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首发文章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十六)
“反正,”林怀忠叹道,“这世界已经疯了,谁说得清楚啊。”他想想又补上一句,“希望你做到,这一次,是最后一次为那边帮忙了。”
第三天午后,张汉泉登上了去新加坡的客轮。但他自上路便心情沉重,明白岳父话里的份量。
 
谢显宁:名古屋购书记
我不能理解的是,既然吴宓能预测自己一生有“三个28年”,将会在第三个28年中遭受磨难,当年何以会留下来?并且还留在山城一隅的北碚西师?这些疑问成为我追寻《追忆吴宓》的原因。现在终于得到这本书,初初翻阅,还有另一惊喜:书中收录的并非“一家之言”或“一派之言”,而是同时收录了当年论战双方尖锐对立的文章。在舆论一律的不正常环境中,何其难得!
写到此处,名古屋夜已深沉。窗外万籁俱寂,谨祝吴宓先生天堂安息,那里毕竟没有暴政!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十五)
田懿想起了不少往事,其中一个镜头是在长沙姨妈家,她用脚尖轻踢张汉泉。那时候,她多么快乐。她叹口气,那样的日子不会再有了。
天快亮了,田懿感到支撑不住身子,拿起信封,写好名字后,特地按老家习俗在背面写上一行字:“春不到,花不开,亲人不到信不开。”  
 
蔡詠梅:波羅的海三國命運對香港抗爭的啟示
最近國際形勢也開始朝不利於中共政權的方向轉變,有人謂之新冷戰的開始。這個新冷戰是繼納粹帝國和蘇聯紅色帝國之後的第三個極權帝國中共政權與全球自由世界的對抗,香港是新柏林,香港是這個新冷戰的前沿陣地,香港人的抗爭不僅是捍衛香港人的自由,也是捍衛全人類的自由。香港人不是孤立的。因此香港人要堅持,也要有韌性,要注意策略和文宣,要凸顯香港人擁有的道德高地,要向全世界強調香港人反抗所具有的普世價值意義。
歷史的發展是難以預料的,橫行天下的強者未必就一定贏梗。今天習近平政權很橫蠻,但有當年橫掃整個歐洲的希特勒厲害嗎?但希魔最後死無葬身之地。
所以香港人不要絕望。香港人加油!
 
谢显宁:追忆刘美仪老师
刘老师生于美国长于美国。1942年毕业于美国西雅图州立华盛顿大学。1949前和先生刘炽亮(1943年普林斯顿大学毕业,抗战期间曾担任中国驻美国中国国防物资供应公司翻译)举家离开美国。后来到山城重庆定居,教授英语听说、口语、精读等多门课程,直至退休。
 
廖亦武:香港超限战
中美贸易谈判在1月15日双方签字生效前,中方特意要求附加:"如因自然灾害或其它不可抗拒的元素,导致一方延误,无法及时履行本协议,双方应进行磋商解决。 "
接着是1月23日武汉封城,中国几十个大城市也相继封闭,可所有海关却持续开放多日,任由几十万疫区旅客飞往世界各地...... 这说明中方在签字前,就已知浩劫将至。
特朗普输了。 在他签字那一刻,以为赢得了一场史上最大的贸易战,即使为之舍弃香港,也在所不惜。 他被独裁者骗了,不知一场"生化超限战"已逼近,规模和影响远非贸易战可比拟......
——病毒札记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十四)
田懿和韩宝生的情谊关系越来越密切,这是一种高度自觉的互帮互谅行为。韩宝生从不探问田懿的杨家往事,现在田懿明白了韩宝生是不愿去她伤口撒盐。田懿很想物色到一个配得上韩宝生的好姑娘,未能成愿。每隔几天,他们会在指挥部待上一会儿,有工作谈工作,无工作就默坐,无言胜有言。
但任何事物皆有负的一面,不久,后患出来了。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十三)
关于张汉泉的工作,王明山有了新想法。他原本准备把张汉泉留在柳林镇,现在决定送张汉泉去确山。那儿有个新四军留守处,实际是共产党中原局驻地,常有共产党大员往来或集中,大头目名胡服。这些内情,王明山没有讲也不便讲。张汉泉不关心那些事,但愿意服从安排。
那个胡服,是刘少奇。为这号人物服务,张汉泉的身份已近乎半个御医。当张汉泉明白这一切,是二十八年后的事了。
余东海:万方多罪,罪在政治
君不见,主导思想是邪说,唯物主义社会主义都是邪说;基本制度是恶制,党主制和公有制都是恶制;领导集团既腐又恶,腐恶空前,由各级贪官恶吏为主,形成了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盘根错节的恶性利益集团。
万方罪孽深重,罪在马家政治,其文化、制度和领导集团各有其罪。人怨深矣,天怒大矣,天下之怒越来越盛矣。改革还是怙恶,生存或者毁灭,这个问题特别严峻地摆在了马帮面前。
 
