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财经专家:四因素让“中国梦”逐步走向幻灭


中国时间 6:03 2023年1月25日 星期三


























资料照:几名中国工人走过北京街头张贴的中国梦宣传画。(2013年9月2日)

















台湾财经趋势专家谢金河最近出版的新书《变调的中国梦》,观察中国四十年来如何从邓小平时代播下了中国崛起的种子,到现在习近平因意图称霸全球与战狼外交而与世界为敌,并且在美中贸易战和新冠疫情的催化下,让“中国梦”走向幻灭。他表示,未来世界的芯片产业将壁垒分明,尤其在跟安全有关的敏感性产业更是如此,只要是中国生产的,大家都不敢用,但大家可以很放心地把订单交给台湾而不用怕被“动手脚”,台湾的“信赖产业”值得期待。
谢金河是台湾财信传媒集团董事长、《今周刊》董事长、《财讯》社长兼发行人,曾在2016年与2017年获台湾总统蔡英文指派担任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台湾特使团领袖代表顾问。



台湾财经趋势专家谢金河最近出版 《变调的中国梦》新书。(美国之音记者陈筠摄)


台湾财经趋势专家谢金河最近出版 《变调的中国梦》新书。(美国之音记者陈筠摄)


他最新出版的新书《变调的中国梦》讲述他观察中国这四十年来,从崛起成为世界工厂、大家视它为朋友,一直到现在与世隔绝、“跟全世界说再见”的过程,这也让习近平曾经自诩的“合作、发展、和平、共赢”的“中国梦”彻底变调。

谢金河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中国经济的壮大自1978年邓小平改革开放起已播下种子,当时邓小平有三个最著名的口号,第一个是“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第二个是“摸石过河”,意思是说不知道后果会怎样,但就是一步一脚印去做;第三个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他说,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喊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逐渐显露“中国梦”称霸世界的企图。到了习的第二个任期,中国三个高唱入云的口号是“厉害了,我的国”、“一带一路”,以及“弯道超车、中国制造2025”,跟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完全相反。

谢金河说:“中国经济强起来之后,中国人不是变谦虚的,他变得非常自豪。这种自豪,除了他对待台商以外,他对全世界,把全世界当成劣等民族来看。”

中国经济末升段

谢金河表示,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中国迎来二十多年快速发展机遇;然而,过度“走资”(走资本主义道路)也带给习近平借着“反贪腐”扫荡政敌、建立集权领导的空前机会。如果江泽民和胡锦涛主政下的二十年是中国经济的主升段,那么,从2012年习近平掌权后所吹起的反贪腐号角,可能就是中国经济升起的末升段。

他说,这可以从三个方面观察到一些变化。首先,是中国经济已经从低基期走向高基期。例如台湾鸿海公司在1990年代到广东深圳龙华设厂,平均工资大约300到350元人民币,如今已攀升到5000至7000元人民币。在工资与地价等生产要素成本不断上涨的压力下,各大企业纷纷寻找更廉价的生产基地,中国世界工厂的角色逐渐转变,不再是卓越的生产基地。

其次,中国的招商态度产生变化。过去中国为了奋力招商引资,各省市首长和书记卖力宴客,后来因习近平打贪腐,很多应酬交谊都受到限制,中国招商的热情熄火了,台商地位也大不如前,不如归去的人也大有人在。

第三则是世界局势的变化。他说,欧美国家本以为一旦中国经济发达就会逐步迈向民主化,成为维系世界和平的重要成员,当时大家都视中国为好朋友,所以在中国强大的路上,美国其实是很大的助力。但中国崛起之后,它并没有跟世界融为一体,而是开始走向霸权主义,全面启动战狼外交、四处猎巫,包括透过岛礁军事化将南中国海据为己有、各种军演威慑、台湾在韩国发展的艺人周子瑜被迫承认是中国人、德国奔驰汽车在广告中引述达赖喇嘛名言而让其母公司戴姆勒被迫删文道歉等,世界才终于“醒”了过来。

