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徐琳

徐琳:人民不能自由表达的国家就是一座大监狱

共产党的鼻祖马克思都说无产阶级没有祖国,可是共产主义者们却大搞爱国主义,这不是很滑稽吗?不过,其实这一点也不好笑,而是让人感到可悲,所谓的共产主义者们用爱国主义忽悠人民,是为了维护他们的专制权力。其实共产主义也罢,爱国主义也罢,都只不过是他们的幌子,他们真正要的是极权主义。

阅读更多

徐琳:死磕律师的积极意义和有效作用

死磕律师为什么要死磕?当然是因为司法部门不依法办事所以律师才死磕。死磕既是律师在死磕,也是当事人在死磕。首先是当事人愿意死磕,律师才能去死磕。如果当事人不想追究下去了,律师也就没法再死磕下去了。律师只是把死磕这个行为具体化了。死磕律师不仅是让当事人看到、认清了这个政权的黑暗,也让更多的人们看到、认清了这个政权的黑暗,从而走上反专制的道路。所以,死磕律师明明是有力的推墙者,是反抗专制当之无愧的勇士!

阅读更多

徐琳:从上海松江交警摔妇婴事件谈什么是执法

9月1号上海一警察摔倒一名怀抱婴儿的妇女的事件,从视频中可以看出,该妇女显然对警察没有构成什么威胁,而且警察当时并不是在执法,只是在执行公务,因此,警察采取强制手段将该妇女摔倒、制服是不恰当的,尤其是该妇女怀里抱着婴儿,警察的行为会对婴儿造成严重伤害,因此警察的做法属于严重失当,应追究刑事责任。

阅读更多

徐琳:人权是人类共同的课题

一个国家实行怎样的制度,那确实是那个国家的人民自己的事情,是属于国家的内政。但是,人权问题却不是国家的内政。一个国家不管它实行怎样的制度,都不能侵犯人权。联合国前任秘书长安南说过这样一句名言:任何一个国家和政府,都无权躲在国家主权背后侵犯人权。联合国对于人权问题是有很多具体的规定的,违反这些规定,国际社会是可以也应该予以谴责、制裁的。而恰恰中共一贯都混淆概念,把人权问题也当作国家内政,当国际社会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的时候,就反过来指责这是干涉中国的内政。 

阅读更多

徐琳:利用现代管理手段提升海外民运工作

海外有充分的自由度,没什么风险,海外民运组织完全可以按照现代企业和机构的管理模式、方法、手段进行管理。大家都有了这种意识,就会形成一种良性竞争的局面,优胜劣汰,或者分工协作,或者合并。现在是大家都没有这种意识,怎么搞都无所谓,都搞得不好,但又说不清哪个比哪个更差。海外民运圈搞得就像是海外的城中村一样。中国人总是善于把中国的一些“优良传统”带到其他地方“发扬光大”。 

阅读更多

徐琳:最近因香港与晓波而两次被传唤的经历

最近因香港七一游行与声援刘晓波先生,我又有两次被强行带到派出所。两次都是在被上岗的情况下欲外出而被带走的。从这两次的经历来看,警方越来越不守信用,作出承诺转眼就变,而对于被传唤的我们而言,越是怕他们,他们越看不起你,越整你;不怕他们,他们倒反而有可能对你很客气。 

阅读更多

徐琳:对刘晓波的两句争议话语的看法

刘晓波患肝癌至晚期的消息爆出后,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同时其有关言论也再次引起争议,一个是“我没有敌人”,还有一个是“殖民三百年”。应该说,靠批评名人来博取名声,这本身没什么问题, 问题在于,批评中包含的技术含量有多少、有多大价值。技术含量高,才会获得好名声。光凭骂、诋毁,那就只能获得坏名声。当然,有些人是不管什么名声,只要有名声就行,这就是中国人的一种很不好的德性。有讽刺意味的是,有些人在批评晓波的“三百年殖民地”的同时,本身却是在为晓波的这一说法的正确性提供证据。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