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709律师王全璋刑满后被“隔离观察” 妻子批评是“继续坐牢”
舆论高度关注的709律师王全璋4月5日早上从山东临沂监狱获释,目前被当局安置在济南进行“疫情隔离”。至于济南隔离后的最终去向,其妻李文足坚持丈夫理应返回北京。
欧盟在周日针对王全璋出狱一事发出声明,呼吁中国无条件释放王全璋,尤其应该确保他的行动自由与迁徙权,包含与家人团聚的权利。欧盟的声明表示,中国在王全璋被拘留跟审判期间都没有尊重他在中国法律及国际承诺下的权利,所以中国当局应该对媒体报道中提到的王全璋在被关押期间遭受的虐待与酷刑进行彻底调查。
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联同另外10个国际人权组织4月3日发出联合声明呼吁有关方面要确保王全璋出狱的待遇合乎中国法律及国际人权标准。为此,联合声明“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尊重王全璋及其家人意愿及权利,让王全璋立即回北京与妻儿团聚; 尊重并确保王全璋及其家人的人身自由,尤其是迁徙自由; 确保王全璋及其家人不会被软禁、长期监视; 确保王全璋及其家人不再被骚扰或逼害; 确保王全璋儿子能充分行使其平等受教育权”。
 
王维洛:世界上谁最早使用中国病毒(中国COVID-19)这个词?
钟南山院士团队在《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胸腔疾病杂志》第12卷第3期2020年3月)发表了题为《Modified SEIR and AI prediction of the epidemics trend of COVID-19 in China under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的文章,2020年3月2日和3月3日中国各大媒体均以《钟南山院士团队:如管控措施迟5天实施,疫情规模预估将扩大至3倍》加以报道。报道中的中文论文题目是《基于SEIR优化模型和AI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国COVID-19暴发趋势预测》,这应该是钟南山院士团队包括钟南山本人提供的中文题目,而非媒体的中文翻译。这是笔者看到的最早出现的中国病毒(中国COVID-19)。既然中国病毒(中国COVID-19)是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最早提出使用的,那么那些对中国病毒(中国COVID-19)所谓污名化的指责都是无事生非。
 
秦国:中共才是人类最邪恶的“病毒”——驳斥中共发言人耿爽
大家都看到了,中国大陆网民在习近平时代已经不自由到改革开放以来之最,可无耻的中共,包括驻联合国代表,特别是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耿爽们还在那儿信口雌黄,胡编乱造,替中共涂脂抹粉,甚至反咬一口。不过他们有时骂西方骂美国,“只图嘴快活”,忘记了所骂的那些话恰恰等于在骂中共独裁统治集团。
“最后,耿爽称,我们希望美方能够认真反思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先消除一下自身携带的意识形态偏见的政治病毒,停止抹黑攻击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的媒体。”
谁是“人类的病毒”,自有公论。至于美国,目标就是要带领人类走向更加文明,因此,一定不会让中共这个最大的病毒一直侵害人类,他们在适当的时候定然会代表人类铲除中共这颗毒瘤!做为一个中国人,期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解十几亿中国民众“倒悬之苦”!
 
 
蔡楚:疫情中的远程生日派对
我的孙女满六岁了,几周前策划的生日派对,只好谢绝了来客,一家人远程聚会。
孙女昨天就忙着怎样布置会场,以便给我们一个惊喜。 
因为在家办生日派对,就取消了套餐,准备了鲜花、礼物和音乐。
我和我在成都的三弟及他的女儿,正好是四月初的生日,就顺理成章的一起同乐了。
 
王维洛:唐志虹——选择沉默还是一问三不知?
唐志红在黄冈市卫健委主任位上干了三年,从2020年1月5日开始一直常驻黄州新港一路转角处的黄冈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6楼医疗救治组办公室,对于记者想问的几个数字,唐志红起码有两、三套数据,真的数据,向上汇报的数据……对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督查组关于病床的问题,唐志红回答说200左右,黄冈市疾控中心主任陈明星说118。这都是在敷衍中央指导组督查组的。2020年1月24日新打造黄冈市版的“火神山医院”就有1000余张床位!
唐志红选择了沉默!选择了一问三不知!
唐志红的沉默,证实了中共瞒报疫情是事实,罪责难逃。关键是瞒报了多少时间,瞒报了多少情报。需要人们一步步去揭露,需要通过事实一天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向前推。
唐志红的沉默,证实了中共公布的关于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的数据是虚假的,和真实数据差距很大。需要人们一步步去揭露,需要通过事实一个一个去证实。
 
谢显宁:恐惧
当然,不上微信,肯定不会被删屏404,也不会遭受惊吓恐惧。但问题是,它们到底凭什么?我们难道没有权利?
就凭这点,4月3号解风后,老子还是要看微信、转微信、写微信,绝不放弃!
 