坐落在广州的富力中心外的金色雄狮雕像。
请同时参阅:

聿文视界: 中国是否会再次回到经济优先的发展路线





供应链正在移出中国

谢金河说,2018年三月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中国祭出的贸易战是一个很重要的试金石,美中对抗从此升级,没有缓和的迹象,芯片战的范围也不断扩大,美国正在将供应链从中国移转出来。而中国现在也要开始面对过去高速成长所累积的很多后遗症,比如年轻人的失业率超过20%以上,以及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用完,超过65岁以上的老人大概有两亿,一对夫妻的老年退休金可能要领1万块人民币,这对国家财政造成非常沉重的负担。

他表示,中国的财政缺口一年约有10万亿人民币,地方财政也开始匮乏,过去地方政府还可以通过土地买卖增加收益,现在房地产行业岌岌可危,已没有太多溢出资金的能力,不管是用限跌令还是保交楼政策,看起来都不足以拯救房市。长期存在的中国经济问题,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

谢金河说:“变调的中国梦就是中国经济的崛起始于邓小平时代,从改革开放开始,到了2017年之后,中国经济其实已经到了一个末段了, 末段现在正开始要往下走。现在应该是以民生养,然后重新修补中国经济最关键的时刻,如果他继续再跟全世界为敌,而战狼外交无限的扩张,中国经济可能会面临非常大的考验。”

北京工人在街头建起迎接中共二十大的花坛 (2022年10月10日)
请同时参阅:

二十大后,“战狼”仍然是狼,“中国故事”讲给谁?





战狼外交造成反感

谢金河说,虽然中国的战狼外交确实恫吓了全世界,但也引发世界各国的反感。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20年调查14个国家对中国的印象,其中日本对中国的负评达86%,瑞典达85%,澳大利亚达81%,美国也达到73%,这些数字呈现了世界各国对中国四处猎巫的反感。

谢金河说:“真正的关键在2020年的12月1号,那一天晚上是中国跟全世界所再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新的里程碑。换句话说,全世界在围堵中国,就从那个晚上开始。”

他说,那一天发生了三件事情。一是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逮捕,让美中贸易战到了坚壁清野的地步。二是列为中国“千人计划”最重量级的学者张首晟离奇自杀,让美国对技术保护全面戒备,众多设在美国的中国研发基地也全部喊停,其后的影响是“弯道超车”在这两年的声量已减弱很多。第三件事是掌握全球半导体先进制程的设备制造商荷商艾司摩尔(ASML)预计出货给中芯国际的EUV光刻机离奇遭到焚毁。谢金河说,这三件大事背后的关联性只有一个,就是半导体。

谢金河表示,半导体涉及的分工非常细,这种细是全球协作并且需要长期投入,中国若想独揽所有技术并不容易。中国如果土法炼钢,想要像1950年代大跃进全民大炼钢一样,最后一定会搞到山穷水尽,而且半导体也不是一个用钱就能堆起来的产业。

中国上海2021年3月举办的一次半导体技术展
请同时参阅:

经济乏力又碰上美国制裁 2023年中国芯片梦的内忧外患





壁垒分明

他表示,美国在芯片战争中使出几个杀手锏,包括先进设备与先进芯片都不能卖给中国,还规定接受美国补贴的半导体公司在未来十年都不能到中国投资,等于是把中国发展半导体的路给截断了,现在连拿美国护照的美国人都不得在中国半导体公司上班。美中激烈的争霸下,世界各国将重新定位中国,甚至要开始适应没有中国市场的全新游戏规则。

谢金河说:“换句话说,他逼你选边站的,就是你如果要在中国半导体公司上班,你要放弃美国籍,那很多人一辈子,你说这个中国的海归派,他们穷一生之力去拿到美国的护照,你说叫他放弃、重新回到中国,我看并不容易,所以你将来在人才的取得上,中国一定有很大的限制。”

《日经新闻》日前报道,全球出货量第三大的电脑制造商戴尔的目标是2024年完全停用中国制芯片,并通知供应商大幅减少产品内中国制零组件的数量,推动供应链产地多元化,以回应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紧张局势。

