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先生近照


铁流先生与夫人及朋友近照


引言

铁流先生是我自2007年以来在网络上结交的朋友,那时他正与当年被打成右派的61名受害者联手向中央上书,要求否定“反右运动”, 给受害者平反、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从2008年以来他独自主编并出资创办《往事微痕》网刊,宗旨是“正视历史,拒绝遗忘;支持改革,促进民主”, 可以说这是他爱国为民的正义之举,是值得称赞的。该刊每期的内容都是当年被打成“右派” 老人们写的回忆文章,记述他们当年深受廹害的经过以及其后悲惨的苦难经历。每期铁流先生都发来给我,读后使人万分同情和感动,是深受人们喜爱的一份珍贵网刊。直到2011年我去北京时才有幸去拜访他,得以相互交流恳谈。通过他的自我介绍和其后读了他的赠书和其它文槁,才详细知道了他艰辛的人生之路。

 

一、投奔共产革命成了青年作家

 

铁流先生本名黄泽荣,1935年5月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县

崇义桥乡髙家巷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只读了两年书,12岁即外出做学徒工谋生。1949年12月共产党在成都建立新政权后,1950年刚迈进16岁的他就投奔共产革命,先是给解放军剿匪带路,后又参加土改工作队,紧接着是做粮食统购统销和农业合作化的工作,从此他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成了革命的中坚力量。正是由于这样,他加入了共青团组织,不久又出任机关团委书记,其后又成了一名侯补党员,那时他的士途真可说是一帆风顺啊!

 

由于工作的需要,他经常要写总结报告,就努力学习文化。很快他不但能独立地写出总结报告,从1953年7月起并能在报纸上发表新闻报导。在此期间他读了不少文艺作品,受到启发,自己也开始了写作。恰逢此时他得到了上省文联创作辅导班学习的机会,使他的写作水平得以迅速提高,1954年在老作家方刚先生的辅导下,他以“晓枫” 为筆名的处女作《蓝二爸》得以在《四川文艺》上发表,并获得好评。不久又在《西南文艺》上连续发表了几篇小说,从而使他成了那个时代有一定影响力的青年作家,“晓枫” 一名也为世人所知了。

 

1956年《成都日报》成立,他被从市委办公厅秘书处调到报社从事编辑记者工作,负责小说和诗歌的编辑,从此他的作品就更多了,省、市报纸的副刊、《四川文艺》、《草地》、《星星》诗刊等杂志常发表他的作品,如《给团省委的一封信》、《风水树》、《向党反映》、《上北京》------等等作品,四川人民出版社并出版了他的两个短篇小说集,很快使他成了省里有点名气的青年作家,得以出席当年四川省文联召开的第二次文代会,使他成了那个时代的革命青年,一个有为的青年作家

 

二、反右运动中的蒙冤受难

 

正当他的文学创作多起之时,1957年的反右运动使他深受其害,因《给团省委的一封信》一文而被打成右派, 受到批判。他认为自己根本没有错,因而拒不检讨认错,1958年被开除干部队伍井送去劳动教养。不幸的是在劳教中又被牵连到子虛乌有的“中国马列主义联盟” 冤案之中,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1964年10月被从劳教所押送到四川省泸州长庚省第四监狱劳改,直到1975年刑满,仍被戴上“反革命” 帽子送到四川省兴文县新华硫磺厂強制留厂就业改造。1976年4月又因北京天安门事件在全国追查“政治谣言” 而再次沦为囚徒,转押于四川省雷马坪农场马家湾中队劳动改造。直到毛泽东1976年9月死后,10月“四人帮” 倒台,1980年才获得平反复职,蒙冤受难长达23年之久。

 

人生能有几个23年呢?在这23年的劳教、劳改中,铁流先生所历经的磨难实在是太多太惨了。高強度牛马般地強制劳动,饥饿,被毒打,被逼逃跑到西北,不久又被抓回到四川,坐单人牢房------等等他都亲历过了。他亲眼目睹了许多难友因劳累过度而死亡,因饥饿而致病死、饿死------等等惨剧的发生,也耳闻目睹了多起被含冤而処死的囚犯。人世间的种种苦难他都看到了,亲历了。这些所见所闻及亲身的经历,是永远难以忘怀的。

 

三、平反复职及成功创荡商海

 

平反复职后铁流先生又回到了《成都日报》从事编辑和记者的工作,这是他人生的第二次起步,他的内心里是充满喜悦和感慨的。在当时改革大潮的推动下,1985年他停薪留职创荡商海,开始时有小的成功,也有过失败,个中酸甜苦辣他都是亲历过的,在朋友的帮助下他才度过难关,得以继续在商海中创业谋生。

 

在成都下海经商数年后,他只身上北京创荡,开始了从事“生产创意,出售智能” 的生意,用“铁流” 一名而在商海中名声远扬。经过近20年的努力拼搏,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艰苦奋斗而成功创业,成了富人,其后周遊世界,子女和妻子移民美国,在美国购置房产,自己仍留在国內创业,取得了可喜的成就。这一切都是令人可喜可贺,值得赞扬的。

