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往事(小說)72 獨眼狼的懺悔

大沽河


 

72 獨眼狼的懺悔


我是個罪人。

我罪該萬死!

我是罪人中的罪魁!

從浮財挖出來之後,獨眼狼知道冤枉了韓蘭嫚,錯殺了好人。

此後,獨眼狼在他悲慘的人生餘年,總是重複這些話,他和殺死他老爹的還鄉團天火燒相逢拋淚泯恩仇的時候,他臨死向李鐵誠託付後事的時候,都在重複這句話。為了這句話,天火燒活到了一百歲,在紐約的養老院接受我的採訪,這個老劊子手說:獨眼狼說的越來越像張學良的話,更像保羅的話。他完成了自我救贖,而我到死都是個魔鬼。

但我知道,其實那是獨眼狼的原創,獨眼狼既沒有讀過聖經,也不知道張學良是何方神聖。

那年,劉奎提審獨眼狼,問:你口口聲聲說自己犯了罪,今天你給我說說清楚,你犯了什麼罪?

我殺了一個無辜的人,我冤枉了韓蘭嫚。

獨眼狼抬起頭,那隻混濁的完好的眼睛裡,充滿了真誠。

劉奎一聽有人命案,大喜:誰是韓蘭嫚?

獨眼狼道:天火燒的小老婆呀,這都不知道?

天火燒又是誰?”

天火燒也不知道?你這案子的咋審?沙梁三歲的孩子都知道天火燒是地主、還鄉團頭子。

獨眼狼不屑地說。

劉奎被獨眼狼搶白了一頓,有些惱怒,但他很快發現了問題:

我明白了。你是說,你錯殺了一個地主、還鄉團的小老婆,你現在很後悔,認為自己是罪人,是這意思嗎?

我殺韓蘭嫚的時候,天火燒還不是還鄉團,他只是地主,逃到青島去了。我殺了他小老婆,他才變成還鄉團,殺了我爹。

獨眼狼閉上獨眼,一副懶得跟劉奎啰嗦的樣子。

劉奎卻刨根問底:這跟你是不是罪人有什麼關係?

獨眼狼不耐煩地說:我冤枉了韓蘭嫚,她沒有窩藏浮財,浮財被壞地瓜偷了。我不該殺了韓蘭嫚。我是個罪人!

完了完了完了,你不僅是腐化墮落,睡地主漢奸小老婆,你的革命立場也喪失了。居然給殺害你父親的地主還鄉團鳴冤叫屈,你完了!還革命殘疾軍人呢,我看你已經墮落成了革命的叛徒,叛徒!

劉奎把鋼筆往桌子上一扔,身子往後一仰,給獨眼狼下了結論。

獨眼狼反駁:我不是叛徒,我是罪人。

劉奎站起來,斬釘截鐵地宣佈:你當然是罪人!你是背叛革命的罪人!就你這種態度,這種認識,給你戴頂叛徒、階級異己分子的帽子一點都不冤枉!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大沽河往事(小說)72 獨眼狼的懺悔

大沽河


 

72 獨眼狼的懺悔


我是個罪人。

我罪該萬死!

我是罪人中的罪魁!

從浮財挖出來之後,獨眼狼知道冤枉了韓蘭嫚,錯殺了好人。

此後,獨眼狼在他悲慘的人生餘年,總是重複這些話,他和殺死他老爹的還鄉團天火燒相逢拋淚泯恩仇的時候,他臨死向李鐵誠託付後事的時候,都在重複這句話。為了這句話,天火燒活到了一百歲,在紐約的養老院接受我的採訪,這個老劊子手說:獨眼狼說的越來越像張學良的話,更像保羅的話。他完成了自我救贖,而我到死都是個魔鬼。

但我知道,其實那是獨眼狼的原創,獨眼狼既沒有讀過聖經,也不知道張學良是何方神聖。

那年,劉奎提審獨眼狼,問:你口口聲聲說自己犯了罪,今天你給我說說清楚,你犯了什麼罪?

我殺了一個無辜的人,我冤枉了韓蘭嫚。

獨眼狼抬起頭,那隻混濁的完好的眼睛裡,充滿了真誠。

劉奎一聽有人命案,大喜:誰是韓蘭嫚?

獨眼狼道:天火燒的小老婆呀,這都不知道?

天火燒又是誰?”

天火燒也不知道?你這案子的咋審?沙梁三歲的孩子都知道天火燒是地主、還鄉團頭子。

獨眼狼不屑地說。

劉奎被獨眼狼搶白了一頓,有些惱怒,但他很快發現了問題:

我明白了。你是說,你錯殺了一個地主、還鄉團的小老婆,你現在很後悔,認為自己是罪人,是這意思嗎?

我殺韓蘭嫚的時候,天火燒還不是還鄉團,他只是地主,逃到青島去了。我殺了他小老婆,他才變成還鄉團,殺了我爹。

獨眼狼閉上獨眼,一副懶得跟劉奎啰嗦的樣子。

劉奎卻刨根問底:這跟你是不是罪人有什麼關係?

獨眼狼不耐煩地說:我冤枉了韓蘭嫚,她沒有窩藏浮財,浮財被壞地瓜偷了。我不該殺了韓蘭嫚。我是個罪人!

完了完了完了,你不僅是腐化墮落,睡地主漢奸小老婆,你的革命立場也喪失了。居然給殺害你父親的地主還鄉團鳴冤叫屈,你完了!還革命殘疾軍人呢,我看你已經墮落成了革命的叛徒,叛徒!

劉奎把鋼筆往桌子上一扔,身子往後一仰,給獨眼狼下了結論。

獨眼狼反駁:我不是叛徒,我是罪人。

劉奎站起來,斬釘截鐵地宣佈:你當然是罪人!你是背叛革命的罪人!就你這種態度,這種認識,給你戴頂叛徒、階級異己分子的帽子一點都不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