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午先生


 

摘要:保育钧先生曾对邓小平复出、恢复高考、知识分子正名起到过重要作用,由宣传部门转工商联工作后,两次提案促成私产入宪,屡次为民企发声。他率真耿直,敢说实话,说实话是需要胆量的,更是令人尊敬的。人们称他“保大炮”,我倒觉得他更像温暖民企的火把。他对中国的民营经济贡献很大,民企不应该忘记他,我们大午集团更不会忘记他。2014年在我们企业创办30周年庆祝活动中,保主席发言说:“大午集团自力更生、循序渐进,自食其力光彩!不劳而获不光彩”,我们很有感触!“自食其力”就是我们大午集团风雨三十年的写照,我们今后的发展还是要靠“自食其力”。




 

惊闻保育钧先生辞世,呆立许久,虽然网上一遍遍刷屏,始终不敢相信。给他的儿子打电话确认,竟然是真的!身板笔直,步履矫健,笑声朗朗,声如洪钟,印象中多么健康的长者,怎么说去就去了?

去年12月的一天,我得知保育钧先生的夫人张瑞霞去世的消息,打电话表示想去他家吊唁。他说,等“头七”再来吧。12月13日是保夫人“头七”,我去北京吊唁,说:给大姐鞠个躬。保先生说:我陪着你一起鞠躬,给大姐鞠躬。他也称呼夫人为“大姐”。鞠完躬他跟我反复说的是“该走的是我呀!”,说了好几遍。原来保先生住院,夫人去服侍,却突发主动脉夹层血管破裂,周五住院,应该当下就动手术,可是主治医生们集合不起来,要等到下周一才能手术,结果周日晚上保夫人就去世了。按说这种病动手术未必就能得救,毕竟保夫人有高血压,年龄也大了,但对于保先生来说,是自己病了老伴来伺候,心里一直过不去。我邀请他到大午温泉住几天,他还对夫人的灵牌说:我去大午那儿待几天,就回来。我将保老接到了大午集团,他看了我们正在建设的三甲医院,说:“你们赶快建吧,老伴要在民营医院也死不了。”我说明年8月份就能营业。他很期待地说:好啊!我还想来这里养老。如今,我的医院即将营业,先生却走了……

我与保主席(曾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相识相知13年之久。2003年7月31日,我还在狱中,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召开了“关于孙大午案件的专题座谈会”。座谈会上保主席和茅于轼、江平等知名学者为我呼吁。同年11月我出狱后,受杜润生先生委托,保主席和华怡芳驱车来看我,他带来了许多人的问候,鼓励我说:“你没做错,不要被吓倒,要坚持做下去。”后来他在《从孙大午案看改革和创新农村金融体制的迫切性》(保育钧文集《再呼唤》)中写道:“孙大午是一个优秀的民营企业家……遭到如此沉重打击,说明不合理的金融体制以及维护这个不合理体制的相关法律制度,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影响农村金融稳定的不是孙大午,而是垄断的、僵化的金融体制。”自2003年以来保主席一直对大午集团的发展持续关注,收集资料为民营企业发声。我们每年都能见上一两次面,有的时候在大午集团,有的时候在民营经济的各种论坛上,每次我们都有谈不完的话题,每次与先生的会面都记忆深刻。

2013年第五届大午集团董事会换届,保主席来到了选举现场,实地观摩,并感慨“私企立宪制最关键的是将原本赤裸裸的雇佣关系变成了劳资双方的合作关系,让大家把这个企业看成既是大午的,也是工人自己的。”

2014年10月,保主席携夫人过来参加集团三十周年庆典,并在企业家公益论坛环节做了专题演讲。

2014年12月,我和妻子赴北京美国驻华大使馆办理签证,未料被拒。从大使馆出来,我和妻子去看望他们夫妻。保夫人很喜欢大午的鸡蛋、小米、玉米糁等农产品,这次我和妻子特意带过来了一些,保夫人接了很高兴,嘱咐我妻子说下次方便再给她带几只刚宰杀的老母鸡,她要炖汤喝。她说在北京买不到放心鸡。喜欢自己种菜、养鸡的妻子笑着连声说,好,好,一定一定。保夫人和妻子在一旁唠家常,我掏出《大午立宪》一书的打印稿,拿给保主席看,并拜托他给写篇序,他欣然答应,后来书序《我看大午私企立宪》刊在《炎黄春秋》杂志(2015年第7期),得到各界赞誉。

去年冬天接保主席小住期间,我和他交流了想成立大午传承管理公司的想法,他听后很支持,并欣然受邀成为了该公司的高级顾问。我当时感知他身体朗健、头脑机敏,但我仍有一丝隐忧。因为民间有一种说法:老夫妻两个有一个先走,另一个往往在百日之内也会追随而去。我的父母就没有绕过这个“坎”。我母亲去世后,我父亲身体还很好,但是到九十九天,父亲也去了。为此我一直挂念着保主席,今年4月份与他通电话,他应答依旧中气很足;4月15日,他在我们共同的群里还发了一篇微信。我想已经过了一百天,应该没事了。但是他与夫人相隔六个月后,还是跟着走了。虽说是“大丈夫生亦何欢,死亦何惧”,但是大丈夫也有脆弱的时候,夫人突发急病期待手术而不能,导致骤然离世,对他打击很大。另一方面他对中国经济现状充满忧虑,担心改革会不会倒退。我说,弯弯曲曲才是路,大势不可逆转,未来是有希望的。对亲人的怀念,对社会的忧心,可能是导致他患肺病过早离世的主因。

保育钧先生曾对邓小平复出、恢复高考、知识分子正名起到过重要作用,由宣传部门转工商联工作后,两次提案促成私产入宪,屡次为民企发声。他率真耿直,敢说实话,说实话是需要胆量的,更是令人尊敬的。人们称他“保大炮”,我倒觉得他更像温暖民企的火把。他对中国的民营经济贡献很大,民企不应该忘记他,我们大午集团更不会忘记他。2014年在我们企业创办30周年庆祝活动中,保主席发言说:“大午集团自力更生、循序渐进,自食其力光彩!不劳而获不光彩”,我们很有感触!“自食其力”就是我们大午集团风雨三十年的写照,我们今后的发展还是要靠“自食其力”。

保主席,您走了,温暖我们民企的火把,谁来传承?思之念之,哀痛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