 

四、第二次蒙冤受难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2005年。正当他闯荡商海事业有

成之时,他又见好就收,放弃了自己开办的所有公司,“金盆打水”, 重新回归书斋又玩起了文字工作,并很快成了活跃于网络的“自由撰稿人”。 从2007年起,他不但与61名当年被划为右派的老人给中央上书,要求给右派们平反,并且独自出资创办《往事微痕》这份网刊,以及《我所经历的訢中国》书稿和其它大量文稿的出现,为国家和民族作出了自已应有的贡献。

 

近日铁流先生给我来信,再次谈及他第二次蒙冤受难的经过。事件的起因是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新的领导人提出了“依宪治国”, 大力开展反腐肃貪,获得了举国上下的拥护,然而此举却遭到了江派势力的疯狂抵抗。那时以李锐为首、钟沛璋、辛子陵、杜光等一批“两头真” 的革命老人十分活跃,并邀请铁流先生一起,常聚会于北京的茶楼歺厅,商讨如何支持新领导人习、李、王的工作,彻底铲除江派势力。大家商讨后认为,要实现这个目标,必须首先搬倒窃取全国意识形态大权的政治局常委刘云山。

 

此时的铁流先生对此事表现得十分活跃,很快他就增开了《往事微痕》的姐妹篇《宪政之路》。早在中共十八大前,李锐老人一次就曾气愤地告诉大家:“江泽民放出狠话,刘云山不当常委,十八大休想开幕”。 不久,刘云山果然当上了政治局常委,于是一系列向左急转的方向标题频频出现,如《南方都市报》的元旦社论《宪政梦》受到整肃,一下被改变为《中国梦》;“依法治国” 却成了打压维权人士的手段,关押访民的黑窝点转为公开的监禁------等等。2014年春,铁流先生去台湾和美国旅游,此时他借用台湾中央电台和美国之音平台,大肆宣传习、李治国的新政,可回到国内后看到的却是政治生态却逾来逾坏,城管作恶,公安违法抓人。有次铁流先生去李锐家交换看法,李老主张对刘云山必须出手反制,并讲了许多内部秘闻以及刘不堪入目的淫乱丑闻。铁流先生本是个血气方刚之人,一个敢作敢为的硬汉,听了这些心中愤恨,决心把矛头直指刘云山,很快他就写成了一篇声讨刘云山的檄文。文章的标题就是《刘云山是中国新闻界最大的贪腐势力,必须彻底清算其反改造罪行》。文章翔实罗列了刘云山如何媚江讨欢,贪污腐败成性,生活奢侈靡烂以及家族殓财的具体事实。文章结尾有这样几句话:“刘云山是个无才、无德、无能力、无操守、五毒俱全的伪君子”。 此文于2014年8月26日发表在国内外多家大型网站上,一时成为无径而走的特大新闻。想不到因此而触恕了变态了的刘云山,他就利用窃取的地位和权势,亲自给时为北京市公安局长的傅政华下令:立即抓捕铁流,于是北京市公安局就调动警力,设立布控、调查、抓人和审讯的专案组。

 

2014年9月13日深夜,公安部门先派人到铁流先生的住地投放毒药将护院藏獒毒死,待到14日晨,由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国保总队长刘涛带上几十人,用看望名义骗开院子铁栅门,立即以涉嫌“寻衅滋事” 为罪名,強行将铁流先生塞上警车抓走,同时被抓走的还有媬姆黄静女士。当天夜里即把铁流先生关进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连续三天三夜进行不断的审问。铁流先生当时已是一个82岁的老人了,经受不起如此的折磨,骤然昏倒在审讯室。被急送公安医院抢救才转危为安。与此同时,三次派人去抄铁流先生的家,搜走多台电脑、复印机、手机、以及书籍和众多文字资料。不准家人离京出境,连铁流在成都的儿子黄晓铁的家也同时被查抄。

 

与此同时,严密封锁抓捕的消息,凡报道、洩露、刊登抓捕消息的网站一律被封杀。主审警官并向铁流先生宣称:“你这个老右派敢公然反对、辱骂我们的常委,告诉你,反对刘云山就是反对党中央!这次不杀你头,也得判你无期徒刑”。 主审警官多次追查铁流先生文章资料的来源,试图要把北京一帮“两头真” 的革命老人打成新的“反革命分子”。 为了保护朋友,铁流先生坚决不吐实情,推说全是网上的材料,任由他们去查。

 

大约一个月后,此案突然降温。狱吏找铁流先生谈话,传达傅政华的旨意,只要铁流先生认错井写出检查,就能获释回家。迫于无奈,铁流先生违心地写出了检讨和保证,但并未被释放。2014年11月26日,数十位便依公安却将他秘密押回故乡成都,关押于成都市公安局看守所,并且明告诉律师和家人,此案是要案、大案,不能“取保候审”, 也不能“保外就医”, 必须走所谓的“法律程序”。

 

