堕落亦无底线。有学者就曾强调,特权阶级虽然堕落,底层是好的,民众是淳朴的。纯属真空状态的想当然。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江苏响水化工厂大爆炸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这是继2015年天津滨海新区化工厂大爆炸后又一惨剧,人们在痛悼死难者之余,质疑两大问题,这些年化工厂爆炸传闻不断,有多少响水一样的定时炸弹还埋在中国城市中和人口稠密区?为什么响水当局“屡教不改”,几年前发生过一次化工厂爆炸事件,当局不但阻挠记者挖掘真相,反而总结出一套“响水经验”?
更多 >>

img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
蔡楚:74岁生日《苦力感言》
谭松: 可怕的高校学生“信息员”
谢显宁: 吴茂华写真流沙河
罗祖田: 再谈改革开放
江上小堂: 从寡头专制到党政一体—改革开
卡尔.格什曼: 记念一位英雄烈士 (中
蔡楚:《零八宪章》的300人签署版本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的几个稿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的几个稿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的几个稿
蔡楚:王怡,我的兄弟
蔡詠梅: 王怡牧師:一個勇敢無畏的人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纪念《零八宪章》发
零八宪章联署者第三十九批签名 (三十二人
《民主中国》网刊敬启
齊家貞: 墨爾本奮戰《洪湖赤衛隊》
管云:关注当代公民运动的典范朱承志
谭松:当年,滇西战场,几个真实故事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习近平“南巡”是改
刘正清:“定于一尊”必亡于“一尊”
李明:了无新意的南巡讲话预报着四中全会加
谭松:中共的“土地财政”,享乐天下的盛宴
曼维:封闭极权的“国运”悖论
雷鸣:不能让刘晓波的悲剧在胡石根身上重演
王德邦:深切缅怀北师大绝食志士曹守礼先生
谭松:中共的“土改理论”,欺骗天下的谎言
裴毅然 : 從「七不講」到秦滬輝
王德邦:开启民权时代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刘霞首次公开活动,
张智斌:从盛世修典到乱世修宪——在中国改
曼维:无运动的抗争政治
吴玉琴:《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感言
陈永苗:新世代是否有出路
茆家升:安徽大饥荒——一本题未定新书的代
鲁南未:文明与“党妈意识”:民主的实践理
李原风:泼向人间都是爱谈董女泼墨对华人世
李英之:我所了解的济南维权人士于新永先生
刘正清:占领军下的张海涛
金陵毕康:清末假立宪假改革导致走向革命
张猛:中共的危害、阴谋及民主转型的原则
杨光:中美贸易战与“修昔底德陷阱”
蔡咏梅:用第三只眼睛看两面中国——读潘公
刘同苏:论基督信仰的公共性质——评北京家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布拉格之春50年
何德普:怀念好友刘晓波
蔡咏梅:厘清历史,是我辈责任——读石贝《
金陵毕康:浅析当前的民间群体性抗争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孙文广被软禁在家,
曼维:贸易战与民意运动
彭佩玉:论暴力及公民抗暴权
杨光:习近平在中美贸易战中的误判与失策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孙文广接受美国之音
蔡楚:愧对孙文广老师
凌沧洲:极权当局为何要折腾棺材、死人与墓
彭佩玉:沈梦雨之思
蔡楚:孙文广老教授坚持言论自由已五十八年
鲁南未:社会与政治的当代边界
林傲霜:同台上演的人质外交与人权侵害
彭佩玉:论秦永敏先生与中国宪政转型的关系
黎建军:昏聩时代的独醒者——郭嵩焘故里行
img

