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6《仁本主义论集》书模


 

 

常有人讥骂马家伪君子,未免抬举。马家右派中派姑不论,其左派即原教旨派,满口男盗女娼赤裸裸,何伪之有。

 

伪君子也是小人,但伪君子多多少少懂一点仁义之道,有一些君子的言论和表现。小人就不行,轻则粗言俗语,重则污言秽语;马左更不行,著作文章就是男盗女娼。强盗逻辑,丛林法则,盗言也;巧言令色,自欺欺人,娼语也。

 

君不见,马恩列斯毛及其徒子徒孙著作浩如烟海,貌似很多好话,其实大多数不是真正的好,不是仁言义语,经不起中道真理、王道大义的观照。

 

当然不是绝对没有仁言义语,粪坑里也可能找到几颗米粒来。如马克思关于自由的七段话,就是七颗米粒。马氏七段包括标点符号在内,共两百八十二字如下:

 

一、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二、人们能够自由地获得世界范围内的最大量的信息,才能得到完全的精神解放。三、难道我们要求别人给自己以言论自由,仅仅是为了在我们自己的队伍中又消灭言论自由吗?四、发表意见的自由是一切自由中最神圣的,因为它是一切的基础。五、没有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是泡影。六、审查制度,就像奴隶制一样,永不可能合法,即便它作为法律存在过一千多遍。七、专制制度必然具有兽性,与人性是不相容的。兽性的关系只能靠兽性来维持。专制制度的唯一原则就是轻视人类,使人不成其为人……庸人是构成专制制度的材料,而独裁者不过是庸人之王而已。

 

在马家文化政治体系中,马氏七段是没有任何哲学、政治学支持的,纯属边缘性、理想性、装饰性的空话。马恩全集五十卷五十三册,总字数约三千二百万,就是这样正确的空话也罕见。七段之外或许还有,吾未之见也。谁能大海捞针再捞出两段,凑成马氏九段,吾有厚望焉。

 

谁能找出马家经典中其它任何一个观点,我自信都可以指出其错误所在。有必要提醒的是,思想观念之是非对错,须依仁本主义标准衡量判断,马家人说了不算。,必然为人眼盲心瞎,为政丧根失本,焉能辨世间雌雄是非哉。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君子不打无把握之仗,当年为了批判马主义,曾经捏着鼻子选择性地浏览过马恩选集,也针对性地写过一些批判文章。自以为已经执其马耳,抓住根本,没必要再纠缠,遂将其著作封存起来了。此后,无论真马伪马,中马西马,我一概瞧不起。

 

为政要抓纲治国,为学要抓纲治学。任何学说都有其基础性、原则性、纲领性的思想,可称为思想之纲。抓住其纲,对整个学说的是非对错就可以居高临下地作出深度透视和正确判断。

 

例如,唯物论、党主制、社会主义就是马家三纲。也可以成为马家三本:哲学上物本位、政治上党本位和经济上社会本位。马主义错误很多,阶级斗争论、剩余价值论、剥削阶级论无不大错特错,但这三个错误才是根本性的。只要洞察三错,对马家文化、政治、制度一切问题无不洞若观火。

 

我给马主义的基本定性是,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圆满结合。马主义最方便培养暴君和暴民,原因在此。

 

暴君侧重于极权主义,暴民侧重于民粹主义。暴君暴民既相互利用又相互转化。暴民成功,就是大大小小的暴君;暴君统治,必多熙熙攘攘的暴民。暴君暴民都是造反派,马主义就是最好的造反学,造良秩良序的反,造人伦人道的反,造天理良知的反。马家成功,必然反儒反华,一切反常反动!

 

何谓民粹主义,东海旧作屡有阐说,兹不详论,唯重申民粹主义的基本内容于下: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科学主义、反儒主义、平均主义、女权主义、集体主义、虵蜖主义、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统统属于民粹主义范畴。

 

三民主义中,民族主义即民粹主义,民生主义民权主义虽非民粹主义,但有一定的民粹倾向。孙中山自称三民主义出自道统,对于传统派和有传统倾向者颇有欺骗性,实质则三民主义远儒近马,与马列主义精神相通。国民党为马帮作嫁,为之打前站,是三民主义思想政治逻辑的必然。

 

国共两党都争当五四之子。儒眼相看,共党嫡子也,国党庶出耳。从古典仁本主义转向物本主义,三民主义是最合适的桥梁。

 

昧于中西文化和文明者,愚民也;热衷欺诈暴力者,刁民暴民也,也可以称为三民。论愚弄人民、恶化人民的能力和谄媚三民的功夫,国党远远不如共党,三民主义远远不如马主义。以三民主义反对马列主义,以民粹主义反对极权主义,无异于抱薪救火,扬汤止沸。不死就是侥幸。

 

民粹主义之所以欺骗性大,是因为与儒家和自由主义都有表层相似性。儒家重社会、国家、民族、民生和民权,自由主义重民主平等,西方文明重科学。这些本来都是好东西,但进入民粹主义语境,它们就扩大化本位化了,就似是而非了,与民本位的王道政治和人本位的自由政治完全相悖了。

 

换言之,民粹主义不仅与中华文化背道而驰,也与自由主义和西方文明格格不入,唯与极权主义相反相成,俨然一体两面。现代极权主义欺骗性、煽动性特别大,根源就在于民粹主义的配套。五四之所以成为通往四九的捷径,根本原因在此。

 

中国文化人和政治家,一定要清晰透彻地认识到,民粹主义是非常非常坏的东西,是打着人民旗号而反人权、反人性、反人民、反人道的东西。民粹主义泛滥的社会,不仅儒化不可能,西化也不可能。

 

要全盘西化,就不能民粹主义,也不能三民主义,更不能马列主义。民粹主义只能丛林化,三民主义只能孙蒋化,马列主义只能苏联化。要全盘西化,就必须自由主义,把自由主义之自由民主人权平等法治五常道全盘拿来。

 

非常认同胡平先生《把对的事做对 -- 纪念尧水先生殉道4周年》一文结尾这段话:“既然我们的对手和我们的民众都是给定的事实,我们的使命正是在这样的现实条件下,而不是在另外的假想的条件下,推进自由民主。因此,我们必须改进自己,我们也只能改进自己。仅仅是做对的事还不够,我们还必须把对的事做对。这就是对刘尧水最好的纪念。”

 

把对的事做对,这一点非常重要,对于自由派来说,尤其重要。自由追求无疑是中国最对的事业,百年来却被无数人做错了,做成了民粹主义事业。牺牲越来越大,自由越追越远。百年来无数自由派以自己的言行,为南辕北辙、背道而驰这两个成语做出了新注解。

2021-9-9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