刘晓波:如果再接近一点点--给二十六岁时的霞
十六层的那间小屋
太高了,每一次爬楼梯
都有眩晕的感觉
有一个夜晚
我气喘嘘嘘地站在你的
高得象星星一样的小屋前
用猛烈的心跳叩开了门
你平静地站在我面前
让我手足无措地僵硬
夜,抹去了我的勇气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蓬佩奥指责中国伊朗隐瞒疫情,美议员呼吁对抗中共疫情大外宣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公开表示,中国和伊朗人民在这场新冠病毒疫情中受到伤害最深。他们“最终都会追究本国领导人应对疫情不力的责任”。
蓬佩奥表示,他认为这就是中国和伊朗官员一直在传播毫无根据的嫁祸美国是病毒来源说法的原因。蓬佩奥说:“他们试图逃避他们的领导人决策失误所应承担的责任”。 
另外,三名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共和党成员星期一(3月23日)致函白宫,呼吁特朗普总统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下成立特别工作小组,对抗中国共产党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大外宣。 
 
依娃:给儿子运送物资
我亲爱的儿子飞,我最爱的孩子,我们正面临着一场战争,面临着一场灾难。截至今天,美国已经有两千多人死于这场病毒,多少个家庭失去了至爱亲人,十几万人得到感染,命在旦夕,那些医生护士警察还工作在第一线,包括我们的总统七十岁的老头川普。孩子,我们是幸运的,我们还可以呆在屋子里。不要害怕,不要紧张,不要担忧,我们一定会安全度过。爸爸妈妈会一直陪伴着你,虽然我们不住在一起,我们每天彼此见不到面,但是爸爸妈妈时时刻刻都想念着你,牵挂着你。你会感觉到,我们和你在一起,彼此温暖、彼此鼓励、彼此慰藉。
在这场苦难中,我唯一能做的,是为每一个人祈祷!祈求上帝的怜悯和爱!
God bless you! and God bless America!
 
唐宋民:疫情日子断想
二月初,在微信上看到WH市委领导化装成领导司机模样搬一箱子口罩走,而医务人员眼巴巴在那儿等着领不到口罩。真没想到,即使在如此严重的疫情面前,中国官员仍不忘使用特权。有人说,在中国如果有官员说为官不易,那么请他辞职,不希望他忽悠天下。
在中国,说为官不易的都是骗子。如果某人不是市委领导,能比医务人员特殊吗?
都说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是啊是啊。但我还是担心2020年的这个春天怕要比17年前的春天让人们记忆更深。来临是来临了,但在这个春天,不仅会有一些无辜的患者告别人世,还会留下一些“孤儿寡母”。刚才就见一视频,一12岁孩子到民政局申请去孤儿院。工作人员问他的家庭情况,孩子拿出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死亡证明,所有人一下子全哭了。紧接着工作人员免费办理了手续。
 
一真溅雪:任何国际机构一旦为中共当局所掌控它带给世界的就是灾难
到2月15日“武以肺炎”在世界上已蔓延至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的严重形势之下,谭德塞在慕尼黑召开的安全会议上,竟然颠倒黑白把耽误了中国和全世界防控“武汉肺炎”疫情五十余天时间的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说成为世界防控疫情赢得了时间的“功臣”。
在2月24日面对“武汉肺炎”已在全世界大流行的事实,以谭德塞为首的“世卫组织”仍然坚称:现在使用大流行一词并不符合事实,肯定将会引发恐慌。由于自“武汉肺炎”爆发以来,早已被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收买掌控的“世卫组织”及其总干事谭德塞在配合中共当局隱瞒疫情,并对以习有首的中共当局加以大肆吹捧的表现,深得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的欢心。就像一条忠心的狗,在赢得主人的欢心之后,主人赏给它一根骨头一样,3月7日以谭德塞为总干事的“世卫组织”获得了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向“世卫组织”提供两千万美元的赏赐,又令谭德塞和“世卫组织”感激涕零。在全世界的面前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和以谭德塞为首的“世卫组织”之间公然赤裸裸地进行这种可耻的交易,其恬不知耻的程度实在让世人震惊。
 
