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三事件”五十周年的反思


 

从晚清皇帝签署《退位诏书》并很快沦为一张废纸开始,缺少契约精神的中国社会很快就进入了最高权力交接纷乱无序的陷阱。时至当下,中国大陆依旧没有走出这个历史陷阱。一百多年来,深陷其中的每一位当权者,都很难经得起历史考验而功垂竹帛。为何如此,因为在极权政治的体制下,任何陷入权力酱缸的人,都很难公正为官,坦荡行事,清白做人的。

最高权力是国家政治的核心,是产生权斗、陷入内乱的一剂春药。曾经慈禧太后为了夺取权力,毁掉了四个满洲皇帝,扶持一个三岁孩童做末代傀儡。慈禧临死前两天,甚至毒死了光绪皇帝。因为权斗,满清政权毁于慈禧之手。历史进入民国时代,袁世凯称帝,孙中山等人毛躁地发起“二次革命”起兵讨袁,破坏了通过议会和平解决问题的政治氛围。因为权斗,早期中华民国几乎毁于孙袁二人之手。中华民国在大陆期间,毁于外敌入侵,军阀割据,派系斗争。国共内战后期,蒋介石嫡系与李宗仁桂系的内斗,使得国民党政府错过和谈机会,从而彻底丢失了大陆。

从此,中国的政治力量彻底失去平衡,国家长期陷入海峡隔离,国共分治,一中两府的分裂局面。因为内斗思维,国共两党无法坐下来真心诚意的谈判,最后只能枪杆子说了算,经过自相残杀,生灵涂炭,几十年之后还是回到了曾经的政治原点;因为权斗意识,胜利者的成王败寇的文化心理很难让失败者有最起码的人格尊严,从而无法实现战后和解。什么时候,中国人能从“一山不容二虎”到“一山二虎共治”的观念转变,中国的文明政治就算开始了。毛泽东效仿教师爷斯大林搞个人独裁和政治迫害,一系列的政治运动及中共内部权斗,使得中共党内外都失去了相互制衡的政治力量。单极权力模式使得中共建政后的前三十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毁于毛泽东之手,中华民族殇于共产党之治。

“九一三事件”是一场中国最高权力交替的历史悲剧,事件的两个主角毛泽东和林彪都是彻底的输家。林彪以全家覆灭的代价收场,毛泽东以遗臭万年,老婆侄子锒铛入狱而谢幕。所谓的文化大革命,由于毛泽东抢班夺权而使得整个民族祸起萧墙,这是一场既与文化无关,更与革命相悖的反革命内乱。毛泽东特别善于冠冕堂皇,欺名盗世,硬是将权斗与文化扯上边,内乱与革命对上号,更可耻之处在于,以人民之名,行独裁之实。

林彪吹捧毛泽东成为神话,使得毛泽东犯下了千古大错而成为中国历史上的罪魁;毛泽东对林彪的宠辱,使得林彪全家从云端坠入冻土荒原,牵连很多无辜下属。没有林彪的支持,毛不会犯下如此滔天罪恶,没有毛的逼迫,林彪不会走上不归之路,这是互为因果逻辑的。毛选林当接班人,只是想让林当个二传手而已,但林却不甘心受毛摆布,做个儿皇帝。毛林决裂就此产生,造成鱼死网破,玉石俱焚的结局不可避免,为“九一三事件”的悲剧发生埋下了祸根。事后,毛泽东在接班人的问题上没有汲取足够的教训,却还故技重演,最后导致孤家寡人,天怒人怨,毛尸骨未寒而家天下梦破灭。

毛泽东还不如袁世凯有反思勇气和反省修为。袁世凯临终之时后悔称帝,他反省道:“恨只恨我,读书时少,历事时多。”他还公开抱怨:“杨度误我!” 六十年后的毛泽东还致羞羞答答地做临终托孤的政治把戏,毛一辈子都是活在已经消逝的帝制王朝的旧梦里面。他始终没有活出一个现代人的精神风采,更不具备一个现代领导人的战略思维、政治眼光和全球视野。毛没有慈禧太后的务实搞经济建设;没有袁世凯的忏悔而反省自身;没有孙中山的气度看淡权力;没有蒋介石的眼光重视人才。

毛临死前,“五人帮”折磨死了形如枯槁的总理周恩来,设计陷害死了行将就木的总司令朱德。毛给钦定的临时接班人华国锋留下遗训:你办事,我放心,有问题,找江青。毛的真实想法是他死后,经华国锋短暂过度,让江青继位掌舵,再在合适时候传位给毛远新。毛是企图熊掌和鱼都要兼得,既不想落得搞家天下的骂名,又想有家天下的最终结局。毛迷信自己死后,权威不衰,路线不倒,英名不损,他再次犯下当年对待林彪的错误,只希望华国锋当一个二传手的角色。结果日中则昃,月盈则食,极则必反,周而复始,华国锋很快反戈。