民主转型译丛
非暴力抗争在中国:一个目击者的记录
公民抗争的三大成功要素:一致、计划和纪律
埃及如何谈判转型:波兰与中国的经验教训
大众民主的武器——非暴力抵抗是最有力量的
民主转型:排他型、无共识与包容型、有共识
政体类别与民主顺序
匈牙利的圆桌谈判
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
img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敢言学者许章润遭撤
曾伯炎:专制难转型的几个死结
綦彦臣:基于尊重文化的女权主义
罗祖田:中国社会的转型还是愈快愈好
欧阳小戎:张群选和她的夫君陈西
李金芳:在自己的祖国,我们都是流亡者
李任科:永远同行——杨天水与杨天水们
陈大卫:没有自由的中国梦——关于中共十九
孟泳新: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罗祖田:高度技术权能下,人权必须高于一切
金陵毕康:非暴力抗争的机制和方法
欧阳小戎:政治受害者汪雪娥的一家
任协华:《零八宪章》与现代民主(二)
陈大卫:试析新时代的社会主要矛盾——关于
欧阳小戎:朱虞夫——我们等待着你的归来
滕彪:暴行,以法律的名义——《失踪人民共
王维洛:北京的生态环境容量是否构成驱逐低
何清涟:驱赶“低端人口”:秩序与人道之间
张祖桦:自由之火,生生不息——论刘晓波的
艾晓明:我期待一场盛大的告别——我的校友
安德芮雅?沃尔登:中国在联合国推销“中国
任协华:《零八宪章》与现代民主(一)
滕彪: 作为人类精神事件的刘晓波之死
綦彦臣:基于反框设计的经济民主
吴大江:人类的文明在于由丛林价值观走向契
何清涟:人: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历史遗产”
欧阳小戎:民主阵营中陈卫、陈兵兄弟
牟传珩:宪政变革的标的是什么——党同伐异
梁慕娴:不再幻想,坚决抗争(二)—— 二
金陵毕康:社会抵抗中的战略性思考
欧阳小戎:民运义士沈良庆
林培瑞:《刘晓波纪念文集》序言
李金芳:胡石根先生,你何时才能获自由?
牧野圣修、王进忠:刘晓波 「没有敌人」的
齐家贞: 刘晓波、我和笔会
曼维:“反共”年代的迷思与重省
王金波:双重噩耗,无以复加
一平:由反叛走向殉道——走上祭坛的刘晓波
李金芳:必须停止对良心犯的酷刑迫害 保障
野渡:路上的囚徒——纪念晓波
温克坚:回忆刘晓波操持的一次葬礼
余杰:外国作家救援刘霞,中国作家在干什么
欧阳小戎:最后的儒与侠一一安宁与罗志峰
一平:从“六四”血泊中升起神圣意义——走
李金芳:在深重的黑暗面前——纪念刘晓波先
白夏:知行合一的刘晓波(中英文版)
小乔:向死而生——怀念晓波
綦彦臣:泛选举与民主转型——对安乐业评论
曹雅学:王丹访谈——28年来的风雨人生
杨光:宪政民主与非宪政的民主
欧阳小戎:符海陆——无声的受害者
一平:由“唯我”走向荣耀——走上祭坛的刘
崛武昭:中国面临诺贝尔文学奖与和平奖之间
杨光:为什么选择非暴力?
曾建元:民权初步,重来一次——《可操作的
张裕:刘晓波诺奖无敌
何清涟:刘晓波与他代表的“非暴力抗争”路
裴毅然:评刘晓波思想遗产之一——《我没有
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中英文版)
邵江:刘晓波的抵抗——从民主墙到互联网

热点文章
近千四川老兵省政府维权 警方重兵
中共打压宗教再有新招 严格规范网
南京史庭福受压更株连儿子 史竟被
中国滞泰国政治难民哎乌狱中绝食抗
38国包括中俄列可耻国家 联合国
余文生案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妻子质
老兵集结北京等地维权 中共当局维
“苦难忧患属于我”:许志永详述狱
姜野飞判刑后状况成谜 妻子求国际
「被吊照」律师隋牧青妻子遭警羞辱
中国在新疆进行文化灭绝 被拘维吾
哎乌终获保释 杨崇尚在狱中 前途
香港支联会举办中秋晚会 要求中国
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夫妇案移送
709律师被吊照后倔强生存 抱团
黄琦案三人被拆分重诉 疑当局将罪
支联会中秋前夕到中联办 促释异见
高智晟失踪逾一年 数百公民无惧打
四川阿坝三名藏僧示威被捕 多名政
浙江四川要求师生“不信教” 要求
寻求政治庇护 大陆异议人士刘兴联
反强拆铲死乡官案 江西赣州明经国
人权观察批在新疆有系统侵犯人权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孙文广被软
何德普:怀念好友刘晓波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劳工人士和学
谭松:中共的“土地财政”,享乐天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习近平“南
张裕:刘晓波、笔会和《零八宪章》
谭松:当年,滇西战场,几个真实故