就这样铁流先生在成都看守所被关押了三个月,被多次审讯,逼迫他写保证书,保证从此“不谈政治、不参加活动、不接受採访、不说反右的历史”。2015年2月25日成都市青羊区法院以“非法经営罪” 判处他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三万元。更为可恶的是,在判前半个月,铁流先生因病入住看守所医院,不知是刘云山和傅正华的指示,还是成都国保所为,竟然给铁流先生砸上60斤重的铁镣,整整砸了13天。就是被释放回家后,成都公安仍然派出8名特警,分四班轮流对铁流先生寸步不离地监控,时间长达半年之久。如此残忍的行为,对一个80多岁的老人实在是天理不容之事。

 

再次蒙冤受难,这真乃铁流先生人生的飞来横祸。这是一个什么社会呢?铁流先生的如此遭遇,实在令人同情,也绝难以理解。

 

五、几点联想与反思

 

透过铁流先生人生中的两次蒙冤受难,以及他在改革大

潮中勇于闯荡商海所取得的致富成就,人们应当有何等样的联想与思考呢?依筆者之见,至少有下列几点是首先会想到的。

 

1、一场艮古少见的文字狱大冤案

 

反右运动可以说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文字狱冤案,是

是前所未有的“以言治罪“的最典型案例。仅仅是因为文字和言论而把人治罪,并且这些文字和言论是应毛伟人的反复动员而发的,全是为党、为国的好心之言。但,好心却得不到好报,反右运动中全国有55万多民主人士、各路知识精英被打成右派,包括受株连的无辜可达数百万之众,历经20多年的磨难,是艮古少见的一场大浩劫、大宊难。铁流先生就是这众多蒙冤受难者中的一个典型案例,令人同情。对灾难的制造者无比愤恨。

 

2、八十年代是中共当政的最好年代

 

“文革“结束后,1978年中共召开了十屆三中全会,彻

底否定了“文革”, 政治上出现了一个宽容宽松的环境,同时开始了平反冤假错案和极经济上的改革开放,使中国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是使中国人大为高兴之事。

 

自1978年开始,直至整个80年代,期间虽有严打的扩大化、清除精神污染、以及”89.64” 镇压民主运动, 整肃胡耀邦, 赵紫阳等改革开放的领导人事件的发生, 但整个80年代可说是中共当政以来的最好时期。这时的政治上宽容, 宽松, 人们可以自由的言说, 文学艺朮的春天到来了, 教育和科技快速发展, 经济迅速恢复和发展, 老百姓不再受饥挨饿了, 是国人满意的好时代.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好时代, 像铁流先生这样的众多蒙冤受难者才能获得新生。

 

3、一个“法治社会”必须袪除“人治”

 

当今的时代应是法治时代,任何一个公民都应遵纪守法,这是做人的根本。但铁流先生的两次蒙冤受难,绝对是“人治“,而绝非” 法治“。笫一次受难那是毛伟人搞的反右运动,使数万人遭受磨难。第二次受难则是源于极左派、腐败分子的刘云山之滥用权势所为,加之酷吏傅政华惨忍作为,使铁流先生再次遭受磨难。由此可见,”人治“是必须坚决袪除的。

 

4、宪政民主是中国的根本出路

 

要施行“法治“必负袪除” 人治“,这是人所共知的事。然而要真正做到这些,只有建立宪政民主的政体才有可能的。宪政民主这是当今世界的主流,对此国人必须要有清楚的认识。

 

世界上宪政民主的国家,从1900年的3个,到2017年已有95%的国家进入到了民主社会,这是当今世界的主流。而红色国家,从十月革希一声炮响,从红色苏联繁衍出的红色子孙四十多个,时至今日还剩下几个?世人不应很好深思么?如果是一个宪政民主的社会,像铁流先生和其它众多的受难者还会一次次蒙冤遭受难么?!

 

中国从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独裁封建王朝以来,要建立宪政民主的社会喊了一百多年了,都未能真正建成,这是为什么呢?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国人应该共同努力奋斗,惟有建成宪政民主的社会,才可能祛除“人治“,实施” 法治“。中国人梦寐以求的民主宪政是到了该建成的时候了。

 

六、结束语

 

两次遭受磨难,期间商海创业有成,有众多的文字留在人世间,他对人生的感慨是颇多的。而今铁流先生已是一个88岁的老人了,他的一生见多习广,有成功,有苦难,他的人生经历是非常丰富的。总结他的一生所为,他是对得起他所热爱的祖国和人民的。

 

而今铁流先生正与他的老伴在成都街子古镇安度晚年,仍是老有所为、老有所乐,开了一间名为“铁流水榭“的品茗茶楼,是人们的欢乐场所,成了街子古镇一道亮丽的名片。当地人常有到此品茶欢乐的。也常有各地的文人朋友到此聚会畅谈,舞文弄墨,吟诗作对,过着欢快的老年生活,是十分难得的。祝铁流先生和他的夫人任女士健康长寿!愉快的过好每一天、每一年!在保重身体旳前提下,能多留诗、文在人间!

 

作于2021年10月中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