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吏傅政华是如何炼成的?


 

10月2日,中纪委国监委网站消息,中国司法部前部长、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傅政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

 

傅政华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是在半个月前。当时,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调研组在重庆,就“促进未成年人权益的司法保护”开展专题调研,傅政华曾参与其中。

 

傅政华,1955年3月生,河北滦县人。毕业于北京大学分校法律专业,曾获得法学硕士学位。傅政华被中国媒体称作“老公安”,他是从北京公安局普通侦查员做起,一步步爬到后来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司法部部长的位置上。

 

傅政华于2010年出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同年任北京市委常委。2013年,出任公安部副部长。2016年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部长。2018年3月,任司法部部长、党组副书记。2020年4月,傅政华卸任在司法部的职务,一个月后被增补为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

 

关于傅政华要出事的消息,在坊间已经流传很久,近来迹象也很明显。去年4月,中央政法委召开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第一次会议,除傅政华之外,中央政法委委员悉数出席。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去年遭查处时,傅政华也被免除了司法部党组副书记的职务。

 

由于傅政华在任期间,曾主持了709维权律师和人士被集中抓捕事件,所以他落马消息的传来使很多律师和维权人士感到愉悦。有律师指出,无论是709律师案还是后来吊销大批律师执业资格,傅政华都属于直接参与者。但傅政华落马,不意味着正义来临,而仅仅是中共内部又一次权力洗牌。而这种血腥的权力轮替,也只是独裁政体的常态。我赞成这位律师的见解,在中国现行极权体制下,一个傅政华倒下,中国的法治状态不可能有任何改变,腐败也将继续创造奇迹。

 

一个问题,我们一起思考一下:酷吏傅政华是如何炼成的?我觉得有以下因素:

 

一是,恶劣的生存环境造就傅政华心狠手辣

 

傅政华出生草根,是从普通干警一步步爬上来的,长期与社会底层黑恶势力打交道,使他内心并无善恶,面对对手,你狠我就比你更狠,你黑我就比你更黑。傅政华的内心没有爱和温暖,他认为人世间表面温情脉脉,实质就是你死我活的人吃人。

 

2010年高调扫黄使得傅政华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人物。同年5月11日,北京天上人间、名门夜宴等4家娱乐场所被警方查封。这场打击卖淫嫖娼专项行动的总指挥正是傅政华。当时,他刚刚担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职务74天。

 

傅政华对那些遭受中共政治迫害的维权人士和法轮功信众来说,是一个“狠角色”,是中共镇压机器中的一条恶犬。

 

二是,没有安全感,见风使舵

 

傅政华缺乏安全感,认为人与人就是相互利用,明白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道理。尽管周永康来对他恩待有加,但他知道酷吏的命运是悲惨的,只是中共的一只夜壶,需要它的时候,当权者会哼着歌儿使用它,一旦觉得这个夜壶旧了、破了、无用了、碍事了,又会毫不犹豫地将其丢弃。

 

傅政华曾是周永康的亲信,但在习王以反腐败之名拿下周永康后,傅政华迅速见风使舵,倒向了习的一方。也有版本称,导致前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仕途逆转的2012年“3.18”法拉利车祸事件发生后,为掩盖真相,令计划与周永康结盟。时任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接到周永康手令,称不许将车祸调查过程和结果上报给中共最高层。但傅政华背叛周永康,将手令交给胡锦涛和习近平,此举成为其仕途的转折点。在取得习近平信任后,傅政华反戈一击,曾负责调查周永康案。

 

三是,两面人,人格分裂

 

傅政华曾对警队廉洁非常重视。据新京报2015年3月报道,傅政华在北京市公安局工作的几年间,对警队的违纪问题看得最严,打造最廉洁的警队是他的治警要求。

 

傅政华刚上任不久,在公安局内部作风整顿大会上曾厉声宣布纪律。“谁再收钱捞人,一律开除出警队。”傅政华环视了台下的各部门领导停顿几秒补充道:“不管过去功劳有多大,能力有多强,资格有多老,违反铁规铁纪的一律坚决查处。”

 

