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雷鸣声:重判高瑜扯下了中共“依法治国”的遮羞布
无论是中共制定的法律,还是习中央再次提出的“依法治国”口号,其实都是中国人权状况恶劣、政治运作和司法运作黑幕重重的遮羞布,重判高瑜算是将这块遮羞布彻底扯了下来。从此以后,谁相信当局是在真的推行“依法治国”,谁就是没头没脑。高瑜的遭遇让很多人进一步看清了中国的政治现实,看清了中共的本质,也看清了习近平。虽然当局依然在倒行逆施,但是,历史和世界潮流不可阻挡,宪政民主的时代一定会在公民社会足够壮大后来临,到时候,以言治罪和大兴文字狱的历史必定会终结,而制造文字狱的元凶也一定会受到历史的公正审判。
龙戈铤:高瑜文字狱撕破红朝伪善面目
年逾古稀的公民记者高瑜,在当局还想把“政治改革”的假戏演得活灵活现的高潮时刻,一把撕下了红朝宫廷的帷幕,让世人看到了在红色帷幕后正上演的政治春宫图——那就是宪法是虚,文件是实;民主是虚,专制是实;自由是虚,独裁是实;人权是虚,党权官权皇权是实;“依法治国”是虚,以家法帮规来整治广大国民尤其是不服从暴政的公民是实。偌大的中国,特权政党,特权政党中的特权高层为了控制人民永久为奴,永久地被洗脑,要向人民屏蔽什么,不讲的东西——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全是人类文明两千年多少仁人志士浴血拼搏的美好事物。一个党的文件,把这些美好的东西拒之门外,还不能证伪其谎言,证实其黑暗吗?一个执政党,在记者披露其文件后,动用国家机器,控之以“泄密”罪名,不是无耻至极吗?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重判高瑜显示党的“国家恐怖主义”肆无忌惮
国际社会都对资深记者高瑜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被重判七年感到愤怒。其实在中国国内,这更是一种“恐怖主义”袭击,是在威慑和恐吓所有的政治异议人士,甚至是在恐吓所有的知识分子。指控政治异议人士所谓的罪名都是莫须有罪名,都是政治迫害。冠冕堂皇的司法程序,只不过是按照党的指示走过场而已。依党治法、依党治国,才是当权者的真实意图。不管“依法治国”和“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口号如何诱人,只不过让人们充满对政治改革的幻想而已。而事实却如此无情,让所有善良的国内外有识之士大跌眼镜。不过,通过对高瑜的重判,通过所谓泄漏“七不讲”秘密,人们终将认清中共政权不可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郑贻春:应当开展正义的教育和普及
中国大陆根本没有正义的教育和普及。这个严重的问题,必须从根本上得到解决。由于没有正义的教育和普及,特别是由于没有正义的红色意识形态对于整个社会长而久之的不断洗脑,很多中国人都不可避免地、自然而然地变成了程度不同的、难以理喻的脑残——善恶不辨、是非不明、香臭不分、麻木不仁,等等,形形色色的愚民因而便泥沙俱下地蜂拥而出!倘若弥补从来没有的正义,倘若形成从来没有的正义,亦即让每一个普通的中国人都树立起应有的正义观,可能需要的不仅仅是一年、两年,也不仅仅是十年、八年的时间,恐怕得需要几十年甚或一辈子的时间。这就是说,确立正义观,决不可能一蹴而就、立竿见影,而必然是一个“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长期的、艰苦的、战略性的工作。西谚云:三代才能培养出一个真正的贵族。要让中国人都树立起应有的正义之理念,也应作如是观。
余杰:有喉咙也不能出声——陈徒手《故国人民有所思》
这本书的主人公全都过世了,但同样情节的故事并没有结束,一直延续到今天。二零一四年夏,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和中山大学党委在中共喉舌《求是》杂志分别发表文章,谈论“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做好高校意识形态工作”。有评论者指出,这三所高校的集体演出显然是“奉旨作业”,“显示出中共对高校亮起意识形态之剑”,是新极权主义“更富侵略性地向民间社会发起一场志在必得的内殖民的文化战争”。此时此刻,重温陈徒手的《故国人民有所思》一书,或许可以透视习近平与毛泽东在本质上的趋同性,并从前辈知识分子的“大败局”中探寻一条反抗洗脑、通往心灵自由之路。
