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万宝:血色铁城(下部)维权的时代——第四十八章:情窦萌芽花欲开 但愿花好又月圆



第四十八章
情窦萌芽花欲开 但愿花好又月圆

那天金花打电话让韩流去工学院门口见她的时候,她并没有想到韩流会答应她和她一起走,她已经买好了晚上回深圳的个人机票,因为她所在的私立学校要求她明天回到学校值班,私立学校的规章制度比较严格,那制度就像是高压线碰不得的,所以金花夜里必须回到学校的所在地方,除非她想放弃工作。那天如果不是韩流刻意威胁她说:如果你不回去的话,那自己也不会去她那里的。另外他还用秦观的一句 “两情若是久长时,岂在朝朝暮暮” 的词句来安慰她。金花笑着答应了,并说:“你能来我就很满足,那是我的梦。”她说完用手搂住他的腰,柔和的目光望着他说:“想吃什么,我请你。”
对于吃的方面,韩流这个人向来是没有什么挑剔的,他认为人活着不是为了吃,而吃是为了生存,这就是他吃的哲学。
他们来到一家餐厅的二楼上一个小包房就坐。在去餐厅的路上,金花依然搂着他的腰,韩流搂着她的脖子,这是他第一次主动与她身体的接触。金花的心情很好,她穿着一件红色的鸭绒棉袄,脸色的皮肤白皙细腻,天冷的原因,她的脸颊泛起红润,白皙脸加上脸颊略些的红润,这张脸在红色鸭绒棉袄的衬托下,像一朵盛开的桃花,娇艳无比,韩流第一次发现金花是这样的美,即使古代的仕女相比也是逊色的。此时的他对车尔尼雪夫斯基说那句“不是因为她美丽,你爱他,而是因为爱,她才美丽”的话还是特别欣赏的。
记得之前,有一次金花问他,她美吗?在她问他之前自己还真的是没有好好端详过她,不对,他曾经仔细端详过她,但她还是孩子的那个时候,很久以前她远离同龄孩子独自靠边的时候。少年时代本应该是快乐的、无忧无虑的,但她的脸上常常挂着与她年龄不相符合的忧伤,据前妻讲,她刚来到学校时候是一个特别让人喜爱的漂亮的女孩,但随着歧视的出现,她美丽的脸被忧伤蚕食着并被丑小鸭的阴影所笼罩。韩流知道她的忧伤是源自她的出生问题所遭到的不应该的歧视所带来的,一个孩子得不到完整家庭的呵护和爱,残缺的情感必然会给孩子带来深深的伤害的,这对于当初处在激情澎湃她的母亲而言是所想不到的苦果,母亲一时的欢悦带给孩子长长无法愈合的忧伤,是青春冲动的罪过,还是社会的陋习所致,总之孩子成了一个无辜者。情感与理智的失衡,有时还不是时间可以修正的,除非在后果产生前,理智的上升才是修复情感归位最好良师益友。但人世间常常发现苦果存在的时候,人才会发现理智存在的重要性。
“你想什么呢?”金花搂着韩流腰的手轻轻捶了他一下。
“你真美。”韩流望着她桃花一样的脸动情的说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竟然冒出一句这样的话:“这天真暖和。”那天差不多是那个冬天最冷的一个时候,她竟然说那天真暖和。但她说完这话的时候,韩流确实也感觉到这天真的是挺暖和的。此时,他知道了爱的力量了,人心只要有爱,那爱就是太阳,那太阳的光就会温暖你的世界,你的内心世界也会像春天似的温暖。那时的他,不知怎么想起了海子的一首《春暖花开》诗,那时此时的他有一股向往诗中的生活的冲动。那首诗是这样写道: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那时当时的韩流尽管喜欢海子《春暖花开》这首诗,但感觉诗中略有些不足,如果把诗中的我改为我们就更加完美了。
