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共同富裕”最终目的“劫富济党”。


 

从1940年代中共在苏区搞土地改革开始,到建政后镇压地主富农再到城镇的公私合营,中共的“抢贫救党”、“杀农肥党”的抢劫迫害运动才宣告结束。从2018~2021年,仅短短三年的光景,中共从一头肥得流油的猪就瘦成了一只饥肠辘辘的饿狼。如今,国库空虚,党产缩水,习党反动派们就又起了歪心思,动了恶念头,表面上提出“共同富裕” ,实则是开始要拿土豪和中产阶层开刀,进行“杀富济党”了。如果引用清代孔尚任《桃花扇》书中“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这句话来概括中共的百年历史,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如今,中共似乎不得不要走完从“杀贫救党”、“杀农肥党”、“杀富济党”的历史演变。

《诗经》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如今是:普天之下,莫非共产,率土之滨,莫非党奴。中共自诩、自夸地吹嘘,它不仅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还是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因此,在中国大陆,只能容许先锋队的共产党独大,独强,独富,独尊,因为它自认为掌握了宇宙真理,夺取了统治权力,代表了历史方向,囊括了所有财富。在共产党的国家,除了先锋队之外,不管什么组织,都不能让其强大,比如民主党派、宗教组织、民间机构等;不管什么人、什么企业,贫富都得剥削,损益都得肥党。

古语云,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在中国大陆,由前三十年一直普遍奇穷,到改革开放四十年后,一度畸形超富,使得少数富人豪气了,奢靡了。如今的世道变化太快了,已经是三年河东,四年河西了。由于前三十年是文化教育荒废的年代,中国人从奇穷到超富,必然会高处不胜寒,风光不识己,得意而忘形。过去四十年,大陆的首富往往都难以保持长盛不衰,甚至不得善果,难得善终。如牟其中,黄光裕等人。如今,大陆一些富豪肥得腻歪了,甚至有人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比如马云、柳传志及演艺明星冯小刚、赵薇、郑爽、范冰冰等。一旦富足到了这个境地,那就到了中共要怎么宰割就怎么宰割的时候了。比如,猪肥了就得宰,韭菜长了就得割,被宰割才是它们生长的意义和存在的价值。

一、“抢贫救党”是中共自救图存的手段

1927年,自从中共在南昌叛乱造反,拥有武装力量之后,中共就从小知识分子、社会边缘人、流氓无产者、流氓、地痞、无赖等组成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政党,摇身一变成为了拥兵自重,占山为王,割据一方的军阀。当年中共军阀在井冈山落草为寇的时候,没钱没粮就抢山寨附近农民的粮食,北上逃窜时就抢沿途农民及喇嘛寺院的财产, 在陕北落稳脚跟后,就打土豪分田地,搞土改收取高额赋税。近代中国,政局混乱,战乱频繁,社会物质极度匮乏,广大农民都是在死亡线上挣扎。中共的所有活动经费除了一部分来自苏俄共产国际之外,就是实施对广大农民的打家劫舍。

自古陕北地区就是穷山恶水之地,北方偏远荒村的农民更是贫苦交加。此处引用两个真实故事:1941 年6 月3 日下午,中共伪陕甘宁政府在杨家岭一个小礼堂召开县长联席会议。开会期间,突然发生了雷电击中礼堂的事件,参加会议的延川县代县长李彩云遭雷击身亡。恰恰就在当天,固临县有一位农民在赶集时,拉车的一头毛驴也被雷电劈死了。他便当街大骂:“这瞎了眼的老天爷,为甚不让雷公劈死毛泽东,偏要打死李县长、打死我的毛驴!”不久,在陕甘宁地区的清涧县农村又发生了一起类似的怪事情。农妇伍兰花的丈夫在山上用铁犁耕地时,不幸被雷电击毙。伍兰花大声哭骂“世道不好”、“共产党黑暗”、“毛泽东领导官僚横行”等。由此可见,中共“抢贫救党”“巧取豪夺”的罪恶行径,早在1940年代就已经被陕北农民识透,道破,咒骂。