茆家升:理性地看待中国传统文化(上)
中国传统文化的主干是“三纲五常”,君权天授,与千年帝制、皇权专制下的宗法制度及农耕文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既维护了帝制延续,也有助于社会安定,道德维系,文化传承。历史上曾有过辉煌。但十五世纪后,因长期闭关自守,被自身的痼疾和外来强势文化,协同军事实力和科学技术优势的进逼,迅速衰落了。一百多年前,辛亥革命成功,结束了千年帝制。接着新文化运动兴起,民主与科学新思想传入,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正推动着古老的中国向现代化的国家前进。怎样既能有助实现国家现代化为目标的民主转型,又能保持中国文化的优良传统,是百年来世界华人永恒的话题。台湾在这方面做得比较成功,这与上世纪1949年后,牟宗三、徐复观、唐君毅和张君劢等诸公,既坚守中国传统文化,又认同民主宪政的努力有关,他们于1958年联合发表的《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理性中正,至今仍有旺盛的生命力。
应克复:共产主义为何失败(一)
20世纪人类最大的误识是什么?是将共产主义神圣化。最大的失败是什么?是共产主义实验。最大的伤害是什么?是共产主义浩劫。最应当吸取的教训是什么?是共产主义的主观设想被客观现实所击碎。应当撰写一部关于共产主义从兴起到消逝的历史。我们这一代是共产主义实验的过来人、见证人,有责任记录这段人类的悲惨史。怎么来看待共产主义的失败?统治体制自行瓦解,共产极权制度退出历史舞台,这只是失败的一种形式。另一种形式是共产极权制度虽仍然存在,但统治者维护其统治已力不从心,以致不得不动用国家的一切资源——财力,物力,警力,军力……文武双用,四面出击,八方应对,朝不保夕地维持这个政权,这说明,共产主义已走到历史的尽头。第三种形式是,明智的统治者放弃极权统治,顺应历史潮流与人民心愿,和平理性地引导人民走上宪政民主的普世大道。
曾建元:北京政府对香港的控制愈加紧縮,陆港冲突愈益加深
最近发生的几起的冲突,主要是由香港本土民主前线,或是香港热血公民等等这些团体所发起的。他们主要就是香港的本土派,或是所谓主张香港独立的力量为中心,在雨伞运动的期间,这股力量比较是不服从香港专上学生联会,或者是民主党的指挥系统。在今年,它重新集结,现在就是专门针对水货客的问题,来进行大规模示威的动员。这其中主要的核心领导人物就是独树一格的香港城邦论而崛起于香港舆论界的陈云。这个主张在北京政府的眼里认为是主张香港独立,所以港独论不断地受到北京官方媒体的指责,也有北京的学者对港独论提出很多批判。在这样的激荡之下,还有陆港之间因为自由行所引发的香港社会紧张,主要是它空间狭窄逼仄,大陆来的大批人群,对于香港民众生活空间的骚扰,引发了种种的不安或不满,再加上北京政府对香港控制愈加緊縮和强硬,所以就导致了陆港之间发生很多冲突与摩擦,包括政治上、经济上以及社会还有文化等等方面跟北京政府之间的矛盾愈益加深。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中共高层习近平势力与其他势力的内斗,虽然依旧有很多细节扑朔迷离,难以确认,不过,习近平势力与中共其他势力内斗非常剧烈,呈现出你死我活的态势,已是天下共知的事实。而且,这场内斗有不断激化之势。虽然习近平势力目前占据相对优势,但其未来内斗之路上究竟会有何变数,只有天知道!谁敢说习近平势力就一定能够彻底消灭中共党内的其他山头、其他势力?恐怕习近平自己也没有这个自信。极权独裁机制,就是造就大小权势者、野心家的机制,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内斗会高概率地成为常态的机制,就是很多时候只有对立而绝无调和的机制。既然,毛泽东一手遮天、胡作非为,招致了同样具有野心家性格的林立果的不择手段、破釜沉舟式的反抗——或者说是对抗,那么,一直效法毛泽东、不断加强集权统治的习近平,为什么不可能遭遇另一个“林立果”和“原子弹”——或原子弹式的袭击?
