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往事(小說)71賣兵

大沽河

71賣兵


很多年以後,我在臺北的眷村採訪一位來自沙梁鄰村桃園的老兵,才搞清楚留福的委屈。

這位已經九十高齡的老兵叫陶進財,1949年5月跟著國軍在山東的最後一支部隊從青島轉進臺灣,他認識留福,兩個人是生死戰友。老人說:如果沒有留福,他早死了。

老人給我講了一個關於“賣兵”的傳奇故事。

 

留福是孤兒,有記憶起就沒見過父母,也不知道自己姓啥。有一年冬天,快過年的時候,一個風雪之夜,被皮貨鋪掌櫃的張東魯從自己家的草垛裡發現,已經凍死過去了。張東魯無兒無女,見這孩子可憐,就招呼長工代福將他背回家,灌了兩碗熱米湯,救了他一條命。這孩子沒有名字,大家都叫他小逃荒的,留在張家放牛,張東魯給他取名“留福”。

留福心眼實誠,幹活賣力,轉眼長成壯小夥子,成了張家不要錢的長工。日本入侵膠東,平度縣長姬春堂棄職逃走,世道亂了,平度地面上冒出大大小小許多性質不明的民間武裝,時常來沙梁騷擾,要錢要糧要壯丁。一般的蟊賊,或者散兵游勇,沙梁村有自衛組織紅槍會可以抵擋,但扛著快槍、騎著高頭大馬的遊擊隊甚至正規軍,就只能由村長福文出面應付。要錢要糧都好說,沙梁買賣人多,家有餘糧的財主也不少,村長給十幾個大戶人家攤派一下,送走這些瘟神,圖個安生。攤丁的事卻很讓人頭疼。沙梁是個文化大村,鄉民們恪守“好鐵不打釘,好男不當兵”的古訓,誰肯把自己兒子送去穿二尺半?

有一次,一支國軍隊伍來沙梁駐紮,為首的騎著高頭大馬,是個團長,叫方本壯。方團長讓副官給村長福文送來了一個清單:十頭豬,一百隻雞,二千斤白麵做成大餅,30個壯丁拉大炮。限三天交割。

別的都好說,就是三十個壯丁不好辦。不管貧富,誰家的孩子都是父母養的,誰也不願意送到戰場當炮灰。福文等沙梁村的當家人在村公所裡商量了半天,只有一個辦法,抓鬮!無論貧富,抓到誰就是誰,各安天命!

到方本壯的兵們來帶壯丁的那天,沙梁文昌閣西邊的小廣場上,架起了四挺機槍,福文敲著銅鑼,走街串巷吆喝著:

各家各戶聽著,抓鬮中了的戶主,把壯丁送到文昌閣,這不是徵兵,是征夫,大家請放心,不會死人的。各家各戶聽著,把壯丁送到文昌閣來…….

福文喊了半天,不見人影。來征丁的麻子連長抱起一挺機槍,沖著文昌閣飛簷上的鈴鐺就是一陣狂射,另外幾個機槍手也抱起機槍猛射文昌閣的葫蘆型尖頂,掃射了半袋煙工夫,麻連長沖嚇得捂著耳朵魂不附體的福文道:

日頭正午再見不到人,老子就不要了,統統把你這一鳥村人突突了!

嚇得福文屁滾尿流,帶著一幫甲保長挨家挨戶去催。

這一招果然有效,不一會兒,大街小巷裡來了一個個哭眼抹淚的鄉民,手裡牽著他們的兒子,絡繹不絕到廣場上集合了。

到了午時三刻,徵集的三十人來了二十九個,獨缺桂滿堂的兒子桂一毛。麻子連長點了數,發現不足,正要發作,桂滿堂桂老爺也牽著一個人來了,那個被牽著的人就是留福。

福文問桂滿堂:他是你兒子?

桂滿堂理直氣壯,挺著腰桿子道:我花了錢,從張老闆那裡買來的呀。

福文看看留福,再看看麻子連長,一時語塞。

麻子連長過來拍拍留福的肩膀,體格健壯,還算滿意,道:賣兵?也行,只要不瘸不瞎能打槍,算數!

這就是留福賣兵生涯的開始。

這幫沙梁子弟先是拉大炮,一場大戰下來,方團損失慘重,於是征夫換上軍裝變成了士兵,還沒怎麼學會打槍,就有開拔到靈山衛一帶,跟日本人碰了一下,隊伍一下子散了。留福趁機溜了,三天后逃回老家,依舊在張東魯家當長工。

清理階級隊伍的時候,紅衛兵審問留福,為什麼別人都死了,你還活著?