王维洛: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和论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二)
在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和论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一)——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与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相差多少(倍)?一文中指出,冯文中的数据与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相比较,发现在疫情爆发的前期,两者相差很大,特别是截至2020年1月20日确诊患者的数据,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是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21.2倍。
都说在中国,在天灾人祸中死一个人,只是一个数字,有时甚至连数字也不是。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死者的家属可以依据冯文要求国家疾控中心公布直报系统中的死亡者的姓名,看看你失去的亲人到底是一个数字或者连数字也不是。
笔者建议在武汉的蛇山上建立一座新冠状病毒肺炎死难者纪念碑,象美国越战纪念碑一样,上面刻上每一位死难者的姓名,出生和死亡日期 。祝死者一路走好。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十二)
这天上午,田懿忽被喊去所长办公室。所长问了几句伙房的情况,便转入正题:“现在外面的情况,你应该也听说了一些,日本鬼子欺人太甚,逼得政府不反抗不行。政府表现出了最大诚意,原谅了共产党,已经释放了几批政治犯。我们这里,还有几个不识好歹的家伙,不过,既然上面发下来名额,我们也得执行。”
他喝口茶,又道:“从你的卷宗看,你是不认罪的。但据我们观察,你的劳动态度还算好。现在,你是个母亲,要为儿子着想。你回号子写一份认罪悔过书,要写深刻点,这样我们才好替你申请名额,早点出去。你听清楚了吗?”
唐宋民:“敲锣女”不是异类
关键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都意识到这不只是“敲锣女”的问题,与整个族群有有关系。前几天还有人在公众号就“敲锣女”事件发表文章,题目叫《国人皆是“敲锣女”》,而在《溯源李丽娜敲锣始末》后面的跟帖中有个网名叫“夏日玫瑰”的也是这种观点:“敲锣女并不是个例,是中国人普遍的人性写照。如果她不是蛇,那他才是中国人中的异类!这个民族是没有良心的民族!是没有尊严的民族。看看今天全世界如何歧视中国人的?咎由自取!”
这样说肯定犯忌,但越来越多的人都有这种感觉,能不警惕乎?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十一)
张汉泉说干就干,就在离林宅只几百米的临街铺面中间,一家张林诊所开始了装修。林怀忠久历商场,深知人脉关系的重要性。他坚持已见,在诊所开张的前一天,张汉泉和林阿秀举办婚礼。届时,他将广请亲朋,把生意场上老关系都请到,吃过喜酒便去参观即将开张的诊所,用意不言自明。
新婚酒办了三十几桌,张汉泉高兴,林家人更高兴。只一个礼金,扣除支出,就是一笔大钱,遑论挣足了面子。夜里,林阿秀偎住张汉泉,好不幸福,指着腹部道:“八成是儿子,是个坏小子,开始在我肚子里调皮啦。”
郭飞雄:抗疫名人排行榜(第二部分)
第二名,李文亮,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
李文亮是不是“吹哨人”、是不是“英雄”、是不是“抗争英雄”? 
这些问题,乃是笼罩在李文亮身上的种种疑云。许多官媒、“战狼”派外交官藉此大搅混水,以贬低李文亮形象的道义价值和高度,达到其非道义、非公共的特殊目的。所以,这些问题必须首先辨析清楚,辨析的根据应是核心事实链条,辨析的标准应是常识理性。孔子曰:“必也正名乎!” 
蔡楚:校园湿地的青梅黄了
“望梅止渴”的典故来自曹操。但一方一俗,这里是“不知梅何”。几株青梅树上的青梅太多,枝条压的垂到地上。
湿地是地球之肾,是人类最重要的生存环境之一。美国各州的湿地都保护得很好,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赠岭上梅》
[宋] 苏轼
 梅花开尽百花开,过尽行人君不来。不趁青梅尝煮酒,要看细雨熟黄梅。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世卫110多成员国支持调查新冠疫情起源,北京面临外交孤立
路透社星期一(5月18日)从世界卫生组织总部日内瓦发出报道说,路透社看到的相关文件显示有116个国家要求进行独立调查。这一要求将呈现在欧盟向世界卫生大会提交的一份决议案中。
报道援引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外交官的话说,“目前看来有关决议将获得通过。从政治说,现在有一个共识,这就是要对整个(世界卫生)体制进行评估,调查疫情起源,但还不是马上调查。”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十)
两位山西商人不太感冒陆举人的煌煌大言,在一旁交头接耳。校董见状,忙道:“大家都是当今社会精英,咱们扯点时事。现在日本人咄咄逼人,学生又给政府添乱,要抗日,共产党嘛居心叵测,这局面有点难办,不知各位有何高见?”
于是众人你一言他一语。有人说跟日本人全面开战是早晚的事。又有人说,说到底是大清国给民国留下了一付烂摊子。还有人说张学良不是个东西,玩女人才厉害,几十万东北军不战而退。但都认为蒋委员长攘外先安内的国策正确,不剿灭共匪军,怎能举国一心抗日。那些学生的抗日主张,实为幼稚,浅薄,不叫爱国,叫害国,等等。
 