王德邦:谁见过共产党的领导?
在毛泽东时代,除了毛泽东的话,还有谁的声音能被听到?那个时代里,除了听到见到并且只相信毛泽东的领导,谁又见到过共产党的领导?到邓小平时代,还是领导人个人说了算。邓小平曾托人给陈云带话:“只能有一个婆婆”;还跟第三代首领说:我在我说了算,我死后你说了算,我就放心了。这些话说明中国是家长制(婆婆说了算),而不是什么政党制。在他邓大人领导下,一切由他做主。对此,我们只要再看看身为共产党总书记的胡耀邦、赵紫阳的下场,就会发现总书记下台是在邓小平的家里做出的决定,而不是经过党代会的表决。邓以后,情况虽有所改变,也不过是从一人说了算变成几个人合议做决定。绝大多数共产党员既无知情权也无发言权,而少数几个执掌大权的权贵却可以将任何改革举措最后变成他们谋利手段,他们垄断了国家的政治经济资源,左右着中国的治理,他们才是中国的真正领导者、统治者。
朱欣欣:毕福剑讽毛视频为何成为公共事件
随着信息时代的冲击,中共已无法完全垄断历史。捍卫记忆,拒绝遗忘,已成为民间社会的共识与行动。这不仅是个人与民族自我认识的需要,也是当下拒绝谎言、真实生活的需要。捍卫个人和集体的历史与现实记忆,就是捍卫生命的尊严,捍卫生命的意义。无论是否被公开,毕福剑的讽毛言论完全是他个人的合法权利,支持者和反对者都要首先维护毕福剑的表达权,因为那也是在维护所有人包括反对者的权利。毕福剑讽毛视频事件,再次提醒国人,如何认识和评价毛泽东,如何认识和评价中共历史,是推动中国社会进步与转型所无法回避的重大问题。在社会转型时期,类似毕福剑讽毛的事件不会成为绝响。当越来越多的名人或普通人勇敢践行公民权利,公开表达自己的政治意见,真正的中国梦才不会是永远的梦!
牟传珩:习近平无法盘活“北京模式”的这盘死棋
习近平执政以来,困于前苏共败亡的教训,不断提出意识形态斗争与执政能力问题,并将此提高到执政党生死存亡高度。然而,如今中共执政意识形态已丧失了指导性地位,既无法解释现实,更不能包容由社会利益多元化所导致的价值多元现实,由此也就导致了中共执政价值观的紊乱与发展方向的模糊。中共这种执政意识形态的危机,决定了党的执政地位与执政方式的危机。习的前任胡锦涛,早在2006年度第12次中央政治局组织生活会议上就承认,执政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三大危机的沉重压力和冲突,即政治危机、社会基础危机和管治危机。习近平高调反腐“打老虎”,将“法治”锋芒对准那些不与其“高度保持一致”的人,导致其自我标榜的改革声誉彻底破产。由此可见,只要中共高层继续坚持理论、道路、制度“三个自信”,抵制走普世宪政之路,那么其执政方式无论有何微调,都无法盘活“北京模式”的这盘死棋。
雷火丰:拒绝民运人士回国尽孝的中共政权丧尽天良
熊焱的遭遇其实只是数不胜数的流亡人士遭遇的一个缩影。此前,流亡美国的著名作家刘宾雁,虽然一直都希望能回国终老,但是,中共始终将他拒之门外,最后,他只能是魂断异国,直到逝世后多年,骨灰才得以回国安葬。一般人虽然没有他们这样的经历,但是完全能够体会到他们思乡、思亲的那种心情,并为其愿望的无法实现而感到悲悯。中共政权近年来对内对外奢谈“三个自信”,然而,从它们拒绝熊焱回国探母以及频频抓捕各类良心人士的情况看,这个政权丧尽天良,完全没有自信可言。让熊焱回国探母尽孝,天塌不下来,因为他手无寸铁,而且是孤身一人,而回国之后的行踪一定会被警方牢牢掌控,怎么都不可能出现危害国家安全的状况。中共之所以要将其拒之门外,显然不是担心控制不了他,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政治报复行为。
闵良臣:你强化意识形态,我争言论自由——且看中国现状
