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照: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中国国旗与监控摄像头


 

 

 

1993年后的每年5月3日是联合国定的“世界新闻自由日”。咱昨天夜里才知道,知道时这“自由日”已过去了。这样也好,“关注”咱“监督”咱的人也就不用担心咱“利用”这“日”兴什么风浪!其实,咱从不关心像新闻自由或人权自由这样的“日”。因为咱知道,那不是咱关心的事,或者说咱关不关心一点用也没有,因为这些好像与咱中国无关。

如谓不信,下面两则短文即可佐证。

 

为何用“盐论”代替“言论”

 

有深谙国情的朋友看了题目可能会嗔骂一句:这家伙是明知故问,大大的坏。

其实也不是作者想坏,要坏,是实在憋不住。刚才见今年四月上旬有网络作者发的一篇《为何禁止盐论自由?》,仍在被网友转发,心里很不舒服——不是因见网友转发而不舒服,而是看到题目上的“盐论”二字不舒服:好好的汉语,就因为我们所生活的环境或叫时空,弄得乌七八糟,把中国人在文化载体上可称作“安身立命”的汉字几乎要毁了。而网友们之所以不时地转发,显然也是借此抒胸中闷气。人有不满,总是要发泄的,不准这样发泄,他就那样发泄。若连这点道理都不懂,那就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几十年前就看到有专家说,一万年后的人们,读今天的文字,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我信。并在当时做的一则短文中引用此说。谁知哪要一万年,就在我们还活着的当代,有些用错别字包括代码用得较多的帖子,不说要不了多久别人不知所云,就是作者自己,都担心也未必还能记起当时是代替哪个敏感词。当然,本作者一直在抗拒,这有本人发表的文章作证,自己极少在文章中用错别字或其它代码代替。只是一直在想,怎么会弄成这样,什么缘故?谁是罪魁?这种情形真的还能继续下去吗?

中共“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明明白白标着“自由”“民主”,我不相信有些人说的“这完全是弄给外国人看的”。果真如那些“谣传”,做为一个中国人,我会羞得无地自容: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在搞这种见不得人的把戏。再说,我们在央视几个频道同一条公益广告视频中也能看到,一群孩子在幼师带领下,童声童气地念着“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

既如此,作者们为什么在文章包括在文章的标题中不能大大方方地正确书写“言论自由”呢?为什么还要用错别字来代替呢?那些要“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的人们,能不能先保证生活在当代而用汉语写作的人们不需要用错别字代替他们自由表达?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能否真的复兴中国传统文化不说,就算复兴了,却又丢失了当代,岂不顾此失彼?

对当代如果不能明白无误地表达,不仅会让本国写作者反感,还会给外人以口实,更重要的是将后患无穷。若以为这是在危言耸听,那么就想问一句:用“盐论自由”代替言论自由,是不是很自然地就能证明我们这个大国其实并没有真正的言论自由?

中国人几千几百年来,不仅没有拿得出手的发明创造,没有尖端科学技术,更做不出几nm芯片,中国人又有几篇科学论文是高质量的?而连高质量的科学论文都没有,何来真正有价值而走在世界前沿的发明创造?特别是如果连一则批评国情民情的短文,作者都不能不用错别字代替,还有什么可骄傲可自豪的?

 

就是要你乖

 

一星期内两次限制使用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第一次是因为什么一点影子都想不出。第二次呢,大概是不该转贵州一老者接受采访的视频,但也不确定。微信团队的“微信提醒”简直不能复述,如果是在文革时这么说,完全可用得上“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当年“布告”上每名死刑犯的判决文字后面必有这么一句。

你可能说我夸张,那是你没收到过微信团队的“微信安全提醒”。你看看是怎么说的:“该微信帐号因涉嫌发布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若在文革,单是“发布恶性谣言”,就足以让你恐惧得要死。你知道傅雷夫妇为什么要自杀吗?当然,紧张恐惧往往是积累起来的,当积累到一定时候,再遇到紧张恐惧,人的神经承受不了,就想用死来解脱。