王维洛: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和论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一)
许多人都质疑中共官方通报的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确诊病例、死亡人数的真实性,就连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反问记者,你相信这些数据吗?根据美国福克斯新闻2020年4月27日报道,美国特朗普政府一名官员表示,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比真实数据至少低了50倍。
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和他的55位同事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上发表了题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的论文(简称冯文),根据作者的介绍,全部数据都来自传染病直报系统。笔者对冯文中的数据与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相比较,发现在疫情爆发的前期,两者相差很大,特别是截至2020年1月20日确诊患者的数据,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是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21.2倍。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九)
护照等证件终于到手,张汉泉带上林阿秀,马上去购船票。前往雅加达、新加坡、香港的定期客轮还要等上十几天,却有一艘货轮两天内就启航,预计在三宝垄卸货、装货需要四天,之后直驶雅加达。张汉泉用不容置疑的语气朝林阿秀道:“就坐这条船”。
来到岛上八年零两个月后,张汉泉踏上了归程。他西装革履,手提皮箱,身傍一个美貌女郎,形象好不风光。他当然欢迎这种生活,但他也希望所有人都能过上有尊严的体面生活。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八)
民国二十四年初秋一个下午,闽赣两省交界处的武夷山区,由北驶来一支卡车队伍。队伍共计十五部卡车,一部吉普,由十几名男女狱警押解近百名女犯人转监。转监事儿为古今皆有,大抵是原来监区人满为患,需要转移一批囚犯去新监狱,这支队伍来自九龙滩劳动营。天下已经太平,一年多前赤匪军队便已全线西窜,仿苏俄模式建立的国中之国被摧毁,现今残部去了陕、甘一带,他们谓之北上抗日,尔后又说是长征。灵泛人自有灵泛词儿。在政府这方面,江西战事确已结束,剩下的事儿就是打扫战场,肃清残匪,重新建设。
余东海:人民是政府的镜子,底层是高层的镜子
昨日发表东海律:人民是政府的镜子,底层是高层的镜子,社会是政治的镜子。政府好不好,看人民;政治好不好,看社会;高层好不好,看底层。
执象:“宪政工程学”的雏形和深度
张千帆的宪政民主理论的高度专业性和深广立体,从他的《中国良心知识分子谈宪政民主》答卷可见一斑。其面向操作的政体设计论述,不仅深含价值执著,而且实际处处在运用知识论和方法论进行理论推演和逻辑论证,理论的操作化和操作的理论化同步推进,可谓体用皆重。未来中国的宪政民主蓝图设计,必定可从张千帆教授的长期理论劳作成果中汲取丰富的营养、借鉴,甚至框架或线路上的重大启迪。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七)
张汉泉仍不知道,另外四十几个收不到家信的工友一样仍蒙在鼓里,他们的信,全化为灰烬,他们的汇款,皆被出番人与邮政点的秃顶老头儿扣下,平分。那是公司指定的华工寄信汇款的邮政店,黄富昌来岛上第五天,就与秃顶老头儿达成了密议:哪些人的信不可以发,汇款要扣下,二五分成,严守秘密。
 