高瑜案和毕福剑饭局批毛事件的实质是公民的言论自由特别是批评自由权利是否受到法律保护的问题。宪法是国家最高位阶的根本大法,宪法既然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那就应该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否则的话,随意拿公民的言论治罪,宪法还有什么权威可言?一九三一年底,夏丏尊、叶圣陶等编辑出版的中学生杂志给鲁迅先生出了一道题:在此内忧外患交迫的非常时代,假如一个中学生站在你鲁迅面前,你会对他说些什么?鲁迅的回答是:先问一句,“我们现在有言论的自由么?假如先生说‘不’,那么我知道一定也不会怪我不做声的。假如先生竟以‘面前站着一个中学生’之名,一定要逼我说一点,那么,我说:第一步要努力争取言论的自由。”没有事实真相,没有言论自由,每个人都只相信自己所看到而又愿意相信的东西,如何达成共识?而没有共识,国家要建立所谓的意识形态,那也就只好“做梦”了。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胡耀邦逝世纪念和百年诞辰纪念
4月15日是中共前最高领导人胡耀邦逝世纪念日。只要纪念胡耀邦,必会联想六四,当然还会联想拨乱反正,联想当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联想平反“右派”和文革中受到迫害的老干部,联想否定毛泽东的文革和改革开放。很多人以为是邓小平领导和主持了历史变革,其实不然,政治上的改革书要是胡耀邦主导的,而经济上的改革则是赵紫阳主导的。不过,中共现任和前任领导人都在胡耀邦问题上讳莫如深,矛盾和压力可想而知。要平反胡耀邦吗?那就必须说清楚当年胡耀邦下台是怎么回事。现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曾经受益于胡耀邦的“解放”;而习仲勋也力保胡耀邦。可以说,没有胡耀邦就没有习仲勋的平反,也就没有习近平现在的地位,两个家族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高调纪念胡耀邦诞辰100周年顺理成章,但正如胡德华所说,这并不等于平反。
曾伯炎:“获得感”——忽悠人的语言花招
自从上月习近平讲了“要让更多人民对改革有获得感”以后,这一个月来,“获得感”成了新的流行词,热遍大江南北、纸媒网络、人大政协,有如什么伟大发明似地可劲鼓噪,难免令人联想到文革时“最新最高指示”发布时的热烈传颂情景。中南海里惯于颂圣造神的写手,弄不出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玩点辞语变新以取悦主子却是行家,玩文字游戏,似乎也以可玩出点新鲜感,企图以此来掩盖执政当局的陈腐、颟顸、专制、溃败,开历史倒车,伪造成好似在创新向前的假象。改革三十年,改革取得的成果被太子党和红二代垄断权力与资源,绝大部份被权贵集团给吞噬了。给民众画了一张小康图,奔了三十年也奔不到;那些权贵两三年就奔到大康不说,还奔到世界福布斯巨富排行榜的前列。在中国,能有获得感的乃是暴富的几千家红色门阀,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民众只有失落感。在网络时代,中南海的秀才们还想以浮辞滥调忽悠民众,纯属自欺欺人之举。
吴金圣:中共依法治国的实质是对人民实行专政
众所周知,“法”有“良法”与“恶法”之分。西方先哲亚里士多德认为,法治乃是良法之治;富勒认为,法治应当符合规则的一般性、公开性、可预期性、明确性、可遵循性、稳定性等形式要件;还有司法独立、司法审查、自然正义等要件。世界上民主国家的法律是良法,因为它是建立在人权基础上,以人权为出发点和以落实公民权为核心的法律。而中国现行《宪法》竟然写着:“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和“坚持人民民主专政”,表明中国实行中共一党专政,党领导一切包括立法、司法和执法,简单说就是党比法大,党在法之上,法在党之下,由党依法对人民实行“人民民主专政”。中共所谓的“依法治国”的逻辑就是:一群流氓黑社会组成的非法暴力政府在依党治国、依党纪治国、依恶法治国、依警察胡作非为治国、依流氓领导的看法治国。
