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巩磊

巩磊:当代中国的灾难来源于专制下的警察治国

现在的中国警察,非警务化活动已占了警察日常工作的很大比例,特别是在稳定压倒一切作为基本国策下,地方党政领导更是将警察当作稳固统治的工具,促使警察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一些地方发文,要求公安机关一切行动听指挥,不遗余力配合推进地方中心工作,要敢于碰硬,敢于突破,敢于创新。有地方领导甚至鼓励怂恿警察“大胆抓,往死里打,出了事领导做主、组织负责”。当警察权力在行政强制、技术刑侦没有任何制约时,专制黑幕残酷本性就暴露得淋漓尽致。

阅读更多

巩磊:当代中国的灾难来源于专制下的警察治国

现在的中国警察,非警务化活动已占了警察日常工作的很大比例,特别是在稳定压倒一切作为基本国策下,地方党政领导更是将警察当作稳固统治的工具,促使警察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一些地方发文,要求公安机关一切行动听指挥,不遗余力配合推进地方中心工作,要敢于碰硬,敢于突破,敢于创新。有地方领导甚至鼓励怂恿警察“大胆抓,往死里打,出了事领导做主、组织负责”。当警察权力在行政强制、技术刑侦没有任何制约时,专制黑幕残酷本性就暴露得淋漓尽致。

阅读更多

巩磊:警察枉法滥权残害无辜的根源是中国特色的维稳体制

警察李乐斌直接射杀徐纯合,有其制度撑腰的理论自信,有无法无天无所顾忌的心理自信,有无法抑制的杀人冲动和激情,还有立功受奖提拔重用的心理预期。动用国家利器,恐吓镇压每一个守法公民,警方一直在无限扩大使用枪支武器和监视、软禁、传唤的自由裁量权。警察枉法滥权残害无辜的根源是中国特色的维稳体制,直接显现出专制制度的恶之花果。当今世界的政治文明,国家的稳定统一,人民生活的和谐幸福,无一例外地都是彻底根除军人和警察以维稳和维安的名义滥用暴力镇压人民,窃据执政权力和干预政务。著名学者曾彦修生前曾出书呼吁:“我国的公安部门,情报部门,不能用恐怖主义来恐吓百姓,来对待一切人,这种统治长不了。苏联的历史经验最重要的就是这一条。”

阅读更多

巩磊:从民间视角看中共的自身改革与合法性

中共各级党委的书记、副书记、常委和党委机关的专职干部作为党派社团的成员,其工资和工作经费应该从党员缴纳的党费和党员资本家自觉捐献的资金中列支,而不应盗用纳税人(其中绝大多数不是共产党员,也不会同意缴纳的税钱被共产党盗用)缴纳的税金和以税金为主构成的国家财政经费(中国2013年税收占财政收入的比重为92.9%),这是党及党组织存在的前提和基础。未经税民同意长期盗用纳税人缴纳的税金及和税金为主构成的国家财政经费,是置自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执政党于不仁不义的境地的赤裸裸的强盗窃贼行径,党还怎么好意思到处宣扬“伟光正”?还怎么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同时,执政党应依宪依法进行合法登记,把党组织的行为真正纳入法制的轨道,做到党务公开透明,争取成为一个光明正大的党、一个符合国际文明惯例的执政党。否则的话,一个拒不依法登记注册的执政党的合法性在哪呢?又依据什么“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呢?

阅读更多

巩磊:勇于向专制统治者掷出匕首和投枪

互联网时代开启了嬉笑怒骂的方便之门,连莫言也说他一上电脑就会变得厚颜无耻,酣畅淋漓抒发一番。但是骂人实实在在的是一门科学,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一种功法秘籍、一种胜过枪杆子笔杆子的超级武器。梁实秋说“骂人是一种高深的学问,不是人人都可以随便试的。有因为骂人挨嘴巴的,有因为骂人吃官司的,有因为骂人反被人骂的,这是不会骂人的原故。”诅咒社会制度黑暗,揭露讽刺官员们的腐朽堕落,调侃世风日下的无奈,抒发胸中块垒,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处处都被监控,随时“寻性姿势”、“山巅”的国度,这无疑是需要很高的骂人技巧和艺术的。骂就是揭示真相,追求公平正义,捍卫人权尊严;骂就是抨击罪恶,铲除不平,伸张正义;骂就是向专制统治者掷出锋利的匕首和投枪。让专制独裁统治者在国人的骂声中“一年365日,风刀霜剑严相逼”,让一党专政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阅读更多

巩磊:拿法制做挡箭牌的政府法制办

中国的老百姓常常会问:政府法制办是干什么的?是政法委吗?是纪检委吗?是普法办吗?是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吗?是城管执法队吗?是质监局吗?等等,不一而足。中国党政机关带有“法”的部门太多了,看它们的名字似乎和“法”贴边,有的有那么点会意,但是都不是。法制办的官员们往往解释起来也说不清楚,甚至私下说“我们法制局是造裤头的”,也有人援引外交部前发言人姜瑜女士的名言说政府法制办是拿法律做挡箭牌的机构。从法制办的造裤头,到姜女士的挡箭牌,可见中国法律的价值和作用比不了中央电视台的大裤衩,也比不了超模的比基尼。政府法制办所说的“造裤头”首先是就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这个裤头就是执政党领导立法,党的路线、方针、政策通过法律具体化,强加给社会的全体公民遵守。所以“依法治国”就是穿上裤头这个遮羞布,来维持其专制统治。裤头制造的越多,公民被束缚得越紧。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