留福道:我不能死啊,我得活著,東家太太答應過的,要把翠嫚許配給我。

留福沒多長時間就須尾完整跑回來了,而方本壯的隊伍早被八路或者日本人趕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後來,臨到別的隊伍來抓夫,總有一些大戶人家來找張東魯,張家就把留福“賣”給他們,代替他們的子弟去當兵。這些人給張東魯十個大洋,張家最多給留福兩個。這樁生意後來慢慢傳開了,大家稱作“賣兵”。

留福運氣絕佳,他當過國軍、皇協軍、八路軍,各種名目的遊擊隊,從來沒有掛過彩,從來沒有打死打傷過一個“敵人”,更神奇地是,他從來沒有超過三個月就會逃回沙梁。  1949年春天,他在城陽被解放軍俘虜,領了兩塊大洋的路費回到沙梁,這最後一次不是偷著跑回來的。

有一次開批鬥會,麻子冬逼他交待參加過那麼多“反動軍隊”犯下的罪行。留福交代說,打槍的時候槍口抬高一寸,就傷不了人。敵人進攻時躲在壕溝了別露頭就傷不了自己。能跑就跑,能溜就溜,跑不了、溜不了,仗打亂了的時候,往臉上抹把血裝死,也能混過去。

台下哄堂大笑。

留福最後一次回到沙梁,韓蘭嫚的那個叫翠嫚的丫環已經長大,韓蘭嫚也死了,翠嫚也早被街裡的一戶人家娶走了。

土改的時候,留福算是貧雇農,分了房子和土地。翠嫚嫁的“街裡”那戶人家,丈夫在青島看上了一個城裡細皮嫩肉的漂亮姑娘,趁著新政府的離婚大潮把她“休”了,翠嫚都沒來得及生個一男半女。

翠嫚回到沙梁,留福還是光棍兒,經村長撮合,翠嫚終於與留福結了婚。翠嫚這才放開了懷,一連給留福生了三個兒子。

留福活到文革後期,死了。臨終時,他對翠嫚安排後事:你還年輕,不值得為我守寡。跟了我這輩子,沒吃頓飽飯,沒穿件好衣,虧了你了。嫁了吧,嫁了吧。

說完撒手西去。翠嫚哭得死去活來。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大沽河往事(小說)71賣兵

大沽河

71賣兵


很多年以後,我在臺北的眷村採訪一位來自沙梁鄰村桃園的老兵,才搞清楚留福的委屈。

這位已經九十高齡的老兵叫陶進財,1949年5月跟著國軍在山東的最後一支部隊從青島轉進臺灣,他認識留福,兩個人是生死戰友。老人說:如果沒有留福,他早死了。

老人給我講了一個關於“賣兵”的傳奇故事。

 

留福是孤兒,有記憶起就沒見過父母,也不知道自己姓啥。有一年冬天,快過年的時候,一個風雪之夜,被皮貨鋪掌櫃的張東魯從自己家的草垛裡發現,已經凍死過去了。張東魯無兒無女,見這孩子可憐,就招呼長工代福將他背回家,灌了兩碗熱米湯,救了他一條命。這孩子沒有名字,大家都叫他小逃荒的,留在張家放牛,張東魯給他取名“留福”。

留福心眼實誠,幹活賣力,轉眼長成壯小夥子,成了張家不要錢的長工。日本入侵膠東,平度縣長姬春堂棄職逃走,世道亂了,平度地面上冒出大大小小許多性質不明的民間武裝,時常來沙梁騷擾,要錢要糧要壯丁。一般的蟊賊,或者散兵游勇,沙梁村有自衛組織紅槍會可以抵擋,但扛著快槍、騎著高頭大馬的遊擊隊甚至正規軍,就只能由村長福文出面應付。要錢要糧都好說,沙梁買賣人多,家有餘糧的財主也不少,村長給十幾個大戶人家攤派一下,送走這些瘟神,圖個安生。攤丁的事卻很讓人頭疼。沙梁是個文化大村,鄉民們恪守“好鐵不打釘,好男不當兵”的古訓,誰肯把自己兒子送去穿二尺半?

有一次,一支國軍隊伍來沙梁駐紮,為首的騎著高頭大馬,是個團長,叫方本壯。方團長讓副官給村長福文送來了一個清單:十頭豬,一百隻雞,二千斤白麵做成大餅,30個壯丁拉大炮。限三天交割。

別的都好說,就是三十個壯丁不好辦。不管貧富,誰家的孩子都是父母養的,誰也不願意送到戰場當炮灰。福文等沙梁村的當家人在村公所裡商量了半天,只有一個辦法,抓鬮!無論貧富,抓到誰就是誰,各安天命!