但诗的完美与现实的完美还是有天壤之别的,现实生活中常常不会因为你想象得完美他就完美了,现实的美往往是很脆弱的,就像一个特别精美的器皿只要掉到地上,哪怕是轻轻的落在地上也会顷刻间粉碎的。韩流是一个唯美主义者,但同时也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唯美存在于想象与未来中,但现实中悲观主义的成分往往占据上风。这种双重思想对于社会而言,她的存在对于社会进步是有益的,悲观主义者他会发现现实中存在不足的地方,而且不会去掩饰,由于唯美主义思想的存在,使得他对未来充满信心。但这双重思想存在于情感世界中,那么他的副作用就会大些,他首先用唯美思想对待情感,但这种情感是非常脆弱的,他经不起现实的一点冲击,完美的世界就会成为海市蜃楼,可望不可即并很快消失在另一个世界之中。正如诗人海子在他刚刚创作完他向往的生活的世界后不久,就让现实这座火车头撞得粉身碎骨,他的碎骨、他的鲜血、他的头发并没有像逐日的夸父一样化成山、化成河、也没有化成森林,诗人的一切似乎成了天空中的断线的风筝,诗人灵魂的归宿将在何方?
“你又在想什么?”在餐桌上,金花把一块清蒸鱼夹到他的碗里,柔和的目光看着他。
“没有想到今天能看到你,所以特别的高兴。”韩流不想对金花说些扫兴的话,本来他多年冷漠与麻木对待她,自己就觉得有些愧疚,无论未来发生什么,自己都应该尽力做些让她开心的事情,只要她能开心,那时当时的他是什么都为她愿意去做的。
“记得一年前那个时候我离开你,我转身进了一家酒店.我一边喝着酒,一边发呆听着酒店里播放齐秦唱的《大约在冬季》的歌,人家唱的歌希望分别的恋人能在冬季里重逢,而我们却在冬季到来的时候分开。你知道吗?在以后的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我因想念你而常常的哭泣,我常常的问自己,我们什么时候再能重逢,会是在我们分别的冬季里吗?”
“对不起,”韩流伸手握住金花的手,自己伤了一个不该伤害的人。
“我理解你,还好,我们还是在冬季里相见了。我们的爱也许真的是冬季里才能显示出。”金花把另一只手也放在他握着她的手的上面,“知道吗?!在你回来的火车上,我握住你的手时,我就想永远握着你的手,无论未来我们经历什么样的风风雨雨,我都不会撒手的。但我没有做到,我抱歉!”说到这里金花包含歉意的目光看了我一眼。
“你千万别这样说,一切都是我的不是,我忒自私,一意孤行,不顾及你的感受。”
“好了,今天我们不是开检讨会,我们应该开心,”金花说到这里,一手拉着韩流的一只手,一只手举起酒杯,并放大声音说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干杯!”
他们两人都不是善于喝酒的人,但那天韩流喝了很多杯酒,他们真的是在为了他们的未来幸福生活干杯!
那天晚上,金花依依不舍告别韩流去了南方。
民主中国 | minzhuzhongguo.org