img
维权热线
律师成功会见危志立 国内发起面具
邓太清:中共开两会 我在家坐牢
艾滋零歧视日前夕 律师联名致信人
刘珏帆(张宝成妻子): 受助与回
严家伟:我亲历的《星星诗刊》大冤
张国庆:蒋蓉是才德妇人
维权人士黄琦涉密案闭门庭审 美外
蔡楚:《大劫难》书中的人吃人、吃
杜治中: 左祸肆虐的年代
蔡楚:2019年给在押良心犯寄春
中国知名家庭教会牧师因“煽颠罪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劳工人士和学
回族诗人安然被国保带走 两天后获
艾滋病日前夕 73名律师致信人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五
广东董奇11月23日刑满获释
上访、遣送、暴打、拘留、劳教、判
吴胜理:在打黑除恶里,请看成都黑
金陵毕康:身份
六四天网创办人之一黄琦在狱中健康
徐永海:天气凉了看望王连禧带去孙
湖南公民为被押民主人士朱承志庆生
罪加一等 检方增控黄琦“故意泄密
各地老兵驰援平度 老兵维权未见平
中国山东平度驱赶维权老兵爆冲突
上海维权人士因网上“厕所革命”言
中国人权律师被押八个月无音信 妻
寻求政治庇护 大陆异议人士刘兴联
反强拆铲死乡官案 江西赣州明经国
浙江四川要求师生“不信教” 要求
马亚莲: 秋月不敌狼虎衙,沪吏狠
香港支联会举办中秋晚会 要求中国
高智晟失踪逾一年 数百公民无惧打
四川阿坝三名藏僧示威被捕 多名政
支联会中秋前夕到中联办 促释异见
中国在新疆进行文化灭绝 被拘维吾
哎乌终获保释 杨崇尚在狱中 前途
「被吊照」律师隋牧青妻子遭警羞辱
老兵集结北京等地维权 中共当局维
“苦难忧患属于我”:许志永详述狱
更多 >>

img
时政
刘晓波雕像揭幕典礼 新闻公告
拍案惊奇:中国新编学生字典删掉“
曾被官方批评“行为不端” 民谣歌
中国顶端群体的收入疯狂增长,贫富
2018年全球死刑降三成 中国死
敢言的中国社保基金理事长楼继伟丢
批评中国新疆政策的伊斯兰国家被迫
律师会见危志立遭刁难 门卫不许妻
严家伟:发人深思的哀歌
特朗普周四会见刘鹤或宣布“签约峰
奕澜:沉默代表的不是中立,而是顺
蔡楚:向许章润、唐云等捍卫言论自
江棋生: 新闻自由,太值得拥有
蔡楚:“业馀驯兽师”陈云飞3月2
李金芳:忆你,在即将花开的季节-
劉貽牧師:为中国大陆受难的基督徒
紐約:西藏人民抗暴起義六十周年紀
一位六四艺术品保存者的喜与忧
紀念1989年中國民主運動三十週
天安门母亲群体: 哭“六四”大屠
特朗普会在最后一刻不与中国签署贸
特朗普称朝鲜在会谈中提出过多的要
江棋生: 遥送李锐老
蔡楚:送别张先痴先生
美中谈判延长两天 特朗普对达成协
蔡英文不接受两岸和平协议 决心2
纽时:中国黑客重新发起对美网络攻
陈破空:那个时候—写在父亲九十大
一个甲子的流亡生涯 藏人感谢美国
白宫: 3月1日最后期限将至 特
美中贸易战与北京宣传战
美参院领袖提芬太尼制裁法案 追究
抵制中国影响力 澳大利亚取消中国
共和党参议员联名敦促邀请台湾总统
廖亦武 : 洗腦戰爭
家人和709案家属除夕赴天津看守
蔡楚:推荐 谭松:血紅的土地:中
蔡楚:祝各位猪年快乐,新春吉祥!
报道称美中正在磋商月底在越南举行
江棋生: 小议中国经济自由度
更多 >>

img
思想
罗祖田: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梁慕嫻: 千萬不要忘記中共的政治
蔡楚:给一位基督教家庭教会传道人
彭小明:岁寒沉思忆白桦
王丹:大撒币还是大减税?
余杰:中共是什么时候想当老大的?
蔡楚:通往天堂的名片
陳墨: 我和光光
金陵毕康: 温柔的良夜
李亚东 :《落叶集》——地下文学
王德邦:心香一瓣祭先生
高新:华为公主美加受辱,爱国志士
滕彪:改革开放与经济奇迹的背后
徐友渔:适得其反的再教育
蔡楚:斗草
刘同苏: 信仰抗命的绝对超越
王丹:孟晚舟被捕事件的背后
胡平:我对孟晚舟事件的几点看法
高新:恳求宽限九十天才是真的被“
金陵毕康: 后极权时代的《白毛女
金陵毕康: 列宁像的倒掉
余杰:中国将为德意志,湖南当作普
高新: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时
王力雄:懂新疆首先要懂人心
王丹:中美贸易战不会停止的根本原
江棋生: 再次检视台海两岸关系
高新:“知青岁月”的习近平因“流
余杰:是胜利的顶峰,还是失败的深
胡平:郑重推荐《中国:溃而不崩》
金陵毕康: 艺术家与禁忌
高新:当今圣上习近平青年时代的“
王丹:言论自由比金马奖重要
陈墨: 幽默天性与谐谑传统
蔡楚:老成都的鹅卵石路
金陵毕康: 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
金陵毕康: 后极权时代的遐思
高新:当年的工农兵学员习近平曾陪
滕彪:联合国人权机制对中国有效吗
金陵毕康: 论折腾
金陵毕康:立冬
更多 >>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