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政华被“请君入瓮” 中共释放什么信号?

连日来,网络沉浸于前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司法部长傅政华倒台的欢呼中,且体制内外官方与民众表现出罕有的同调相庆。耐人寻味。


傅政华挤身衙门,充任京畿捕头及职掌刑部十数载,造下累累大案,著名的2011年“茉莉花颜色革命案”,2013年“公民要求官员公示财产案”、2015年“709大抓捕案”等等,据称皆由其亲自操刀主理,其间种种酷刑的滥施,让闻者惊心动魄,受者生不如死,直弄得全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至于他对衙门差役内部整治而招致怨声载道,那还另当别论。


仅就傅政华对中国民间异议群体、人权律师的霹雳镇压,让众多怀抱理想、担当道义、舍身为民者身陷缧绁,就足以于情于理于法上认定他是个坏蛋、恶吏,网称其为“酷吏”名符其实。


然而,傅政华今日倒台就值得那么高兴吗?只要我们翻开人类专制社会发展的历史,尤其是共产极权的历史,就会发现这种酷吏的倒台,并不必然迎来社会的改良,甚至意味着更加严酷时代的到来。


中国历朝历代皆有酷吏,有史可查的汉朝就有十大酷吏:侯封、郅都、张汤、赵禹、宁成、义纵、减宣、杜周、周阳由、王温舒等。一个个残忍凶恶,让人闻风丧胆。而唐朝武则天时期涌现周兴、索元礼、万国俊、来俊臣等四大酷吏:虽然一个个最后都死得很惨。但他们在位时的祸害却没有随着他们倒台而结束,只是换了另一拨人与另一种形式延续着,甚至在严酷性上层层递进,个个加码。


周兴是武则天时期第一个被捕杀的酷吏。周兴和武承嗣等人走得很近,陷害了不少李氏宗亲以及反对武则天摄政的大臣。后来,有人告发周兴与人阴谋造反,遭来俊臣请君入瓮认罪处死。


索元礼是武则天时期最早的酷吏,他不仅手段残忍,而且还擅长发明种种新奇的刑具。因此,他在审问犯人时有个口头禅,叫“来呀,取我的铁笼子(他发明的刑具)!所谓铁笼子就是 作铁笼赩囚首,加以楔,至脑裂死。”后来,只要他一说这话,犯人立即招供。而他自己被以“座赃贿”入狱后,审问他的也仿效他喊取铁笼子来,终使他认罪伏法。


万国俊虽在四个酷吏中名气最低,但是他杀的人一点也不比其他几位少。他先是以谋反罪滥杀了三百多名岭南流人,随后以这件事又杀了一千多人。武则天对万国俊的作为很满意,于是给他升了官。但最后他终因作恶多端,被害死。


来俊臣是武则天时期四大酷吏中最后一个被处决的。他写了本《罗织经》,专门研究如何罗织罪名,如何审讯逼供等等。只要被他盯上的人,没有能够善终的,且动不动就灭族。连大名鼎鼎的狄仁杰都差点死在他的手上。后来,来俊臣又准备诬陷武氏诸王和太平公主,还想诬陷皇储李旦,庐陵王李显和禁卫军谋反,结果被恐惧的武氏诸王和太平公主联手揭发其罪行,被捕入狱,身死族灭。


虽然武则天时期四大酷吏一个个最后都死得很惨。但他们在位时对庙堂与江湖的祸害却没有随着他们一个个倒台而结束,相反一个倒下另一个登台,在严酷性上更上层楼。而当时的人们在一个酷吏倒掉时皆大欢喜,额手相庆,以为除害得安,结果很快发现,一个更残忍而凶狠的酷吏接踵而至,真是走了犲狼,来了虎豹。


