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受邀参加世界民主峰会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11月23日,美国国务院公布,已邀请110个国家参加12月9-10日世界民主视讯峰会,台湾名列其中,中国与俄罗斯没有被邀请。

这次全球民主峰会是拜登今年2月在他的首次外交政策讲话中宣布的。他说,他将让美国重返国际领导地位,对抗中国和俄罗斯主导的威权主义力量。该峰会重点将关注民主国家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并将为各地的领导人提供一个平台,藉此平台可以宣布各种承诺、改革和创新作法,以捍卫本地乃至全球的民主和人权。

台湾被邀请自然欢欣鼓舞,尤其在当前被中国武力恐吓的形势下。台湾总统府宣布将派遣行政院政务委员唐凤及駐美代表萧美琴代表台湾政府与会,分享台湾通过科技及数字民主強化政府治理,並传达台湾捍卫民主的坚定信念。

台湾被邀请参加世界民主峰会无疑是习近平外交的重大失败,特别是在他与拜登的峰会和六中全会将他定于一尊之后。说习被抽了一耳光并不为过。中国没有被邀请说明在世界眼里中国是一个独裁专制国家,中国正在被孤立于国际社会,相反中共对台湾极限施压让台湾走近了世界舞台中央。110个国家接受邀请充分表明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观仍然是世界大势,时与势并不在中国这一边。

美国圣托马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助理教授叶耀元指出,台湾获邀参加民主峰会当然会激怒北京。不过,激怒北京的点,北京也无法大作文章。中国说太多,反而会彰显自己不是民主国家的特性。美国打这张牌都打得蛮精致。

第一,习式民主谎言不攻自破



美国不邀请中国参加世界民主峰会无疑让习近平很难堪,因为他曾指出中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民主国家。10月13日至14日,中国中央人大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在会议上发表了讲话,对民主进行了四个方面的阐释。他指出:一、民主是人类共同的价值。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的。二、一个国家到底是否民主,取决于国家是否由人民当家作主,关键在于投票权以及“广泛参与权”。他提出4个“要看”、4个“更要看”的标准:要看人民有没有投票权,更要看人民有没有广泛参与权;要看人民在选举过程中得到了什么口头许诺,更要看选举后这些承诺实现了多少;要看制度和法律规定了什么样的政治程序和政治规则,更要看这些制度和法律是不是真正得到了执行;要看权力运行规则和程序是否民主,更要看权力是否真正受到人民监督和制约。三、国家是否实行了民主,应由人民来判断,不应由“其他少数人”指手画脚。他强调,用单一的标尺衡量世界丰富多彩的政治制度,用单调的眼光审视人类五彩缤纷的政治文明,本身就是不民主的。四、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共领导人民在“在人类政治制度上的伟大创造”。最后,他称中国民主是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

应该说前三点说得并不错,但问题在于这三点恰恰证明中国没有民主。中国人连说真话的权利都没有又何敢奢谈民主呢?让人民自由说话是中国宪法第32条明确规定,但它离中国人越来越远了。至于人民代表大会就更令中国人难堪了。在中共“领导”人民的重重操弄下,人大变成一个帮中共独裁统治披上“民主”外衣的橡皮图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的确是一种“伟大创造”。

关于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民主,70年前储安平先生就指出: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了一个“有”“无”的问题了。坦白言之,今日共产党大唱其“民主”,要知共产党在基本精神上,实在是一个反民主的政党。就统治精神上说,共产党和法西斯党本无任何区别,两者都企图透过严厉的组织以强制人民的意志。在今日中国的政争中,共产党高喊“民主”,无非是鼓励大家起来反对国民党的“党主”,但就共产党的真精神言,共产党所主张的也是“党主”而决非“民主”。

中国既然不是民主国家,不被美国邀请应该在情理之中。拜登这张牌令习近平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

第二,习近平的红线在哪里?

台湾问题是习近平的红线。他在与拜登的对话中展现了强硬态度,他指责“台湾当局一再企图‘倚美谋独’,而美方一些人有意搞‘以台制华’。”他警告说,这一趋势“十分危险,是在玩火,而玩火者必自焚”。“我们是有耐心的,愿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但如果‘台独’分裂势力挑衅逼迫,甚至突破红线,我们将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但美国似乎也没有在意习近平的威胁。第二天就在华盛顿举行了两天的美台政治军事及防务会谈。习近平的红线在哪里呢?