白话:“反动派”不是纸老虎
老美的社会制度就是自由民主,就是完全开放的市场经济。
先前很多中国人想的就是中国已经厉害得不得了,老美想脱钩,巴不得。
最近没听说了。就连像“战狼”一样的中国武人戴旭,好像一夜之间也明白过来。
原来把跟老美脱钩当作大喜事,现在知道,当真脱钩,日子就难过了。
当然,原来有些人说的不怕脱钩是假。真的不怕,我们不去谈判就是了。
现在我们不想脱钩了,可又听到特朗普惊人之语,要和中国“彻底绝交”。
这一切都表明老美不仅不是纸老虎,而且人家那是真厉害,否则绝不会“口出狂言”。
 
郭飞雄:“宪政中道”的理论突破和操作睿智
无过之、无不及,是古典的中庸之道。多元均衡,是“现代性”的中庸之道。
笑蜀在《中国良心知识分子谈宪政民主》答卷中所表述的“宪政中道”理论,已经实在地达到了中庸之道的“现代性”高度,也已经实在地达到了经验性政治理论的“现代性”高度。而他精心谋求的前沿性和保守性之间的平衡,见证了一种长期投身于温和变革的自由理想者的仁爱厚重、深谋远虑。
 
笑蜀:告别极端政治,回归宪政中道
您理解的“宪政民主”有哪些基本要素?其中最核心的內容是什么?
最核心的、我认为必须特别强调的元素,是分权制衡。分权制衡的含义,是通过分权,以权力制约权力,达成政治生态的均衡。而政治生态的均衡为一国政治的要务。
从暂时繁荣的睡梦中醒来,接下来就会是痛苦,就会是暴风雨。自由只能从这暴风雨风中诞生,从苦难中成长。人们,准备好了吗? 
 
蔡楚:遥远的叮叮声
儿时的成都糖多,如棉花糖、叮叮糖、桂花糖、糖饼儿、糖油果子,都是地方小吃。还有西式糖果。
白麻糖(成都话唸汤)又名叮叮糖。川西平原的麻糖,甜而不腻,入口化渣,不粘牙。
川西童谣:“叮叮当,卖麻糖,敲得老子好心慌。麻糖甜,哄老子的钱。老子没得钱,给你两个铜片片。”
王维洛:疫情扩散中国各地、扩散世界的时间窗口是这样形成的(更新版)
新华社于2020年5月9日发表的《美国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涉华谎言与事实真相》一文中,提到的谎言5:中国本可将病毒控制在武汉,但却让大量中国人乘机前往米兰、纽约及其他地方,向全世界散播病毒。
新华社认为事实真相:中国在最短时间内采取最严格防控措施,把疫情主要控制在了武汉。统计显示中国输出病例很少。
◆1月23日中国暂时关闭离汉通道,1月24日至4月8日武汉无商业航班,亦无列车离汉。不可能有武汉居民在此期间前往海外。 
那么1月23日武汉封城之前,武汉居民是否有可能前往海外?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六)
张汉泉一走再无音讯。最初几月,田懿不是太担忧,多数时间还庆幸张汉泉逃得及时,很感激栾和文仗义相救。这期间,她流产了,又得了一场病。变故和打击来得这么快这么重,随着身体好转,她对外面的大事儿提不起兴趣了,除非那事儿与她的亲人相关。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又过了大半年,田懿到底撑不住了,最怕张汉泉死于非命。一天午后,她对铁匠说:“叔,我想去找他。”
王维洛:疫情扩散中国各地、扩散世界的时间窗口是这样形成的
高福院士等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发表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力学》论文,图1中所展示的2020年1月6日:启动中国CDC二级应急响应;2020年1月15日:升级至中国CDC一级应急响应(最高级别);2020年1月16日:武汉启动严格的出省检查措施,体温>37.3°C的人不得出省。这些应急响应,包括最高级别的一级应急响应,在2020年4月6日新华社发表的公开、透明、负责任的防疫纪事中都没有提及,但是几次提到中国CDC负责人与美国CDC、世卫组织负责人的通话。可见高福等提及的措施,是不公开、不透明、不向公众负责任的内部措施。从2020年1月15日中国CDC发出一级响应到1月23日武汉封城8天的时间窗口是疫情扩散中国各地、扩散世界的关键时刻。
 