同样,人类进入二十世纪后,共产极权前苏联斯大林时期,一个比一个狠的克格勃头子相继登台与倒台的宿命性闹剧,让人看到极权社会酷吏丛生,狠恶递进的黑幕。


前苏联“十月革命”后,“肃反委员会(克格勃的前身)”第三任主席亚戈达,是斯大林指名推荐的。他上任当年就主审“刺杀基洛夫案件”。基洛夫是一位威望高过斯大林的人。在1934年选举新一届中央委员会的党代会上,基洛夫在所有候选人中反对票最少3票。而斯大林的反对票最多,为292票。1934年12月,基洛夫在办公室被枪杀。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拥戴基洛夫的人反而成了嫌疑犯。这就是1936年8月的“莫斯科大审判”。国家领导人季洛维耶夫和加米涅夫等被判死刑,罪名是密谋勾结托洛茨基,谋杀斯大林和苏联领导人。亚戈达亲自监督审理和枪决。但是,仅仅过了一个多月,亚戈达的位置就由副手叶若夫取代。1937年1月,亚戈达被捕,定性为叛国罪和勾结托洛茨基集团罪。


第四任克格勃头子叶若夫,主持了1937年1月的第二次“莫斯科大审判”,拉狄克、皮达可夫等人被处死。叶若夫在高层干部中的清洗,使半数以上的党、政、军领导被收审、监禁、处死,几十万人遭牢狱之灾。他说,宁愿错杀10个,也不放过一个。然而,两年后,叶若夫也没逃过前领导亚戈达同样的罪名和下场。1938年11月,贝利亚上台,叶若夫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1940年2月3日,他在贝利亚的办公室里受审。贝利亚劝他承认自己行刺斯大林的罪行。他拒绝了。他说:“我最好以一个高贵者的身份离开人世。”审讯后,他被宣判死刑,次日执行。


1938年至1943年,是第五任领导贝利亚坐镇克格勃时期。贝利亚是历任克格勃领导人中势力最强、党羽最多的一个,因此也是最臭名昭著的克格勃头子。为了紧跟斯大林,他把主持克格勃的工作交给自己的亲信梅尔库罗夫。1948年8月,贝利亚利用“列宁格勒案件”,借打击资本主义复辟之机,清剿日丹诺夫的势力,制造了大量冤案。1953年3月,斯大林去世,贝利亚再次抓住克格勃这个举足轻重的权力机关。但是,仅仅过去3个月,6月26日,在事先安排好的政治局会议上,赫鲁晓夫首先向贝利亚发难,指责贝利亚是英国间谍,不久,贝利亚集团全部被枪决。


梅尔库罗夫在第六任克格勃交椅上坐了3年。1946年,贝利亚的另一名亲信阿巴库莫夫取代了他。1953年,梅尔库罗夫作为贝利亚的同伙一起被处决。


阿巴库莫夫成为第七任克格勃头子。1949年,他主持“列宁格勒案件”大清洗。两名政治局委员沃兹涅先斯基和库兹涅佐夫被处决。阿巴库莫夫卸任后,其副职向斯大林报告所谓“医生的阴谋”。阿巴库莫夫被捕,一直被关押到1954年12月18日,终因“列宁格勒案件”大清洗时的血债被枪决。


苏联克格勃头子在斯大林时期从亚戈达到叶若夫,到贝利亚,到梅尔库罗夫,再到阿巴库莫夫前后五任,每任都制造出骇人听闻的冤案,屠杀掉众多的高官与民众,祸害着整个苏联社会。在此期间,当一个克格勃头子倒台时,苏联不是迎来新生,而是迎接更大灾难的降临。


看到中国武则天时代与苏联斯大林时代不断涌现的酷吏,我们很难断定今日的傅政华是处于周兴、亚戈达时期,还是属于来俊臣、阿巴库莫夫阶段。其实,明眼人一看便知,来俊臣、阿巴库莫夫也并非是酷吏的终结,而只是他们碰巧了武则天与斯大林的自然死亡,从而让自己成为了一个时代的最后酷吏。试想如果不是因为武与斯的死,可以肯定在他们背后还有更厉害的酷吏登台,并成为他们自身的掘墓人。


从人类社会的历史来看,武则天与斯大林的死亡只是休止了自身时代的酷吏续延史,而整个人类酷吏历史依旧繁荣昌盛。如中国的元明清时期,不乏酷吏,而共产极权朝鲜、柬埔寨、古巴等等也酷吏蓬勃生长。因为产生酷吏的专制人治制度存在,酷吏必会前仆后继,并且变本加厉。


2021年10月9日