郭明:杰克·多西,你了解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吗
请问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你真的不了解中国大陆吗?真的不了解中共的独裁统治吗?你知不知道,在中国大陆,能浏览海外网站的网民大概不足万分之一,而能上Twitter发帖者更是少之又少。不是他们不想浏览,也不是他们不想上Twitter发言,而是没有“翻墙”软件或害怕因“翻墙”或在Twitter上发帖受到中共惩罚。
上面帖子中有一句“如果没有疫情,他根本不知道国际上有个叫‘推特’的东西,(中国大陆)高官名人都在那里交流,而我们却只能上扣扣(QQ)微信”。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您看到了吗?有何感受? 
 
张智斌:温哥华抗疫报告(五):世界依然很美丽
一个良性的社会,即使是在国难当头的艰难时候,也总会在不经意间处处闪耀出人性的光辉。而在一个无良的大环境下,一切则正好相反,即使是人性中本能的光芒,都会处处遭受无情的压制。
温哥华的樱花又开放了,美丽得如痴如醉。相信往日人头攒动的武大,樱花也开放得一样美丽。只可惜人面不知何处去,樱花依旧笑东风。在这个非常的春天里,不知今年武汉还会有多少人家,仍然留存着吟诗赏花的愉悦心情? 
任申奋:真想指着你的鼻子骂
就像任志强在长文中虽始终没有点你的名字一样,可谁都知道“你”是谁:一尊、蠢货、皇帝!
真想站到你的面前,指着你的鼻子狠狠骂你一顿。你给袁世凯洗脚、提鞋都不够格。袁世凯可以说文武兼备,且对推翻大清、创立民国有功,而你除了把一个肚子吃得鼓鼓的,可以说,你上位七年多来,寸功未建,且一直在祸害这个国家,让这个国家不断地倒退,因此,在无数正义人士特别是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看来,你是这个民族的千古罪人,且罪孽深重,绝不会有好下场!
 
意平:青年人为什么指责美国
其实,奥维尔在一九八四里就提到过,让人民形成“对外战争“的思维,就会巩固自己的统治。社会心理学研究也指出,社会当面对大型灾难的时候,更愿意维持现有政府并割舍一部分自己的权利。奥维尔说的很对。反观中国的红色极权时代,每天都要宣扬阶级斗争,除四害,破四旧。细心的人能看出,那个时代用的词语,比如”斗争“,”除“,”破“,都带有很强的攻击性。这就是愚民的手法之一。告诉人们你们在危险中,让你们去攻击,让你们去斗争,却不告诉你们为什么攻击,为何要斗争。这时,正如落入水中时人们会死死抓住岸边的稻草一样,人们的思维已经不受理性控制。他们可以做出任何事情。而这一点,对青年人的影响力尤其大。
张智斌:温哥华抗疫报告(四):想感恩,谢谁呢?
从唐志红落马这个样本中可以看出,在一个不良的体制中,那些满嘴谎言、信口雌黄的罪人和恶棍,或许会比一个相对诚实、不敢说谎的“老实人”日子过得更滋润、更安稳。可叹的是唐志红在最后一刻连“撒锅”都不敢,相对而言,这也算是一件很无奈的逆淘汰事件,很可惜公众中大部分人是看不懂这里面所包含的道理的,只会跟在后面瞎起哄。
 