到方本壯的兵們來帶壯丁的那天,沙梁文昌閣西邊的小廣場上,架起了四挺機槍,福文敲著銅鑼,走街串巷吆喝著:

各家各戶聽著,抓鬮中了的戶主,把壯丁送到文昌閣,這不是徵兵,是征夫,大家請放心,不會死人的。各家各戶聽著,把壯丁送到文昌閣來…….

福文喊了半天,不見人影。來征丁的麻子連長抱起一挺機槍,沖著文昌閣飛簷上的鈴鐺就是一陣狂射,另外幾個機槍手也抱起機槍猛射文昌閣的葫蘆型尖頂,掃射了半袋煙工夫,麻連長沖嚇得捂著耳朵魂不附體的福文道:

日頭正午再見不到人,老子就不要了,統統把你這一鳥村人突突了!

嚇得福文屁滾尿流,帶著一幫甲保長挨家挨戶去催。

這一招果然有效,不一會兒,大街小巷裡來了一個個哭眼抹淚的鄉民,手裡牽著他們的兒子,絡繹不絕到廣場上集合了。

到了午時三刻,徵集的三十人來了二十九個,獨缺桂滿堂的兒子桂一毛。麻子連長點了數,發現不足,正要發作,桂滿堂桂老爺也牽著一個人來了,那個被牽著的人就是留福。

福文問桂滿堂:他是你兒子?

桂滿堂理直氣壯,挺著腰桿子道:我花了錢,從張老闆那裡買來的呀。

福文看看留福,再看看麻子連長,一時語塞。

麻子連長過來拍拍留福的肩膀,體格健壯,還算滿意,道:賣兵?也行,只要不瘸不瞎能打槍,算數!

這就是留福賣兵生涯的開始。

這幫沙梁子弟先是拉大炮,一場大戰下來,方團損失慘重,於是征夫換上軍裝變成了士兵,還沒怎麼學會打槍,就有開拔到靈山衛一帶,跟日本人碰了一下,隊伍一下子散了。留福趁機溜了,三天后逃回老家,依舊在張東魯家當長工。

清理階級隊伍的時候,紅衛兵審問留福,為什麼別人都死了,你還活著?

留福道:我不能死啊,我得活著,東家太太答應過的,要把翠嫚許配給我。

留福沒多長時間就須尾完整跑回來了,而方本壯的隊伍早被八路或者日本人趕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後來,臨到別的隊伍來抓夫,總有一些大戶人家來找張東魯,張家就把留福“賣”給他們,代替他們的子弟去當兵。這些人給張東魯十個大洋,張家最多給留福兩個。這樁生意後來慢慢傳開了,大家稱作“賣兵”。

留福運氣絕佳,他當過國軍、皇協軍、八路軍,各種名目的遊擊隊,從來沒有掛過彩,從來沒有打死打傷過一個“敵人”,更神奇地是,他從來沒有超過三個月就會逃回沙梁。  1949年春天,他在城陽被解放軍俘虜,領了兩塊大洋的路費回到沙梁,這最後一次不是偷著跑回來的。

有一次開批鬥會,麻子冬逼他交待參加過那麼多“反動軍隊”犯下的罪行。留福交代說,打槍的時候槍口抬高一寸,就傷不了人。敵人進攻時躲在壕溝了別露頭就傷不了自己。能跑就跑,能溜就溜,跑不了、溜不了,仗打亂了的時候,往臉上抹把血裝死,也能混過去。

台下哄堂大笑。

留福最後一次回到沙梁,韓蘭嫚的那個叫翠嫚的丫環已經長大,韓蘭嫚也死了,翠嫚也早被街裡的一戶人家娶走了。

土改的時候,留福算是貧雇農,分了房子和土地。翠嫚嫁的“街裡”那戶人家,丈夫在青島看上了一個城裡細皮嫩肉的漂亮姑娘,趁著新政府的離婚大潮把她“休”了,翠嫚都沒來得及生個一男半女。

翠嫚回到沙梁,留福還是光棍兒,經村長撮合,翠嫚終於與留福結了婚。翠嫚這才放開了懷,一連給留福生了三個兒子。

留福活到文革後期,死了。臨終時,他對翠嫚安排後事:你還年輕,不值得為我守寡。跟了我這輩子,沒吃頓飽飯,沒穿件好衣,虧了你了。嫁了吧,嫁了吧。

說完撒手西去。翠嫚哭得死去活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