谢金河说,可以预想得到,未来国际厂家一定会减少使用中国制的伺服器或芯片,因此也会连带波及到原本的成熟制程如中国中芯、华虹等公司,他们将来的产品卖到国际可能也会受到很大的限制,这是一个非常关联的连锁效应。

他说,戴尔是做笔记本电脑的,是在供应链的末端,影响比较没有那么大,但如果美国连成熟制程都封杀中国的时候,世界必定会更加选边站。他说:“也就是说,将来大家会慢慢跟中国保持距离,尤其敏感的产业,所以这段时间你可以看到类似安全监控到伺服器,你只要跟中国生产有关的,我看大家都不敢用,所以这个未来会越彰显,那我想,这样的话,对整个产业大家一定会壁垒分明。”

中国置外于世界

谢金河表示,而且如果回头看,中国在这三年疫情期间是置外于世界的,当大家在跟病毒共存的时候,中国还是大力推动动态清零,然后可能因为一句话就封城了,让制造业承担很高的风险,没有办法去掌握与安排货品生产的流程,这也让中国的形象在全世界“更下一层楼” ,加速资金外逃。

他说,如果全世界都不使用中国生产的产品,中国市场一定会萎缩,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安全监控产业,过去因为新疆人权问题,世界最大的安全监控制造商中国海康威视过去一年的股价从70元掉到26元,而台湾做安全监控的公司晶睿的股价则是从新台币68元涨到234元。

他说:“那一边暴跌七成,另外一边涨三倍,这个就告诉你,这种比较敏感性的、跟安全有关的产业,会逐渐从中国迁出来,跑到台湾来。”

谢金河说,这就是信赖产业,台湾不会去侵略别人,也不会去威胁别人,所以全世界可以很安心的把订单交给台湾生产,而不用担心会像中国一样在背后动手脚,这是台湾未来产业发展当中非常重要的元素。






评论区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台湾财经专家:四因素让“中国梦”逐步走向幻灭


中国时间 6:03 2023年1月25日 星期三


























资料照:几名中国工人走过北京街头张贴的中国梦宣传画。(2013年9月2日)

















台湾财经趋势专家谢金河最近出版的新书《变调的中国梦》,观察中国四十年来如何从邓小平时代播下了中国崛起的种子,到现在习近平因意图称霸全球与战狼外交而与世界为敌,并且在美中贸易战和新冠疫情的催化下,让“中国梦”走向幻灭。他表示,未来世界的芯片产业将壁垒分明,尤其在跟安全有关的敏感性产业更是如此,只要是中国生产的,大家都不敢用,但大家可以很放心地把订单交给台湾而不用怕被“动手脚”,台湾的“信赖产业”值得期待。
谢金河是台湾财信传媒集团董事长、《今周刊》董事长、《财讯》社长兼发行人,曾在2016年与2017年获台湾总统蔡英文指派担任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台湾特使团领袖代表顾问。



台湾财经趋势专家谢金河最近出版 《变调的中国梦》新书。(美国之音记者陈筠摄)


台湾财经趋势专家谢金河最近出版 《变调的中国梦》新书。(美国之音记者陈筠摄)


他最新出版的新书《变调的中国梦》讲述他观察中国这四十年来,从崛起成为世界工厂、大家视它为朋友,一直到现在与世隔绝、“跟全世界说再见”的过程,这也让习近平曾经自诩的“合作、发展、和平、共赢”的“中国梦”彻底变调。

谢金河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中国经济的壮大自1978年邓小平改革开放起已播下种子,当时邓小平有三个最著名的口号,第一个是“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第二个是“摸石过河”,意思是说不知道后果会怎样,但就是一步一脚印去做;第三个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他说,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喊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逐渐显露“中国梦”称霸世界的企图。到了习的第二个任期,中国三个高唱入云的口号是“厉害了,我的国”、“一带一路”,以及“弯道超车、中国制造2025”,跟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完全相反。