张智斌:温哥华抗疫报告(三):新冠病毒来自美国?
在这场新冠病毒疫情中,传出的谣言真的太多,有一些就是像赵立坚这样的“官谣”。但是从这件事中可以看到,这么一个泱泱大国,难道真的就蜀中无将了?为什么偏偏会选择像赵立坚这样的人去做一个国家的外交部发言人呢?说了这样的话,如果还被当作像英雄一样看待,那么这个问题可就不只是赵立坚个人的问题了。
一个国家经常会出大问题,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真话不能说,假话却可以“堂堂正正”地去说,为此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现在连国际社会都倒了大霉,但是看样子,这批人已经再也不可能会去吸取教训了。
依娃:去STOP SHOP超市买菜
我扭头看其他面包,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距离我很近,大概不到两三尺,而且烘培部就我和他两个顾客,我一时有点心慌,有点担心他会不会、会不会进攻我。我的担心来自于自从美国总统川普宣布改新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以来,在美国许多地方发生了一些歧视华人的事件,比如有人在超市骂中国妇女为“母狗养的”,在纽约地铁有殴打华人的情况。我又看了一眼这位年轻人,他只是在集中精力的挑选自己喜爱的面包,为需要在家呆一段时间做食物准备。但是,我在那一刹那确实是产生出一种恐惧感,因为我是一个中国人,因为这次病毒来源于中国,因为中国政府的隐瞒,让美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受到没有法儿计算的损失。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深感内疚、深感歉意、深感不安!
朱民泽:只有打倒“习党反动派”人民才能活下去
中共是一个拥有近九千万党员的世界第一大党,应该说中共的罪恶,不等于中共全体党员的罪恶;中共病毒,也不是全体中共党员的病毒。因为,此前中共高层已出现了类似文革期间的“四人帮”,那样以习近平为首的反动派别,主要成员包括王沪宁,栗战书等人。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定义,中共病毒如果具体界定,应该称”习氏病毒“更为准确。
由于”习党反动派“已经犯下了掩盖真相,瞒报疫情,玩忽职守的危害人类罪 (Crimes Against Humanity)。因此,此时非常有必要开出一份危害人类罪的罪犯名单:习近平,王沪宁,栗战书,蒋超良,马国强等。此罪犯名单,视疫情后续发展情况,再做增补。
期待海内外同胞积极参与,共同评定,增补罪犯名单,为将来联合国或世界各国公审人类共同罪犯,追责定罪做准备。
鉴于上述,只有打倒“习党反动派”人民才能活下去!只有清除习氏病毒,世界各国才能有免于瘟疫恐惧的自由!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促中共高层开扩大会倒习 匿名网文热传;陈秋实方斌李泽华武汉失踪月余
一份据说是中国体制内人士提出的匿名建议书周末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建议书要求中共高层召开紧急扩大会议讨论最高领导人功过和去留问题。转发该建议书的阳光卫视掌门人人陈平表示,不知何人首发此文,但言论和新闻不自由,必然导致谣言漫天飞。
建议书称:会议期间,建议由李克强、汪洋、王岐山三人组成政治局扩大会议领导小组,负责会议的各项工作。建议书称这一会议的重要性不亚于打到四人帮,对习近平执政路线的评价,其意义应高高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定位。
有评论认为,这份建议书反映了许多体制内改革派人士的想法,中共应该回归7年前制定的改革开放路线。这份建议书是新冠肺炎从武汉爆发以来出现的一系列严厉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公开言论中的最新文件。
 
 
钟声:妄议中央——从“老大哥”到“无一是男儿”看帝国终结(二)
前面以“妄议中央”为题的首篇文章,提到中共实质是惟“产”党,唯“利”是图党。党魁有多大胆,党国就有多大产。1949年以来,中共牢牢守住特权利益不放手,但其将来的结果仍然会像苏联一样,一旦特权群体失去对特权利益的控制,随时就有倒塌的危险。1991年苏联“老大哥”因大厦根基松动而解体——正是如此“亡党亡国”,苏联“8.19”事件给中共敲响了警钟,所谓“前车之鉴”,以及警惕落入“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这一魔咒,中共从此不回头,即使头撞南墙也不会搞戈尔巴乔夫所谓的“改革与新思维”。
斯大林实行党政合一、把党变成了国家机关,党领导和包办一切,全部权力集中于党的机关,集中于机关的上层,集中于总书记个人手中。 
再看整个苏联的历史,乃是靠使用武力和暴力写成的。苏联过去的中小学历史教材,“每一个字都充满了谎言”。捷克首个民选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后来说了一句话,即“在真实中生活”,或曰“在真理中生活”,西方文字是LIVING IN TRUTH,只有讲真话、揭示真相,才能打破这种谎言治国的模式。谎言祸国殃民,真话救国,走向法治、宪法、自由,民主,必须彻底告别苏共模式,才有可能走向强国。
 
