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中国闭门庭审许志永丁家喜案 国际各界强烈谴责,斥“骗局”与“政治迫害”

国际人权组织斥责对许志永和丁家喜的所谓庭审是“骗局”。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观察的高级中国研究员王亚秋说,“这两个人被关押和被指控荒唐的‘颠覆’罪名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敢于憧憬一个不同的中国,要求这个国家是自由和公正的。”路透社表示,法院的社媒平台没有显示相关审讯资料。对于一些“敏感”的案件,这种做法并不罕见。中国法院的定罪率在99%以上,面临“颠覆”指控的许志永和丁家喜可能会面临长期监禁。

阅读更多

张杰:难舍民运才子蒋杰

蒋杰的去世让我很悲痛,尽管我们的政治见解不同,我也毫不客气批评过他的尖刻和大一统观点,但蒋杰是一个善良的人和追求民族自由的人。我们只有包容与自己不同的人,才能汇集成中国民主运动的江河湖海。蒋杰走了,但中国民主自由的漫漫长路,我们还要继续风雨兼程走下去。

阅读更多

大沽河往事(小說)48傷兵事件

壞地瓜言之鑿鑿地說:李光乾殺了那個八路傷兵,這是事實。否則那個傷兵哪裡去了?沒有歸隊,也沒有被炮樓上的鬼子抓住。他跑回家了嗎?當了逃兵?他家在哪裡?誰能證明?李旭光仍然不肯相信:那也不能說李光乾把人殺了呀。他殺人的動機是什麼?為了槍?為了槍的話為何又把槍送給八路?

阅读更多

RFA:专访李明哲:国际救援促成公开审判 "实地考察"中国人权

曾被中国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入狱五年,今年四月获释的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原订六月下旬赴美出席听证会,说明中国监狱里的人权状况,但他在狱中接种的三剂中国疫苗不被美国接受,无法前往。李明哲6月28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认为,美国CDC做法没有错,并透露他此行原本想强调,他的案件获公开审判,而且狱中待遇得到改善,美国等国际救援起了关键作用。

阅读更多

工业七国峰会闭幕 决心将援乌抗俄进行到底

在峰会闭幕前,七国集团领导人齐声谴责俄军对乌克兰中部城市克列门丘格一个购物中心“令人发指”的袭击行动,将其称为“战争罪行”,而且誓言要对普京总统以及其他涉案人员“追究责任”。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加拿大和日本领导人星期一在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举行视频对话时曾承诺,支持乌克兰“需要支持多久就支持多久”。

阅读更多

RFA:基础药不报销 千种药品需自费 患者叹日子艰难

今年7月1日起,有近千种药物被剔出医保范围,其中包括消炎和普通感冒药。中国民众感叹,当局从医保抽出大量资金做核酸检测,浪费了医保金。上海居民许女士说,中国的“特供”很多:“官员有食品特供,医疗特供,权力也是特供,黑恶势力在全国也是权力特供的产物。”

阅读更多

中共重提毛泽东时代的“大仁政”说 为清零政策辩护

近日,中国国家网信办发文,称中国政府抗疫清零政策是出于“事关全局和长远的大仁政”考虑,是为了人民根本利益着想。一些学者指出,官方重提毛泽东时代的“大仁政”概念,既是为清零政策寻求新的理论辩护,也是在中共二十大召开前夕“表忠心”,为习近平顺利连任表示坚定支持。

阅读更多

余东海:万年梦想已成家--东海客厅论王道

【梦想家】皈儒以后发两大愿:一愿自己成德成圣,一愿国家重建王道。堪称此生两个相辅相成的追求和梦想。2019年秋,尝自书“梦想家东海”一幅字给自己,并题七绝曰:自笑心高愿太奢,廿年追梦遍天涯。而今白发三千丈,私署头衔梦想家。2021年复自题七绝曰:死生淘气浪淘沙,昔日龌龊不足夸。白发三千微命半,万年梦想始成家。圣德王道,皆万年梦想也。前者是为自己做梦,后者是为人民、为民族、为家国天下做梦。

阅读更多

大沽河往事(小說)47 逮捕壞地瓜

其實,黑格爾也好,毛澤東也罷,他們的結論都下得太絕對了。比如壞地瓜對他人的這種邪惡和仇恨,就跟階級身份無關。他的仇恨,是針對整個人類文明的,源自他靈魂深處的那種人性黑暗。中國這種體制,文革這種社會失序的極端時期,特別容易觸發這種黑暗。就像中世紀的歐洲黑死病,它是本來就存在於社會肌理的,一旦合適的土壤和條件出現,就會蔓延開來,給人類文明造成毀滅性傷害。

阅读更多

RFA:新公民运动参与者组织旧金山集会 抗议中国当局审判许志永丁家喜

许志永是新公民运动理念的提出者,这一理念提倡国家的和平宪政转型与社会向公民社会的转型。本次活动的另一位发起者、新公民运动参与人向莉表示,进行本次活动的目的,是使更多人关注政治犯在中国受到的迫害:“我们觉得不能让这些人白白地被中共抓,也不能让他们白白地被迫害。所以我们呼吁,让全世界来关注中国政府迫害政治犯(的情况)。”

阅读更多

RFA:律师唐吉田被羁押逾半年后获准与外界接触

北京维权律师唐吉田从去年十二月起下落不明,引起国际社会关注。近日,唐吉田突然主动透过微信与好友取得联系,并间接透露自己遭到软禁。关注事件的律师王宇透露 ,唐吉田早已和家人取得联系,但是和朋友用微信沟通则是最近的事。她不排除,当局希望透过这种方式回应国际社会的关注。王宇:“它(当局)可能是想减少国际社会对他的关注。强迫失踪也是对人身自由的限制。”

阅读更多

红码、黄码、“一巴掌”打得醒“盛世”中国人吗?

中国特有的、作为个人电子通行证使用的防疫健康码近日因河南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事件和丹东黄码父女袭警事件两度冲上网络热搜,舆论担忧这种定位追踪应用程序极有可能被发展成中共极权限制民众自由的电子镣铐,相当于把人们关进没有围墙的大监狱。人权捍卫者和法学界人士人士呼吁中国民众,要对当局基于大数据的侵害人权管控治理模式保持警醒。

阅读更多

江棋生:恶赋红码,自取其败

回到现实世界,我欣喜地看到,即便是在简中体的局域网中,敢于发出包拯三诘的国人也如恒河沙数、数不胜数,以致郑州官方的上述问责通报,立马被舆情风暴倾覆翻车。我愿在此坦言:即便恶赋红码者这次能大概率地逃脱罪责,恐怕也不会再有人胆大妄为、重踏雷池。倘若果真有人还敢那么去干,则必将会像普大帝那样,最终败得仅剩底裤。

阅读更多

一真溅雪:劳教生涯(上) 摘自一真溅雪回忆录《使命》

接着我和文干事一起走出家门,当我走出大门时回头一望,看见母亲流着眼泪站在房门口,一手扶着门框呆呆地望着离她而去我,看到母亲的身体状况,想到她今后将成为“反革命”家属的艰难处境,我真担心她能不能坚持到三年后我解除劳教回来的时候,我真的害怕这次见面就是我们母子之间的生离死别。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