当年傅雷自杀前已挨过一次又一次批斗,原本就已积累不少紧张恐惧,可后来又有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导致傅雷夫妇选择自杀的原因我们在傅雷留下的遗书中可以看到,这就是在他们家中搜出了“一面小镜子和一张褪色的旧画报”,而即使这面小镜子和褪色的旧画报并非傅雷家的,而是别人寄存在他们家中箱内的物品,傅雷夫妇并不知情。

对此,傅雷夫妇的小儿子傅敏在为遗书所作的注释中是这样说的:“小镜子后有蒋介石的头像,画报上登有宋美龄的照片。这是我姨妈在解放前寄存于我家箱子里的东西。对他人寄存的东西,我们家是从来不动的。”然而,就凭着这面小镜子后面蒋的头像和一张褪色的画报,当时就诬蔑傅雷“反党”,并说他有“变天思想”。这让傅雷无论如何不能接受,并在遗书中说:“尽管所谓反党罪证(一面小镜子和一张褪色的旧画报)是在我们家里搜出的,百口莫辩的,可是我们至死也不承认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实系寄存箱内理出之物)。我们纵有千万罪行,却从来不曾有过变天思想。”遗书中还说自己尽管相信不会因此被判重刑,“只是含冤不白,无法洗刷的日子比坐牢还要难过。”

仅是一面小镜子后有蒋介石头像和一张登有宋美龄照片的旧画报,在那个年代就让傅雷再也坚持不下去了,那么,今天通知你“涉嫌发布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胆子小的人受得了吗?前两天自己还在文章中劝有高血压的人不要做公众号,因为每次稿子送审等候时很难熬,甚至会让心跳加速、血压升高;而现在我又要劝胆子小的人在微信里干脆只浏览,不发言,不转帖,不然,担心一旦也像本人一样收到“安全提醒”,会接受不了。

网友知道我微信功能受限制后说什么的都有,有人劝我再弄个号,有的说是莫须有,有的说是现在尺度紧了,还有的说草木皆兵,而本人每次都说“莫名其妙”或者“没办法”。有什么办法?只能是没办法。

现在一切迹象都在告诉你:就是要你乖。上下横竖要你乖。前后左右要你乖。平时要你乖,国家有什么活动包括开什么会议,更是直接找你,那意思还是要你乖。

一个中国人,从一出生,就开始训练要你乖。不信去听听那些抱着孩子的大人们,对根本听不懂说什么的婴儿是怎么说的:乖!别哭,或者别闹,吃饱了就好好睡觉,好(读平声且是阴平)!已经习惯了,根本不管这话对婴儿管不管用,一如痛极叫娘、遭难呼天一样。

稍长大一点,成为“幼儿”,听到的是:乖!听话!不要说这,不要说那;不要做这,不要做那。到上了幼儿园,一直到大学毕业,然后走进社会,直到老死,实际就是要你乖乖的走完人的一生:幼儿园要你乖,小学要你乖,中学要你乖,大学要你乖。参加工作,踏入社会,更是处处要你乖:职业要你乖,单位要你乖,领导更是要你乖。你在单位特别是在领导面前你敢不乖吗?不乖,就会比别人薪水少;不乖,就有可能失去工作。

像我这种只是做点小文章的人,从敲题目上第一个字起,就想到自己应该怎样避免敏感,怎样乖才好,要不,这小文章就只能烂在心里,就算敲出来了,也只能活在电脑文档中。

或曰:无规矩不成方圆。一个社会必然要有一个社会的约束。这是当然。但一定要划一个大点的圈子,更不能把这圈子越收越小。要知道人毕竟不是动物,若圈子太小,人真的就会从人又退回到动物,然而这与人类文明进步的要求背道而驰。几年前,自己曾在一篇短文中拿年轻人做比喻:“人非但不同于猪狗,就是当熊猫伺候,青年人都未必答应。”

现在还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