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闵良臣

闵良臣:我就不好意思喊“天佑”

病毒刚肆虐时,有不少同胞竟然相信这次新冠状病毒是美国故意“搞的鬼”;更愚昧的,在那烧香叩头求玉皇大帝把病毒弄到美国去,让美国人都患上这种肺炎,也不知有些同胞怎么就那么仇恨老美。在本人看来,美国才是中国人最好的朋友。当然,在微信转帖中也看到不少同胞,在那儿求“天佑中华”,甚至坚定地相信上苍一定会护佑黄皮肤黑眼睛,就好像我们这个族群是上苍的亲戚或跟上帝是“哥们”一样。其实,你看前段时间很多人封村封路以及对同胞的野蛮劲就知道,他哪里是想“天佑中华”,想的不过是天佑他自己或他们那一家。中国有些人群,内心是如何想的,从他们在微信发帖以及大灾大难时的表现表露无遗。

阅读更多

闵良臣:他们的“手”是不是也能伸到网民的电脑里来(短章三则)

昨天拟一题目:《要有勇气承认:2020没有春天》。你猜怎么着,题目敲出后,准备在文档保存时,竟然说“文件名无效”。也不知这是文档自动设置,还是紧跟当前形势的缘故,反正让人不可思议。于是,我感到了恐怖。仅仅在文档敲这样一个题目,就不许保存,还有没有自由的影子且不说,我们的隐私权呢!
于是试着修订:先删掉“春天”,再按“保存”,显示的还是“文件名无效”;再将“没有”也去掉,再按“保存”,还是不行,依旧是“文件名无效”。于是,只好将“2020”即题目下半句一并删除,这样,题目就变成“要有勇气承认”,而这对我要表达的意思来讲,显然是一病句。然而,这回总算可以“保存”了。也许是被吓的,到现在文档中都只存一题目,暂时没有心情把它做成文章。
这种情形在自己是“开天辟地”,或者说自从用电脑敲文章二十年,这是第一次遇到!他们的“手”是不是也能伸到网民的电脑里来,我不知道。天天在央视上煞有介事地说什么要保护广大人民群众的隐私权,难道就是这样保护的?像我这种人还有没有隐私权,天知道!
 

阅读更多

闵良臣:敢问胡锡进:当年毛泽东为何“不爱国”?

再说到国共,说到蒋介石毛泽东。我不知道毛泽东算不算“爱国者”。但若根据胡锡进微博中的那些话,毛泽东显然“不爱国”。
整个抗日战争时期,是不是蒋介石领导国民政府和军队抗击日本侵略者?一九四五年后的国民政府是不是合法政府?如果这些都无可争辩,毛泽东为什么非但不爱国民政府代表的国家,且还要用暴力推翻它?毛泽东为什么不像林则徐学习,为国效力?且不说林则徐效力的“国”还是异族统治者,而国民政府不管怎么说还是本民族。
1946年大连大众书店就出版了一本《毛选》,有毛泽东“不爱国”的言论:“现在谈爱国,那是爱谁的国?蒋介石的国吧?”“少数人的国,他们少数人去爱吧。”还说:“一个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有什么脸面代表这个国家?爱这样的国家,就是对祖国的背叛”。
毛泽东上面这些话,算不算“巧言令色”?要不要也把他“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对毛泽东当年这种“不爱国”言行,胡锡进为什么不“会绝望地想”?特别是如果把胡锡进那两条讽刺嘲笑大陆一些批评国家的网民的话,放到毛泽东身上,是不是更贴切?我就是不明白,毛泽东当年怎么就可以“不爱国”?请胡锡进总编给一个明确且合理的回答。
 

阅读更多

闵良臣:胡锡进最怕跟他谈什么

这几个香港大学生说美国英国的政府是选出来的说错了吗?当然没有。香港大学生这几句话里有法理成分,那就是美国英国的政府确实是人民投票选举出来的,既然是人民投票选举出来的,当然代表人民。这与一党专政的独裁政府有本质区别。
也不知那几个大学生和两个中学生看到胡锡进无法回答他们所讲的美国英国的政府是人民选举的时,心里如何想,说不定,就这么轻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胡锡进露了马脚,而这也正是胡锡进的软肋:他不敢谈政府由人民选举,不敢谈人民投票。如此一来,胡锡进所讲的“对提问从不设限”,就成了实实在在的吹牛皮了,想不承认都不行。

阅读更多

闵良臣:中国知识分子群体再不堪,也还是有值得骄傲的

周有光是个奇迹,不说。只说白桦先生。活到89岁,已经是高寿了,对很多人而言,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但我们还是希望他能继续活着。为什么,就因为他是这个时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骄傲,是这个民族的良心。只要骄傲还活着,有良心陪着我们,我们就仿佛还有依靠,还有希望,还有精神支柱。
中国人普遍没信仰,大多依靠希望和自己的精神支柱活着,官民皆如此。

阅读更多

闵良臣: 改革走不下去,问题在哪里

一篇《李嘉诚出走之后》近日又在网络上流传。这是中央党校教授蔡霞2015年11月12日接受凤凰评论《高见》栏目独家专访的文字稿。此稿内容第四部分的小标是——改革走不下去,问题在哪里?说真的,看到这儿,有点不想往下看了。因为问改革走不下去问题在哪里,实际上也就等于问现在中国的问题在哪里。而问中国的问题在哪里,估计至少有1000万网民都能告诉你:学习西方,对,就是学习西方。
 

阅读更多

闵良臣:我们跟他们不是观点对错的问题

当然,这都是伏尔泰和约翰·密尔的美好愿望,事实上是不可能的事。别说让有些人捍卫你发表观点的权利,他们能不举报你,就要谢天谢地了。至于说允许你发表与全世界所有人不同的观点,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用中国老百姓的话说,叫开玩笑。在某个时空,只要你的观点与皇帝或类似皇帝的人物相左,就有可能定你死罪,且这个号称有几千年文明的古国就一直是这样过来的,几乎没有变过,直至今日,依然如此!

阅读更多

闵良臣:暴君的奴才有什么“人格”

中国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右派分子”、作家刘绍棠先生,在恢复了正常人身份后抛出了“娘打儿子论”,认为自己被错划为“右派”,不过是自己这个“儿子”被“娘”误打了。在这一点上,中华民族的民族性,两千多年过去竟没有一点改善,没有一点进步——在本人看来,若要感叹,这才真是值得感叹的。
如果非要有个结尾,我就想说,朝代也一样。有的朝代,像明、清,没有让国家有一点进步,居然各自也还是维持了二百六七十年,想想,都要打寒噤。在这种朝代生活的人,特别是那些清醒者,该何等痛苦哦。 

阅读更多

闵良臣:新西兰火山喷发有感

现在有些人尽管有资格或叫有能力不远万里去看火山,也还是绝不敢认为自己就是资产阶级就是资本主义。中国还是只能叫社会主义,哪怕加个“特色”,主语还是社会主义。中国永远反对资产阶级,永远反对资本主义。即使中国的福利比资产阶级比资本主义差十万八千里,我们还是要说社会主义好——资产阶级再香,也是臭的;资本主义再好,也是恶的。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