黄玉凯:简论周薄的“非组织政治活动”
什么叫“非组织政治活动”?其实就是现代版的宫廷权力斗争。宫廷斗争是王朝的属性,王朝里面没有民主、公平和文明的权力博弈平台,权力夺取靠流血,权力巩固靠暴力,权力传承靠指袭,权力更替靠政变,权力分配靠交易。官与官之间都是人身依附关系,谁是江泽民的人,谁是胡锦涛的人,谁是习近平的人,一目了然,打掉一只“老虎”后,人们马上就会猜准下一只老虎是谁。在这样的制度下,不斗则退,胜者王侯败者贼,败者的秘书、家人、司机、二奶及电视台的小三都要跟着倒霉,这就是太子和王爷们铤而走险的根本原因。在这种制度下,宫廷斗争永远是一种“新常态”,结党营私的“非组织政治活动”“永远在路上”。共产党人视权力为生命,有权就有一切,而无论是夺取权力还是保卫权力,靠的都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所以,共产党人个个都是患上抑郁症的斗牛士,他们视没有斗争刺激性和斗争代价的宪政民主为粪土,使权力斗争不能被民主和法治所代替,也使“特色之路”上的权力斗争永无止境。
高洪明:党国人权底线与宪法和国际人权法为敌
中共党国残酷无情地扼杀中国大陆人民的结社自由的权利和集会自由、游行自由及示威自由的权利,即街头政治权利;即便是潜在的或萌芽状态的结社和街头政治,党国都要凌厉地使用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予以刑事打压。党国限制、压制和管制中国大陆人民的言论自由权利、出版自由权利、选举自由权利、竞选自由权利以及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党国对异己言论、异己出版物、异己网络言行、异己选举人、异己竞选人和异己宗教信仰者,都会使用黑白两道的手段予以限制、压制和管制。总之,党国的人权底线就是绝对不允许中国大陆人民享有结社自由权利和街头政治自由权利。当今世界,人权潮流,浩浩荡荡,排山倒海,不可阻挡;党国人权底线,早早晚晚会决堤冲垮;中国人权潮流必将汇入世界人权长河,一起奔向人类自由民主、平等法治、和平绿色的明天!
马萧:中国政治犯监狱生活采访(十七):持不同政见者张敏鹏(下)
张敏鹏:出生于1955年,湖北武汉人,持不同政见者。1981年因创办民间刊物被劳教三年,1984年被释放。1992年7月,因组建中国共和党遭到逮捕,被以“组织反革命集团罪”的名义被判五年监禁,1997年刑满出狱。张敏鹏先生在接受访谈时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政治氛围其实并不像现在有些知识份子描述的那样宽松,即使在现在的人们认为那段政治上最宽松的“解冻”时期,即“西单”民主墙时期,我们的出行都是被跟踪的,我们受到警察的威胁、恐吓都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而我们都是在那段“解冻”时期被逮捕和审判的。自1949年以来,共产党只大赦过国民党战犯和日本战犯,对于政治犯,也就是在共产体制的残酷压迫下产生的叛逆者、反抗者,从来就没有大赦过。从1979年到我被捕的这两年时间,他们一共抓了我五次,屡抓屡放,相当于警告的性质,警察还对我说:“张敏鹏,你办《野草》,我们用锄头把你锄掉,你办《飞碟》,我们用火箭把你射掉。”张敏鹏在被劳教和监禁期间受到严酷迫害。
维权热线
于世文案两证人发声明 称愿与之同
北京警方将郭玉闪“传知行”工作列
德驻华大使约见律师对高瑜案表关注
于世文案起诉书首度公开 律师斥案
四律师湖南法院外遭殴400律师联
获刑记者高瑜上诉,批当局判决“无
大陆声援香港占中人士被“煽颠”不
中国公民发起“与高瑜同罪”联署行
高瑜因言获罪还是泄露机密?
