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已过,今年的台湾胖丝瓜花开满院,开始收获。 丝瓜到9月中旬后再开花结果,被成都人调侃为“翻花”或“二度春”。由于地处美国南方,这里的丝瓜到11月还会开花,若是遇上打霜,丝瓜就会叶焉瓜败。



丝瓜 明-张以宁

 

深深黄竹两三家,

丘陇高低径路斜。

犬吠柴门枫叶下,

一篱寒日蔓丝瓜。

 



秋葵已超过两米高,其果实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昨天,我凉拌了秋葵的嫩叶,用了少许橄榄油、大蒜和藿香叶,还算清爽可口。

豇豆多的吃不完,我只好做了“泡豇豆”。肉末、青椒炒 “泡豇豆”非常送饭。

 

咏秋葵 宋-薛朋龟



炎艳秋来故改妆,

薄罗閒淡试鹅黄。

倾城别有檀心在,

依倚西风送夕阳。



“木落多异感,蝉鸣非故乡。”此中感悟深矣。



古人云:“蝉鸣如雨”。我家后院的蝉鸣,就是在林中听细雨打密叶的那种淅淅沥沥的落叶声…落丛林,知了知了;落草地,知了知了;落芦湖,了然一生。



听听那蝉鸣,穿过故乡的夜空,到达湿地的清晨。它不是蛩吟的乡愁,而是蝉的共鸣。

预示着万象更新,春将降临。

 

2021年8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