谢金河说:“中国经济强起来之后,中国人不是变谦虚的,他变得非常自豪。这种自豪,除了他对待台商以外,他对全世界,把全世界当成劣等民族来看。”

中国经济末升段

谢金河表示,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中国迎来二十多年快速发展机遇;然而,过度“走资”(走资本主义道路)也带给习近平借着“反贪腐”扫荡政敌、建立集权领导的空前机会。如果江泽民和胡锦涛主政下的二十年是中国经济的主升段,那么,从2012年习近平掌权后所吹起的反贪腐号角,可能就是中国经济升起的末升段。

他说,这可以从三个方面观察到一些变化。首先,是中国经济已经从低基期走向高基期。例如台湾鸿海公司在1990年代到广东深圳龙华设厂,平均工资大约300到350元人民币,如今已攀升到5000至7000元人民币。在工资与地价等生产要素成本不断上涨的压力下,各大企业纷纷寻找更廉价的生产基地,中国世界工厂的角色逐渐转变,不再是卓越的生产基地。

其次,中国的招商态度产生变化。过去中国为了奋力招商引资,各省市首长和书记卖力宴客,后来因习近平打贪腐,很多应酬交谊都受到限制,中国招商的热情熄火了,台商地位也大不如前,不如归去的人也大有人在。

第三则是世界局势的变化。他说,欧美国家本以为一旦中国经济发达就会逐步迈向民主化,成为维系世界和平的重要成员,当时大家都视中国为好朋友,所以在中国强大的路上,美国其实是很大的助力。但中国崛起之后,它并没有跟世界融为一体,而是开始走向霸权主义,全面启动战狼外交、四处猎巫,包括透过岛礁军事化将南中国海据为己有、各种军演威慑、台湾在韩国发展的艺人周子瑜被迫承认是中国人、德国奔驰汽车在广告中引述达赖喇嘛名言而让其母公司戴姆勒被迫删文道歉等,世界才终于“醒”了过来。

坐落在广州的富力中心外的金色雄狮雕像。
请同时参阅:

聿文视界: 中国是否会再次回到经济优先的发展路线





供应链正在移出中国

谢金河说,2018年三月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中国祭出的贸易战是一个很重要的试金石,美中对抗从此升级,没有缓和的迹象,芯片战的范围也不断扩大,美国正在将供应链从中国移转出来。而中国现在也要开始面对过去高速成长所累积的很多后遗症,比如年轻人的失业率超过20%以上,以及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用完,超过65岁以上的老人大概有两亿,一对夫妻的老年退休金可能要领1万块人民币,这对国家财政造成非常沉重的负担。

他表示,中国的财政缺口一年约有10万亿人民币,地方财政也开始匮乏,过去地方政府还可以通过土地买卖增加收益,现在房地产行业岌岌可危,已没有太多溢出资金的能力,不管是用限跌令还是保交楼政策,看起来都不足以拯救房市。长期存在的中国经济问题,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

谢金河说:“变调的中国梦就是中国经济的崛起始于邓小平时代,从改革开放开始,到了2017年之后,中国经济其实已经到了一个末段了, 末段现在正开始要往下走。现在应该是以民生养,然后重新修补中国经济最关键的时刻,如果他继续再跟全世界为敌,而战狼外交无限的扩张,中国经济可能会面临非常大的考验。”

北京工人在街头建起迎接中共二十大的花坛 (2022年10月10日)
请同时参阅:

二十大后,“战狼”仍然是狼,“中国故事”讲给谁?