另外补充一句,中共曾经在陕北偏远地区种植鸦片,也是其经济来源之一。就如,阿富汗的塔利班,也是以种植贩卖鸦片作为其主要经济来源。如今的塔利班恐怖组织犹如曾经的中共军阀。

 

二、“杀农肥党” 就是中共假共和、真专政的过程

从晚清到民国时期,地主富农真的个个都是罪恶累累,恶贯满盈吗?难道他们的财富不是勤俭持家,勤劳致富得来的吗?他们的私有财产就可以肆意被中共剥夺吗?抗战结束后爆发的国共内战,随着中共军阀夺取胜利后,其狰狞的面目就更暴露无遗了。中共从内战前的伪装欺骗,到内战胜利后肆无忌惮的地表现出“我是流氓,我怕谁”。中共不仅将地主、富农的所有财产没收充公,还非得将他们进行肉体消灭。所谓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的中共对那些民族资本、私营企业,以霸凌的姿态实行公私合营,以看似合理合法的方式变着法子进行抢劫。比如,著名爱国实业家卢作孚之死就最有力的证明。

资本家、企业主、地主、富农是智力水平,教育程度,文明程度相对较高,经营理念,管理方式,活动能力相对较强的一个群体,是中国社会的精英阶层,是民族的希望和力量所在。但他们被中共流氓无产者专政了,批判了,打倒了,消灭了。俗话说,是什么样的人就会干出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权力集团就会建立什么样的政权。由北洋将士精英建立的北洋政府,在国内没有滥杀无辜,在国外有民族气节,人民有言论自由,政府有人性关怀,才成就了伟大的北洋时代。由接触过西方文化的革命党人建立的南京政府,也没有摧毁传统文化,追求宪政共和的政治理想,提倡新生活运动。整个民国时期,虽然战乱频繁,但人民活得自信、自尊,自由,有朝气,有活力。

中共军阀在获得苏俄外部势力支持而夺得大陆统治权后,一群流氓无产者登上了中国的历史舞台。其结果是,政治专制,吏治黑暗,社会腐败,人民堕落。中共崇尚外来的马列主义,认德国的马克思作祖宗,将苏俄匪徒列宁作教主,以独裁者斯大林为颐指气使的教师爷。百年中共始终没有自己的理论,不管是毛思想,邓理论,江代表,胡观念,习理政等,一直摆脱不掉马列主义的紧箍咒,始终跳不出共产幽灵的魔掌。中国共产党人是一群数典忘祖,认贼作父的哈巴狗,可怜虫,捧西欧小国撒旦教徒的歪理学说当真经,丢尽了巍巍五千年华夏民族的脸面,丧失了堂堂大中华的自信与尊严。

由一群流氓骗子组成的暴力集团只可能建立成一个流氓军阀政府。自从伪苏维埃政府,伪陕甘宁政府开始,中共的政治迫害运动就接二连三,没完没了。代表中华正统地位的民国政府至今依旧顽强地存在于海岛台湾的既定事实,造成中共政权至今没有实现中国统一,进而无法结束海峡两岸的内战敌对状态,使得中共党国至今依旧是一个军阀政府,而不是一个真正的共和政府。毋庸置疑,勿需狡辩,只要中华民国政府存在一天,中共北京政府就是一个没有获得中华正统地位的外来伪政权。直到如今,北京政府一直没有摆脱掉军阀政府的某些特点和运作方式,中国大陆的病毒防疫还是以军事管制的方式在粗暴进行。再是,中共一贯坚持的“斗争”理念,使得中共政府至今仍旧是个烂政权。

三、“劫富济党”是必定会发生的历史现象

从邓小平曾经的“让一部分先富起来”到当下习近平提出的“共同富裕”,这个看似轻描淡写的表术,对于很多揭了伤疤忘了痛的国人来说,还没有意识到危险,也还没有闻到扑面而来的血腥味。为什么习近平当政九年后才提出“共同富裕”的口号呢?原因即直白也简单,从2018年开始,中国与西方之间的交量,再加上全球疫情持续肆虐,造成贸易停顿、国门紧闭,经济凋敝,使得党国银根很快虚空了,政府负债太高了,中共党产缩水了。换句话说,中共已经开始没钱了。习近平的“共同富裕”一出口,据悉大陆就有识趣的7个富豪捐出了50亿美金。然而,这只是压榨的开始,以后大陆富豪的备受煎熬日子还长着呢。

