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新书《大劫难》——四川省荥经县1959-1962年大饥荒纪实


把亲戚邻朋们半个世纪关于“粮食关”的语音口述变成白纸黑字,这不是我一人的夙愿。作为荥经人,我相信,头上三尺神灵和脚下当方土地看得见我的诚实。

半个世纪以来,有一个词最让我纠结,那就是一种叫做“觉悟”的怪胎。当年打人的干部,至今认为自己“觉悟”高;而当年偷青吃青、为保社员性命瞒产私分的干部,反而认为自己“觉悟”低,羞于启齿。前不久,听说一个九品以下小干部,看了别人诉冤的文章后勃然大怒,骂道:“臭球你(谁稀罕你)生在那个时代!”面对如此“逻辑”,如此“觉悟”,只要是人,都会理屈词穷!

这种人无论在荥经还是全国,都不是绝无仅有,他们至今守着一小块自欺欺人的领地自娱自乐。特别令人惊诧的是,这些人并不都是当年的食利者、打手,而且当年也是挨饿大军里的一员,他们这种主动包揽历史罪责,“舍己助纣”的精神资源正是来自那个畸形的“觉悟”。

在这种“觉悟”的蛊惑下,当年,他们明知社员快要饿死,却以崇高的名义去砸锅毁灶、捆绑吊打;现在,明知别人说出的是真相,却理直气壮地把别人往死里咒。他们只要“立场”不要事实;只要“觉悟”不要人性。顽强装睡,坚决喊不醒,誓死把“不讲理”进行到底。

这“觉悟”就是已经被官方至少枪毙了30年的所谓“极左思潮”。然而,它不仅活着,而且繁衍出一些自称、或被称为“学者”的人,他们干脆宣称“根本就没有大饥荒这回事”。这样的“觉悟”简直非上述诸公可与伦比了。

对付和预防这种“思潮”卷土重来的办法无他,就是坚持向大众摆事实、讲道理。并对“左觉悟”说:“臭球你(谁稀罕你)听!你没有面对事实的勇气。”

讲道理要一直讲到历史清清楚楚,是非明明白白,教训人人记取:

在风调雨顺、仓有储备的条件下,却不能捍卫自己和亲人的生命,这不叫诚实善良,而是愚昧懦弱;那种武装恶人,奴化良民的“觉悟”,必须彻底唾弃并时刻警惕;任何捍卫包括自己在内无辜生命的行为,不仅正当,而且高尚——这,才是真觉悟。

阿 宁
2013年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