时评人士邓聿文指出,中国喜欢在台湾问题上为台湾和支持台湾的西方国家划红线,但从来不向外界清晰表达红线的具体内容,只是一味强调触碰红线会有多严重后果。客观来说,北京并不是不想在台湾问题上表现得和莫斯科一样强硬。然而,习近平确实没有像普京那样逞蛮勇之气,主要原因是台湾问题的牵一发动全身的特性,使得他不敢轻举妄动,可以用武力去威吓,但真正行使武力就必须慎之又慎。

面对立陶宛在台湾设立办事处,中国为什么不对立陶宛这样的小国杀鸡儆猴呢?我的看法是首先怕激化与欧盟的关系,引发断交潮。其次,一旦中国与立陶宛断交,立陶宛马上就会与台湾建交,这是习近平更不愿意看到的。两者相权,选择外交降级无疑是明智之举。但这样做也有一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习近平的红线消失了。

第三,战狼外交失败

观察两岸局势的演变,正好打了一个颠倒。习近平的战狼外交抛弃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策略,但蔡英文的外交政策却深谙邓小平的精髓,“遇到压力不屈服,得到支持不冒进”;习近平现在宅在家里足不出户,蔡英文朋友遍天下,正在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国经济下行,“封城清零”和对民营企业的打压使经济雪上加霜,台湾今年上半年经济成长率为8.31%,高于香港的7.8%,新加坡的7.7%以及韩国的3.9%。并连续两年成为亚洲四小龙经济增速之首。

蔡英文重用萧美琴等优秀的职业外交家,台湾国际形势顿然改观。中共的武力威胁、外交围堵和经济制裁都变成了台湾防卫能力增加、走进世界和经济重回亚洲四小龙的正能量。台湾外交团队四两拨千金,借力打力,相反习近平战狼外交作茧自缚、穷途末路。

比较习近平与蔡英文两位领导人,我们不得不说,蔡英文的领导力是习近平无法比拟的。他们起码有九大不同:1、蔡知识渊博,习擅背书单; 2、蔡世界目光,习民族主义; 3、蔡民选总统,习黑帮党魁; 4、蔡善于用人,习善于抓人; 5、蔡普世价值,习独裁专制; 6、蔡谦卑低调,习狂妄高调; 7、蔡平民情怀,习纨绔子弟; 8、蔡和平谈判,习粗暴蛮横; 9、蔡得道多助,习失道寡助。

习近平的战狼外交,简而言之就是暴发户式的狂妄和不知自己的份量。可以说,习近平的恣意妄为使中国外交目前正面临着极大的困境,这是中共建政以来前所未有的。

中共的战狼式外交是不可能赢得国际社会尊重的,即使撒再多的币也无济于事,富而不仁,只会被别人鄙视;强悍、凶猛和谩骂也无济于事,粗鲁无礼,只会被人认为理屈词穷,色厉内荏。唯一可行的正道就是改弦更张,实行宪政民主,尊重普世价值与国际社会相向而行。

中国儒家文化认为实现国家的治理应以道德和仁义作为基础,也就是要行王道而非霸道。王道,就是依正义与仁爱行政。霸道,则是以武力与权力压制民众、统治人民。《春秋》等儒家经典思想,君主应以王道治理国家,即顺应民意,取得人民支持;同时要符合天意,即顺应社会发展的规律。

第四,民主同盟是未来的联合国吗?

我们说了以上三点,其实美国民主峰会还有一个重要意义少有人关注,那就是联合国改革。目前,联合国已经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官僚机构,每天耗费巨资,但对人类的贡献却越来越小。面对新疆中国种族灭绝维吾尔人无能为力,对中国拒绝新冠溯源也望洋兴叹。至于气候环境、核武器控制和难民等问题也基本上无所作为,特别是独裁国家中国和俄罗斯担任常任理事国,致使联合国无法应对世界挑战,已经背离了联合国宪章。联合国没有长牙齿的问题亟待解决。随着民主峰会的成功召开,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应该对尸位素餐的联合国进行彻底改革,将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和俄罗斯扫地出门。

美国世界民主峰会邀请台湾,并将独裁国家中国和俄罗斯排除在外,这是拜登政府做出的正义行为,未来极有可能改变世界格局。习近平如果继续与民主为敌,继续“东升西降”,其结果必将被世界孤立。正如许章润教授所言:够了,这发霉的造神运动、淺薄的领袖崇拜;够了,这无耻的歌舞升平、肮脏的鲜廉寡耻;够了,这骁骁漫天谎言、无边无尽的苦难;夠了,这嗜血的红朝政治、贪得无厌的党国体制;够了,这七年来的荒唐错乱、一步步的倒行逆施;够了,这七十年的尸山血海、亘古罕見的红色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