文章写到此,就不得不感慨马云那帮富豪的愚蠢。近期,随着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的落马,浙江官场发生了比较大的震荡。所谓的拔出萝卜带出泥,想必总部驻扎在杭州的马云系已经很难逃脱干系。回想2013年,马云对八九六四的一番冷血言论: “一家公司的CEO, 无论是阿里巴巴事件也好,无论是支付宝的拆分也好,你在这个当口上,好像邓小平在六四中,他作为国家最高的决策者,他要稳定,他必须要做这些残酷的决定。这不是一个完美的决定,但这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在当时是最正确的决定。任何时候,一个领导者是必须要做这样的决定。”从那个时候起,阿里巴巴、蚂蚁集团和马云个人的叵测命运就已经打上了某种无法抹去的烙印。

马云能讲出上述的雷语,足见其利令智昏,浅薄无知;马云、赵薇、李冰冰等人能被一个江湖骗子加文盲的王林所忽悠,可见其内心空虚惶恐,趣味低下;马云、柳传志等人在杭州创办号称300年基业的“湖畔大学”,结果3年就关门了,证明多数富豪不识中共真面目,只缘身在酱缸中。在中共的统治下,任何其他力量都必须受其控制,绝不容许超其左右。中共都不可能存在300年,它能让马云这帮人干成300年基业的创举来吗?简直是痴人做梦,荒唐可笑。或许马云等人有很好的商业头脑,但他们的政治头脑是幼稚的,甚至是白痴的。

毋庸置疑,未来中共劫富济党的现象必定会很快出现,而且也必须要发生的事情。过去四十年,贪官偷窃国库,转移巨额财产到海外,奸商坑害百姓,毒害人们的身心灵,积累大量财富而为富不仁,骄奢淫逸。比如腾讯的网络游戏,垃圾链接,充斥暴力色情;宫廷戏对皇权的美化,对糟粕文化的媚俗,对民族精神的毒害等。这些贪官巨富、明星戏子们是有罪的,他们的资本里里外外都流淌着龌龊肮脏的东西。如今,习近平对他们实行劫富济党、杀富济贫、修理整顿正当其时。中共众多的红色家族,比如王震家族、陈云家族、李鹏家族等,还有马云、王健林、许家印、史玉柱、潘石屹等众多私企大佬,这样太多通过体制怪胎催肥而不仁的富豪家族,是该到遭惩罚,割韭菜的时候了。

总结:

从中共内战时开始的土地改革,到建政后的社会主义改造,再到如今的表面的“共同富裕”实则“劫富济党”,时隔七十年后,历史再次轮回。中共党国,戊戌修宪三年后就穷下来了,再折腾三年将会怎样,还真不好预估。自从习近平的话撂出来以后,中共为了安抚社会不稳定情绪,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副主任韩文秀出来作保证,他特别强调中共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带动共同富裕,不搞“杀富济贫”。中共出尔反尔是有历史传统的,毛泽东、邓小平的话都不能信,韩文秀又算个什么东西呢?韩文秀的话根本不可信,不必信,不能信。

正如把矛头对准习近平的美国投资家索罗斯所说:习近平在摧毁下金蛋的鹅。大陆经济形势必定会持续恶化下去,中共政府必定会越来越穷,谁又能保证它不会不择手段地劫富济党呢?韭菜长得再快,也经不起镰刀的勤快;财富积累再多,也禁不住中共的强取豪夺。遗憾的是,大多数大陆富豪,都没有郭文贵、贾跃亭的腿快。打不赢,但跑赢了,也是一种成功,一种幸运。

当年,毛泽东可以“别了司徒雷登”,“别了孔祥熙”关起门来搞独裁,搞共产。如今,习近平同样可以关起门来搞独裁,但绝不能“别了马云、柳传志”等富豪,而搞“劫富济党”。国门已经关起来了,那些被困在共产囚笼中的富豪们,他们不在财富中造反,就必将浸泡在财富中灭亡。如今,除了财富造反,商人起义之外,已经没有其他任何求生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