 
张智斌: 温哥华抗疫报告(二):警报声越来越近
3月15日,安大略省报告新增39例,累计142例,其中汉密尔顿一名3个月大的婴儿确诊;魁北克省报告新增11例,累计35例;阿尔伯塔省报告新增17例,总数达到56例。全国13个省和地区中已有10个省和地区沦陷,全国累计感染人数达到317例。
当天下午,加拿大联邦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在安大略省渥太华市召开的记者会上表示:“我们设法拉平大流行疫情曲线的机会之窗变小了。” 她警告说加拿大提高了新冠病毒的风险等级,现在限制COVID-19病毒呈指数级传播的机会之窗正在关闭。
朱民泽: 批毛、去邓、倒习
近日网络流传由王岐山提议《关于立即召开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讨论习近平问题的中共内部文件。此文件由与中共高层关系密切的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转发流出,更让人觉得诡异莫测。这无疑表明,中共党内已经有人吹起了倒习的集结号。
抛弃侥幸心理,联合党内外,打倒习党反动派,这是王岐山等人绝处逢生的唯一出路!批毛去邓倒习,真正依法治国,改革接班人制度,才是中国完成社会大转型的不二选择! 
 
任新: 有关李文亮事件的调查通报及答记者问除了证明中共卑鄙什么也不证明
中共从来不讲逻辑,不讲道理。他们不仅七十年如此,而且一直继承的是斯大林的“衣钵”。当年斯大林就曾威胁列宁夫人:“你再乱说话,我们就宣布你不是列宁的妻子!”夫人说:“可是这国家的任何人都知道,我就是列宁的妻子。”斯大林说:“党说你不是你就不是!”一个政党领袖卑鄙无耻到这等地步,真是天良丧尽,连狗屎都不如!可中共整个统治集团包括习近平,难道不是一直在步苏共和斯大林的后尘吗!
张智斌: 温哥华抗疫报告(一):山雨欲来风满楼
有人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今年武汉黑暗冰冷的冬季降临之时,有多少人渴望这希望之春早早来临!但2020的春天,对这个世界而言,已经注定不可能会太平,温哥华也是如此。
 
朱民泽:用民主与法治的武器将光屁股小丑皇帝赶出中南海
历史的脚步刚刚跨过2020年,中国就已经再次面临一个风口浪尖的危机时刻。2020年,武汉病毒肆虐全球,造成全球大范围流行,很多国家惨遭毒害。
习近平为了不破坏红朝春节的喜庆气氛,与当年慈禧太后不顾亡国灭种之忧,而大摆寿宴没有什么区别。习党国似乎要重演1900年满清国,遭八国联军讨伐赔款的耻辱命运。
习二亲自下令抓捕任志强,就有了与其他多数红二代们彻底决裂的信号。 
行动起来!不愿再做奴隶的人们,不希望自己的鲜血染红屠刀的人们,到了抛弃幻想,摈弃党派,舍弃私欲,丢弃怯懦,团结一致,用民主与法治的武器,舍得一身剐,敢将光屁股小丑皇帝落下马。打破其黄粱帝梦,将其撵出中南海。
 
 
黄地:人类应高度警惕已蜕变为另一物种的中共和中国
题目打击面似乎很大,单是中共党员就有9000万。可对人类而言,还是应该这么做,否则,人类就会受到伤害,而且很可能是致命的。中国武汉新冠肺炎也证明了这一点。
疫情过后,首先是追查病毒来源,找出罪魁祸首。美国务卿蓬佩奥近日就这样讲道:将来有一天我们会评估整个事件,共同审视这场疫情的始末!我们将在未来适当的时候作出相应的措施处理这个问题!全世界都相信,一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无论中共多么隐瞒,有多狡诈,一定会有破绽,有漏洞。世界不会轻饶中共。
 
刘晓波:太史公的遗愿--给刘霞
以一条被阉割的生命
换来一部传诵至今的历史
我们这个苟延残喘的民族
就只能有
被阉割的历史和历史的被阉割
面对太史公的绵绵赞美
我宁愿不知道司马迁和《史记》
   
