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恐惧不安的九头鸟到了


 

今天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的电子杂志《九头鸟:自由言说》1-4期出版了!它的电子版在谷歌上销售;每十集将会出合集,纸质版在亚马逊上销售。

这是一本怎样的期刊,为什么我要出版它?

这是一本不定期发行的期刊,或许一周一期,或许更长时间一期。这本期刊的文章基本上都来自我的个人文选,主要爲时政评论。期刊电子版的每篇文章都附有我的视频链接,也就是您既可以阅读文字,也可以点击链接观看视频,所以您一书在手,读看听自由。

为什么要出版这个刊物呢?2017年,我开始在油管(YouTube)的博讯独家频道上做时政分析节目,2020又开了“张杰点评”时政分析频道。每次点评都要准备文稿,几年下来,文稿也就渐渐多起来。我突然有个想法,应该将这些文章以电子刊物的形式推介出去,让更多的朋友能够分享。

固然这些文章可以结集出版,但过程繁复,书籍出版往往耗时半年到一年。我的文章主要是批判中共极权主义制度,鉴于香港铜锣湾事件,很多华文出版社对于中共已经噤若寒蝉了。相反,以电子刊物形式出版很简便。一是刊物内容自己做主。二是出版快捷,编辑好就放到网络上。这样就大大缩减了出版时间,使刊物可以反映正在发生的时政事件。三是价格低廉。这个想法源自我儿时所读的一本刊物《中华活页文选》,每期文字不长,价格就一元钱。我每期都买,还经常到新华书店去寻找缺失的期刊。《九头鸟》扣除谷歌和亚马逊的平台费用,也就一元钱左右。喜欢读纸质版的朋友,可以在亚马逊上购买十集刊物的合集。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会喜欢这个刊物。如果受欢迎,我也会刊登一些网络上热传的文章(经作者授权)、匿名的文章和特约的首发文章,增加刊物的丰富性,避免我一个人唠唠叨叨。

总之,这是一本自由的书,一个自由的刊物。如果中国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这个刊物没有必要出版,因为有太多比我优秀的作者、观点独到的文章和品质良好的出版社。但在中国共产党的黑暗统治下,万马齐喑,道路以目,它能够发出自由的声音,并且将矛头直接指向中共和当权者,就显得弥足珍贵了,也可以说它是时代的产物。

为什么我给这个刊物起名为九头鸟?原因很简单。我是武汉人,武汉人常被人称之为九头鸟。九头鸟有九个脑袋和九张嘴,不仅聪明,而且善于言说。有人说,传说中的九头鸟很凶猛。这个刊物的观点也是一针见血、直击极权中共命门要害。当今中国不缺少智者,但缺少勇者,缺少斥责黑暗,呼唤光明的勇者。至暗时刻,总要有人站出来,发出反对的声音,否则邪恶就会肆无忌惮。

但这个期刊的出版过程并不顺利。今年8月,我在GooglePlay上申请销售账户时被拒绝,我百思不解,好在谷歌可以发邮件沟通。几轮交流下来,我还是不明就里,认为谷歌害怕中共,不敢碰习近平。于是,我想借机考察一下美国民主,便发邮件给联邦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寻求帮助。她第二天就回复了邮件,建议我联系纽约市众议员。我又发邮件给孟绍文议员,两周后,她的助理回复已将我的案子转给了纽约市副检察长。当时我很兴奋,甚至开始为诉讼做准备。但之后,什么消息都没有了。我再发邮件给她的助理,居然连邮件都不回复。最后,我觉得再试一下,又再次申请谷歌书籍销售账户。这次谷歌回复倒是很具体,说因为我的电子书是自己出版,它无法确定我是否有著作权。于是,我将每篇文章发表的链接附了上去,不久,谷歌通过了我的账户。在我连续出版四期后,我确定应该不会再有反复了。

在此,我向GooglePlay团队道歉,感谢它们的耐心和讲理,原谅我的误解。同时,也对孟绍文议员表达不满。尽管可能我的要求并不在她的服务之内,但回复邮件还是应该的,她应该没有佩洛西议长忙碌。这个事件让我感受到美国是一个有地方讲理的国家,尽管过程可能会曲折。

我有一个梦想,希望有一天,这个刊物能够见证中共暴政的终结,希望公平正义的阳光透过层层云霭,照射到苦难的中国人身上。我相信每个人对民主自由的微小贡献就像樱花一样,经过冬天的萧瑟会骤然化爲春天的满山烂漫,如云似霞。

如果有一天,这本刊物渐渐没有了我的色彩,成为大众喜闻乐见的通俗读物,我会幸福地离开。

九头鸟文选是我的,也是您的,更是我们大家的。

购买期刊请点击:https://play.google.com/store/search?q=%E5%BC%A0%E6%9D%B0&c=books&hl=zh-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