辩护人:控方证据不能证明高瑜有罪
美国笔会中心:重判高瑜显示六四镇
浦志强再患前列腺病监狱不予治疗
高瑜案宣判前记者和人权组织关注其
四川威远上万人抗议化工污染与警冲
外界关注独立记者高瑜案周五宣判
中国女权五姐妹获释 但自由仍受限
3万群众堵路反建第2座电厂 政府
广东河源上万人游行抗议火电厂扩建
熊焱给习主席李总理的公开信
大陆七城市投资者抗议 当局重兵戒
要求释放中国女权5姐妹呼声不断提
中国五位女权活动人士被北京警方正
广东万人示威围政府砸工厂与警激烈
四川甘孜一藏人尼姑抗议中共治藏政
中国女权五姐妹已报捕
陕西、吉林、四川及重庆市政府外逾
高瑜案法院延至6月宣判
声援“女权五姐妹”行动此起披伏
粤西罗定万人暴动反对建垃圾焚化厂
专家:中国背负镇压女权运动的罪名
高瑜代理律师致函法院促书面回复驳
女权人士遭疲劳审讯突发心脏病 警
宁波慈溪市杭州湾基督教堂十字架被
成都农民维权六年 发改委终取缔青
重庆医改后诊疗费飙升 数百尿毒症
刘霞生日 身体较年前好
逾千人致函当局吁释放五女权人士
广州区伯嫖娼一波三折 律师会见受
广州区伯指称遭“嫖妓”构陷及虐待
新公民运动成员张宝成出狱誓言绝不
思想
傅桓:“烈士”大辩论与军队国家化
章文:都是自己搞死自己的
章立凡:缅怀党国历史上的粗口岁月
杨彼得: 叛逃式辞官下海
乔木: 围殴律师不要成为官方的隐
白非:厅级诗人与师级歌手
张欣:中巴经济走廊是令中国纳税人
闵良臣:为何要把全国两会代表委员
清流浦:请“党领导”走下封建神坛
郭宝胜:高瑜与毕福剑:攻击国家领
查建国:环球时报承认马克思主义的
非韩:高瑜重判的信号才是真信号
守鱼:高瑜的坦诚与毕福剑的猥琐
未普:从高瑜案看习近平政权的国家
乔木: 国家安全大无边 不良文化
白非: 丑化英雄?贼喊捉贼!
桑普:监禁高瑜的法盲暴政
长平:假如中国人真的有“血性”
王亚秋:对笑蜀的主要观点的评论
傅桓:共青团水师折戟“上甘岭”
丁子霖:高瑜案的警示
彭涛:外界为何因中共重判高瑜而感
梁京:高瑜的噩梦能否成真?
林忌:中国变态论
余英时:习近平统治系统下的观察
谣言就是力量
法院病入膏肓 司改无路可走
查建国:邱少云式英雄要重新审视(
长平:维稳机器越转越紧
雷风恒: 周永康案与“依法治国”
宋石男:国民党为什么会失败?
闵良臣:中国既得利益者会救中国于
傅桓:“一个女人”如何从新闻中消
南桥:你有枪 我有笔
乔木:从祭坛到妓坛的中国文坛
周晋:习近平与曾庆红
王軍濤: 專制模式的癌症: 從郭
刘路: 高瑜案判决逻辑荒唐硬伤累
杨光: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不是告密
东步亮:高瑜案开啓中国记者的噩梦
时政
要打烂台湾的解放军少将据信已被拿
中国网信办将展开多种专项行动主打
陳方安生:方案無廣泛代表性不合憲
将被起诉,于世文发表狱中感言 (
熊焱回国探母被香港拒绝入境
分析:国共两党领导人会谈有何意义
香港万一出了一个不合意特首中央如
外地藏人进藏被严控 只能住指定宾
中国胁迫回乡探亲的维族和藏人从事
传周永康说不相信江泽民会出面保他
前上海市委副秘书入股TVB香港免
美国鹰、中国龙,未来谁主沉浮?