   
他妈的!
就让历史沉默吧
沉默得有点儿人性和尊严
 
 
刘家财:我想做个贩夫走卒和公民——我在我的祖国流浪之五
我没有远大的抱负和崇高的理想,我已近天命之年,不再有往日的满怀豪情、昂扬斗志。但我不能漠视社会的不公和身边的苦难,我不能麻木不仁、视而不见。我不能看着穷人被欺压、弱者遭欺凌,我不发声,我不呐喊。我不能对政府的违法犯罪行为,我不怒吼、沉默不语、熟视无睹,我觉得,我保持沉默我就像帮凶一样。我要发出我不同的声音,我渴望一种能够让我不遭受不公的社会制度。
刘家财:路与空间---我在我的祖国流浪之四
在我软弱、失望的时候,我也曾想离开这个国家,逃离这个国家。看到它们把我的家园糟蹋成这样,我实在是心有不甘。我的脚下这块我生长的土地就是我的战场,我不能把我的家园让给那些我所鄙视的人。当下,恐怖弥漫,我被迫离开家乡,漂泊流浪。走过城市,走过村庄,我鼓励着自己: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我要坚守在这块土地上。
更多 >>

img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709律师王全璋刑满
王维洛:世界上谁最早使用中国病毒(中国C
秦国:中共才是人类最邪恶的“病毒”——驳
王维洛:唐志虹——选择沉默还是一问三不知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蓬佩奥指责中国伊朗隐
唐宋民:疫情日子断想
郭明:杰克·多西,你了解中共统治下的中国
任申奋:真想指着你的鼻子骂
朱民泽:只有打倒“习党反动派”人民才能活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促中共高层开扩大会倒
钟声:妄议中央——从“老大哥”到“无一是
任新: 有关李文亮事件的调查通报及答记者
黄地:人类应高度警惕已蜕变为另一物种的中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推动阴谋论,赵立坚称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武汉书记促市民感恩激
陈永苗:没法革命时代里的抵抗权
王维洛: 为什么参加林一山追悼会的部长级
周锋锁:布拉格刘晓波雕塑讲话
曾伯炎:《大国战疫》大马屁出笼即收回透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网信办最严新规生效
朱民泽:剿共产病毒檄文
王维洛: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
蔡楚:我爱云 (手机拍摄)
高耀洁:祭李文亮医师
廖亦武:恐惧是没有用的
高耀洁:捂蓋疫情有术
廖亦武:让我们牢牢记住 让我们记住
朱民泽:只有习近平上断头台-中国才能结束
席慌帝:罪魁祸首,呼之已出
蔡楚:习近平“人民战争”的治国方式是鹦鹉
刘同苏:什么时候才会有为自由危亡吹响的哨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公民运动倡导者许志永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闵良臣:他们的“手”是不是也能伸到网民的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吹哨人”李文亮病逝
蔡楚:刘晓波纪念文集英文版即将出版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伍汉民:2020告海内同胞书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王维洛:从武汉“火神山”医院的建设看中共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闵良臣:真正的悲剧所在
蔡楚:几场春雨 春水涌动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将每年2月6日设
郭飞雄:根本的自救之路在于政治觉醒
谭松:专制政体,集中力量干大(坏)事?
许志永致习近平《劝退书》
昝爱宗:悲伤着悲伤,愤怒着愤怒——疫情当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疫情扩散引发民怨和中
律师公开控告武汉公安肺炎传播期间滥用职
白志:台湾的前途理当由台湾民众决定
梁之:一个族群的悲哀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从17年前的萨斯到如
闵良臣:敢问胡锡进:当年毛泽东为何“不爱
唐宋民:中共为何不讲“民族感情”
曾伯炎:新病毒随贸易战再逼向中南海
img