更多 >>

img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
蔡詠梅:波羅的海三國命運對香港抗爭的啟
廖亦武:香港超限战
王维洛: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和论文《新
郭飞雄:抗疫名人排行榜(第二部分)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世卫110多成员国支
王维洛: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和论文《新
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谢文飞的故事
执象:“宪政工程学”的雏形和深度
张千帆建构社会契约,缔造议会联邦 (下)
张千帆:建构社会契约,缔造议会联邦 (上
郭飞雄:“宪政中道”的理论突破和操作睿智
蔡楚:遥远的叮叮声
王维洛:疫情扩散中国各地、扩散世界的时间
王维洛:疫情扩散中国各地、扩散世界的时间
郭飞雄:从“抗疫名人排行榜”看言论自由和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呼吁政治转型 学者张
唐宋民:以牙还眼
廖亦武:广而告之:第三部监狱书出版
蔡楚:未曾谋面的王康
蔡楚:蔷薇蔷薇处处开
陈永苗:八九一代与中美冲突
蔡楚:关于幺店子的童谣
白话:今年五四有点躁动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
蔡楚:由《月亮月亮光光》童谣想到的提议
王维洛:建造有所有死者姓名的武肺死难者纪
蔡楚:民间童谣和政治化的儿歌
唐宋民:“好生活”有阶级性吗?
王维洛:高福不是蒋彦永,高福不是黄万里(
白话:无产阶级思想
蔡楚:在美国见到传说中的“踏云乌骓”
蔡楚:湿地野花
张智斌:温哥华抗疫报告(九):听亨利医生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回
白自:大学教授有没有“不当言论”的自由
张智斌:温哥华抗疫报告(八):言论自由至
蔡楚:荒野之美
张智斌:温哥华抗疫报告(七):疫情日记和
王维洛:从非典疫源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秦国:有些中国人总认为美国体制“不好”
蔡楚:芦湖和教育中心(手机拍摄)
王维洛:论三峡工程设计错误
张智斌:温哥华抗疫报告(六):用中药治新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世界各国指责中国隐瞒
王维洛:历史是不断重复的,人们总是犯着同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公开起诉状模版
铁牛:两大元凶
蔡楚:此心安处是吾乡
王维洛:《辛丑条约》最重要的内容是道歉,
蔡楚:我家的玫瑰花开了
蔡楚:今日复活节
唐宋民:崔永元:“到网上看看,义和团越来
王维洛: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李亚东:恶水上的桥
王维洛:钟南山英国获奖与英国跨党派智库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709律师王全璋刑满
王维洛:世界上谁最早使用中国病毒(中国C
秦国:中共才是人类最邪恶的“病毒”——驳
王维洛:唐志虹——选择沉默还是一问三不知
img

民主转型译丛
非暴力抗争在中国:一个目击者的记录
公民抗争的三大成功要素:一致、计划和纪律
埃及如何谈判转型:波兰与中国的经验教训
大众民主的武器——非暴力抵抗是最有力量的
民主转型:排他型、无共识与包容型、有共识
政体类别与民主顺序
匈牙利的圆桌谈判
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
img