简单总结一下,第一个接班人刘少奇的“人相食是要上书的”,此话成为了毛心中最大的一块心病,此后毛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最后被毛打成叛徒;第二个接班人林彪给了文革神话最有力的一次打击,从此毛的神话开始破灭,最后被毛逼成叛徒;第三个接班人王洪文是文革造反出身的阿斗,被华送入秦城当了囚徒;第四个接班人华国锋,与汪东兴、叶剑英等人发送宫廷政变导致毛家派彻底覆灭。毛死后不久,华很快被江青逼为毛家王朝最致命的一个叛徒;第五个潜在的接班人江青成为了“五人帮”里最悔恨的一个亲历者,她亲眼见证毛左路线的终结,江青最终被全党视为了叛徒。另外,中共九大确定林为接班人后,毛林曾经有过一次特别诡异的谈话,毛试探性地问林,小张作为你的接班人怎样?林彪被毛问的毫无思想准备,竟然一时语塞。此处小张指的是张春桥。可笑的是,张春桥也曾经是一个叛徒。林彪没有恰当地回应毛,使得毛改变了对林的态度,成为毛林之间最致命的一次谈话。正因为,毛背叛了中共的初心,也辜负了先烈的奋斗理想,更背离了中国革命的初心,致使毛选定的所有接班人几乎都沦为了叛徒。文革破产后,中共右倾路线占了上风,实行改革开放,党国起死回生。

在国共内战时,林彪在长春围城就犯下了战争罪行;文革内乱,因武将林彪支持毛,流氓文化和痞子政治才在全国疯狂上演,甚至出现人吃人的恶行。从1959年~1971年,林彪登上政治舞台到葬身漠北荒原,从大饥荒到文革期间饿死、斗死几千万人,毛泽东是首恶,林彪、周恩来等人是从犯,林彪有逃脱不掉的巨大罪责。鉴于林彪两次犯下反人类罪,当下和未来他都是不可能翻案的。这两个罪行为“九一三事件”的爆发埋下了因果报应的因子。据《李作鹏回忆录》中记载:9月13日晚,周恩来给李打了四次电话,周只要有一点暗示,林彪都跑不了。李作鹏出狱后对他的儿子说:“想了十年,才想清楚那一夜:中央不是怕林彪跑,而是怕不跑。” 再例如,周恩来在大饥荒年代,划拨2200顿粮食酿造茅台酒,那是对人民的犯罪。周恩来担任文革专案组组长,害死很多忠良同僚,民族精英。他多次毁了组织害了人民,一生罪恶累累,是伪装得最为成功的一代奸臣。

文革内乱是太平天国内乱的重现。广西是太平天国的大本营,曾经湘军、淮军残酷屠杀太平军民,厉鬼冤魂太多,仇恨怨气太重,才会在文革期间再次发生大范围的同族相杀,同胞相残的可悲场景。或许,这是导致广西文革出现严重武斗、吃人等恶性事件的诱因之一。时隔100年,两场内乱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毛泽东犹如洪秀全,刘少奇有如杨秀清,林彪类似韦昌辉等。另外,洪秀全创立拜上帝会邪教,毛泽东信奉马列主义邪说。洪秀全、毛泽东都是利用西方的信仰和理论资源反中国的传统文化,他们建立的政权都缺乏现代文明政治的元素。不同之处在于,洪秀全没能获得外部势力的支持,因而失败了;毛泽东获得了苏俄的大力支持,侥幸成功了。

邓小平等人汲取了毛泽东犯下的某些历史教训,实行了退休制和任期制,不管是不是百分之百地彻底执行了,但毕竟是历史的进步,文明政治的开端。中共最高层指定接班人的做法与帝制社会皇帝立储皇太子的路数如出一辙。这是一种并非优胜劣汰而是逆淘汰的,乃至充满血雨腥风的,给政权带来巨大风险的,非常落后的国家权力交接方式。邓小平选定的接班人胡耀邦、赵紫阳都没有善始善终。第三个接班人江泽民曾经也一度岌岌可危,第四个隔代接班人胡锦涛受制于前任而庸碌无为。如今,胡锦涛选定的接班人已经全部废黜。尽管还是相对落后的权力交接方式,但总比一人终身独裁到死进步了很多,给国家和社会带来的好处很多。正因为有了制度性的有序权力交接,才保证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黄金发展期。历史经验告诉人们,不谈或少谈斗争,反而天下太平,与民休戚与共,国家才能欣欣向荣;大谈特谈斗争,举国必然危机四伏,甚至上下一片混乱,国家必定腐败凋敝。当下中国社会,国人想过太平日子,就要抛弃斗争思维,敌我意识。

只有解决最高权力制度性交接的问题,当下和未来中国才不会再次出现类似文革及九一三事件的悲剧。最高领导人的任期制是制度性权力交接迈出的第一小步,如果退一小步,就回到了毛时代的独裁政治,如果再进一小步,就成功接近了台湾的民主政治。当权者应该要有不计个人功名,而在乎国民福祉;不顾个人之权力,而在于国家命运的伟大胸怀。不管是谁,企图以制造权威来保证社会刚性稳定,国家是不可能长治久安的。权力是一剂春药,权威只是春药的临时效果,药性过后必然颓废,一蹶不振。唯有制度性的保障,才是最稳妥可靠的力量。

其实,美英等国的伟大之处并没有什么高深莫测的奥秘。简单得就一句话可以概括:美英等国不外乎成功实现了国家最高权力制度性有序交接的问题。英国有《大宪章》,美国有《独立宣言》,法国有“自由、平等、博爱”的思想。民主国家的政治制度有选票有竞争,有制衡有轮替,仅此而已。正如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 )踏足月球表面时说的一句话:“人类一小步,世界一大步”。

同样,政治一小步,国家一大步。当下中国政治,勇敢地往前迈一小步,就踏上了康庄大道;猥琐地往后退一小步,就临近万丈深渊。只不过,要向前迈出这一小步,是何其难也;正因为难,那又是何其伟哉,那又是何等壮举也。一旦中华民族实现了这一小步,有朝一日能够成功解决最高权力交接问题,那么中国文明就能迈进一大步,中国必定能再次荣耀全球,独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