民主转型译丛
非暴力抗争在中国:一个目击者的记录
公民抗争的三大成功要素:一致、计划和纪律
埃及如何谈判转型:波兰与中国的经验教训
大众民主的武器——非暴力抵抗是最有力量的
民主转型:排他型、无共识与包容型、有共识
政体类别与民主顺序
匈牙利的圆桌谈判
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
img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
蔡楚:疫情中的远程生日派对
一真溅雪:任何国际机构一旦为中共当局所掌
钟声:妄议中央——从1949年开始至今并
世界生物武器大战是阴谋论吗—新冠病毒来源
一真溅雪:廿世纪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伟人
黄亮:假如你是奥斯维辛的看守
沈九乡:道德榜样与公民权利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推迟两会专家指习近
每周维权评论:许志永:从逃亡到被抓捕
谢显宁:覆巢之下—街子镇四访铁流
闵良臣:我就不好意思喊“天佑”
谢显宁:时代之子—张先痴先生逝世周年祭
2月19日新闻稿:还许志永、方斌、陈秋实
谢显宁:2020年庚子正月初一
贺卫方:惨重的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由?
陈永苗:回忆北京网友沙龙“关天半月谈”
王维洛:埃塞尔比亚的大国重器掌握在中国手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谭松:在尸骨血色中绘出桃花的艳红
刘同苏:自由失落的文化思考框架
許章潤新作: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
闵良臣:人类永远不要嘚瑟
曾伯炎:网上金句警句点赞
马亚莲:官无远虑和责任,必有后患!
新闻线索:各地至少有325人因疫情言论
谢显宁:悼乐加兄
一真溅雪 :“洗脑灌输”是一柄双刃剑
二十八画生:奉天讨伐恶习檄文
金陵毕康:大年初一
谢显宁:街子镇三访铁流
李劼:給後世香港──評《思索家邦》
谢显宁:街子一访铁流及给铁流打电话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武汉肺炎”扩散亚
闵良臣:胡锡进最怕跟他谈什么
陈永苗:民国宪法对大陆有效
李劼:民主該怎麼真正開始站穩腳步?
闵良臣: 改革走不下去,问题在哪里
罗祖田:谈谈中共的派系与作用
桑杰嘉: 揭露地方官员腐败藏人遭报复被判
郑也夫:财产公示,请自常委始
闵良臣:估计暂时不骂“搬起石头”和“注定
李亚东:“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
依娃:我在毛泽东时代的幸福生活
刘晓波: 独立中文笔会会刊发刊词
明欣:“废纸”生成法律让人民日报恼羞成怒
陈永苗:社会转型之地方事务去政治化
曾伯炎:哀悼流沙河中向冒出的流言辨诬
一真溅雪:“文革”期间三百元买到的自由
闵良臣:《老调子已经唱完》不单中国人要
郝各:康辉是个好同志
曾伯炎:为网上醒脑金句点赞
刘同苏:法制的上限
陈永苗: 香港回归于民国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老余:去日本看看 ——行前暇想
沈九乡: 老婆住院小记
许万平:凝重的一部史实-纪念杨天水先生
一真溅雪: 抛开恩怨为“四类份子”子弟
一真溅雪:抛开恩怨为“四类份子”子弟伸
曾伯炎:彩车庆国庆,吐槽听民间

热点文章
席慌帝:罪魁祸首,呼之已出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冉云飞:流沙河用四川话来破解文字
闵良臣:太丑了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江天勇谴责罗山县公安局非法限制公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郑志鹏:我将面临长期被非法剥夺自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李大伟向法学博士习近平讨教法律系
程渊哥哥被传唤、妻子被威胁彻夜谈
吕耿松先生入狱满五年 还有六年刑
陕西司法厅官员强阻律所接收律师,
金陵毕康:论苏共垮台
楊逢時:感恩美國先賢的付出 捍衛
“722”长沙NGO工作者三人失
长沙维权NGO负责人失踪超24小
江棋生:读“巫宁坤与李政道”有感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八)
闵良臣:不要侮辱禽兽
倪金芳寻衅滋事案一审辩护词
北明:回憶巫寧坤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
野渡:中国茂名抗议非香港时代革命
王丹在2019年11月4日晚柏
李亚东:“在这个冬天,我们靠一些
陈文芬:马悦然先生葬礼公告
蔡楚:芦湖秋色

img
维权热线
李英之:惠新西街维权聚餐会新年文
再论武汉肺炎疫情的赔偿(补偿)问
刘书庆: 从法、理、情三方面谈谈
未计入统计的新冠肺炎患者也应全程
中国律师发起成立“新冠肺炎索赔法
关于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侵害陈建芳
李翘楚:戴手铐跨新年:12.31
联合国特别程序就长沙公益仨案致信
周友芳:我带着两个孩子逃亡,却不
马亚莲: “人民”代表似毒品!
知名公益律师常玮平被警方带走,
廖祖笙:杀人党血腥“执政”70年
李南央: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
隋牧青:程渊案,特意制造一个问
长沙公益仨案家属回应网帖 质问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九
倪金芳寻衅滋事案一审辩护词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八)
程渊哥哥被传唤、妻子被威胁彻夜谈
陕西司法厅官员强阻律所接收律师,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722”长沙NGO工作者三人失
长沙维权NGO负责人失踪超24小
吕耿松先生入狱满五年 还有六年刑
江天勇谴责罗山县公安局非法限制公
李大伟向法学博士习近平讨教法律系
郑志鹏:我将面临长期被非法剥夺自
北京、广州、惠州三地看守所对我虐
徐永海: 我和高洪明看望王连禧带
四川艾滋就业歧视当事人起诉内江卫
郭贤良:昆明交警七大队乱罚款是权
陈艳、于晓軍拦截李克强总理代表团
律师成功会见危志立 国内发起面具
邓太清:中共开两会 我在家坐牢
更多 >>