战狼外交造成反感

谢金河说,虽然中国的战狼外交确实恫吓了全世界,但也引发世界各国的反感。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20年调查14个国家对中国的印象,其中日本对中国的负评达86%,瑞典达85%,澳大利亚达81%,美国也达到73%,这些数字呈现了世界各国对中国四处猎巫的反感。

谢金河说:“真正的关键在2020年的12月1号,那一天晚上是中国跟全世界所再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新的里程碑。换句话说,全世界在围堵中国,就从那个晚上开始。”

他说,那一天发生了三件事情。一是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逮捕,让美中贸易战到了坚壁清野的地步。二是列为中国“千人计划”最重量级的学者张首晟离奇自杀,让美国对技术保护全面戒备,众多设在美国的中国研发基地也全部喊停,其后的影响是“弯道超车”在这两年的声量已减弱很多。第三件事是掌握全球半导体先进制程的设备制造商荷商艾司摩尔(ASML)预计出货给中芯国际的EUV光刻机离奇遭到焚毁。谢金河说,这三件大事背后的关联性只有一个,就是半导体。

谢金河表示,半导体涉及的分工非常细,这种细是全球协作并且需要长期投入,中国若想独揽所有技术并不容易。中国如果土法炼钢,想要像1950年代大跃进全民大炼钢一样,最后一定会搞到山穷水尽,而且半导体也不是一个用钱就能堆起来的产业。

中国上海2021年3月举办的一次半导体技术展
请同时参阅:

经济乏力又碰上美国制裁 2023年中国芯片梦的内忧外患





壁垒分明

他表示,美国在芯片战争中使出几个杀手锏,包括先进设备与先进芯片都不能卖给中国,还规定接受美国补贴的半导体公司在未来十年都不能到中国投资,等于是把中国发展半导体的路给截断了,现在连拿美国护照的美国人都不得在中国半导体公司上班。美中激烈的争霸下,世界各国将重新定位中国,甚至要开始适应没有中国市场的全新游戏规则。

谢金河说:“换句话说,他逼你选边站的,就是你如果要在中国半导体公司上班,你要放弃美国籍,那很多人一辈子,你说这个中国的海归派,他们穷一生之力去拿到美国的护照,你说叫他放弃、重新回到中国,我看并不容易,所以你将来在人才的取得上,中国一定有很大的限制。”

《日经新闻》日前报道,全球出货量第三大的电脑制造商戴尔的目标是2024年完全停用中国制芯片,并通知供应商大幅减少产品内中国制零组件的数量,推动供应链产地多元化,以回应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紧张局势。

谢金河说,可以预想得到,未来国际厂家一定会减少使用中国制的伺服器或芯片,因此也会连带波及到原本的成熟制程如中国中芯、华虹等公司,他们将来的产品卖到国际可能也会受到很大的限制,这是一个非常关联的连锁效应。

他说,戴尔是做笔记本电脑的,是在供应链的末端,影响比较没有那么大,但如果美国连成熟制程都封杀中国的时候,世界必定会更加选边站。他说:“也就是说,将来大家会慢慢跟中国保持距离,尤其敏感的产业,所以这段时间你可以看到类似安全监控到伺服器,你只要跟中国生产有关的,我看大家都不敢用,所以这个未来会越彰显,那我想,这样的话,对整个产业大家一定会壁垒分明。”

中国置外于世界

谢金河表示,而且如果回头看,中国在这三年疫情期间是置外于世界的,当大家在跟病毒共存的时候,中国还是大力推动动态清零,然后可能因为一句话就封城了,让制造业承担很高的风险,没有办法去掌握与安排货品生产的流程,这也让中国的形象在全世界“更下一层楼” ,加速资金外逃。

他说,如果全世界都不使用中国生产的产品,中国市场一定会萎缩,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安全监控产业,过去因为新疆人权问题,世界最大的安全监控制造商中国海康威视过去一年的股价从70元掉到26元,而台湾做安全监控的公司晶睿的股价则是从新台币68元涨到234元。

他说:“那一边暴跌七成,另外一边涨三倍,这个就告诉你,这种比较敏感性的、跟安全有关的产业,会逐渐从中国迁出来,跑到台湾来。”

谢金河说,这就是信赖产业,台湾不会去侵略别人,也不会去威胁别人,所以全世界可以很安心的把订单交给台湾生产,而不用担心会像中国一样在背后动手脚,这是台湾未来产业发展当中非常重要的元素。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