民主转型与十字方针
唐宋民:“敲锣女”不是异类
白话:“反动派”不是纸老虎
笑蜀:告别极端政治,回归宪政中道
长天白日:中共落马官员的“忏悔”你信吗
陈建刚: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白话:双重的“双重”,非法的“非法”
张智斌:温哥华抗疫报告(十):人性和艺术
一真溅雪:历史的启示
徐建新: 社会主义制度的老问题导致了中国
蔡楚:遥远的童谣
王维洛:高福不是蒋彦永,高福不是黄万里
钟邢:眼下可以期待什么?
曾伯炎:甩锅战乃其对内对外老战术
蔡楚:疫情中的远程生日派对
一真溅雪:任何国际机构一旦为中共当局所掌
钟声:妄议中央——从1949年开始至今并
世界生物武器大战是阴谋论吗—新冠病毒来源
一真溅雪:廿世纪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伟人
黄亮:假如你是奥斯维辛的看守
沈九乡:道德榜样与公民权利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推迟两会专家指习近
每周维权评论:许志永:从逃亡到被抓捕
谢显宁:覆巢之下—街子镇四访铁流
闵良臣:我就不好意思喊“天佑”
谢显宁:时代之子—张先痴先生逝世周年祭
2月19日新闻稿:还许志永、方斌、陈秋实
谢显宁:2020年庚子正月初一
贺卫方:惨重的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由?
陈永苗:回忆北京网友沙龙“关天半月谈”
王维洛:埃塞尔比亚的大国重器掌握在中国手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谭松:在尸骨血色中绘出桃花的艳红
刘同苏:自由失落的文化思考框架
許章潤新作: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
闵良臣:人类永远不要嘚瑟
曾伯炎:网上金句警句点赞
马亚莲:官无远虑和责任,必有后患!
新闻线索:各地至少有325人因疫情言论
谢显宁:悼乐加兄
一真溅雪 :“洗脑灌输”是一柄双刃剑
二十八画生:奉天讨伐恶习檄文
金陵毕康:大年初一
谢显宁:街子镇三访铁流
李劼:給後世香港──評《思索家邦》
谢显宁:街子一访铁流及给铁流打电话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武汉肺炎”扩散亚
闵良臣:胡锡进最怕跟他谈什么
陈永苗:民国宪法对大陆有效
李劼:民主該怎麼真正開始站穩腳步?
闵良臣: 改革走不下去,问题在哪里
罗祖田:谈谈中共的派系与作用
桑杰嘉: 揭露地方官员腐败藏人遭报复被判
郑也夫:财产公示,请自常委始
闵良臣:估计暂时不骂“搬起石头”和“注定
李亚东:“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
依娃:我在毛泽东时代的幸福生活
刘晓波: 独立中文笔会会刊发刊词
明欣:“废纸”生成法律让人民日报恼羞成怒
陈永苗:社会转型之地方事务去政治化
曾伯炎:哀悼流沙河中向冒出的流言辨诬

热点文章
席慌帝:罪魁祸首,呼之已出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程渊哥哥被传唤、妻子被威胁彻夜谈
野渡:中国茂名抗议非香港时代革命
陕西司法厅官员强阻律所接收律师,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八)
武汉多位公民发起为李文亮医生铸造
倪金芳寻衅滋事案一审辩护词
江棋生:读“巫宁坤与李政道”有感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
北明:回憶巫寧坤
李亚东:“在这个冬天,我们靠一些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九
王丹在2019年11月4日晚柏
长沙公益仨案家属回应网帖 质问
江棋生:做个明白人
陈文芬:马悦然先生葬礼公告
隋牧青:程渊案,特意制造一个问
梁慕嫻:「江陰要塞」的教訓
蔡楚:芦湖秋色
对话中國:他也属于中国!
施明磊: 控告书
国庆70周年烧钱大阅兵,不如解困
高耀洁:纪念王淑平医生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六
梁慕嫻:誰在管治香港

img
维权热线
关于追责渎职官员并成立“新冠肺
公民联署:保障黄琦家属的探视权
陈建刚: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长天:我们应该感到幸福
訃告:周德高先生逝世
李英之:惠新西街维权聚餐会新年文
再论武汉肺炎疫情的赔偿(补偿)问
刘书庆: 从法、理、情三方面谈谈
未计入统计的新冠肺炎患者也应全程
中国律师发起成立“新冠肺炎索赔法
关于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侵害陈建芳
李翘楚:戴手铐跨新年:12.31
联合国特别程序就长沙公益仨案致信
周友芳:我带着两个孩子逃亡,却不
马亚莲: “人民”代表似毒品!
知名公益律师常玮平被警方带走,
廖祖笙:杀人党血腥“执政”70年
李南央: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
隋牧青:程渊案,特意制造一个问
长沙公益仨案家属回应网帖 质问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九
倪金芳寻衅滋事案一审辩护词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八)
程渊哥哥被传唤、妻子被威胁彻夜谈
陕西司法厅官员强阻律所接收律师,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王世林: 三闯京都民主请愿记实
“722”长沙NGO工作者三人失
长沙维权NGO负责人失踪超24小
吕耿松先生入狱满五年 还有六年刑
江天勇谴责罗山县公安局非法限制公
李大伟向法学博士习近平讨教法律系
郑志鹏:我将面临长期被非法剥夺自
北京、广州、惠州三地看守所对我虐
徐永海: 我和高洪明看望王连禧带
更多 >>