img
时政
蔡楚:清明悼亡,向中共追责
江棋生:我也来写一篇留言
廖亦武:李泽华和隔离中的德国总理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扩大援助范
“中国民联”就新冠病毒疫情发表声
廖亦武:他們都勢必拿下“真相”這
王龙蒙:洁白的羽毛—记忆中的刘晓
江棋生:不鄙视这样的肉食者,我还
公益机构就武汉公安训诫李文亮等八
公益机构义务协助新肺感染逝者家庭
蔡楚:儿时的嚯嗨(手机摄影)
每周维权评论:许志永:从逃亡到被
高文谦: 习近平是武汉疫情肆虐的
楊逢時:丟掉幻想,不做亡國奴
蔡楚:习近平“人民战争”的治国方
2月19日新闻稿:还许志永、方斌
隠瞒疫情 专政行凶 言论自由 不
贺卫方:惨重的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
梁慕嫻:習近平和他的政府應向全世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
人民要言论自由!不要警察训诫!
蔡楚:刘晓波纪念文集英文版即将出
唯有良制才能抵御灾难
比病毒变异更可怕的是变异的人心
武汉多位公民发起为李文亮医生铸造
蔡楚:几场春雨 春水涌动
郭飞雄:根本的自救之路在于政治觉
史记 · 医者李文亮
公益机构建议为李文亮医生平反、
許章潤新作: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
许志永致习近平《劝退书》
梁慕嫻:駱惠寧的任務
二十八画生:奉天讨伐恶习檄文
蔡楚:惊闻野草老友苟乐加29日中
江棋生:只要还捂得住,疫情就不
公益机构长沙富能关于抗击新型冠状
石代 :习近平何来“贵族气质”
马亚莲诗两首:《焦》(外一首)
鸿雁南飞与孙允中的聊天记录
更多 >>

img
思想
蔡楚:愚人梦 又及
李英之:悼刘博士
略萨:返回中世纪?(张裕 译)
张伦:逝去的守灵人
周锋锁:布拉格刘晓波雕塑讲话
专访郭于华:把人当工具的统治方式
晁林深:没有公民社会,新冠疫情不
严家伟:高山流水弦音断,谱就新词
艾曉明:还是拜个年吧,武汉有难
白桦:我是为理想而生的
“有声的香港”代表“无声的中国”
梁慕嫻:「江陰要塞」的教訓
野渡:中国茂名抗议非香港时代革命
李南央:我为什么赞赏香港人“不
梁慕嫻:人權高於主權
李南央:活法儿的自由
王朝:痛苦的中国人
李亚东:“在这个冬天,我们靠一些
江棋生:做个明白人
北明:回憶巫寧坤
江棋生:读“巫宁坤与李政道”有感
楊逢時:感恩美國先賢的付出 捍衛
金陵毕康:论苏共垮台
闵良臣:太丑了
冉云飞:流沙河用四川话来破解文字
野渡:蓝莲花,盛开在白衣飘飘的年
五四运动100周年征文
刘同苏: 殉道的颜色(全文版)
罗祖田: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梁慕嫻: 千萬不要忘記中共的政治
蔡楚:给一位基督教家庭教会传道人
彭小明:岁寒沉思忆白桦
王丹:大撒币还是大减税?
余杰:中共是什么时候想当老大的?
蔡楚:通往天堂的名片
陳墨: 我和光光
金陵毕康: 温柔的良夜
李亚东 :《落叶集》——地下文学
王德邦:心香一瓣祭先生
高新:华为公主美加受辱,爱国志士
更多 >>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