冷万宝:血色铁城(下部)维权的时代——第四十八章:情窦萌芽花欲开 但愿花好又月圆



第四十八章
情窦萌芽花欲开 但愿花好又月圆

那天金花打电话让韩流去工学院门口见她的时候,她并没有想到韩流会答应她和她一起走,她已经买好了晚上回深圳的个人机票,因为她所在的私立学校要求她明天回到学校值班,私立学校的规章制度比较严格,那制度就像是高压线碰不得的,所以金花夜里必须回到学校的所在地方,除非她想放弃工作。那天如果不是韩流刻意威胁她说:如果你不回去的话,那自己也不会去她那里的。另外他还用秦观的一句 “两情若是久长时,岂在朝朝暮暮” 的词句来安慰她。金花笑着答应了,并说:“你能来我就很满足,那是我的梦。”她说完用手搂住他的腰,柔和的目光望着他说:“想吃什么,我请你。”
对于吃的方面,韩流这个人向来是没有什么挑剔的,他认为人活着不是为了吃,而吃是为了生存,这就是他吃的哲学。
他们来到一家餐厅的二楼上一个小包房就坐。在去餐厅的路上,金花依然搂着他的腰,韩流搂着她的脖子,这是他第一次主动与她身体的接触。金花的心情很好,她穿着一件红色的鸭绒棉袄,脸色的皮肤白皙细腻,天冷的原因,她的脸颊泛起红润,白皙脸加上脸颊略些的红润,这张脸在红色鸭绒棉袄的衬托下,像一朵盛开的桃花,娇艳无比,韩流第一次发现金花是这样的美,即使古代的仕女相比也是逊色的。此时的他对车尔尼雪夫斯基说那句“不是因为她美丽,你爱他,而是因为爱,她才美丽”的话还是特别欣赏的。
记得之前,有一次金花问他,她美吗?在她问他之前自己还真的是没有好好端详过她,不对,他曾经仔细端详过她,但她还是孩子的那个时候,很久以前她远离同龄孩子独自靠边的时候。少年时代本应该是快乐的、无忧无虑的,但她的脸上常常挂着与她年龄不相符合的忧伤,据前妻讲,她刚来到学校时候是一个特别让人喜爱的漂亮的女孩,但随着歧视的出现,她美丽的脸被忧伤蚕食着并被丑小鸭的阴影所笼罩。韩流知道她的忧伤是源自她的出生问题所遭到的不应该的歧视所带来的,一个孩子得不到完整家庭的呵护和爱,残缺的情感必然会给孩子带来深深的伤害的,这对于当初处在激情澎湃她的母亲而言是所想不到的苦果,母亲一时的欢悦带给孩子长长无法愈合的忧伤,是青春冲动的罪过,还是社会的陋习所致,总之孩子成了一个无辜者。情感与理智的失衡,有时还不是时间可以修正的,除非在后果产生前,理智的上升才是修复情感归位最好良师益友。但人世间常常发现苦果存在的时候,人才会发现理智存在的重要性。
“你想什么呢?”金花搂着韩流腰的手轻轻捶了他一下。
“你真美。”韩流望着她桃花一样的脸动情的说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竟然冒出一句这样的话:“这天真暖和。”那天差不多是那个冬天最冷的一个时候,她竟然说那天真暖和。但她说完这话的时候,韩流确实也感觉到这天真的是挺暖和的。此时,他知道了爱的力量了,人心只要有爱,那爱就是太阳,那太阳的光就会温暖你的世界,你的内心世界也会像春天似的温暖。那时的他,不知怎么想起了海子的一首《春暖花开》诗,那时此时的他有一股向往诗中的生活的冲动。那首诗是这样写道: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那时当时的韩流尽管喜欢海子《春暖花开》这首诗,但感觉诗中略有些不足,如果把诗中的我改为我们就更加完美了。
但诗的完美与现实的完美还是有天壤之别的,现实生活中常常不会因为你想象得完美他就完美了,现实的美往往是很脆弱的,就像一个特别精美的器皿只要掉到地上,哪怕是轻轻的落在地上也会顷刻间粉碎的。韩流是一个唯美主义者,但同时也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唯美存在于想象与未来中,但现实中悲观主义的成分往往占据上风。这种双重思想对于社会而言,她的存在对于社会进步是有益的,悲观主义者他会发现现实中存在不足的地方,而且不会去掩饰,由于唯美主义思想的存在,使得他对未来充满信心。但这双重思想存在于情感世界中,那么他的副作用就会大些,他首先用唯美思想对待情感,但这种情感是非常脆弱的,他经不起现实的一点冲击,完美的世界就会成为海市蜃楼,可望不可即并很快消失在另一个世界之中。正如诗人海子在他刚刚创作完他向往的生活的世界后不久,就让现实这座火车头撞得粉身碎骨,他的碎骨、他的鲜血、他的头发并没有像逐日的夸父一样化成山、化成河、也没有化成森林,诗人的一切似乎成了天空中的断线的风筝,诗人灵魂的归宿将在何方?
“你又在想什么?”在餐桌上,金花把一块清蒸鱼夹到他的碗里,柔和的目光看着他。
“没有想到今天能看到你,所以特别的高兴。”韩流不想对金花说些扫兴的话,本来他多年冷漠与麻木对待她,自己就觉得有些愧疚,无论未来发生什么,自己都应该尽力做些让她开心的事情,只要她能开心,那时当时的他是什么都为她愿意去做的。
“记得一年前那个时候我离开你,我转身进了一家酒店.我一边喝着酒,一边发呆听着酒店里播放齐秦唱的《大约在冬季》的歌,人家唱的歌希望分别的恋人能在冬季里重逢,而我们却在冬季到来的时候分开。你知道吗?在以后的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我因想念你而常常的哭泣,我常常的问自己,我们什么时候再能重逢,会是在我们分别的冬季里吗?”
“对不起,”韩流伸手握住金花的手,自己伤了一个不该伤害的人。
“我理解你,还好,我们还是在冬季里相见了。我们的爱也许真的是冬季里才能显示出。”金花把另一只手也放在他握着她的手的上面,“知道吗?!在你回来的火车上,我握住你的手时,我就想永远握着你的手,无论未来我们经历什么样的风风雨雨,我都不会撒手的。但我没有做到,我抱歉!”说到这里金花包含歉意的目光看了我一眼。
“你千万别这样说,一切都是我的不是,我忒自私,一意孤行,不顾及你的感受。”
“好了,今天我们不是开检讨会,我们应该开心,”金花说到这里,一手拉着韩流的一只手,一只手举起酒杯,并放大声音说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干杯!”
他们两人都不是善于喝酒的人,但那天韩流喝了很多杯酒,他们真的是在为了他们的未来幸福生活干杯!
那天晚上,金花依依不舍告别韩流去了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