img
时政
鲜桂娥:第三届余志坚纪念奖致奖
【两会提案建议】建议政府出台规范
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谢文飞的故事
江棋生:还能有谁,比邱毅更像蔡莉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公开起
彭小明:香港绝不会甘心做澳门第二
高文谦:后武汉疫情:习近平的内外
达赖喇嘛:“光是祈祷还不够。”
蔡楚:我家的玫瑰花开了
蔡楚:清明悼亡,向中共追责
江棋生:我也来写一篇留言
廖亦武:李泽华和隔离中的德国总理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扩大援助范
“中国民联”就新冠病毒疫情发表声
廖亦武:他們都勢必拿下“真相”這
王龙蒙:洁白的羽毛—记忆中的刘晓
江棋生:不鄙视这样的肉食者,我还
公益机构就武汉公安训诫李文亮等八
公益机构义务协助新肺感染逝者家庭
蔡楚:儿时的嚯嗨(手机摄影)
每周维权评论:许志永:从逃亡到被
高文谦: 习近平是武汉疫情肆虐的
楊逢時:丟掉幻想,不做亡國奴
蔡楚:习近平“人民战争”的治国方
2月19日新闻稿:还许志永、方斌
隠瞒疫情 专政行凶 言论自由 不
贺卫方:惨重的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
梁慕嫻:習近平和他的政府應向全世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
人民要言论自由!不要警察训诫!
蔡楚:刘晓波纪念文集英文版即将出
唯有良制才能抵御灾难
比病毒变异更可怕的是变异的人心
武汉多位公民发起为李文亮医生铸造
蔡楚:几场春雨 春水涌动
郭飞雄:根本的自救之路在于政治觉
史记 · 医者李文亮
公益机构建议为李文亮医生平反、
許章潤新作: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
更多 >>

img
思想
张千帆建构社会契约,缔造议会联邦
张千帆:建构社会契约,缔造议会联
野渡:同道
蔡楚:芦湖和教育中心(手机拍摄)
蔡楚:愚人梦 又及
李英之:悼刘博士
略萨:返回中世纪?(张裕 译)
张伦:逝去的守灵人
周锋锁:布拉格刘晓波雕塑讲话
专访郭于华:把人当工具的统治方式
晁林深:没有公民社会,新冠疫情不
严家伟:高山流水弦音断,谱就新词
艾曉明:还是拜个年吧,武汉有难
白桦:我是为理想而生的
“有声的香港”代表“无声的中国”
梁慕嫻:「江陰要塞」的教訓
野渡:中国茂名抗议非香港时代革命
李南央:我为什么赞赏香港人“不
梁慕嫻:人權高於主權
李南央:活法儿的自由
王朝:痛苦的中国人
李亚东:“在这个冬天,我们靠一些
江棋生:做个明白人
北明:回憶巫寧坤
江棋生:读“巫宁坤与李政道”有感
楊逢時:感恩美國先賢的付出 捍衛
金陵毕康:论苏共垮台
闵良臣:太丑了
冉云飞:流沙河用四川话来破解文字
野渡:蓝莲花,盛开在白衣飘飘的年
五四运动100周年征文
刘同苏: 殉道的颜色(全文版)
罗祖田: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梁慕嫻: 千萬不要忘記中共的政治
蔡楚:给一位基督教家庭教会传道人
彭小明:岁寒沉思忆白桦
王丹:大撒币还是大减税?
余杰:中共是什么时候想当老大的?
蔡楚:通往天堂的名片
陳墨: 我和光光
更多 >>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