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妮和张嘉译真的喜欢社会主义吗?


 

演员闫妮和张嘉译在西安全运会开幕式上一曲唱罢,立即引起热议,很快就有作者在公众号发表文章,题目叫《西安全运会开幕式为什么唱〈社会主义好〉》,作者顾万明。不论看题目还是浏览文章内容,都觉得作者思想解放,说得好,尤其文字拿捏到位,这样一篇文章,在今天的中国非常必要。

可即使如此,浏览文章时,也还是看出作者小心谨慎,不敢说出更想说的话。比如作者只敢说:“不是说全运会不能唱老歌‘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是一首政治性很强的歌,全运会是体育竞赛大会,是提倡健康、健身、丰富人民生活的,老歌的主题与全运会的气氛不对称。”只敢问:“每届全运会开幕式都唱‘社会主义好’,如此千篇一律,你说有意思吗?”结尾处再来一句:“新时代要有时代气息的新歌来唱响,而不应该老是唱怀旧的老歌。”

敢说,作者在键盘上敲出那篇稿子,也不知要愁死多少脑细胞,掉多少根头发。可以设想,作者作文时文字上斟酌又斟酌——不相信他没意识到题目犯忌。试想,如果让作者放开来做,一定比现在精彩得多。所以记得自己曾在一篇公众号不让通过的文章中说过,一个中国人,如果连写一篇文章都要瞻前顾后,生怕给自己带来麻烦,这国人还能有什么创造力。

现在借作者公众号文章题目,再斗胆一句:西安全运会开幕式上就是不该唱《社会主义好》。我的理由是:国家要求讲政治,这谁都知道,但不能因为讲政治什么都不管不顾。不论国情,还是放眼整个世界,这都是一首不适合放在体育运动会开幕式上唱的歌。不然,请告诉我,在此之前有没有出现过?难怪那作者认为“西安全运会开了这个头,给后面的全运会主办方出了难题,不知道如何是好”。

央视“中秋晚会”节目单已经出来了,大家可以找来看看。央视在新闻节目中说,这台晚会的舞美要求是:唯美,浪漫。这就对了嘛。设想一下,如果在中秋晚会一开始,请两位歌手或歌唱家唱“社会主义好”,唱“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除了极少一部分“政治动物”,大家是什么感觉?

怎么可以不分场合,只讲政治呢?邓小平当年到日本访问,为了争取这个物质和精神文明当时都走在中国前面的邻邦的援助,在交换仪式上与首相福田纠夫热情拥抱,还与日本外相园田直拥抱,甚至在检阅日本自卫队时还向那些自卫队员深深鞠了一躬。在参观日本松下时,为公司题辞:“向伟大、勤劳、勇敢、智慧的日本人民学习、致敬!”(这在今天要被批为“精日”)而在会见松下幸之助时,希望他能把日本电器带到中国。现在一些所谓的“爱国者”就邓小平在日本的“表现”骂他这骂他那,真是良心叫狗吃了。邓的一生有功有过,甚至会被历史定为“屠夫”,都当别论,单讲他在访问日本时表现的谦卑,却是为了这个国家尽快摆脱贫困。谁都不能说昧着良心的话。

歌曲同样是有时代性的。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生活在什么时代唱什么歌。有没有永久性的?有。但所有永久性的歌曲,都不是政治歌曲。中国人在世界场合拿得出手的音乐,出了古典的《春江花月夜》、《高山流水》、《阳关三叠》之类,现代的就是《梁山泊与祝英台》,还有一首《好一朵茉莉花》。大家都懂得,即使为了坚持有些人的所谓“理想”,可以和世界不同,但也还是不能离谱。离谱了,别人即使不敢批评你,也会远离你,躲着你。

此次全运会开幕式,谁来唱,唱什么,都是国家安排,如果是企业性质的,闫妮和张嘉译就不一定还能那么风光。而且谁都看得出,他们的表演成分很重,可谁都知道,表演绝不等于表达。七年多前,即2014126日晚,湖南卫视《我是歌手》第二季第二场淘汰赛,唯韦唱了一首《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现场观众集体投票她为倒数第一。在比赛结束宣布名次之前,韦唯知道自己的名次不好,要求提前发言:“我不是来争取名次的,如果是争取什么,我是来争取在舞台上的时间,能把我喜欢的歌与大家分享。”可你知道网友是怎么说的吗,网友认为:“如果不受大家欢迎,再大牌的歌手来唱也不行。”

现在七年多过去,西安全运会如果是由企业操作,不可能选这种政治意识极强的歌曲。此外,不论闫妮和张嘉译多么卖力,都不会赢得多少掌声。

听说有关此次西安全运会开幕式的视频已经下架,说明什么,说明人心不可欺,人心是杆秤。关键还在于就像我题目上问的:这两位演员,真的喜欢社会主义吗?不可能。让根本不喜欢社会主义的去唱“社会主义好”,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202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