但傅政华也没逃脱人性的贪婪,也坠入欲望的陷阱。或许,傅政华希望成为一个廉洁的官员,但在中共这个黑帮里,又如何能够做到出污泥而不染?贪腐是中共官员落马的罪证,但也是他们不被淘汰出局的基本条件。一个廉洁自律的官员是无法在中共官场混下去的。

 

四是,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我们通过分析傅政华,就会发现他与专制社会的酷吏并无二致。专制、极权制度造就了他们,他们像一头头凶恶的野兽,但他的结局又非常悲惨。

 

他出生普通家庭,为了荣华富贵不择手段,迫害人、虐待人是他的专长,但他与历史上酷吏一样患有被迫害妄想症,生活在恐惧之中。他们最担心失去上司的宠爱,担心自己会变成一个旧夜壶。

 

有文章分析指出,傅政华在任上肯定不是阿伦特描绘的那种带有明显的平庸之恶的人,他是齿轮系统中的一环;他很有进取心,而且非常有创造力。那么,此时的他,有没有想到自己当初的那些发明创造自己现在要享受呢?如果他后悔了,他有没有意识到自己从来不是强者,当初的权力幻觉不过是为自己编织更紧密的牢笼呢?他跟命运共舞的时候,居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实际是在跟命运搏斗,甚至还有了自己就是命运的主宰者的幻觉。从表面上看,他主宰了很多人的命运,包括很多律师的命运。但是,他从来都不是自己命运的主宰者,而当他主宰别人命运的时候,实际上他自己的命运已经决定。

 

我们说傅政华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但拿下他的习近平就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吗?他也一样只是命运的棋子。

 

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来,他一直在寻找忠诚的官员,批判党内的两面人。什么是习近平心中的两面人?习近平认为,两面人就是修身不真修、信仰不真信,很会伪装,喜欢表演作秀,言行不一、心口不一、表里不一、欺上瞒下,说一套、做一套,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他认为“两面人”不是一天形成的,他们披着“清廉”的伪装,念着虚假的“台词”,演着贪腐的“戏码”,一步步走上不归路。“两面人”出现的根本原因是丧失理想信念、思想上变质,对党不忠诚、政治上蜕变。

 

在习近平眼里,傅政华自然是两面人,但习自己上位前韬光养晦,上位后,通过反腐清除异己,通过军改集中军权;通过设立领导小组,集中政府权力;口里喊依法治国,设立宪法日,实际迫害维权人士和政治异议人士,制造冤假错案;强令人大代表修宪,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是典型的言行不一、心口不一、表里不一、欺上瞒下,说一套、做一套,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行家里手。事实证明,习近平自己就是典型的两面人。两面人拿下两面人,无异于贼喊捉贼的游戏。

事实上,在极权主义国家,官员无一不是两面人。北大张千帆教授指出:极权主义消灭一切诚实,消灭一切天赋,消灭一切自发力量,而以一群白痴、骗子、唯唯诺诺的小人取而代之,因为卑鄙无能是政治忠诚的最可靠保障。简单说,极权主义就是一个依靠暴力和谎言维持的制度,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制度,一个培养两面人的制度。在极权主义社会里最廉价的资源就是虚伪,寻找忠诚无异于缘木求鱼。

 

历史学家吴思先生认为中国一直是官家主义文化。在官家主义社会里,只要能够升官,什么坏事都可以干。官家主义文化必然衍生出酷吏文化。中国要走出酷吏文化,必须走出官家主义文化,唯一出路就是建立宪政民主制度,让残酷的权力斗争变成公平竞争的政治游戏。极权制度是傅政华这类酷吏成长的土壤,酷吏是盛开在极权制度上的恶之花。

 

综上所述,恶劣的生存环境决定了傅政华的心狠手辣,没有安全感使他见风使舵,伪善使他人格分裂,变幻莫测的政治使他最终成为了中共一只废弃的夜壶。但决定他命运的习近平又何尝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也难逃落入中共绞肉机的厄运。习近平希望有忠诚于自己的官员,但中共极权制度没有忠诚生长的土壤。习近平恐惧傅政华成为王立军,傅政华恐惧自己被抛弃,事实上,他们都是极权制度下的行尸走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