新网络审查:大炮打外又伤内
中国与国际刑警联手发红色通缉令
专家:习反腐复活毛式“你死我活”
香港泛民派:政改方案无法接受
解放军总政少将涉徐才厚案以及卖官
周永康被曝拟以绝食、装傻、假自杀
习近平为打压异见寻求法律依据
中国蝉联全球监禁记者最多的国家
港府公布政改方案泛民议员集体离场
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五月四日北京会晤
华为CEO:中国网络安全规定或造
数千高干看戏反腐遭讽作秀 逾千公
郭伯雄是被江泽民遗弃的棋子?
中国重上新闻审查国家名单 位列第
中国律师联署谴责同行法院前遭围欧
假如中国人真的有“血性”
贝淡宁谈中国收紧审查影响学术研究
家风不是腐败的根本
中国出租车司机的出租梦
海外人权民运组织拟就高瑜案抗议习
美媒:周永康曾监视习近平
郭飞雄代表律师状告广州天河区法院
习总清洗中南海 大内总管要换人
李柱铭:民主党必否决831框架下
德国之声台长林堡中断同CCTV的
港泛民政党及团体中联办抗议重判高
中国首次公布中央部门预算支出成热
薄熙来傲慢好斗 周永康有“教父情

 

 

特别专辑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
高洪明:党国人权底线与宪法和国际人权法为
闵良臣:从当局强行取消《炎黄春秋》联谊会
紫电:贵州民间人士坚持举办民主、人权与维
王德邦:高原上的人权擎旗手——记贵州人权
章小舟:贴身式博弈可促进公民社会——“区
吴金圣:中国民主力量如何集结——论柴静“
林傲霜:杜撰的“新加坡模式”是公民社会之
綦彦臣:去威权即反暴政——民主转型与社会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李金芳:漫云女子不英雄,万里乘风独向东—
章小舟:基于《零八宪章》之政治理念解析中
向宪诤:从中共反腐败运动看其未来终局走向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
牟传珩: 全球走向民主的伟大历史进程——
王德邦:论社会变革运动中的良性持守
马萧:中国政治犯监狱生活采访——持不同政
余杰:墙里的石头必呼叫——何比等《我们
李金芳:生命有涯,人权无价——纪念曹顺利
章小舟:极权话语中的“我国”与极权统治下
付勇: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推进民主转型与制度
马萧:中国政治犯监狱生活采访——持不同政
李金芳:君心如水至清白,矢志民主终不移—
綦彦臣:最古典的颜色革命“作共和”——民
巩磊:勇于向专制统治者掷出匕首和投枪
马萧:中国大陆政治犯监狱生活之(十四)—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
陈永苗:地方政治民国化与逃离极权
綦彦臣:打捞国人精神——民主转型与社会运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付勇:宪政民主制度是科学的政治制度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
林傲霜:台湾民主社会正处于进步或倒退的十
黄钰凯:永远在路上与走向宪政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向宪诤:从普世文明看一党专政的反文明行径
綦彦臣:慢民主的不确定性——民主转型与社
林傲霜:“反党”是社会转型进步中公民的正
任协华:反思社会运动的当代形态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古川:中国的社会运动将主要靠青年人
李大立:封杀香港真普选充分暴露了中共反民
李金芳:若为民主故,甘愿做楚囚——怀念杭
付勇:通过社会运动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吴玉琴:丹心一片为自由——王藏的中国梦
华逸士:《零八宪章》与民主种子——《零八
王德邦:蠡测中国“一国两制”走向
特别专辑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
章小舟:《零八宪章》与《大宪章》外因条件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付勇:争取人权与公民权是实现民主的关键
章小舟:《零八宪章》与《大宪章》外因条件
李金芳:勇为农民争权益,志在合众建农协—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闵良臣:就是要把公民教育喊到“甚嚣尘上”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
刘逸明: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綦彦臣:泛网络时代与“无亨定理”——私人
关平:香港占中运动是最好的公民教育
黄昌盛:党为什么把人民喜欢的律师都关进笼
章小舟:基于“民意分类”视角观察“习氏反
付勇:只有宪政民主制度才能保障公民的权利
綦彦臣:前网络时代与“严韦定理”——私人
李金芳:甘当争取民主宪政道路上的铺路石—
王德邦:人权领域的“野骆驼”——记杰出的
林傲霜:公民经济和财产权是公民社会的根基
昝爱宗:对浙江拆十字架运动及宗教逼迫现象
魏强:以有效的启蒙方式反抗专制,培育公民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李金芳:公民维权领域的实干家赵广军
雷火丰:香港“占中”与北京宋庄艺术家的义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綦彦臣:票选作为协商民主前提——实践哲学
李金芳:铁肩担道义,侠骨映仁心——记人权
吴金圣:香港占中启示之一:大批年青人加入
韩武:中国公民运动蜂窝新战略
杨子立:支持中国民主的理由
王德邦:香港公民抗争使北京当局现出专制原
雷鸣声:香港的公民抗争与中国大陆的民主化
野火:香港公民争取真普选的抗争赢得世界尊
李金芳:碧血化巾帼,引啸为长歌——纪念杰
牟传珩:“雨伞革命”宣告“一国两制”破产
陈永苗:身体在场的公民抗争
余杰:长老教会、民主转型与共和精神——英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关于民主转型目标与
秦永敏:制止警察权越界,切实保障人权
唐丹鸿:“合法”吞并:中国民主化与民族
党为什么把人民喜欢的律师都被关进笼子
王德邦: 公民有救治社会失序的神圣职责
綦彦臣:“第四世界”问题——地缘政治学视
王德邦:权力中心总想垄断真理和道义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关于民主转型目标与路
斯欣言:共产极权制度难逃覆灭结局
桑普:从民主回归到民主自决——香港民主运
杨光:公民身份是民主转型的基础
秦永敏:中国官僚体系在民主化进程中的嬗变
郑小群:人大政协的假象和如何建立真正的议
视频 | 图片文章
民主中国编辑部
《民主中国》2015年 征文启事

中国民主转型是一个长时段、超巨型的社会系统工程,公民意识的启蒙、公民社会的发育、民主实践的累积、自由因素的成长、公共空间的扩展、宪政政体的建构等等,都是这一宏大工程的重要基石。而社会运动的作用也不可或缺,如果没有普罗大众和新兴中产阶级的广泛参与,组合起来以集体行动的方式争取民主,捍卫人权,破解专制统治和极权架构,民主转型的目标是难以实现的。近年来,两岸四地的社会运动风起云涌,大陆的公民维权运动、《零八宪章》运动、新公民运动;台湾的野草莓学运、白衫军运动、太阳花学运;香港争取真普选的公民抗命运动(雨伞运动);澳门民间公投和民主苦行行动;此伏彼起,波澜壮阔,新的创意层出不穷,新的经验丰富多彩;尤其是在全球化、信息时代、网络革命、年轻世代迅速崛起的历史背景下,社会运动有哪些新特点、新趋势,社会运动与民主转型之间有哪些关联等等,值得认真研讨,以资后续参考。因此,本刊决定在2015年开展“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活动,时间自201511日起至20151231日止。

 本刊愿意为大家提供一个畅所欲言的交流平台,乐见不同观点的自由表达、争鸣与切磋,盼望各方贤明不吝赐稿!对您的支持与参与,本刊谨致以诚挚地感谢!

 来稿请在题头加注“征文”字样,以便与其他稿件区分。字数不得少于2000字(本刊首发稿一律如此)。来稿一经选用将在本刊首发,并按本刊规定给付稿酬。

来稿请寄编辑部信箱:mzzguo@gmail.com  minzhuzhongguo@yahoo.com

谨致谢忱!

《民主中国》编辑部

2014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